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日染秀庭 作品

第69章 旧时秘术

    一进入深蓝色的世界,李绛薇与路瑾汐直接穿墙而过直奔淮荥侯府。两人在淮荥侯府的一个角落离开灵界,在路绛枫的安排下这里没有人进出,是专门设置的灵界出入点。

    路瑾汐带着李绛薇避开有人经过的路线,敲开书房的门。

    “怎么,有什么……嚯?”

    李绛薇从路瑾汐的身后走出的那个瞬间,路绛枫有些意外,甚至中断的原有的提问,改问道:“你怎么来了?”

    “事情紧急,我就让路瑾汐带我走灵界过来。失忆症时间,有了新的进展……不过不是什么好进展。”

    接着,李绛薇便把娇铃告知的事情,以及自己和翟廉贞交流时的一些猜想与讨论,全数转告路绛枫。

    听完最新情报后,路绛枫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大姐姐!关于钦天监的旧时秘术,你可知道多少?”

    路绛枫遗憾摇头,道:“听过些许,却不知详情。”

    钦天监本身的主要职能还是观星相,推历法。钦天监的原身是太卜寺下辖的钦天署,而原先的太卜寺本就带了些神秘色彩。路绛枫觉得,李绛薇提到的秘术,很可能是指钦天监得到的部分传承。

    “我从未和钦天监的人有过交集。”路绛枫说道:“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太卜署在五十年前曾有过一位钦天监的人兼任太卜署令一职。”

    “我们不能去查吗?”

    “查?”路绛枫有些为难的道:“我们只能查到明面上的信息,也就查查钦天监安排了什么职位,钦天监的职能转变。”

    “观测星相?”路瑾汐疑惑道:“那他们很适合星占啊。”

    “钦天监在从前的某些朝代,还真有过占卜的传说。”路绛枫解释道:“但是钦天监的地位地位特殊,名义上是太常寺下辖,实质同太卜署一样受陛下直接管控。没有陛下的准许,不得擅入。”

    钦天监的官位是世袭继承制,人员流动性极低,且几家互相通婚,对外人排斥。

    “只要钦天监的人安分守己不拨弄到陛下的逆鳞,想调查钦天监,很难。就算是那几位皇子,都轻易接触不得。”

    “怎么越听越觉得可疑了?”李绛薇嘀咕着。

    “龙神信仰已经断绝千年,可曾经发生过的事总会留下些痕迹,这个钦天监……大概就是上古之时的遗留吧。”

    “那太卜署?”

    路绛枫苦笑着:“钦天监不同,除了占卜祈福,还有具体的实职。”

    钦天监对推算历法的这一职能,关系着民间农事。而太卜署的职能经过几次分割之后,只剩下占卜。随着世间灵气日渐稀薄,灵占越来越困难。太卜署的没落,是可以预测的。

    “看来我要亲自回一趟澴涘。绛薇可以同行吗?”

    “这……恐怕不行。最近被家里禁足,出不去。”

    “因为何事?”

    “大约是为了《万家言》的事。”

    “要是为了这个,你不出去是好事。”路瑾汐突然插话,“现在外面乱糟糟的,说什么都有。有说承微就是杀人的幕后黑手,还有嚷嚷着让承微就地伏法的。还有说承微不配写文的,甚至还有烧书的。”

    “路瑾汐!”路绛枫喊道:“别说了。”

    “我说的是事实啊。”

    李绛薇正消化着路瑾汐的信息。

    因为外面的情况不好,所以才将她关在家里不出门吗?看似禁足,实则保护?

    李绛薇失笑道:“总不出门,也不是办法。要真如他们猜想的那样,这场针对本身是神秘人设得局,我留在家中越久,就会越被动。希望姐姐能将我接出来,其他的从长计议。”

    路绛枫答应了李绛薇后,便将她送进灵界。随即唤来华菱,让其调查文锦书肆和《万家言》的情况。

    进入灵界后的李绛薇没有第一时间返回,她召唤墨汁凝成阶梯,走上屋顶。李绛薇极目远眺,眺望秦王府的方向。

    他们二人因为此事,许久不曾见过面了。

    造假事件结束前,恐怕无法再见。

    带着不舍的落寞,李绛薇回到晴雪院从灵界出来。鸭子一摇一摆的走到李绛薇跟前,展开翅膀嘎嘎叫了两声,又蹲着坐下。

    这只鸭子不是下江的那只,修长的脖子没有系着红绳。可能因为眼前这个小家伙跟术法扯上关系,李绛薇觉得它似乎有灵性。

    考虑到鸟类是直肠子,李绛薇让梨心将鸭子抱回自己的小窝。

    路瑾汐说的那些东西,李绛薇不是没有在网上见过,只是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本以为随着时间过去,有些东西就能淡了。没想到困在家里这么几日,居然发证了这些事......

    李绛薇卧在榻上,忽觉得有些眼饧,一个哈欠过后便枕着软枕休憩。刚合上眼,思绪便恍惚飘远。迷蒙的雾气逐渐散去,露出房间的全貌。

    李绛薇坐在一张简朴的木床上,自己一伸手就能碰到右边的石灰墙。往左瞧,瞧见地上有个人影。这个人影躺在被褥中,如瀑的长发劈散在外。

    小心翼翼的绕到那人影面前,李绛薇含羞一笑,伸出手轻轻抚摸着这人影的眉心。

    这场充满少年气息的脸带着疲惫,眉头微微皱着,隐隐形成一个“川”字。李绛薇轻抚着眉间的皱着,痴痴的笑着。

    那双眼睛突然睁开,李绛薇毫无防备的对上那双眼睛。

    “阿羿?”

    他将手从被窝中伸出,迅速抓住李绛薇的手腕往自己怀里拽。李绛薇一个趔趄,即将倒下之际被人拥入怀中。

    四周的景色陡然一转,变成热闹的街景。接到两旁挂着各色花灯,身边人来人往。李绛薇抬头,正好对上一双藏在面具下的眸子。

    “是阿羿吗?”

    带着面具的男子咧嘴一笑,道:“你这是明知故问。”

    李绛薇轻轻笑出声,明白这是梦境的她肆无忌惮的紧紧将他抱住。这个梦里的禇咏羿一愣,耳朵一红。

    “我想你了。”

    “那为何不来看我?”

    李绛薇忽然一愣,眼睛一红:“我能去探望你吗?”她紧紧抓着禇咏羿的衣襟,迟迟没有松手。

    “要是觉得时机不对,可以......等我......”

    眼前人突然化作白雾散去,让措手不及的李绛薇摔倒在地。周围的景色逐渐被雾气遮盖,整个世界变得白茫茫的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