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森森 作品

第二十章 意外的敌人

    五月份的第一日,积雪开始融化了,尼堪期盼的蒙古人没有过来,却迎来了叶雷。

    叶雷是带着一百骑过来的,他自然没有帮助尼堪的意思,只是一直记挂着他那三十把横刀以及一百口铁锅,这个冬日,温多部是在尼布楚大草原的北部度过的,这几个月南边的蒙古人也没有去招惹他们。

    不过温多部终究是传统的使鹿部,温多河流域的苔原才是他们熟悉的老家,眼看积雪在逐渐融化,叶雷准备在返回苔原之前将尼堪承诺的铁器换回去。

    按照之前议定的,一把横刀需要十张貂皮来换,而铁锅则是两张貂皮,看着眼前五百张上等的貂皮,而且大部分都是珍贵的紫貂和白貂,加上部分白狐皮,尼堪不禁大喜过望。

    如今尼布楚、赤塔一带的貂皮质量在逐渐下降,多是灰貂、黄貂,中原地带最稀罕的紫貂、白貂却很少见,这两种貂多半生活在苔原和冻土沼泽地带,西伯利亚的几大河流,勒拿河、叶尼塞河、鄂毕河汇入北冰洋的地方,以及黑龙江下游都是紫貂和白貂的主要产地。

    而温多河流域在贝加尔湖东北边,既是苔原,又是沼泽地带,有大量的紫貂、白貂、白狐出产。

    叶雷见尼堪如约拿出了三十口上好的“宝刀”以及一百口质量一看就不错的铁锅,也是欣喜不已,有了这些铁器,他就能将勒拿河流域的艾文基人统一在他周围,进一步加强部落的力量,还能向勒拿河流域的雅库特人进军。

    双方约定在明年这个时候继续交换物资,不过横刀增加到了五十口,铁锅还是一百口,食盐五百斤(尼堪与他说了他这里明年可是有食盐出产的),食盐按照每五斤一张貂皮来进行交换,叶雷也知晓自己有些亏,不过他这北山野人部除了饲养驯鹿、狗、马匹,其它的都不会,只能接受尼堪的条件。

    至于横跨整个高原亲自去喀尔喀交换物资,恶名累累的北山野人部落还没有这个勇气。

    叶雷离开后的第十日,尼堪依然没有等来蒙古人的大军,不过此时他已经得知了茂明安部新任大台吉是谁,一个意外的人选——乌巴什。

    乌巴什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台吉,拥有的部民只有一百多帐,虽然他是车根的亲弟弟,不过却是庶出,按照常理,怎么着也轮不到他来担任大台吉。

    其他几位台吉中,固穆巴图鲁、达尔汉都是嫡出的,巴图鲁悍勇,达尔汉狡黠,原本还以为下一任的大台吉多半在这两位之间产生,没想到却被乌巴什摘了桃子。

    尼堪略一思忖便明白了,无论是悍勇的巴图鲁,还是狡猾的达尔汉,一旦当上大台吉,对于其它部落来说都不是好事,乌巴什就不一样了,其单独一个部落肯定不是巴图鲁和达尔汉的对手,势必要联合其它部落,这样的话其它的小部落才有生存之道。

    看来,区区茂明安部表面上平静的很,实际上内部也是暗流涌动。

    尼堪左等右等也没等来乌巴什的大军,干脆将小寨的防御进行了强化。

    小寨周围挖掘了壕沟,唯一一门丑陋不堪的火炮也放在东边——蒙古人可能来的方向。

    乌扎、布拉姆两部牧民全部迁到了克鲁钦那河以西的区域。

    五月底的时候,乌巴什终于出动了,不过与尼堪料想的却颇有不同,蒙古人出动了一千骑,确实是沿着因果达河北边的山道过来的,不过还有一部却让尼堪没有想到。

    达斡尔三部之一的鄂嫩部,也就是在因果达河与鄂嫩河交汇的地方驻扎的那一部也出动了三百骑,这一部还是先锋,由鄂嫩部的哈拉达、年仅二十五岁的宜勒图亲自率领。

    尼堪也大致明白了乌巴什为何姗姗来迟的原因,经过了一个漫长的冬季后,马匹都是羸弱不堪,五月份雪化之后,草原上的青草慢慢开始生长了,经过接近一个月的喂养之后马匹稍稍恢复了一些,这个时候乌巴什便出动了。

    至于为何鄂嫩部会卷入蒙古人与索伦人的争斗,尼堪却是百思不得其解,达斡尔三部中属这一部的位置最好,占据了鄂嫩河与因果达河交汇的地方,其哈拉达宜勒图旗下也有六百多帐,按说作壁上观才是他应该做的,为何巴巴地来替蒙古人蹚浑水?

    如今尼堪最担心的是西边的额尔特部也会加入蒙古人的阵营,若是那样,他还真有些担心乌力吉抵挡不住,毕竟柯尔特伊尔部只有三百余帐,还在上次尼布楚山的大战中损失了几十名精锐。

    想不清楚就不想了,当前索伦五部的兵力分布是:尼堪带领的两百余骑在小寨附近,位于克鲁钦那河的最东部,然后便是依林卡的乌扎部、布拉姆部,不过两部都在克鲁钦那河的西边。

    接下来便是墨尔迪勒和玛尔吉两部,彼等牢牢地控制着克鲁钦那河离开依林卡后的狭小山谷地带。

    最后是因果达河北岸的乌力吉。

    果然,宜勒图带着的三百骑见到突前的小寨难于攻打后便从北边的小山绕了过去,准备去依林卡大开杀戒,很快碰的头破血流回来了,彼等便在小寨东边扎下了营盘,也就是在三百骑周围草草打了一圈栅栏而已。

    按照尼堪的印象,达斡尔三部中,额尔特部的哈拉达巴根、卜库尔部的哈拉达诺敏都不是一般人,前者手下有八百多帐,全部动员的话可出动一千五百骑,并牢牢地控制着喀尔喀到赤塔的古驿道。

    而诺敏的卜库尔部与东喀尔喀的车臣汗关系密切,听说其长子巴图还娶了车臣汗的一个女儿。

    而宜勒图却是一个平庸的人,其夹在诺敏、茂明安之间,若是左右逢源、四处讨好的话还能保住部落的生存,如今却急吼吼地给蒙古人卖命,公开背叛索伦人(达斡尔也号称索伦别部),难道就不怕索伦人报复?

    抑或觉得尼堪必败无疑,准备前来抢掠一把以增强部落的实力?

    “哈拉达,蒙古人的大队还在二十里开外”

    出去侦查的阿林阿回来了,尼堪听了便开始紧张思考起来。

  &nb 你所看的《1625冰封帝国》的 第二十章 意外的敌人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1625冰封帝国》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