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森森 作品

第十八章 魅夜(下)

    小道不过是在被冻住的小河右边一处宽约三尺多的、被当地人踩踏出来较为平坦的地方,这条道路尼堪从来没有走过,还是在晚上奔走,自然不敢将马匹速度放到最快,若是马蹄不幸踏入一个被积雪掩盖的小坑,速度快的话必定是马毁人亡。

    尼堪小心翼翼策马走了约莫几里路,见后面并没有追兵跟上来,不禁长舒了一口气,不过一想到这条飘带上可能遇到的麻烦,他还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左手缩在袖子里握着缰绳,右手则放在裆部——尼堪终于体会到后世小说里对蒙古人的调侃,不过调侃归调侃,这却是眼下唯一可行的方法。

    枣红马慢慢地行走在小道上,又行走了约莫一个多时辰时,尼堪跳下马,用长刀砸开了旁边的一处冻得结实的水坑,让自己和马匹畅饮之后再慢腾腾地向前迈进。

    在漠北之地,像这样的小河附近,大多数情况下是没有部落存在的,有也是极少数人丁很少的小部落,大部落一般都驻扎在较大的河流附近,因为小河流冲刷不出大片的草原来来养育像马匹、羊、牛这样的动物,不过这样一来,小河流附近倒是变成了野生动物的天堂。

    尼堪很快便感受到了这一点,在一处两岸都是小山的地方,枣红马死活也不肯向前走了,熟知马匹性子的他立刻警觉起来。

    很快他便发现左边的小山上出现了一阵阵闪烁着的“灯光”,随着灯光越来越近,尼堪便意识到自己遇上了狼群。

    一般情况下,狼群很少在夜晚觅食,由于此时尼布楚-赤塔一带食物丰富,狼狼又是群体作战,很少有失手的时候,白日里正大光明便可以捕捉到大量的食物,现在它们在夜间出现了,这意味着一个情况。

    这个族群是刚刚迁到此处不久,还不熟悉周边其它动物出没的规律,白日里并没有抓到猎物。

    尼堪心里着急,双腿猛地一夹,右手从裆下伸出来,狠狠抽了枣红马一鞭子,枣红马吃痛之下似乎忘了旁边的“敌人”,猛地向前蹿去。

    枣红马一边狂奔着,马上的尼堪也顾不得寒冷,不断回头打量着狼群,背后的弓箭也取了下来,在夜里射箭作为索伦人尼堪也练过,准头自然无法与白日相比,不过自从听到一声惨嚎后狼群突然慢了下来,尼堪便意识到自己射中了一只。

    狼群也很快意识到了前面是什么敌人,千百年来在这片土地上与猎人的争斗已经深深融入到了它们的基因里,一般情况下狼群是不会主动挑衅猎人的,不过一是初来乍到,二是夜里视线不明,狼群在不明就里的情形下追了尼堪一段儿。

    忽闪忽闪的“灯光”消失后,尼堪不禁松了一口气,上天保佑,在枣红马狂奔的这一段并没有碰到小坑那样的陷阱使它失蹄栽倒的情况,或许是因为天寒地冻,就算是小坑,覆盖上冻得生硬的积雪后也勉强承受得了一人一马的重量。

    赤塔河到克鲁钦那河约莫百里,按照尼堪的经验,附近的大型野兽也就是这个狼群了,漠北的狼群是不会在一个地方长待的,它们跟人一样,也是跟着动物迁徙的,看来北边的大雪确实很大,将动物们都赶到南边来了。

    想到已经摆脱了狼群,尼堪将马速降了下来,按照正常速度慢慢朝前挪着。

    到了一处明显高出周围许多的山体附近,尼堪的心一下又紧张起来,有大山的地方必定有山洞,由山洞的地方必定有大型猛兽,此时林中的黑熊都在冬眠,不过林中之王——老虎却还醒着。

    在索伦人眼里,对于像黑熊、猛虎这样的大型野兽那是打心眼里敬畏的,从来不会直呼它们的名字,公熊称为“额特日肯”(老头子),母熊为“阿提日肯(老婆子);老虎为“诺彦古热斯”(百兽之王),生怕直呼其名平白遭了灾。

    当然了,遇到人多势众的时候还是会将老虎、黑熊杀死,不过在杀死他们时口里却说着“这是布里亚特人要杀死你们”,反正不会说是自己杀死了它们。

    尼堪的运气真是坏到了极点,正想着黑熊、老虎,前面便有了动静。

    不是黑熊,也不是老虎,前面出现了五六骑,个个手里举着火把,大呼小叫着朝尼堪奔过来。

    原来附近是一个马匪的窝子!

    尼堪心里暗骂,不过马匪终究是人,只要是人就能沟通,自己身上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他们需要什么给他们就是了。

    等双方的距离只剩下两三丈时,尼堪终于看清了他们的面孔。

    这几人身上最差的也是穿着堪达罕的皮子,多半是熊皮,居中一位还是一身醒目的虎皮。

    看这几人的长相,不是索伦人便是蒙古人,也是,尼布楚、赤塔一带,除了那硕果仅存的安加拉部,便只有这两种人口了,不过那位穿着虎皮,约莫三十多岁汉子的长相却像一个汉人。

    那人满脸络腮胡子,大眼睛、鹰钩鼻,厚重的眉毛拧成了山字型,甫一见到尼堪的模样也是有些惊讶。

    “诸位好汉,我是东边乌扎部的尼堪,若是能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我回去之后必有厚报!”

    尼堪在马上拱了拱手,随即不顾寒冷用右手紧紧握住了横刀刀柄,若是谈的拢自然好说,谈不拢的话拼死闯出一条路逃出去才是上策,后面有狼群,以及可能存在的根特木尔追兵,如今只有拼死向前一途。

    尼堪说的是地道的索伦语,那些人听了却不为所动,眼前这人明显是一个半大小子,深夜里一人策马狂奔,也明显不是非富即贵的人,否则也不会只身一人,这些人心里都有些失望,说实话,他们也是刚刚搬到此处不久。

    作为马匪,是草原上、林中无论何种人群都憎恨的对象,一旦得知了他们的巢穴,没有不立即召集兵马剿灭的,故此,这些马匪可不仅仅是狡兔三窟那么简单,不断地迁徙,不断地转换地方,作为他们的“狩猎”范围,估计比老虎的领地更大,方圆上千里地都是他们的“势力范围”。

    这是他们刚刚搬到此处的第一桩“生意”,除了失望外还是失望,作为马匪来说,战力肯定比一般牧民、猎人强,不过漠北之地,无论是普通牧民还是林中的猎户,都不是寻常人可以对付的。

    故此,马匪遇到大队的牧民、猎人,自然只有避走一途,遇到人数少的才能出马,其中就算遇到人数相差无几的他们也会避走,无他,他们不像牧民、猎人,还有多种生存的选择,只能在万无一失的情况下才会出手,一旦失手便会万劫不复。

    无论是牧民,还是猎户,抓到马匪后是不会客气的,尼堪在尼布楚长到十五岁,遇到过一次族里处决马匪的场面,那场面可比蒙古人的“并驾齐驱”还要凄惨,关键是受到那种待遇的马匪一般会哀嚎几日才死去。

    “乌扎部?”

    一个马匪说话了,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尼堪,闪电般张弓搭箭对准了他,接着其他人或张弓搭箭,或举着武器,此时的尼堪无论是向前向后都是死路一条,两侧的话,一侧是湿滑的冰冻河面,一侧是高山,都不是适合的逃跑路线。

    只有那个穿着虎皮的汉子没有动静,他盯着尼堪看了许久,一直在思考着什么,眼下他这五六人想要拿下尼堪易如反掌,不过能得到的不过是一张弓、一把刀、一匹马,这些马匪们都不缺,胡乱杀人马匪自然也干,有人有泄漏他们行踪的可能更是如此,不过听说眼前这小子叫尼堪后他却放下了这个心思。

    作为草原上、林中的幽灵,马匪也是消息灵通之人,乌扎部的尼堪彼等自然也知晓。

    “就是你带着十几骑就敢对车根的三百骑下手?”

    尼堪微微一笑,想不到自己的“业绩”已经传开了,还传到了马匪那里。

    “嘿嘿,确实如此!”

    “那你怎地一人行走在这条几乎无人的小道上?”

    尼堪脑子快速转动,是继续吹嘘自己又得罪了索伦人的大汗根特木尔,还是编造一个理由糊弄过去?

    最后还是决定实话实说,编造一个理由需要时间,马匪都是人精,知道你在骗他绝对是不会给你好果子吃的。

    “嘿嘿,不瞒诸位,自从乌扎部得罪蒙古人后,就举族搬到了离索伦人的大汗根特木尔只有一百里地的克鲁钦那河流域,原本指望各部之间能守望相助,没想到根特木尔却将我骗过去囚禁起来,准备献给蒙古人邀功”

    “我自然要设法逃跑,侥幸逃脱之后慌不择道便钻到这条道路上来了,没想到碰到了诸位英雄”

    “你父亲是阿吉吧”

    “是的,大英雄你认识我阿玛?”

    “你今年多大?”

    “十五岁”

    “你会说汉话吗?”

    穿虎皮那汉子突然冒出一句汉话!

    见鬼了,在尼布楚的时候尼堪除了能与两个姓孙的老头说上几句汉话,日常用的几乎都是索伦语,没想到在这两日便出现了两个能说汉话的人!

    两人身份悬殊,一个肯定是根特木尔的亲信,另一个却是一个马匪,还多半是马匪的头子,但都会说汉话!

    尼堪仔细揉了揉眼睛,但他举起手的时候,对方还以为他要发动,一个个将大弓拉得满满的,不过却被那虎皮汉子止住了。

    “会,我还有汉人名字呢?”

    “哦?说来听听”

    “孙秀荣……”

    尼堪说的时候一直在观察那汉子的动静,当自己冒出“孙秀荣”三个字的时候见到他的上身明显动了一下。

    “可以说说这个名字的来历吗?”

    尼堪感到他的话音明显有些颤抖,此人多半与孙传廓有些渊源,不过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前尼堪可不敢说自己是孙传廓的后代,便胡乱说道:“没什么,十几年前,唯一在这一带行商的汉人姓孙,我等索伦人不知晓汉人还有什么姓氏,便胡乱取了这个名字”

    那人盯着尼堪看了许久,半晌突然挥了挥手,叫过一个汉子说道:“老三,这条道你最熟悉,今晚你就辛苦一下,送这位小哥去依林卡吧”

    “大哥!”,那汉子自然不愿意,不过看到那汉子左眼下面那道狰狞的伤疤在跳动之后赶紧低下了头,“是……”

    “算了,你等先上山睡觉去吧,我和老三送一程,这小子的老子与我有些渊源,确切地说对我有恩,今日遇到了他的儿子,送上一程就算报恩了”

    ……

    这一夜,尼堪几乎是在如梦似幻的情形下度过的,两次都是在无路可退的情形下逃出了生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他吉人自有天相,还是穿越的福利?他也不知道。

    最终他平安抵达了依林卡,按照那汉子的吩咐,不可随意透露他们的住处,尼堪自然答应了,不过他也知晓,生性谨慎的马匪由于自己的出现肯定又得搬家,那就不是他可以控制的。

    回到依林卡后尼堪仔细一思索便得出自己是被根特木尔故意放走的,估计是他早知道那条小道上新来了狼群和马匪。

    借刀杀人,一定是这样!

    将自己交给蒙古人自然是好,不过却要面对诸部的责难,生性谨慎的根特木尔是不大可能如此做的,不过先将自己放走,利用狼群或者马匪将自己灭掉,这样的话无论是在蒙古人那边还是索伦诸部那里都可以交待过去了。

    好狠的心肠,好精细的算计!

    可惜他尼堪确实吉人自有天相,一路有惊无险地回到了依林卡。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1625冰封帝国》,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