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七百章 世事无常

    一看到琦夜,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傻笑了起来,其实人在很多时候都不明白自己当时为什么会笑,尤其是见了你的前女友之类的人物,几乎都是这样的,其中必然有一些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尴尬。

    他们三个人坐下之后,大家相互寒暄了几句,然后直接就进入正题,毕竟这次经历只有我、胖子和古月,像霍羽和苍狼是留在北京处理两派之间的事情,至于琦夜做什么,那我就不知道了。

    同样,我又把这次的经历讲诉了一遍,这一遍讲的非常的简单,只是把大概的经过说了说,再加上吕天术在一旁偶尔提点几句,所以没有半个小时就说完了。

    听完这些,霍羽说:“师弟,早知道我就和你一起去了,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苍狼也附和道:“没错,要是咱们人多点,也就不用让他们牵着鼻子走了。”

    吕天术说:“你们两个也别马后炮了,现在已经回来了,当务之急是要去证明一下那个叫伊特的玛雅人,他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霍羽说:“师傅您放心,我一会儿就安排你去昆仑山附近打听打听,看看有没有关于西王母的什么事情,只要有我们就抓紧准备,马上出发。”

    吕天术摇头说:“刚才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这西王母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主,这件事情还要从长计议,不过你说的也对,确实应该先过去收集一些消息,如果有所发现也不至于成了睁眼瞎。”

    霍羽点头说:“知道了。”

    琦夜看着我问道:“小哥,那个玛雅人说那种怪病是来源于他们那个世界,是因为一场战争而导致的瘟疫,其目的是为了一颗石球,那石球又到哪里去了?”

    这种细节我刚才自然没有说,现在既然琦夜问了出来,我只能回答她说:“听那些得手的老外说,在他们逃命的半路上,伊特忽然出现从他们的人手中夺走了,因为当时命悬一线,谁也没有要东西而不要命,所以就丢失在那里边了。”

    其实我根本不知道琦夜这话里有话,但是吕天术那真是一只老狐狸,他一下子就听出其中的意思来,对我说:“啊,琦夜这孩子说的也对,你说当时那个伊特拼了命要拍一下那颗石球,结果就导致了那场灾难,对吧?”

    我木纳地点了点头说:“没错啊,这又怎么了?那颗石球可能就是整个机关的一个机括,一触发就会让那个地下空间崩溃,我就是这样想的。”

    吕天术摇头说:“你想的不对,其实那颗石球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大地之脉’,根本就不是从天而降的天外陨石,本就是咱们地球上的东西。”

    我完全愣住了,因为对于“大地之脉”这个名字太熟悉了,之前去神农架找到了神农氏的陵墓,看到的那个九品莲花棺床就是这个名字,可现在为什么吕天术又说那颗石球是大地之脉,而且还说是地球上的东西。

    再说了,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地球上有什么东西,可以自己平白无故悬浮起来的,毕竟它是一块石头,石头又不是鸟,怎么可能飞起来了呢?

    吕天术看出了我的疑惑,就微微地笑着说:“这个世界本来就有很多未知的东西,我们没有见过并不代表它不存在,以我看那石球里边一定包裹着什么东西,所以才会如此的神奇。”

    苍狼说:“吕爷,照您的意思就是说,真正的好东西不是石球的表面,而是内部的东西,是吗?”

    吕天术很肯定地点了点头,说:“只可惜已经消失在那场灾难当中了,要不然带回来不说是价值会怎么样,就是研究性那也是无与伦比的,唉,真是太可惜了。”

    琦夜说:“吕爷,我看您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说那个伊特拍了一下石球,地心里边就发生了那么大的灾难,而且我刚刚从网上看到消息,美洲那边发生了一场不小的地震,死了很多人呢!”

    “真的?”我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琦夜,不过瞬间自己也明白了过来,地心里边那么大的变故,就算是整个地球都有震感也不意外,不过单单是美洲那边,这好像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

    想了想,我觉得也许在我们认为已经到达地心了,其实还没有到达,只是下去的深度比以往深了太多,再加上看到了岩浆,所以才会有这种错觉,其实真正的地心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走到呢?

    琦夜点头说:“我个人认为,那颗石球可能和整个地球有关系,至于是不是这样,现在东西都不存在了,也就没有办法证实了,而我这样想是因为那个伊特只是拍了一下那个石球,然后下面和上面都有事情发生,这绝对不是巧合。”

    我不知道琦夜为什么这么关心这颗石球,依照我想的,她要是听到西王母的陵墓中可能存在解救她师傅的办法,那她肯定会一直围绕这个问题询问个没完没了,这还真的让我有些意外。

    苍狼说:“琦夜,你这话虽然说的有道理,可是正如你说的那样,东西现在他娘的不在了,这些已经没什么用了,当务之急是收集关于西王母那边的消息,只要有了消息,咱们就跑一趟,说不定就能救了吕爷和你师傅了。”

    一听到苍狼说“你师傅”三个字,琦夜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她轻轻咬着嘴唇垂下了头,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来,片刻之后她才说:“我师傅大限将至了,即便真的有,也不可能等到收集完消息,然后我们再过去再回来,这一来一去不知道又会耽误几个月的时间,他可能就是这三两天了。”

    一听琦夜这话,我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虽然自己对药王的印象一直很不好,可是人一旦走到了这一步,那一切都变得微不足道了,所以说任何的勾心斗角,在死亡到来的那一刻,可能全都会释然。

    吕天术皱起眉头说:“前段时间,我还和他通过电话,怎么这么突然?”

    琦夜缓缓抬起了头,两行清泪挂在脸颊上,她说:“也就是这个星期,他开始感觉到了不适,这几天就更重了,现在还在医院里边吸氧输液呢!”

    吕天术重重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他在叹息什么,是因为老友故去,还是因为他自己能感同身受,也可能是想到了米九儿当时的情景,总之他的气色变得还不如刚才呢!

    霍羽看到吕天术的模样,立马站了起来说:“你们先聊,我就先回去找靠谱的人过去了,有什么事情可以给我打电话,可能我自己要亲自去跑一趟。”

    吕天术哪里不知道霍羽为什么这么着急,他流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来,他说:“路上注意安全,把钱带够了,这年头出门不能没钱。”

    我也说:“师兄,钱从铺子里边拿,这是整个卸岭派的事情,不是你一个人的。”

    霍羽一甩头发,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什么都没有说开门就火急火燎地离开了,看得出他在世界上所有的徒弟里边,那是对于师傅最好的一个人,人确实要知恩图报,所以我近年也为什么开始关心吕天术身患的那种病的事情。

    剩下我们四个人,谁都没有再说话,个人想着个人的事情,我时不时用余光瞟一眼琦夜,发现她之前的模样是装出来的,现在看到霍羽如此的在意吕天术,反观她自己又能做什么呢?

    过了一会儿,吕天术说:“走吧,别在这里耗时间了。啊……”

    “哎,师傅,怎么了?”我问。

    吕天术说:“今天正好琦夜姑娘也在这里,你现在是掌门人,那就代表整个卸岭派去探望一下药王吧,我明天再以自己个人的名义过去,毕竟斗了这几十年,也和老东西有感情了,现在听到这样的事情,为师心里也不好受啊!”

    “今天?”我嘀咕了一声,看到吕天术在看我,琦夜也在看我,立马我就说:“今天肯定行,我一会儿就买点礼物过去。”

    说着,我对苍狼说:“老狼,你去咱我师傅送回去吧,我就直接过去了,要不然这时间也赶不及了。”

    苍狼点头说:“张小爷,您就去吧,吕爷这边有我呢,您就放心吧!”

    因为药王从西安转到了北京医院,所以我和琦夜开着车,到了花店买了百合花,又在附近买了果篮,这些都是象征性的东西,毕竟去看病人,而且是一个相当有钱的病人,你送别的也不合乎常理,这不过就是一点儿心意而已。

    一路上,琦夜一直没怎么说话,她正沉寂在自己的悲伤当中,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口,我看着药王的情况就不由感叹,再牛的人也牛不过死亡啊!

    此时的药王已经瘦的皮包骨了,整个人微闭眼睛躺在里边,各种仪器就在显示着他的身体数据,氧气罩扣在口鼻上,要不然胸腔还在起伏,我都以为他已经死了。

    忽然,琦夜一下子就扑到我的怀里,开始呜呜地哭了起来,这样反倒是搞得我措手不及,手都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放了,在一个护士让我们安静一些,我们两个人只好回到了医院的大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