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七百一十五章 不信到信

    胖子可不是那种坐得住的人,看了一会儿房间内的陈设,便悄声问我:“小哥,这为什么供奉‘天地’两个字?胖爷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有什么讲究吗?”

    我白了他一眼,低声回答说:“你没看过《西游记》啊?”

    胖子说:“看过啊(卸岭盗王715章)!”

    我问他:“你怎么看的?”

    胖子说:“有时候坐着有时候躺着,怎么了?”

    我差点被他气笑了,说:“唐僧师徒经过一个叫五庄观的时候,遇到一位大仙叫镇元子,此人号称地仙之祖,他供奉的就是‘天地’二字(卸岭盗王715章)。”

    胖子恍然大悟,说:“想起来了,你他娘的直接说人参果,胖爷不就知道了,还绕这么大一圈子,记得那人参果可是好东西啊,后来胖爷见超市里边也有卖的,当时就买了一个,吃起来还没有萝卜好吃,故事里边都是骗人的。”

    我说:“所有的鬼怪神话,那都是从现实里边提取的素材,只不过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我原本还以为那是虚构的,想不到还真的有这样一个宗派。”

    诸葛清忽然说道:“很多人都把我和诸葛亮先生混为一谈,认为我是诸葛亮的后代子孙,其实不然,诸葛家族也分好几派,我这一派乃是地仙一派。”

    胖子就有些不相信地问道:“诸葛先生,咱们也算有过一面之缘,以前也没记得你供奉天地啊?怎么现在还改了信仰呢?”

    诸葛清这才起身,他留着白色的长胡子,但是脸上的肌肤却如同孩童一般,而且不难看出他年轻时候也是一表人才,即便现在也有一种白发飘飘的英姿在面。

    甩了一下手中的玉尘,他说:“原来是故人之子,你父亲故去之时,因为当时一些事情,我没能亲自过去吊唁,说起来还有些惭愧。”

    胖子摆了摆手说:“诸葛先生,那都是已经过去的陈年旧事了,您不要扯开话题行不行?胖、胖、胖子我这是在说信仰的事情。”

    诸葛清说:“道家,拜三清也好,拜老子也罢,一旦自身的修行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那只能去拜天地了。”

    胖子挠着头说:“您让我想想啊,这好比打怪升级对不对?您现在已经是九十九级了,所以不用去拜他们了,对吧?”

    诸葛清点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但应该就是那个意思。以前我也拜过他们,但那只是尊敬古人的道统,现在我已经有了自己的道统,这世间能够值得我去敬仰的,那只有天地了。”

    看着诸葛清的一言一行,我开始有一种错觉,这家伙好像是在唬人,做我们这一行的也算见过各种吹牛的,但是吹这么大的,我生平而且估计这一辈子,也是第一次见了。

    吕天术说:“诸葛先生,这就是我那顽徒,这次希望您能帮帮他。”说着,他用目光注视着我。

    诸葛清看向我的那一瞬间,我也和他对上了,他的眼睛特别的亮,仿佛任何秘密都无法逃过他这双眼眸,总之我感觉他已经看到了我的内心深处,而自己就像是个没穿衣服的孩子,赤条条地站在他的面前。

    不由地,我不敢与他继续对视,诸葛清大概是又多看了我几眼,他问:“你就是?”

    我连忙回答:“正在晚辈,诸葛先生。”

    诸葛清说:“想当年我曾与你太爷爷学过风水,算起来他还是我的师傅,只是后来因为时局动荡,我才不得已远离他回到故乡,想不到这一别竟然是生死两茫茫,你爷爷应该也故去了吧?”

    我点头说:“我爷爷已经死了五年了。”

    诸葛清摸着胡子说:“他死时也八十有八,如果现在活着也就是九十三岁,正如我走时候给他卜算的一样,那一劫他始终没有逃过去啊!”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因为关于我爷爷死的年龄,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不过一想吕天术也能推算出,有可能是他告诉诸葛清的,毕竟没有见到真正的本事,我们也是懂风水之人,那肯定是不会轻易相信的。

    胖子就问:“诸葛先生,您知道小哥他太爷爷是多大岁数死的吗?”他这是试探性地问,因为这件事我没有跟他说过,连吕天术一样不知道。

    诸葛清笑道:“不要试探我了,我们这种人都知天命,自己什么时辰死早已经算的清清楚楚,他太爷爷故去的寿数是六十有二,这点在我跟他学风水的时候,已经算过了。”

    胖子眨巴着眼睛看向我,我微微点了点头,因为我爷爷跟我说过这件事情,确实是六十二那年去世的,我爷爷还说在那个年代,这样的岁数已经算是不小了,毕竟那时候人活七十就古来稀了。

    胖子还是有些不相信他转了转眼珠子说:“诸葛先生,晚辈有个问题不知道能不能问?”

    诸葛清笑道:“问吧!”

    胖子说:“咱不说远的,就说说今天我们拿来的这些东西,你算算里边最为珍贵的是什么?这个要是能算出来了,那我胖子就服气了。”他指了指我们脚下的那些礼品盒。

    诸葛清看都没看,他说:“赤玉现在已经不少了,如此上等的赤玉,那更是不多见,这应该是店里的镇店之宝吧?”

    胖子立马伸出了大拇指说:“神,真是太神了,您现在就算是自己坐在贡台上,这也不为过啊!”

    诸葛清看了看香案上说:“人再怎么修炼,永远不可能超远天与地,天是万物之父,地是万物之母,人毕竟还是人。”

    胖子说:“那您给我算算吧,看看我以后有什么灾难没有?要是有请您给破破,我胖子愿意拿一件不亚于小哥这块南红玛瑙的古董过来。”

    诸葛清说:“无灾无难何必破,过的今日再明日。”他说完,笑着看向我说:“,你三魂少了七魄,现在体内用了游离之魄,这可不是长久之计,时间短了还好说,时间一长各种麻烦就会接踵而来。”

    我手举过头顶抱了抱拳,说:“还请诸葛先生指点迷津,晚辈感激不尽。”

    诸葛清说:“今日即便你不来,我也会过去找你,关于你的事情,我已经都听天术说过了,毕竟你是故人之子,与我颇有渊源,这个忙我一定会帮的。”

    我立马感谢道:“那晚辈先谢过诸葛先生了。”

    诸葛清朗声叫道:“童子,来。”

    很快,那个童子从门外走了进来,他恭恭敬敬地叫道:“师尊。”

    诸葛清说:“去摘一个院子里边的葫芦进来。”

    “弟子遵命!”那童子嘴上答应的很快,但还是忍不住看了我一眼,好像我把他最喜爱的东西抢走了似的,不过也没有再犹豫,出去摘了一个葫芦,立马走进来双手送到了诸葛清的面前。

    诸葛清从贡台上取下一把二尺长的刀,直接把葫芦一刀两瓣,然后再把里边的瓤挖掉,嘴里还不知道念念有词说着一些什么,不一会儿瓤挖空之后,他再把葫芦合上,又念了几句,就把葫芦交给了我。

    我接过葫芦一看,胖子和苍狼也凑了上来,我们三个人惊讶地连嘴都合拢不上,因为刚刚我们明明看到葫芦被破开,但现在连一条裂痕都找不到,这如果不是用事先准备好的葫芦替代了,那就是真的有什么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胖子抢过去敲了敲葫芦,里边发出“空空”的声音,显然里边是真的已经空了,而诸葛清好像见怪不怪,已经只顾地去擦拭自己的手,吕天术在一旁是苦笑连连,显然对于我们三个人的举动,他感觉有些尴尬。

    “真是神了!”胖子看着我说。

    我点了点头,毕竟诸葛清不是魔术师,而且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备受各种人士的尊敬,这已经说明他是有大能耐的人,现在看到这些,那更加是毋庸置疑了,就差跪下磕头打呼“活神仙”了。

    诸葛清说:“,本来我是想亲自去的,但是因为要见一个大人物,所以就不能陪你一起过去了。”顿了顿,他说:“明日呢,你就带着这个葫芦过去,只要张宣德拿出你七魄的时候,不管他是用什么器皿存放,你要马上掰断上面的葫芦把,那时候你的七魄就会进入这葫芦里边。”

    说着,他交给我一个塞子说:“这个塞子是桃木的,等到一盏茶的时间之后,你立马用桃木塞塞住葫芦,那样你的七魄就会到你的手中。”

    胖子赶忙接过那个塞子,问道:“然后呢?”

    诸葛清说:“然后就随身携带着这个葫芦,等到你身体里边的游离之魄散去,你的七魄自然而然就会回到你的身体当中,当时候你就没事了。”

    我站起来鞠躬说道:“太谢谢诸葛先生了。”

    诸葛清说道:“这没什么,本来我是想亲自去治治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现在只有由你代替我过去了。”说着,他又用贡台上的朱砂笔在黄纸上写了一道符咒,说:“今晚子夜,把这张符贴在你上身内衣之上,到时候自然会让张宣德吃苦头。”

    胖子又连忙接过去,问:“诸葛先生,贴我身上行吗?”

    诸葛清点头说:“只要是明天一起去赴宴的人都可以,不过记得张宣德一杯敬酒,杯子一定要和他的杯子碰上。”

    “行,这点晚辈一定办到。”胖子如获至宝地把符咒装进了他自己的口袋,对着我嘿嘿地傻笑着说:“看看胖爷明天怎么整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