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森森 作品

第八章 迁徙之战

    尼布楚大草原,北端。

    更北边的高原上,积雪厚达三尺,此地的北山野人无奈之下只得大举向南迁徙,路上汇集的野人部落越来越多,相互之间也功伐不止,最终能达到大草原边缘的也只是少数。

    大草原虽然空空荡荡,不过没有一寸土地是多余的。

    一场土地保卫战正激烈地上演着。

    北山野人约莫两三百人,身上裹着臃肿的鹿皮袍子,带着厚厚的鹿皮帽子,宽阔的脸庞通红、皴裂,眼神却是异常凶狠、果决,大多数人手里拿着的是削尖了的木棒、弓箭,箭头也多是骨制、石制的。

    野人部落对面的人装束与他们其实差不多,也是鹿皮袍子、帽子,不过缝制得比他们精细一些,长相也差不多,但致命的是,这些人手里拿着的全部是铁质武器!

    其中有铁枪、铁刀、铁斧,箭头也全部是铁质的。

    故此,这些人人数虽然不多,只有百人左右,可不仅抵挡住了野人部落的进攻,还隐隐将野人部落击得不断后退。

    不过,随着丛林中不断跳出来的野人加入,他们这一百人也有些岌岌可危了,瞬间便有十几人被削尖的木棒刺倒在地。

    鲜血激发了剩下八十多人的斗志,随着其中领头的那人手持长刀仰天长啸了一声,这些人愈发疯狂起来,竟完全不顾自身安危,朝野人们死命杀了过去。

    饶是如此,野人部落却丝毫没有退让,论起凶狠,尚处于氏族社会的他们完全不遑多让。

    渐渐地,又有十多人被野人击倒,与此同时,被击倒的野人几乎倍于此数。

    不过野人的人数实在太多,茫茫丛林里似乎有数不尽的人不断冒出来。

    眼见得部落危在旦夕,那领头的眼神也有些凝重,此时他没有突在最前面了,而是退到队伍当中,仰起头来不断看向远处。

    “呜……”,随着一声用当地特有的野牛角号声吹响,领头的不禁微微舒了一口气,只见他双手握着一把直直的长刀重新杀到了前阵。

    丛林里,一队约莫三十多人的小队伍与野人部落的后阵厮杀起来。

    仔细瞧时,这支小队伍全部是十五六岁的半大小子组成,不过他们年岁虽小,竟然颇有章法。

    三十多人组成了十几个三人小组,都是手持长刀的两人突前,一人手持弓箭在后面,摆呈一个三角形的进攻架势,持刀的两人中,最勇猛的那人又稍稍突前。

    十多个小组又组成了一个大三角攻击阵型,在丛林里滚动着前进。

    野人部落突然遭此攻击顿时大乱,后阵骚动的形势又影响了前阵,渐渐地,彼等人数虽多,不过眼下也有些抵挡不住了。

    三十多人的攻击小组中,有一位少年居中指挥着,只见他身材修长,高度远远超过周围的少年,面容白皙,双眉斜飞入鬓,长脸,大眼睛、高鼻梁、薄嘴唇,不是尼堪是谁?他这幅形象,在一众小眼睛、塌鼻子的宽脸少年中分外突出。

    他在阵中用一个铁皮卷成的喇叭大声嘶喊着,声音还略显稚嫩,不过在他在他撕心裂肺的喊叫下,小组或向前,或向右,或向左,几乎挡者披靡,瞬间便将拥成一团的野人部落切开了、捣散了。

    不多时,这支小队便与那支大队汇合了,此时的野人部落或者死伤在地,或者心惊胆战,准备一跑了之。

    “砰!”

    只见尼堪从腰间掏出一物,向天上一指,发出了刺耳的声响,随即空中便传递着莫名的味道。

    少年的上方正是一棵大树,他举着那物发出声响后,从大树上掉下一物,众人定睛一看,乖乖,竟然是一只黑鹰!

    尼堪先是一愣,随即笑道:“卧槽,竟有这么好的运气!”

    在野人部落看来,那少年手里并没有弓箭,随便一指便射下一只黑鹰,这不是神仙是什么,一个个准备开跑的人全部跪下了。

    见大局已定,一个矮壮的少年跑过来问道:“阿浑,如何?”,正是乌扎部的二爷岳讬,说完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举动。

    尼堪却摆摆手,“如何使得,说起来这些人与我等源出一脉,都是索伦人,如今彼等降了,将其收为阿哈也就是了,怎能全部杀死?”

    (阿哈,奴隶的意思)

    说着大踏步来到那些人面前问道:“你等谁是领头的?”

    只见队伍中冒出来一人,约莫十六七岁,面相瘦削,不过神情却十分剽悍,那人依然跪着,上身却直了起来,“我部的哈拉达战死了,我是他的独子”

    “哦?你叫什么?”

    “阿林阿”

    尼堪点点头,距离尼布楚大草原最近的野人部落酋长叫阿林,此人叫阿林阿,都是山林的意思,倒与自己日常搜集的情报相符。

    尼堪环视一周,只见野人部落的精壮至少还有一百多人,便大声说道:“我是乌扎部哈拉达之子尼堪,你等被我部击败了,按照索伦人的惯例,不是收为阿哈,便是将精壮杀死,其他人赏给族人”

    跪着的北山野人听了之后身躯都在微微颤抖着,若是作为阿哈倒也罢了,自家战败了,作为阿哈那是应有之意,不过全部被杀那就太惨了,难道北山阿林部从此灭绝?

    阿林阿的身体却是丝毫未动,尼堪见到后倒是也有些诧异。

    “诸位,你等虽然战败,不过却与我乌扎部颇有渊源,听说祖上都是被我部驱赶出去的,如今北边闹了雪灾,同出一脉,我也是于心不忍,这样吧,大草原北部的空地还有一些,你等若是愿意的话便加入乌扎部,今后与我等共享大草原!”

    此话一出,跪着的野人欢声雷动,阿林阿也爬到尼堪脚下,不停地亲吻着他的鹿皮靴子。

    那矮壮少年却是大喊道:“阿浑,此事尚未禀明阿玛呢,你怎能……”

    这时另一个少年从远处跑过来。

    “尼堪,不好了,哈拉达受伤了!”

    尼堪一听大惊,赶紧带着岳讬跑开了。哈拉达就是他的阿玛阿吉,难道

    他带着前阵在厮杀时受伤了?

    两位少年向一个希愣柱跑,那座希愣柱在一众窝棚里鹤立鸡群,是最高大的。

    窝棚里的一角,地上垫着厚厚松毛,松毛上面铺着鹿皮、堪达罕皮、狍子皮,这就是索伦人的床铺,床铺上躺着一位约莫四十左右的汉子,汉子旁边有三个女人,一位三十多岁,是尼堪的继母乌合莫,一人是布耶楚克,还有一位自然是宜尔哈,面上都是一副悲悲戚戚的模样。

    那汉子就是阿吉,如今却是双目紧闭,静静地躺在床上,尼堪心里一凛,三两步扑了上去,随即跪在阿吉面前,只见自己阿玛胳膊上、大腿上的鹿皮都被划开了,粗粗包扎的地方仍不断有血液渗出,尼堪一见大叫道:“额尼,将白布取出来!”

    额尼是母亲的意思,不过这位额尼却不是尼堪的亲生母亲,他的“母亲”十五年前生下他和妹妹后不幸离世,而他的大伯在他三岁时也得病去世,按照索伦人的传统,作为弟弟的就要娶自己的嫂子,岳讬以前是他的堂弟,如今算是他的亲弟弟了,阿吉娶了自家嫂子后两人又生了一个女儿,便是那位十一二岁的少女。

     你所看的《1625冰封帝国》的 第八章 迁徙之战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1625冰封帝国》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