龙吟森森 作品

第二十七章 尼布楚大会(中)

    此时若是尼堪示弱了,抑或遮遮掩掩的,今后如何能在部众面前立威?何况眼前这些人中,也没有几个能识得汉字的,将那长命锁拿出来又能如何?

    退一万步讲,就算有人识得汉字,也不能指正他就是孙秀荣,阿吉也可能在当时就捡了这物件回家啊。

    想到这里,尼堪大大方方将那件长命锁取了出来,“此物便是,你还有什么话说”

    “啊?!”,没想到这长命锁一出现,那个蒙着黑纱的女人便一声惊呼。

    那汉子眉头一皱,从尼堪手里接过那银锁,略看了看便举在手里。

    “诸位听我一言”

    “十多年前,发生在因果达河北岸汉商孙传廓的事诸位都知晓吧?”

    乌热斯见他闹出了这些个动静,心里也有些恼怒,“自然知晓,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何须在此装神弄鬼?!”

    “呵呵,哈拉达稍安勿躁,我想说的与这件事正好有关,不得不说”

    “诸位都知晓,在大约十七年前,我等林中百姓都无须前往喀尔喀的乌尔赫特、恰克图等地互市、交易,在尼布楚、赤塔、乌兰乌德一带都有汉商设置的货栈,偏远地带汉商还主动前往交易,我等百姓从中很是收益”

    “可惜这一切都在十七年前某日毁掉了,当时我等尊敬的安达一行几人在接近因果达河、鄂嫩河交汇之地被杀,从此汉商绝迹林中,导致我等不得不不远千里前往喀尔喀交易”

    “是谁杀了孙传廓迄今为止还是一个谜,身为林中索伦诸部的大汗——我等共同的根特木尔大汗得知此事也是愤慨不已,立即亲自带着十几骑到孙传廓被害之地视察,天可怜见,侥幸在离事发地点西边二十多里的地方发现了踪迹……”

    “啊?!”

    人群中突然出现了一声惊呼,其实连尼堪自己也有些好奇,根特木尔究竟发现了什么?

    那汉子脸上隐隐有些得色,“在因果达河北岸一处小河上的道路,大汗发现了一顶女人常戴的貂鼠皮帽,大汗见过此帽,因为这顶帽子上镶嵌着一颗红色的宝石,林中的女人几乎没有人戴这种帽子”

    “是孙传廓的女人戴的?!”

    一旁的萨哈连突然问道,孙传廓带着他的小妾几乎走遍整个大草原,更是与各个部落的头领熟知,萨哈连也不例外。

    “正是,于是大汗便带着十几骑追了下去,没想到这一追还真是发现了端倪……”

    “快说呀!”

    围观的人,包括乌热斯在内,对发生在十七年以前的那桩大案都很在意,见那汉子吞吞吐吐的样子,不禁都喊起来。

    “还是让我来说吧”,只见根特木尔站了出来,“诸位,此人乃是我的亲卫,当时正好与本汗一起追查,诸位,我等沿着那条小河向北追了一小段便发现了一行人,约莫二十多骑,其中一人便是扎根哈斯!”

    “啊?!”

    众人都沸腾起来,连尼堪那两百多常备军脸上也显出兴奋的神色——他们的父母这十几年来估计一直在说这事,如今终于可以揭开谜底了,少年心性,能不兴奋嘛。

    “诸位”,只见根特木尔脸上显出不忍之色,接着又是长叹一声,“没想到啊,本汗当时万万没有想到啊,这劫持扎根哈斯之人竟然是……”

    “是谁?”

    人群中又传出一阵嗡嗡声。

    “此人如今还在尼布楚!”

    尼堪一听大惊,他的脑筋在飞速转动着,他倒对这桩陈年往事不是很在乎,却是在琢磨根特木尔的用意,不过听他说这件事的始作俑者还在尼布楚,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是阿吉、萨哈连两人干的,阿吉已经去世两年,若是萨哈连干的,阿吉不可能不知晓。

    如此看来,多半是左近的蒙古人干的,当时离事发地点最近的两个蒙古部落,一个便是固穆,一个便是阿布泰,如今阿布泰已死,那便是固穆了。

    想想也是,固穆的大帐正好在因果达河与尼布楚的交汇处,若是想要杀死孙传廓等人倒是驾轻就熟。

    特别是茂明安蒙古诸部与南边的喀尔喀向来亲厚,可以自由地前往乌尔赫特交易,还无须缴纳貂皮等贡物,有没有孙传廓都无所谓。

    不过固穆向来没有好色的名声,怎地突然瞧上了孙传廓的小妾?就算他瞧上了,以他茂明安部大台吉的身份,稍一施压便可成功,何苦做出杀人越货的勾当?

    “可惜固穆巴图鲁逃走了!”,想到这里,尼堪也不禁长叹一声。

    “哈哈”,根特木尔瞧了尼堪一眼,眼里很是有些赞许,“当时我一见,正是控制着尼布楚西岸一带的固穆巴图鲁,这下便踌躇了,蒙古人势大,非我索伦人能敌,何况只是一个区区汉人,不过被本汗瞧见了,想起孙安达的种种好处,本汗终究是心中不忍,还是上前大声质问固穆”

    “好汉子!不亏是我索伦男儿!”

    周围又有人大声叫嚷起来,根特木尔却一摆手,“当时任何一位索伦男儿在此都会做出相同的举动,何况我还是诸位的大汗”

    “当时固穆身边只有十余骑,与本汗身边的人数相当,何况就算厮杀起来也保不了有人逃出去,那时,固穆杀害汉人安达,抢走扎根哈斯的事情就会传遍整个大草原,固穆也是精细人,当即上前与本汗交易”

    “交易?”,周围又是一阵嗡嗡声。

    “本汗自然义愤填膺,恨不得当场斩杀了这厮为孙安达报仇,不过这厮却说出一话让本汗不得不顾忌万分……”

    “何事?”

    这时尼堪突然想起一事,那还是在他十岁时,他跟着阿吉前往乌尔赫特听他讲的,说的便是在十多年前本族面临着一件天大的事情,差点身死族灭,在自己的一再追问之下,才知晓是南边的蒙古人由于不断受到西边卫拉特部的打击,准备将一部分丁口迁到北边去。

    而当时尼布楚大草原除了茂明安部,还有三成的草场是控制在索伦人手里,而整个因果达河、赤塔河、色棱格河流域也大多占据在索伦人、布里亚特人手里,想要迁移一部分丁口过来,只能将这些人赶尽杀绝,否则他们是不会轻易将地盘交出来的。

    不过听说在根特木尔的劝说下,南边的车臣汗、土谢图汗最终打消了这个主意,这也是其他的索伦诸部还勉强认他这个大汗的重要原因。

    果然,只见根特木尔继续说道:“他说出一事让本汗惊异万分,此事一旦成行将是索伦诸部前所未有的灾祸”

    “是不是蒙古人北迁一事?”

    人群中有人问道,根特木尔点点头,“就是此事,当下我惊异万分,不过孙安达的大仇也不能不报,一边是林中诸部的恩人,一边是人多势众、不可力敌的喀尔喀三部,本汗当时就呆住了”

    “没想到此时那固穆却说道,只要本汗不将他劫杀孙传廓的事情泄漏出去,他会亲自南下劝说车臣汗、土谢图汗不要妄自将部族北迁,并夸大我等索伦诸部的人数和战力,我当时本不欲搭理他,不过一看到绑在马上瑟瑟发抖的扎根哈斯,一时又不忍,心想若是固穆不完成此事我自可将他的丑事宣扬出去,便答应了”

    众人这时都沉默了,那以后喀尔喀三部并没有北迁,自然是固穆说服了车臣、土谢图二汗。

    “不过我还是提出了一个条件,那便是将扎根哈斯带走,否则便鱼死网破,固穆无奈之下只得答应了,后来本汗想把扎根哈斯送到大板升城,没想到她说那里还有孙安达的几个妻妾,自己孤身一人回去了免不得受她们的欺负,于是便留在了阿拉尔部”

    “于是你便娶了她?”,尼堪如今已经琢磨出一些味道来了,便出口问道,声音里隐隐有嘲讽的味道。

    “唉!”,根特木尔长叹一声,“过了几个月,我的嫡福晋病故,我见扎根哈斯孤身一人着实不方便,便欲娶她为继室,相询过后她也同意了,这才有了小根特木尔”

    尼堪心里一震,自己这幅身体便是那个女人带来的,而小根特木尔从血缘上来说是自己同母异父的弟弟,不过如今根特木尔亲自跑到尼布楚,肯定不是为了攀亲来的。

    “而你!”,尼堪正沉浸在思索之中,根特木尔却又开口了,“正是孙传廓孙安达留在林中唯一的骨血!这把银锁便是明证,上面还有你的汉名!”

    一时人群“哗”的一声嚷开了,众人的目光都盯着尼堪。

    根特木尔盯着尼堪,良久才悠悠地说道:“其实我在阿吉得了龙凤胎的时候便有所怀疑,苏丽尔怀胎时肚子并不出怀,完全不像有两个娃娃的样子,不过世事难料,本汗也不敢多做怀疑,等你长到十岁时,正好与本汗一同南下”

    “本汗一见之下便明了了,你长得既不像阿吉,也不像苏丽尔,倒是与秀丽有几分相像,那是我便知晓估计是阿吉在无意中救了你,又不想声张,便对外冒称你是苏丽尔的孩子,我说的对不对,墨尔根?”

    (秀丽,尼堪亲生母亲的汉名,叫李秀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1625冰封帝国》,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