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森森 作品

第七章 索伦群像之威:根特木尔与乌力吉

    西边的赤塔一带。

    后世的克农湖,眼下还叫赤塔湖的东边,有一座木寨扼控着因果达河北岸的要道。

    因果达河来到此处,两侧都是大山,北岸的大山只有中间一条峡谷可走,在峡谷的西端便是那座木寨,一般人想要从道路过去,只有经过木寨一途。

    不过在冬日里因果达河封冻了,也可以从河面上过去,所以这座木寨也只能管六个月。

    说起因果达河,那可是石勒喀河的上游,而石勒喀河则是黑龙江的上游,因果达河发源于肯特山北麓,蜿蜒近千里,以赤塔为中心的河谷自然被根特木尔占了,不过赤塔以东、石勒喀河以西这条长达四百里的河谷却分布着三个达斡尔部落。

    最东面的,与鄂嫩河的交汇处,是由一个叫鄂嫩部的达斡尔部落占据着,现任哈拉达叫宜勒图,其麾下有六百余帐,鄂嫩部不仅占着因果达河东段,还占据着鄂嫩河北段。

    中间这一段则是由卜库尔部占据着,其哈拉达叫诺敏,麾下也是六百余帐。

    西端与赤塔接壤的则是一个叫做额尔特部的达斡尔部落,其哈拉达叫巴根,手下超过八百余帐,是三大达斡尔部落中最强悍的,不仅控制着上述因果达河的西端,还控制着元代忽必烈建立的通往岭北行省的古驿道。

    驿道是从额尔特部驻地达拉宋出发,沿着茫茫肯特山的一条由多条河谷形成的道路南下,一直抵达鄂嫩河岸边,是漠北蒙古抵达赤塔、乌兰乌德、北海(贝加尔湖)一带的交通要道。

    额尔特部最强悍,南边的车臣汗却与中间的卜库尔部关系最为紧密,卜库尔部哈拉达诺敏的长子巴图还娶了车臣汗的庶长女,一时风光无两。

    车臣汗自然有自己的算盘,如今鄂嫩部控制着鄂嫩河北段,额尔特部控制着古驿道,只有卜库尔部两不落,夹在中间动弹不得,想要南下的话除非穿越茫茫群山,否则只有取道鄂嫩河、古驿道一途。

    就是如此,车臣汗便有心拉拢诺敏,让他为自己监视两边的额尔特部和鄂嫩部。

    此时三部的名称都是他们关起门来自己的称呼,对外则是统一口径,都叫达虎尔部,因为三部都出自肯特山的一脉——达虎尔山。

    回到赤塔河东边那座木寨。

    木寨不大,里面只住了根特木尔大汗的一家人以及他手下的一百常备军。

    在根特木尔的房间里,有三人正坐着说话。

    一位自然是根特木尔本人,一位年约四十五岁的汉子,根特木尔最近几年很少露面,若是熟悉他的人见到了一定会大吃一惊——原本一位飘飘洒洒、挺拔俊逸的汉子如今却落得一副形销骨立的模样。

    他的对面也坐着一位年轻汉子,模样酷肖根特木尔,约莫二十五六岁,正是他的长子大根特木尔——在索伦人眼里,身为大汗的自然叫老根特木尔。

    奇怪的是,如今坐在正位的却是一位美貌异常的少妇,只见她约莫三十来岁,一身蓝缎面棉袍,里面露着鹅黄色的衬里,戴着白狐皮帽子,帽子镶嵌着蓝色的宝石。

    一对似弯似蹙的柳叶眉,一双剪瞳秋水般明眸,一只恰到好处的小巧、挺直的鼻子,一抿似咬非咬的樱桃小口,一张吹弹可破的白皙面孔,胸部高耸着,就那么坐着在说话,父子俩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老根特木尔似乎注意到了自己儿子行为的不敬,不禁收起面孔重重地哼了一声。

    大根特木尔赶紧肃容做好,不过不多时依旧将目光投向了他的“额尼”。

    (额尼,索伦语,母亲的意思)

    这位女子自然不是大根特木尔的亲生母亲,他的生母十几年前便病死了,死了没多久老根特木尔便娶了这位来历不明的美人。

    这位美人平素很少露面,不过也为老根特木尔生下一子,就叫小根特木尔,如今才十二岁。

    大根特木尔的嫡福晋前年就难产死了,不过这几年他一直没有续弦,索伦人都传着他准备在自己阿玛百年之后按照传统迎娶自己的继母。

    那位明艳非常的妇人在说话的时候也在不停观察者父子两人,她似乎也有些享受两人对她的表情。

    等她终于说完话了,大根特木尔竟然有些激动,突然发出一阵猛烈的咳嗽,他在咳嗽时妇人脸上隐隐约约露出了一些莫测的意思。

    大根特木尔咳嗽完了,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向自己的阿玛、额尼告罪之后便下去了。

    老根特木尔巴不得自家儿子赶紧滚蛋,等他走远了,他站起来来到妇人身边,拿起她洁白无瑕的玉手小心翼翼地说道:“鲍白,你怎么说都行,就依你的意思办吧”

    鲍白,却是从汉话中的“宝贝”得来的索伦词语。

    那妇人此时却是眉头一皱,吓得老根特木尔以为自己的话逆了她的意思,一时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报!”

    用因果达河岸边五彩晶莹的小石头串成的珠帘外面传来一声叫喊,让老根特木尔有些恼火,不过外面那人接下来的话语却让他平息了怒火。

    “大汗,尼布楚山柯尔特伊尔部的哈拉达乌力吉来访”

    柯尔特伊尔部,便是盘踞在尼布楚山一带的那支鄂伦春部落,其首领乌力吉一向与索伦诸部若即若离,只是向茂明安部供貂,今日怎地巴巴地跑到我这里来了?

    妇人见有客来访便退了出去,临走前还瞟了老根特木尔一眼,饶是他已经与她在一起生活了十几年,这一瞥还是叫他有些魂不守舍。

    乌力吉来了,这是一位身材异常雄壮的鄂伦春汉子,年约四十上下,一副林中常见的男人面孔时时透露出精悍的模样。

    两人不痛不痒地寒暄一段时间后,老根特木尔说道:“哈拉达冒着大雪和严寒从几百里以外的地方来到鄙处,可是有事需要本汗帮忙?”

    乌力吉脸色有些难堪,他嘴里嗫嚅了一下,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大汗,您可知晓尼布楚发生了一件大事?”

    “哦?何事?与我有关吗?”

    “自然与大汗没有直接关系,不过却与大汗属下的乌扎部有关”

    “啊?阿吉那里?他得罪你柯尔特伊尔部了?如何得罪的?”

    “不是,大汗,难道您还不知晓,茂明安部的大台吉要强娶阿吉的长女布耶楚克?”

    “强娶?布耶楚克?”,这下老根特木尔终于反应过来了,“他想娶就娶嘛,区区一个小女子,有何紧要?你回去告诉阿吉,可不要为了一个小女子坏了部族的大事!”

    “不是!”,乌力吉心中大怒,声音明显大了起来,这下根特木尔才意识到他刚才所说的事与他毫无关系,他说出此话只是一个引子,找自己肯定有别的事。

    此人终究还是一方豪强,须臾不可得罪,于是他堆起了笑脸,“哈拉达,本汗今日有些倦怠,言语中冒犯之处尚请见谅”

    “不过车根要娶布耶楚克的事与你有何关系?阿吉自己怎地不来见我?”

    乌力吉由于许久,脸色也不停变换着,“大汗,我不是为阿吉而来的,是为我自己而来的”

    “哦?”

    “大汗,本人膝下也有一女,年方十五,经过阿吉一事,草原上的小部族都是人心惶惶,我……,唉,听说大汗长子年过二十,身边还是空着,若是大汗愿意的话……”

    老根特木尔一下便明白了乌力吉的意思,这是被车根吓坏了,生怕自家女儿也被他瞧上了,故此赶紧四处找人要给自家女儿找一个好人家,自己身为索伦人的大汗,长子年纪轻轻,嫡福晋死后一直没有续弦,可不是一个上好的结亲对象嘛。

    不过先不管大根特木尔同不同意,自己若是轻易地答应了乌力吉,今后还如何在索伦人中立威?就算要答应,也得往来几个回合再说。

    “咳咳”,他轻咳一声,“兹事体大,自然也是一件好事,难得哈拉达亲自前来说项,不过尚要相询于小儿和福晋,要不您先回去,等有了消息本汗会尽快派人知会于你,你看如何?”

    乌力吉脸色更加难看了,不过自己是求人在先,人家也没说死,自己又不是能说会道之人,嘴里嗫嚅了几下便朝根特木尔拱了拱手出去了。

    若是让尼堪知晓了他的脸色会更加难看,在乌力吉眼里,一百个尼堪也比不上一个大根特木尔。

    乌力吉带着手下灰溜溜地出了木寨。

    在沿着因果达河北岸向东奔驰的途中,路过达拉宋的时候他瞧见了额尔特部哈拉达巴根的大帐,心里一动便扭转马头过河而去。

    巴根的长子恩索才十八岁,也没有成亲,不是比大根特木尔更好的人选吗?

    与此同时,布拉姆部的哈拉达萨哈连也在为自己的独女哈尔额敦发愁,若是没有发生布耶楚克的事,他倒是想将哈尔额敦嫁给尼堪以亲上加亲,不过发生布耶楚克之事后,乌扎部的前途便不可预料,一旦事有不济,嫁给尼堪便是祸事上门了。

    想来想去,他还是出门了,他准备沿着石勒喀河向东直奔大兴安岭一带索伦人的大汗博穆博果尔那里,看他的几个儿子成婚没有。

    不过他尚没有成行,又一场大雪不期而至。

    看着这漫天的飞雪,萨哈连知道自己走不了了,不但自己走不了,就连部族驻地也须臾离开不得。

    连续两场大雪,草原上还勉强过得去,不过北面丛林里使鹿的北山野人部落肯定挨不下去,为了生存,只有南下迁徙一途。

    南下、迁徙,说得轻巧,首当其冲的便是尼布楚大草原,届时又是一番刀光血影!

    萨哈连的一颗心不禁揪了起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1625冰封帝国》,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