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森森 作品

第二十章 意外的敌人

    五月份的第一日,积雪开始融化了,尼堪期盼的蒙古人没有过来,却迎来了叶雷。

    叶雷是带着一百骑过来的,他自然没有帮助尼堪的意思,只是一直记挂着他那三十把横刀以及一百口铁锅,这个冬日,温多部是在尼布楚大草原的北部度过的,这几个月南边的蒙古人也没有去招惹他们。

    不过温多部终究是传统的使鹿部,温多河流域的苔原才是他们熟悉的老家,眼看积雪在逐渐融化,叶雷准备在返回苔原之前将尼堪承诺的铁器换回去。

    按照之前议定的,一把横刀需要十张貂皮来换,而铁锅则是两张貂皮,看着眼前五百张上等的貂皮,而且大部分都是珍贵的紫貂和白貂,加上部分白狐皮,尼堪不禁大喜过望。

    如今尼布楚、赤塔一带的貂皮质量在逐渐下降,多是灰貂、黄貂,中原地带最稀罕的紫貂、白貂却很少见,这两种貂多半生活在苔原和冻土沼泽地带,西伯利亚的几大河流,勒拿河、叶尼塞河、鄂毕河汇入北冰洋的地方,以及黑龙江下游都是紫貂和白貂的主要产地。

    而温多河流域在贝加尔湖东北边,既是苔原,又是沼泽地带,有大量的紫貂、白貂、白狐出产。

    叶雷见尼堪如约拿出了三十口上好的“宝刀”以及一百口质量一看就不错的铁锅,也是欣喜不已,有了这些铁器,他就能将勒拿河流域的艾文基人统一在他周围,进一步加强部落的力量,还能向勒拿河流域的雅库特人进军。

    双方约定在明年这个时候继续交换物资,不过横刀增加到了五十口,铁锅还是一百口,食盐五百斤(尼堪与他说了他这里明年可是有食盐出产的),食盐按照每五斤一张貂皮来进行交换,叶雷也知晓自己有些亏,不过他这北山野人部除了饲养驯鹿、狗、马匹,其它的都不会,只能接受尼堪的条件。

    至于横跨整个高原亲自去喀尔喀交换物资,恶名累累的北山野人部落还没有这个勇气。

    叶雷离开后的第十日,尼堪依然没有等来蒙古人的大军,不过此时他已经得知了茂明安部新任大台吉是谁,一个意外的人选——乌巴什。

    乌巴什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台吉,拥有的部民只有一百多帐,虽然他是车根的亲弟弟,不过却是庶出,按照常理,怎么着也轮不到他来担任大台吉。

    其他几位台吉中,固穆巴图鲁、达尔汉都是嫡出的,巴图鲁悍勇,达尔汉狡黠,原本还以为下一任的大台吉多半在这两位之间产生,没想到却被乌巴什摘了桃子。

    尼堪略一思忖便明白了,无论是悍勇的巴图鲁,还是狡猾的达尔汉,一旦当上大台吉,对于其它部落来说都不是好事,乌巴什就不一样了,其单独一个部落肯定不是巴图鲁和达尔汉的对手,势必要联合其它部落,这样的话其它的小部落才有生存之道。

    看来,区区茂明安部表面上平静的很,实际上内部也是暗流涌动。

    尼堪左等右等也没等来乌巴什的大军,干脆将小寨的防御进行了强化。

    小寨周围挖掘了壕沟,唯一一门丑陋不堪的火炮也放在东边——蒙古人可能来的方向。

    乌扎、布拉姆两部牧民全部迁到了克鲁钦那河以西的区域。

    五月底的时候,乌巴什终于出动了,不过与尼堪料想的却颇有不同,蒙古人出动了一千骑,确实是沿着因果达河北边的山道过来的,不过还有一部却让尼堪没有想到。

    达斡尔三部之一的鄂嫩部,也就是在因果达河与鄂嫩河交汇的地方驻扎的那一部也出动了三百骑,这一部还是先锋,由鄂嫩部的哈拉达、年仅二十五岁的宜勒图亲自率领。

    尼堪也大致明白了乌巴什为何姗姗来迟的原因,经过了一个漫长的冬季后,马匹都是羸弱不堪,五月份雪化之后,草原上的青草慢慢开始生长了,经过接近一个月的喂养之后马匹稍稍恢复了一些,这个时候乌巴什便出动了。

    至于为何鄂嫩部会卷入蒙古人与索伦人的争斗,尼堪却是百思不得其解,达斡尔三部中属这一部的位置最好,占据了鄂嫩河与因果达河交汇的地方,其哈拉达宜勒图旗下也有六百多帐,按说作壁上观才是他应该做的,为何巴巴地来替蒙古人蹚浑水?

    如今尼堪最担心的是西边的额尔特部也会加入蒙古人的阵营,若是那样,他还真有些担心乌力吉抵挡不住,毕竟柯尔特伊尔部只有三百余帐,还在上次尼布楚山的大战中损失了几十名精锐。

    想不清楚就不想了,当前索伦五部的兵力分布是:尼堪带领的两百余骑在小寨附近,位于克鲁钦那河的最东部,然后便是依林卡的乌扎部、布拉姆部,不过两部都在克鲁钦那河的西边。

    接下来便是墨尔迪勒和玛尔吉两部,彼等牢牢地控制着克鲁钦那河离开依林卡后的狭小山谷地带。

    最后是因果达河北岸的乌力吉。

    果然,宜勒图带着的三百骑见到突前的小寨难于攻打后便从北边的小山绕了过去,准备去依林卡大开杀戒,很快碰的头破血流回来了,彼等便在小寨东边扎下了营盘,也就是在三百骑周围草草打了一圈栅栏而已。

    按照尼堪的印象,达斡尔三部中,额尔特部的哈拉达巴根、卜库尔部的哈拉达诺敏都不是一般人,前者手下有八百多帐,全部动员的话可出动一千五百骑,并牢牢地控制着喀尔喀到赤塔的古驿道。

    而诺敏的卜库尔部与东喀尔喀的车臣汗关系密切,听说其长子巴图还娶了车臣汗的一个女儿。

    而宜勒图却是一个平庸的人,其夹在诺敏、茂明安之间,若是左右逢源、四处讨好的话还能保住部落的生存,如今却急吼吼地给蒙古人卖命,公开背叛索伦人(达斡尔也号称索伦别部),难道就不怕索伦人报复?

    抑或觉得尼堪必败无疑,准备前来抢掠一把以增强部落的实力?

    “哈拉达,蒙古人的大队还在二十里开外”

    出去侦查的阿林阿回来了,尼堪听了便开始紧张思考起来。

    等蒙古人、达斡尔人聚齐了进攻小寨,自己依托小寨消耗敌人是原本的计划,特别是自己还有秘密武器的情况下,不过那是在敌人聚在一起的情形下,如今敌人却是一前一后,摆明了没有将尼堪等人放在眼里。

    宜勒图扎下大营后,立即出动到附近山上砍伐树木,尼堪站在望楼上见到达斡尔人将放倒的树木砍成一节节的,便知晓彼等多半是准备用这些树木来填壕沟,不过照这个架势,在乌巴什到来之前他们是不会进攻了。

    下午时分,乌巴什带着大队骑兵过来了,一千骑几乎将小寨东边的河谷塞得满满的。

    得知刺杀车根的始作俑者、乌扎部的新任哈拉达尼堪就在小寨里,乌巴什将小寨团团围了起来,宜勒图正好攻击小寨东面,而乌巴什的人围住了小寨的北面、西面、南面,每一边各有两百多骑,他自己手里还有两百多生力军。

    已经准备好了的宜勒图率先展开了进攻,他让麾下的三百骑倾巢出动,一百骑用弓箭压制小寨,另外两百人扛着木头过来了,自然是准备将木头扔到壕沟里。

    尼堪让自己一百六十骑也分成了四队,小寨四面各有四十骑,乌热斯送过来的五十骑作为预备队,见东面的敌人开始了进攻,便将这五十骑派了二十骑过去帮忙。

    尼堪眼神有些凝重,每一面的敌人都是自己的好几倍,就算自己居高临下占些便宜,在对方巨大的人数优势下也会荡然无存。

    此时如果有火枪的话就好多了,可以透过木寨的缝隙向外射击,但弓箭就不行了,必须探出头来与敌人对射。

    尼堪很快便意识到自己有些失算了,如果刚才在蒙古人没有到来之前用火炮轰乱鄂嫩部,然后自己两百余骑全体出动驱赶该部向东溃退,没准还能将乌巴什的大队带乱,届时自己就算不能取得全胜,不过将蒙古人击退应该不在话下,可如今……

    心念转动之下尼堪下达了任凭四面的敌人扛着木头填壕沟的举动,只有准头最好、最机警的人才获得了向外射击的机会。

    外面的乌巴什一见小寨上射下来的箭只稀稀拉拉的,一开始还以为敌人在使诈,不过在围着小寨跑了一圈,大致明白寨里敌军的人数后终于成竹在胸了。

    乌巴什此人,表面上处处不如人,不过在任一方面却不是最差,加上他一向人缘很好,这也是他最终能当上茂明安部大台吉的重要原因。

    区区一条壕沟,半个时辰就已经全部填好了,此时无论是达斡尔人还是蒙古人,被小寨上的弓箭射杀的加起来也不过三十多人,其中大部分只是受了伤,被射死的也就十余人。

    乌巴什骑在一匹白色的蒙古马上,冷眼看着小寨上的一切,他心里已经笃定了,由于寨子里的人不多,自己任意一面的人数都有压倒性的优势,届时继续用弓箭压制,其余的人全部涌上去,用刀砍,用力推,狠心拼掉一两百骑,不出意外的话,在今日便能破了这个寨子。

    想到这里,他的嘴角不禁浮现了一丝笑意。

    哼!区区索伦蛮子想与黄金家族的后代斗还嫩了点。

    如果彼等将全部兵马聚在一起,那至少也有五六百骑,那时候自己虽然还能获胜,终究还要花费一番功夫,不过现在倒好,蛮子兵分几路,都是依托寨子、河流据守,正好利于己方各个击破!

    “呜……”

    乌巴什队伍里的牛角吹响了,一共四只牛角同时吹响,一听到牛角声,四面的人同时展开了进攻,最前面的是拿着大刀和大斧的勇士,最后面有少量弓箭手掩护。

    尼堪修建的木头寨子也就一丈多高,不过乌巴什在外面没看清楚,在寨墙里面却是用草袋子装着泥土堆砌成了一道高约四尺、厚约三尺的矮墙,矮墙护卫着木制的栅栏,那一门丑陋的火炮也是安置在矮墙上面。

    几乎在同时,小寨四面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敌人,小寨正中间那座最高的望楼上,阿林阿、朱克图两人都是一脸凝重,不过现在的尼堪倒是一脸轻松。

    “咚咚咚!”,望楼上一面牛皮大鼓响了起来,与此同时,在小寨的各面寨墙后面突然向外扔出去了大量的、黑乎乎、凹凸不平的铁弹!

    远处观战的乌巴什一见这些铁弹不禁哑然失笑,都说乌扎部的尼堪精于冶炼之技,没想到他却是铸造铁弹来砸人,还真是浪费啊,用这些铁弹,还不如提前准备一些石头,或者木头。

    “轰!!!”,不过接下来一幕却是乌巴什万万没有想到的,这些铁弹或在半空中,或在地上,都发出了惊天动地的轰鸣声!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1625冰封帝国》,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