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离 作品

第十一章 温无痕病倒

    江关城,牡丹湖。

    此时已是深夜,放在平时此地皆是情缘眷侣到此观花赏景。林夜离来到牡丹湖边,月光洒在湖面,一阵风过,湖面波光粼粼。但林月离却无心赏景,虽说有可能是白天姑娘相邀,却也不得不提防,若是之前跑掉的刺客再找上门可就不妙了。

    “不知可是哪位邀在下到此。”林夜离看了半天也不见人影,只能高声喊道,且先试探。过了半响还是无人答应。

    难道被耍了?正当林夜离打算离开时,湖中响起一阵声音,像有什么东西掉入水中。林夜离目光被吸引过去,只见湖中石亭上,站着一人影,只是月光太暗看不清那人样貌,只能隐约看得出身着长裙,应该是个女子。

    “不知阁下邀我来此是为何事?”林夜离再次高声道。

    “公子,可记得小女子。”湖中石亭上那人出声了,正是白日与撞到林夜离的姑娘。

    “原来是姑娘,正好我将玉佩物归原主。”林夜离说罢正想施展轻功却被湖中少女接下来的话打断了。

    “公子且慢!”少女的话语里有一丝慌乱。林夜离闻言止住身形,静待下文。

    “小女子感染了风寒,怕是传染给公子。”少女说道,语气恢复了平静。

    感染风寒还站在湖中吹风,这姑娘生的好看脑袋怎么不太灵光,林夜离心道,“姑娘不必担心,我虽不是武林高手,但这小小的风寒还是奈何不了我的。”他说罢欲再施展轻功。

    “等等!!”这次少女的声音高了一调。林夜离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心里有些抓狂。

    “不知姑娘何意。”

    “玉佩且留在公子那,公子若有心的话,参加完武林大会且去云鹤山庄,到时小女子恭候大驾。”

    林夜离还待说些什么,却发现湖中石亭已经看不见什么人影,拿出玉佩看了看,哭笑不得,这姑娘玩的哪出。

    “连名字都不告诉我。等等!她怎么知道我要参加武林大会?云鹤山庄又是哪?”带着满腔疑问的林夜离想了半天后放弃了猜想,往客栈方向走回去。

    湖中石亭另一面,温无痕等了一阵后从石亭石栏后爬上来,心里将林夜离骂了个几百遍。

    “还是太心急了。”温无痕这一出是想拿回玉佩不错,但还是太心急了,本想着就此拿回玉佩的她在刚刚一刻意识到如果拿回玉佩那么她温无痕的假身份很可能暴露,毕竟她还要随林夜离一同前往京城,只能将玉佩暂且让林夜离保管。只是温无痕自己也没意识到她刚刚说漏了嘴,虽然眼下林夜离还没对她男子身份起疑。

    “哼哼,等这呆子到了云鹤山庄,看我怎么收拾他!”温无痕小手握拳,神情得意。“阿嚏!”问无痕打了个冷战,赶忙施展轻功上岸往所住客栈而去。四五月的江关城夜晚,还是微冷的。

    ————

    第二日一早,林夜离早早便起来,打开房门便看到燕正站在门口,看样子应该等了有一阵子。

    “燕伯,这么早,不是明日才启程吗?”林夜离打了声招呼。

    “林少侠记得不错,只不过有些事要与林少侠商量,怎么不见温小友?”燕正不见温无痕,问了一句。

    “温师弟应该还睡着,不过从昨日下午就没见他出过房门。”林夜离想了想,温无痕从昨日说身体不适要休息就再没出来过,吃饭时也不见他的声音。

    “这样...”燕正迟疑了一下,“要不林少侠叫叫温小友。”燕正心里担心温无痕,语气里难以掩盖关怀之意。

    林夜离看了一眼燕正,顿了顿还是点头答应,走到温无痕房前,敲响房门,“温师弟,你可醒了?”

    咚咚咚,敲了一阵后,房内迟迟不见反应,林夜离与燕正对视了一眼,感觉不妙,温无痕不会真出事了吧。想到这林夜离加大了敲门的力度大声喊着温无痕。

    “温师弟!你可在里边!”

    正当林夜离打算破门而入时,房内终于传来了回应。

    “林师兄..有..事吗..”温无痕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听上去很虚弱。

    “温师弟,燕伯有事商谈,你且先开门吧。”林夜离与燕正听见温无痕人在房内,顿时都放下心来。

    “等等!”房内温无痕的声音陡然提高,接着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似乎打翻了什么物件。温无痕此时在房内手忙脚乱,忙着换衣服,昨晚回来并没有换回男子打扮,并且自己随口一说染了风寒还真就被说中了,身体传来阵阵虚弱,温无痕还是强撑着。

    房门外的林夜离挑了挑眉,这声音,好像听过...

    “林少侠,我们且先下去,温小友确实是身体不适。”一旁的燕正见此情况自然是心神领会先支开林夜离,小公主女扮男装被林夜离发现自己肯定要被怪罪,只不过他心里也无所谓。林夜离被燕正打断,点了点头跟燕正一起下了楼。

    —————

    “林少侠,温小友身体不适你可要好生照顾,老夫晚些再来。”燕正与林夜离刚走下楼,燕正便对对着林夜离呵呵笑道,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他为了不让温无痕听到专门带着林夜离下楼嘱咐,留下林夜离一个人独自凌乱。

    这燕伯什么也莫名其妙的,林夜离摇了摇头,想着刚刚温无痕的声音听起来确实很虚弱,还是先去看看他情况如何。

    来到楼上,温无痕的房门再次被林夜离敲响,稍倾,温无痕打开了房门,神情虚弱,好似随时要倒下一般。

    “温师弟!?”林夜离看着温无痕的模样下了一跳,伸手去探温无痕的额头,又被吓了一跳,“怎么这么烫!”

 & 你所看的《孤山云鹤》的 第十一章 温无痕病倒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孤山云鹤》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