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森森 作品

第五章 索伦群像之花:布耶楚克与哈尔额敦

    尼堪不禁会打铁、做衣服、看病,还会做饭。

    拿回来的鱼大部分洗剥干净后除了少数几条炖着吃,大部分被他腌起来,与大量的羊肉、鹿肉一起挂在一个专门的希愣柱里熏起来,一个月后,他便有几百斤腊肉可享用了。

    这也是他自己开发了草原西北侧一个小盐湖后才能如此奢侈,否则腌肉用的食盐若是全部用从喀尔喀换来的粗盐制作,他非得被阿吉骂死不可。

    腌制完毕各类肉食之后,尼堪带着族里的三十多个半大小子滑着经过他改良的雪橇开练了。

    每人身上背着弓箭,挎着横刀,踩着用温火烤过前端翘起、用结实耐用的榉木制作的雪橇沿着尼布楚河东岸的盖满积雪的道路向南滑行。

    朱克图、苏哈、哈尔哈图、岳讬都在其中,还有两人也在里面,就是这两人让尼堪的人生发生了转变。

    冬季用雪橇来锻炼耐力是尼堪想出来的法子,不过今年在年底之前,大草原东北边缘的布拉姆部哈拉达萨哈连带着他的独女哈尔额敦过来了,他与阿吉是连襟,布耶楚克又从小与哈尔额敦交好,萨哈连自从自己的老婆楚丽儿死后又娶了两个,不过先后都病死了,也没给他留下一男半女,族里的人都说他“克妻”,吓得萨哈连也不敢再娶了。

    萨哈连在索伦语中是黑色的意思,他确实有一张黝黑面孔,不过他的女儿哈尔额敦却是继承了安加拉部苏丽尔的容貌,白皙动人,阿吉见他父女孤苦伶仃的,便叫他们过来一起过年。

    过完年不久,尼堪便准备带着族里的半大小子做一些有益身心的运动,滑雪橇便是其中之一,没想到哈尔额敦见到了嚷着要一起去,最后尼堪无奈,只得让她跟着,为了陪她,还让布耶楚克也参加了。

    没想到布耶楚克的参加却酿出了一件祸事。

    哈尔额敦毕竟年幼,平素出门不是马匹,便是狗拉爬犁,雪橇自然也使过,不过是在自己的希愣柱周围短暂滑几下而已,作为一部哈拉达的独女,萨哈连哪儿舍得让她长久滑行。

    故此,还没滑到一半路程哈尔额敦便支撑不住了,尼堪无奈,只得让布耶楚克陪她回去,没想到布耶楚克滑得兴起,说什么也不愿回去,尼堪最后只得让岳讬陪她回去。

    岳讬见有这个美差,自是喜不自禁,欢天喜地地陪着哈尔额敦回去了。

    尼堪带着剩下的人继续向前滑,都是半大的小子,都有一颗争胜的心,慢慢地,竟滑出了尼布楚山以南的地方。

    尼布楚山被尼布楚河一分为二,西岸则是茂明安蒙古人阿布泰的领地。

    话说整个尼布楚大草原有上万平方公里,索伦人占的地方不足十分之一,还都是边边角角的地方,草原的大部都被一个叫做茂明安的蒙古部落占据着。

    茂明安蒙古部落,传说是成吉思汗弟弟哈萨尔的后裔,传到现在已经分成十个小部落,最大的一个部落也就五百余帐,台吉叫车根,最小的部落只有两百余户,与乌扎部差不多。

    不过茂明安蒙古人加起来可是有三千多帐,可出动精骑三千,可不是区区索伦人可以抗衡的。

    这十部茂明安蒙古部落的珲台吉,也就是大台吉便是车根。

    茂明安蒙古部落的牧地原本在呼伦贝尔一带,尼布楚只是他们的夏季牧场以及猎场,不过自从卫拉特部崛起并三番五次袭扰呼伦贝尔一带后茂明安部干脆将牧场搬到了尼布楚,而呼伦一带则是作为转场之处。

    说来也巧,由于十部台吉以阿布泰年岁最大,辈分最高,故此过年时节连车根珲台吉也跑过来到阿布泰大帐里坐坐,中午酒足饭饱之后阿巴泰便带着车根等十个台吉以及一帮手下到尼布楚山附近打猎。

    这下便发现了尼堪一行。

    蒙古人自然知晓雪橇,不过他们很少使用,冬日里宁愿用马匹拉着爬犁也不愿使用雪橇,见到那些滑着雪橇在对岸飞驰的人,一看装束便知晓是北边的索伦蛮子。

    双方就隔着一条不宽的尼布楚河,尼堪见到打猎的蒙古人也是吓了一跳,为了不招惹事端,他带着众人向回赶。

    一百多年来,索伦人在尼布楚一带与茂明安蒙古人都相安无事,索伦人向更南边的东喀尔喀蒙古人的大汗称臣,每年供貂没有停止过,贵为哈萨尔后裔的茂明安人自然无须向谁纳贡,不过以蒙古人的强横,若是他们有什么需求,索伦人还是会尽量满足的。

    车根,今年四十五岁了,身为茂明安部的珲台吉,他有十个妻妾,按照蒙古人的传统,就是有一个嫡福晋,九个侧福晋,嫡福晋自然来自南边喀尔喀的某部落,侧福晋却是来自周边索伦、达斡尔、鄂伦春、布里亚特等小部落。

    按说以车根目前十个妻妾的水平他完全应该满足了,不过他偏不。

    滑雪橇队伍唯一的少女——布耶楚克实在太出众了,头上戴着尼堪亲手缝制的貂鼠皮帽,身上穿着红色缎面的鹿皮长袍,在尼堪那双巧手下,勾勒出凹凸有致的美妙的身体。

    加上那白皙的面孔,飘散的长发,清脆的声音,对岸的老男人车根一颗心又被撩拨起来了。

    等尼堪回到驻地后的第三天,车根的使者便到了,那人见到阿吉后直截了当提出了车根要娶布耶楚克的意思。

    那人还带了四匹马,马上分别驮着布匹、绸缎、食盐、铁器等四色礼物,阿吉甫一得知这个消息不禁有些五雷轰顶,强忍着冲动将那人送走后,立即召集墨尔根、尼堪商议。

    “哈拉达,车根势大,非我乌扎部可以抗衡,还是答应他吧,有了布耶楚克在蒙古人那里说话,今后我等的日子也好过一些……”

    “万万不可!”,尼堪却出口制止了他姑父墨尔根。

    由于尼堪近几年在医术上露了几手,还颇有成效,让一向垄断着族里医事的墨尔根颇有些恼火,虽然族里有人生病了找他医治,他也只能浓妆艳抹、奇装异服之后跳神向长生天祷告,病人好了就是他的功劳,不治死了的便是不诚心侍奉长生天的结果。

    “那我等就这样眼巴巴地恶了蒙古人?那可是有三千精骑的存在啊?!”

    听到“三千精骑”的字眼,阿吉也是心里一震,乌扎部只有两百余户,精壮加起来也就两百骑,就算将左近的布拉姆、玛尔吉、墨尔迪勒、奥拉四部联合起来也最多能出动八百骑,如何是凶神恶煞的蒙古人的对手?

    “阿玛”,尼堪从垫着鹿皮的希愣柱地面站了起来,“车根已经年近五十,身边又有了十个妻妾,听说原本有十五个,被他的嫡福晋先后折磨死了五个,布耶楚克才十五岁,没有见过世面,嫁过去之后如何是那那些人的对手,必定是……”

    接下来的话他实在说不出口,其实他最担心的是布耶楚克才十五岁,小小年纪,一旦有了身孕,就算没有大小老婆刻薄,这生产一事便是偌大的鬼门关。

    阿吉心里也是一凛,他的脸上闪烁不定,一颗心也乱到了极点。

    “阿玛,不妨先去联络根特木尔大汗,先咨询一下他的意见再说,大汗身边有一千精骑,虽依旧不是蒙古人的对手,可车根毕竟要顾忌一些”

    根特木尔,便是盘踞在赤塔一带的索伦人的大汗,大明初期钦封的乞塔河卫世袭指挥使。

    当时大明在呼伦贝尔、贝加尔湖一带大破蒙古余部后在林中设置了两卫,其中之一便是乞塔河卫,根特木尔便是首任指挥使的后代。

    还有一卫则是鄂嫩河卫,不过几百年来盘踞在鄂嫩河流域的部族变换不定,当时钦封的指挥使一系早就烟消云散。

    故此,虽然大明如今日薄西山,不过有这乞塔河卫指挥使的关防、绢书在手,终究比其它部族强一些,这也是根特木尔家族能一直占据贝加尔湖以东、额尔古纳河以西索伦人大汗之位的最重要原因。

    阿吉听了也只得点点头,他准备过几日去赤塔,向根特木尔寻求支持。

    车根强娶布耶楚克的消息很快便传遍了大草原的边缘地带,几日内,玛尔吉部的哈拉达佳珲、墨尔迪勒部的哈拉达达春、布拉姆部的哈拉达萨哈连纷纷赶到了乌扎部的驻地。

    他们三人手下还不如乌扎部,都是堪堪一百五十户左右的的规模,自然不敢得罪强大的蒙古人,何况还是其大台吉,于是众口一词劝说阿吉从了车根。

    阿吉心里烦闷,布耶楚克可是他的掌上明珠,若是嫁给车根的儿子他会毫不犹豫,可是那车根的岁数比他还大……

    阿吉还有些意外,与墨尔迪勒部同在草原东端的奥拉部哈拉达怎么没来?这两部之间的距离仅仅是一座山而已。

    就在阿吉烦闷的时候,尼堪兄妹在河边木屋里相对无言。

    “阿浑,都是我不好,如不是我不听话抛头露面,也不会招惹那头恶狼!”

    尼堪也恨不得将那年老贪色的车根杀了,听布耶楚克如此说心中更是难受万分。

    “努恩,莫要这样想,你是草原上的扎根哈斯,是明珠就要让它大放异彩,怎能埋没于希愣柱里,就算你侥幸没被车根奸贼瞧见,也会让马根、羊根瞧见,天下的恶人多得是,也不是只有车根奸贼一个”

    (努恩,妹妹的意思)

    “可是……”

    “别想太多了,有阿浑在,绝对不会让明珠蒙尘!”

    “那阿浑有什么办法?”

    “阿玛许了一个月的期限,等部落里的皮子收完了,他准备去一趟赤塔,与根特木尔大汗商议过后再定”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1625冰封帝国》,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