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森森 作品

第十七章 魅夜(上)

    尼堪还欲分辨,却见乌力吉递过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目光,心想:“若是两人都被押在此处反而不美,乌力吉回去后必定通知萨哈连等人,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来救自己”

    于是便顺从地让根特木尔的亲卫将自己押着往前走。

    尼堪刚一出大厅便被蒙上一块黑布,被人领着七拐八拐到了一处所在,等完全没有动静了,他将面上的黑布摘了下来。

    四周漆黑一片,在附近摸了摸,他应该在一个木屋里面,不过他进来时还是白天,木头之间还有缝隙,如此漆黑的地方只能是在地下了,没想到根特木尔在堡寨的地下还建了一座牢狱。

    抽了抽鼻子,除了略有些霉味外,倒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地上铺着一些松毛,事已至此,尼堪也无计可施,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乌力吉身上了。

    一想到根特木尔可能将自己交给蒙古人,他不禁有些不寒而栗。

    尼堪自己所知晓的,蒙古人惩处敌人或叛徒最有名的法子有三个,都是与马匹有关。

    一是“五马分尸”,也不知是向汉人学的还是自己本来就有,此处就不赘述了。

    二是“万马奔腾”,将人犯埋在地上,只露出脑袋,然后大量的骑兵策马进入场地,马匹都蒙着眼睛,实际上只要被一两匹马踩到人犯肯定一命呜呼,不过在此之前的心里压力却远大于被马匹踩死的恐惧,人犯往往是被吓死的,而不是踩死的。

    三是“并驾齐驱”,名字颇为好听,却是用两匹马将一个脱光了衣服的人犯拖在地上疾驰,不到几里地,人犯必定磨得血肉模糊、白骨累累,有时候内脏都出来了人还没断气。

    一想到蒙古人这三种手段,饶是尼堪素来胆大,也不禁有些惊惧,在这地下,气温明显比上面高一些,加上他还穿着两件厚衣服——一件鹿皮袍子,一件棉甲,可还是感觉寒气沁人,根本躺不住,干脆坐了起来,抱着胳膊在哪儿瑟瑟发抖。

    最后强迫自己思考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

    乌力吉自然能平安回去,根特木尔犯不着得罪柯尔特伊尔部落,上次该部与车根的一百亲卫大战损失了几十骑,不过还是能拿出来三百骑,他们是索伦别部,对根特木尔的敬畏远没有乌扎等部落那么强,一旦得知自家哈拉达身陷赤塔,全体出动去向根特木尔讨要、寻仇完全有可能,何况乌力吉的儿子阿克墩也是族里有名的勇士。

    那乌力吉就能平安回到克鲁钦那河河谷,并将消息传递给乌扎部。

    现在问题来了,如今的乌扎部名义上是尼堪为首,估计大部分人还是以族里的萨满墨尔根马首是瞻,墨尔根愿意出动人马来救自己吗?

    萨哈连倒是有可能,不过他的部下才一百多户,最多能出动百骑,根本没有办法与根特木尔抗衡。

    另外两部,玛尔吉部哈拉达佳珲、墨尔迪勒部哈拉达达春与自己并不十分熟悉,更是不可能出动兵马前来救自己,离开大草原进入林中遇到北山野人部、安加拉部虽然都是自己出面化解了可能的劫难,建立了一些威信,不过这并不足以让两部胆子大到为了自己去挑战根特木尔的地步。

    如此说来,能救自己的一是乌力吉,二是萨哈连,再就是自己手下那一百多半大小子,这点人马最多与根特木尔的人马相当,并不足以让他交出自己。

    嗯,如果加上安加拉部,自己舅舅的人马倒是可以,不过安加拉部深处乌尔杜佳河流域,周边都是艾文基人,能稳住眼下的局面就不错了,就算挂念自己外甥的安危,能出动一百骑也就不错了。

    乌力吉出动两百骑,乌扎、布拉姆部出一百骑,舅舅手下的一百骑,加上一百半大小子,一共五百骑,这便是营救自己的最大人数。

    可根特木尔阿拉尔部便有五百多户,多尔托尔、杜拉尔两部加起来也有三百多户,也可出动五百骑,五百骑,能让根特木尔屈服吗?

    何况根特木尔完全可以将人马放进堡寨,依托堡寨防守,如今天寒地冻,到处都是积雪,五百骑这么大的规模,人吃马嚼的,能支撑几天?若是四处劫掠,那三部在索伦人中基本上被除名了,只能北上依附叶雷一途。

    想到乌力吉那意味深长的眼神,尼堪实在想不到他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不过他天生是一个乐观派,虽思维周密,不过在尽力后就不会再想了,加上又累又饿,渐渐地便靠着木墙睡着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尼堪突然被惊醒了。

    眼前出现了一人,那人用一块黑布蒙着大半个面部,只露出眼睛,看那眼睛应该是一个上了岁数的男人。

    那人一手举着一根火把,一手拎着一个包裹。

    “喂,包裹里都是你的物件儿,还有一套衣服,你换上后赶紧出去,出去之后向北边走,这套衣服是堡里的亲卫穿的,这里还有一块令牌,你带上它,上面就是马厩,你牵走一匹马,出门时就说是大汗有急事让你办,他们不会难为你的”

    尼堪刚从睡梦中醒来,一时还迷迷瞪瞪的,不过听说可以逃出去,他还是一下清醒过来了,“请问您是……”

    “别管这么多了,记得往北走……”

    “往北走?这黑灯瞎火的我如何知晓?”

    “笨蛋,出门之后向左拐,然后一直向前走便是寨子的北门,你径直向前走不就是了?然后沿着赤塔河一直向北走,约莫二十里地的地方,在你的右侧有一条小河,那条小河便是发源于依林卡附近的大山,你沿着小河一直向东走便到了”

    那人嘴里突然冒出了汉话,尼堪心里大惊,自己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大元朝刚刚建立的时候,忽必烈倒是将大量的汉人工匠、农户迁到了喀尔喀三部,不过几百年过去之后这些人大多数都被同化了,自己偶然救了的那位老工匠还是鞑子十年前从山西掳走的,辗转卖到了茂明安部,否则早就被同化了。

    肯特山以北的林中百姓,别说汉人了,能 你所看的《1625冰封帝国》的 第十七章 魅夜(上)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1625冰封帝国》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