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沧溟 作品

429信服

    张文楚怎么想都没想到,江婉凌发火的真正原因,居然是因为她是女子身份。还好那时油灯昏暗,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若是真的被他看到什么,而江婉凌的身份,又是女子身份,是不是意味着自己,要为自己的鲁莽行为付出代价?

    他现在更是明白,荣劲为什么对待她另眼相待,很有可能是早已经知道了她的真正身份,并且对她心生爱慕。而且依照现在的情况,这两人之间,很有可能早已经情投意合。

    似乎是从医馆离开之后,这两人就一直在一起,做着某一件事情。现在这件事情,经过江婉凌解释,很有可能就是被仇家追杀这件事情。他们在做的事情,很有可能是反杀仇家。

    这也可以解释,这段时间以来,他们为什么形影不离。更是可以解释江婉凌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出现在嘉庆关。

    必然是他们一早就没有分开过,追杀仇家的时候,荣劲突然之间受到征调,荣劲不放心江婉凌的安危,这才让她一起前行。

    与此同时,远在嘉庆关的展昭阳展将军,正好心脏处中了一箭,病情久久不见治愈。他们有求于江婉凌为展将军治病。于是同行这件事情,从可去,可不去,变成了非去不可。

    江婉凌治好展将军的病以后,又出于一些别的原因,暂时没有时间为军营的将士治病,最后只能让她的鸟黑羽,不远千里的来为他们传送信息。这也是他们后来会出现在嘉庆关的根本原因。

    现在他们住在劲王府,很有可能是江婉凌与劲王好事将近。所以这一次他们来到京师,很有可能是作为江婉凌的娘家人出现的。

    想通这其中的关窍,张文楚惊讶地瞪大眼睛。却没想到,江婉凌一切都已经筹谋的这样好。更没想到,自己在江婉凌的心中,已经有了这么重要的身份地位。

    张文楚一时之间,有些受宠若惊。如果按照现在的形式,这样算起来的话,江婉凌很有可能,也只有他们这几个亲人。不然的话,为何他们在这里住了两天,依旧没有看到江婉凌的别的亲人。

    其实江婉凌的亲人,肯定不止他们这些人。还有一直对她照顾有加,被她当做哥哥的林玄羽。

    早在他们回京师的时候,江婉凌就已经让黑羽飞到清宁府,给林玄羽打了一声招呼,让他随时准备过来京师喝喜酒。

    江婉凌之所以这样做,并不是因为她脸皮厚,更不是因为她自信,而是荣劲,早已经给她看过圣旨。

    皇帝说准了,那自然是这件事情,已经没有了别的阻碍。荣劲这几天忙得脚不沾地,也不过是在处理这件事情的后续事宜。

    她之所以现在急着向他们表明身份,也是因为,这件事情已经迫在眉睫,荣劲都已经在准备,她这里若是再拖拉下去,也没什么必要。

    而且这件事情早说晚说,都是要说的,既然决定让他们来到京师,就说明她早就下定了决心,既然是下定决心的事情,更加没有必要犹豫。这才是今天早上,江婉凌让荣劲把他们召集在客厅的真正原因。

    现在所有的人都已发话,就只剩下张文楚一直看着自己,丝毫不知道避讳,更是一言不发,完全让人不知道他的心中在想什么。

    江婉凌虽然自信,张文楚一定会选择留下,但是看到他现在这副样子,她的自信又有一些动摇。有些拿不准,张文楚这样看着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

    “你不发话?是何意?”张文楚不发话,江婉凌决定自己亲自去问。她就不信,自己一手培养出的徒弟,最看重的徒弟。居然会因为自己的身份转变,而选择离开自己。

    “你们先回房吧,我有些话,要私下与师傅说。”

    张文楚对着卢俊羽兄妹,还有另外几个学徒挥了挥手,他的面上没有什么表情,语气也有一些沉重,众人不知道他究竟要说什么,但是出于对于他传道授业的尊重,依旧是没有为什么就自觉地退了下去。

    整个过程,江婉凌一言不发,任由张文楚,发号施令,人都退下去之后,她才悠悠地开口道:“你究竟是有什么要说的,非要等别人退下去之后才肯说?”

    林晚的语气之中带着几分无奈,带着几分不解,唯独没有责备,她就这样看着张文楚,等待着他的,接下来要说的话。

    “其实我让他们退下,只是心中有些疑惑不解,想要私下与师傅聊聊,并没有别的意思。而且不管您的身份是男是女,你永远是我的师傅,这句话我是认同的,而且永远也不会反驳的。

    我之所以迟迟不发话,是因为私下里想要问一句,师傅让我们来到京师,是打算成婚了吗?而且成婚的对象是劲王?”

    张文楚说这些话时,眼睛亮得吓人,完全没有了,以前的畏畏缩缩。对于师傅的终身大事,他这个做弟子的自然而然十分关心。

    以前就因为师傅经常出去采药,一去10天半个月不见踪影,他的心中时常焦虑不已。现在师傅要成婚了,有个人陪在她身边照顾着她,他这个做弟子的,也就没有必要再替她担心那么多事。

    但是他又必须知道师傅成婚的对象是不是劲王,若是换做旁人,他真的没有这么放心,虽然他与劲王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是劲王的所作所为,实在令他信服,把师傅托付给他,张文楚觉得很是放心。

    遥想半年之前,他们的医馆遇到小人的暗算,眼见着开不下去,却没想到师傅和劲王在这时候回来了。虽然那时的他们,皆是隐藏着身份,但是对于他们的医馆还是尽心尽力的。

    知县大人的儿子李泽宇,在被他们合起伙来收拾之后,终于变得老老实实。即使是后来他请过来的救兵,不仅没有帮到他什么,反而成了他们这边的人,这些时间以来,也对他们医馆多加照拂,才能让他们的也管平安无事的,开到现在,并且没有任何人来找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