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七百章 世事无常

    一看到琦夜,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傻笑了起来,其实人在很多时候都不明白自己当时为什么会笑,尤其是见了你的前女友之类的人物,几乎都是这样的,其中必然有一些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尴尬。

    他们三个人坐下之后,大家相互寒暄了几句,然后直接就进入正题,毕竟这次经历只有我、胖子和古月,像霍羽和苍狼是留在北京处理两派之间的事情,至于琦夜做什么,那我就不知道了。

    同样,我又把这次的经历讲诉了一遍,这一遍讲的非常的简单,只是把大概的经过说了说,再加上吕天术在一旁偶尔提点几句,所以没有半个小时就说完了。

    听完这些,霍羽说:“师弟,早知道我就和你一起去了,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苍狼也附和道:“没错,要是咱们人多点,也就不用让他们牵着鼻子走了。”

    吕天术说:“你们两个也别马后炮了,现在已经回来了,当务之急是要去证明一下那个叫伊特的玛雅人,他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霍羽说:“师傅您放心,我一会儿就安排你去昆仑山附近打听打听,看看有没有关于西王母的什么事情,只要有我们就抓紧准备,马上出发。”

    吕天术摇头说:“刚才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这西王母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主,这件事情还要从长计议,不过你说的也对,确实应该先过去收集一些消息,如果有所发现也不至于成了睁眼瞎。”

    霍羽点头说:“知道了。”

    琦夜看着我问道:“小哥,那个玛雅人说那种怪病是来源于他们那个世界,是因为一场战争而导致的瘟疫,其目的是为了一颗石球,那石球又到哪里去了?”

    这种细节我刚才自然没有说,现在既然琦夜问了出来,我只能回答她说:“听那些得手的老外说,在他们逃命的半路上,伊特忽然出现从他们的人手中夺走了,因为当时命悬一线,谁也没有要东西而不要命,所以就丢失在那里边了。”

    其实我根本不知道琦夜这话里有话,但是吕天术那真是一只老狐狸,他一下子就听出其中的意思来,对我说:“啊,琦夜这孩子说的也对,你说当时那个伊特拼了命要拍一下那颗石球,结果就导致了那场灾难,对吧?”

    我木纳地点了点头说:“没错啊,这又怎么了?那颗石球可能就是整个机关的一个机括,一触发就会让那个地下空间崩溃,我就是这样想的。”

    吕天术摇头说:“你想的不对,其实那颗石球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大地之脉’,根本就不是从天而降的天外陨石,本就是咱们地球上的东西。”

    我完全愣住了,因为对于“大地之脉”这个名字太熟悉了,之前去神农架找到了神农氏的陵墓,看到的那个九品莲花棺床就是这个名字,可现在为什么吕天术又说那颗石球是大地之脉,而且还说是地球上的东西。

    再说了,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地球上有什么东西,可以自己平白无故悬浮起来的,毕竟它是一块石头,石头又不是鸟,怎么可能飞起来了呢?

    吕天术看出了我的疑惑,就微微地笑着说:“这个世界本来就有很多未知的东西,我们没有见过并不代表它不存在,以我看那石球里边一定包裹着什么东西,所以才会如此的神奇。”

    苍狼说:“吕爷,照您的意思就是说,真正的好东西不是石球的表面,而是内部的东西,是吗?”

    吕天术很肯定地点了点头,说:“只可惜已经消失在那场灾难当中了,要不然带回来不说是价值会怎么样,就是研究性那也是无与伦比的,唉,真是太可惜了。”

    琦夜说:“吕爷,我看您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说那个伊特拍了一下石球,地心里边就发生了那么大的灾难,而且我刚刚从网上看到消息,美洲那边发生了一场不小的地震,死了很多人呢!”

    “真的?”我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琦夜,不过瞬间自己也明白了过来,地心里边那么大的变故,就算是整个地球都有震感也不意外,不过单单是美洲那边,这好像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

    想了想,我觉得也许在我们认为已经到达地心了,其实还没有到达,只是下去的深度比以往深了太多,再加上看到了岩浆,所以才会有这种错觉,其实真正的地心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走到呢?

    琦夜点头说:“我个人认为,那颗石球可能和整个地球有关系,至于是不是这样,现在东西都不存在了,也就没有办法证实了,而我这样想是因为那个伊特只是拍了一下那个石球,然后下面和上面都有事情发生,这绝对不是巧合。”

    我不知道琦夜为什么这么关心这颗石球,依照我想的,她要是听到西王母的陵墓中可能存在解救她师傅的办法,那她肯定会一直围绕这个问题询问个没完没了,这还真的让我有些意外。

    苍狼说:“琦夜,你这话虽然说的有道理,可是正如你说的那样,东西现在他娘的不在了,这些已经没什么用了,当务之急 你所看的《卸岭盗王》的 第七百章 世事无常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卸岭盗王》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