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森森 作品

第十二章 孛儿只斤.车根

    乌力吉一下呆立当场。

    杀了茂明安部的大台吉,还是索伦人杀的,他鄂伦春人虽然号称索伦别部,不过蒙古人要是发怒了,不问青红皂白尽起大军将草原上所有的索伦人赶尽杀绝是完全有可能的。

    “尼堪!”,乌力吉咬牙切齿,看向尼堪的眼神在夜色里闪着寒光,张开的大口冒着热气,恨不得将他一口吞下,一边的阿克墩也有些慌张,不知所措地看着自己阿玛。

    此时巴特尔的追兵越来越近,尼堪见状便向乌力吉拱了拱手:“阿穆齐,得罪了,此事与你等无关,我这就上山……”

    “上个屁!”,乌力吉一马鞭抽在尼堪身上,接着便对阿克墩喝道:“还愣着作甚,纠集勇士上前迎敌!”

    夜色里,阿林阿见到尼堪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笑意,他将事情略捋了捋,随后看向尼堪的眼神便多了几分敬畏。

    阿克墩带着大队杀向了巴特尔,他这边有两百骑,还是精悍的鄂伦春骑兵,一时与巴特尔杀了个难解难分。

    这边厢尼堪却带着十八骑绕过了战场,转身向后面车根的大队杀去。

    此时的车根与布耶楚克两人正坐在宽敞的马车里。

    车根是那典型的蒙古人模样,大脸、塌鼻、细眼,戴着貂皮帽子,身上却穿着一件汉地的锦缎面皮袍,手里握着一把暖壶,看着布耶楚克那倔强、不搭理自己的劲儿,心里倒是越发来劲。

    本来车根还想在车里上下其手折辱布耶楚克,不过一来布耶楚克生性刚烈,虽然勉强答应做他的第十位侧福晋,不过在正式的婚宴之前自己是不会轻易就范的,二来突然杀出的敌骑也扰乱了车根的心神,让他有些恼火。

    车根这次北上带了三百骑,除了巴特尔那一百常备军,剩下两百骑都是在部落里征召的,不过几个照面之下便损失了近五十骑,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

    “咻咻……”

    外面又传来了一阵阵箭矢破空的声音,车根大怒,巴特尔这家伙怎么搞的,到现在还没有将那伙人拿下?

    他掀开窗帘一看,只见夜色里有十多骑正在向他的部族骑兵射击,等部族骑兵的大队人马冲上去又远远跑开了。

    巴特尔呢?

    车根一时有些莫名其妙,难道巴特尔那一百骑被这十几骑干掉了?完全没有可能啊,多半是被他们甩掉了。

    想到这里他喊了一声:“停!”

    他让队伍停了下来,又将一个部族首领招了过来,“你带五十骑去迎敌,不将他们干掉你就不要回来了”

    等部族骑兵首领还在纠集队伍,尼堪带着十八骑又杀过来了,一阵“咻咻”乱响的声音过后,尼堪取出了身上的骑刀,这次没有跑掉,而是反身杀了进去。

    尼堪打的算盘是,与前面巴特尔的骑兵不同,那一百骑都在羊皮帽子上扣着一顶蒙古大帽,夜色里很容易辨认,而部族骑兵就不同了,打扮装束与索伦人差不多。

    五十骑在箭矢的攒射下死伤了十余骑,彼等正慌乱着呢,尼堪已经带着队伍杀了进来!

    这一次还是尼堪他们占了便宜,一来是先发制人,二来他们有甲胄和锐利兵器的帮助,一个照面下又杀伤了十余人,不过此时他们也有了伤亡,等他们穿透那五十骑,从另一侧出来时,十八骑只剩下十五骑了。

    “撤!”

    看着不断涌过来的部族骑兵,尼堪还是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一个晚上不停地奔驰、作战,还都是没有长成的半大小子,到了此时众人皆是筋疲力尽,不过尼堪的神色还是异常坚定。

    “最后一次换马,轻伤员带着剩余马匹朝草原深处撤退”

    尼堪带着十骑再一次冲了上去,不过这一次他想故技重施就不行了,车根已经跳出了马车,骑上了一匹罕见的、异常高大的战马,手里提溜着一柄长刀,带着一百骑整整齐齐立在马车附近。

    见到那伙人又杀过来了,他咬牙切齿地说道:“围上去,今天不将这帮恶贼剁了我誓不为人!”

    十对一百,小孩对大人,尼堪的眼神也凝重起来,不过见到前面那匹鹤立鸡群的蒙古马以及马上那位身材异常肥壮的骑士,尼堪内心最后一丝勇气还是激发出来了。

    眼下的形势是,车根带着百骑在河边的道路上,而尼堪带着十骑在道路边上的草地上,草地比道路略高一些,尼堪略一思索便带着十骑杀了过去,抵近二十步时,尼堪他们射出了一拨箭只。

    然后勒转马头向南疾驰,不过此时车根已经将百骑分成三波从南边、北边、西边围了上来。

    尼堪他们虽然是一人两骑,不过连续战斗了一夜,两匹马此时都累了,而车根的部族骑兵却还有很大的余力,渐渐地,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包围圈正在形成,尼堪他们想逃出包围圈,只有向西踏上封冻的尼布楚河。

    这也是车根想要看到的,此时的尼布楚河的冰层至少有三尺厚,完全没有破裂之虞,不过冰面上异常光滑,马匹踏上去完全跑不快,只能慢慢地行走,此时车根的部族骑兵就可以像射靶子一样朝冰面上射击就行了。

    长期驻扎在尼布楚河附近的尼堪等人自然知晓这一点,不过他们现在却是有心无力,一步步被压着向河面上奔去。

    此时的车根见自己的计划就要实现了,也是兴奋异常,他带着几十骑冲在最前面,似乎见到了这帮可恨的“马贼”被自己攒射杀死的景象,他还琢磨着要抓一两个活口,看到底是是什么人如此胆大敢捋他的虎须!

    尼堪他们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因为眼前是一道缓坡,缓坡之下便是道路,紧挨着道路的便是河面。

    与车根臆想的不同,尼堪他们又转了回来,十骑先是面向车根等人射出一拨抛箭,接着所有人的箭只都指向了那匹最高大的战马。

    “咻咻……”

    此时由于车根求战心切,带着的几十骑冲在最前面,南北两侧的骑兵还在几百米开外,两拨箭只下来,双方都停住了。

    车根连人带马被射中了,他身后的部族骑兵在震惊之下行进的步伐也不禁缓了下来,不多时队伍里便爆发出了一阵狂喊,对面的尼堪听得清清楚楚,那是“杀光他们,为主子报仇!”

    这时南北两侧的骑兵也压了上来,将尼堪十骑紧紧裹在其中,尼堪将骑刀插入刀鞘,将自己亲自打造的双手横刀拔了出来。

    四尺长的刀身,一尺长的刀把,刃部包钢,背部用熟铁锻造的双手横刀在尼布楚草原微明的清晨反射着寒光。

    “杀!”

    十骑义无反顾地冲了上去。

    晨曦中,尼堪只感到自己的双手机械地挥舞着,眼前不断浮现出残肢和血花,血花有的是敌人的,也有的是自己的,渐渐的,他的双眼都被蒙上了一层血花,夹杂着汗水,视线慢慢地模糊了。

    双臂也越来越不听使唤,最后只是机械地凭着本能在格挡。

    等对方一柄短柄狼牙棒磕飞了自己的双手横刀,又砸向自己的脑袋时,尼堪突然仰天大笑,惹得对面的敌人莫名其妙。

    尼堪倒下去了,不是被敌人砸到的,而是实在是筋疲力尽,座下的战马也力竭瘫倒了。

    倒下去那一刻,尼堪的脸部是面向天空的,此时的天空已经明亮起来,一轮久违的太阳露了出来。

    “让我穿越回去吧”

    尼堪脑海里残存的最后一丝意识竟然是这样的。

    ……

    尼堪最终醒过来时已经是几天以后的事了。

    尼堪见到的第一张面孔却是乌力吉,以下是两人的对话。

    “阿穆齐,我这是在哪里?”

    “你还好意思说,尼堪啊,你可将索伦人害惨了”

    “……”

    “唉,事已至此,不妨告诉你吧,阿克墩杀散巴特尔那百骑后便赶了过来,正好遇到陷入重围的你们”

    “多谢阿穆齐”

    “放心吧,幸亏阿克墩到的及时,车根手下那些部族骑兵不是鄂伦春勇士的对手,你手下那十八人除了受伤的几人,全部阵亡了”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还好意思说,你小子竟然敢谎报军情将我柯尔特伊尔部卷了进来,我部可是好不容易从黑水那边迁过来,历经百年才发展成如今的模样,被你小子一句谎言便全毁了”

    “唉,事已至此也无可奈何,草原上的索伦人加起来也不是车根一部的对手,他们知晓后是不会管你是不是乌扎部的,只要是索伦人都会赶尽杀绝,我与你们四部商议商议过后决定听你和萨哈连先前的筹划,穿越布拉姆部东北边的古道,去呼伦大草原的北段”

    “……,布耶楚克呢?”

    “她好着呢,你小子也真是的,为了一个女人竟然赌上整个部族的命运,草原上、丛林里任何一个哈拉达也不会这样做的”

    “……”

    “不过事情也不是全部是坏事”

    “哦?”

    “车根死后,茂明安部群龙无首,固穆、达尔玛、乌巴什、札固海杜凌、乌巴海、达尔汉、瑚棱、都喇勒、巴特玛、额尔忻、阿布泰等台吉为了大台吉之位也打了起来,根本没有理会我等索伦人”

    “那依您老来看,最终谁会统一茂明安部?”

    “哼,固穆号称巴图鲁,最为勇悍,手下也有三百帐,不过达尔汉却是心机过人,最后大台吉之位多半在这两人之间产生,内部处理妥当之后便要出兵向索伦人报仇了,这段时间,足够我等跑到丛林里了”

    “现在在哪里?”

    “刚刚踏入古道不到一个时辰,五个部落,几千人哪儿有那么容易,今天墨尔迪勒部才赶过来”

    乌力吉说话的时候,尼堪有些魂不守舍,他的眼睛投向了远处的天空,漫天乌云低低地笼罩着,大风呼啸着。

    一场大雪又要来临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1625冰封帝国》,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