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六百七十八章 梦幻石球

    胖子的提议正是我心中所想,我这个人一旦自己安全了,立马就开始想别人的安危,毕竟杰克和格林还不知去向,这里有这么多铁门,说不好他们就在其中的一个里边,所以立马就点头。

    可是点完头,就去询问古月的意见,她自然什么都没有说,我们都当是默认了,找最近的一间,打开了那卡子,刚往里边一探头,立马就看到一只比我脑袋还大的眼睛,吓得我和胖子一起把门拉上。

    胖子喘着气问我:“小哥,你看清楚里边那个家伙了吗?”

    我吞着口水点头,说:“小爷眼睛又没瞎,,那么大一只眼睛,长的好像是只狮子似的,看样子这可不是我们地面上的生物。”

    胖子说:“你说把这东西关在这里干什么?”

    我摇头说:“这怎么能知道,说不定是在圈养它。”

    胖子冷哼一声说:“他娘的,真是神经病,没事关个这东西干什么,看样子和关我们一个样,我们从某种意义来说,之前也是被圈养的。”

    我表示不同意,说:“我看到里边除了那家伙,还有一些小些生物的遗体,说明那个大家伙是供应了吃喝,而我们就是打算活活地把我们饿死,并没有想过圈养我们。”

    胖子看着其他的铁门,问:“那还开不开?”

    我点头说:“当然开了,总要找到杰克和格林,不管怎么说都是两条人命,咱们是盗墓贼,又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人,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胖子重重地点了点头,这人和人在一起的时间久了,脾气和秉性多少会受到彼此的影响,我变得处事圆滑了不少,而胖子的性格也有些稍微的转变,所以他才不会像以前那样不去管这种“闲事”,这就是常说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吧!

    我们三个开始分开行动,把这些铁门逐一地打开,很快发现里边除了地心内的一些从未见过的怪物之外,还有一些地球表面的生物,我就看到了几只梅花鹿,它们正在低头吃着草,当它们看到我的时候,眼中居然流露出一丝诧异和兴奋。

    把这条过道的铁门都打开了一遍,居然连一个人都没有,好像我们三个是这里关着的唯一三个人,一时间有些沮丧,同时也想到杰克和格林,可能已经凶多吉少了。

    走到了过道转弯的地方,一转过去便发现是一条朝上的石头阶梯,我们三个人小心翼翼地顺着阶梯走了上去,又转了好几个弯,发现一直有朝上走的阶梯,但再也没有铁门了。

    胖子朝着身后看了一眼,说:“咱们可能误打误撞走对了地方,要是往另一个方向走,说不定还会有更多的铁门,这下面就是一个关押生物的监狱。”

    我愣了愣说:“那我们要不要再回去,也许杰克他们两个就在另一边呢!”

    胖子啧啧着嘴,但是也没有说出什么反对的意见,但是我知道他是不愿意的,毕竟好不容易逃到了这里,谁知道回去又会发生什么事情,要是再被关起来,那我们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古月开口道:“这里已经表明了有人类的存在,当然也可能是一种高智商的其他生物,只要我们抓到一个,就能知道那两个人在什么地方,没有必要再一个个的找,那只会浪费更多的精力,也耽误我们最佳离开这个的时间。”

    胖子立马点头说:“姑奶奶说的太有道理了,胖爷也是这样想的,只是知道小哥你的为人,所以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看着我白了他一眼,胖子说:“小哥,胖爷也是个好人,别搞得好像天底下就你一个大好人似的,这要换做当年,胖爷肯定出言反对你这样的想法,只不过了解你的性格之后,知道胖爷说了也是白说,还不如咱家姑奶奶一个‘不’字管用。”

    我不耐烦地说:“行了行了,别在这里教训小爷了,再怎么说小爷现在也是一派掌门了,这要是让门人看到,小爷的脸往哪里搁?”

    我们又继续走,胖子还耻笑我说:“小哥,不是胖爷看不起你这个卸岭派掌门,从门人的执行力度来看,咱不说霍羽了,就连苍狼那小子说话都比你小子管用,你还牛个什么劲啊?”

    我也不想再理胖子,虽然内心里边承认他说的这句话没错,但是表面上是打死也不认,因为自己有一套说服自己的台词:霍羽那是吕天术从小养到大的,在卸岭派那就是未来掌门,我就是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根本没法和他相比;再说苍狼,那可是吕天术的左膀右臂,多少门人都以他马首为瞻,说不定早已经成为了门人的偶像,而我这个关门弟子自然没有他有说服力了。

    终于,我们看到了外界的光,同时一个圆形的门出现在我们的头顶,三个人抓紧时间顺着台阶向上走,不出几分钟,我们已经重见“天日”,那血红色的岩浆就在我们的头顶,看样子我们是被关在一个更深的地方了。

    在我们走上平坦地面之后,发现这里并不是我们之前从外面看到的那个拥有通天高的石头柱子地方,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颗颗石球,每一颗的直径有四米,将地面砸了一个深坑,仿佛是从头顶掉下来的一样。

    每颗石球上面有繁琐的纹路,根本看不懂要表达什么东西,只觉得看的时间长了,会有眼花缭乱的感觉,那种纹路的走势毫无规则可言,一点儿头绪都没有。

    胖子站上一颗石球上,眺望着四周说:“他娘的,这又是哪里?怎么和咱们之前看到的不一样呢?”

    我苦笑道:“别他娘的又是个幻境,到时候又白忙这么长时间。”

    古月说:“这里不像是幻境,但却好像和幻境有关。”

    胖子皱着眉头问:“姑奶奶,您这是什么意思?怎么胖爷听不到您说的话呢?是汉语吗?”我有不知道古月想要表达什么,就好奇地看着她。

    古月环顾着这个场景说:“任何事物的出现都有原因,并不会凭白无故地发生,我不知道你们以为幻境是怎么形成的,但是我觉得这些石球就是世间所有幻境出现的原因。”

    胖子挠着头问我:“小哥,你听那么爱琢磨事情,现在听得懂咱们姑奶奶说的是什么意思了吗?”

    我想了一会儿,看着古月说:“古月,幻境是一种假象空间,其实有好像做梦一样,更确切地说就是身体不动的梦游,但自己却不知道自己的意识动了,有的幻境当中充满了好美的事物,有的里边又充满了恐怖的事情。”

    顿了顿,我继续说:“这些都是自己幻想出来的,用幻想空间来形容好像适合一点。”指着这些石球,说“你的意思,就是这些石球影响我们的意识,让我们进入了一个编制好的梦当中吗?”

    古月说:“就像你常说的脑电波,而这些石球里边也存在着类似的脑电波,这里边的脑电波,影响了我们自身的脑电波,所以我们就会进入幻境当中。在古回国的文献记载当中,早年有人发现了一颗这样的石球,围着这颗石球祈祷,就会逃避现实,进入一个充满了美好的幻境当中,而把那里边叫做仙境。”

    胖子“哦”了一声,说:“这样说胖爷算是听懂了,你们说的就是这些石球有法力,那些电视里边的石头精就是从这里出去的对吧?”

    我苦笑摇头,也不知道胖子这算是什么逻辑,扯得有些太不着边了。

    忽然,地面开始微微地震动起来,胖子直接被从那颗石球上面震醒了,他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我也不知道这里要发生什么,眼睛不够用地朝着四周乱飘。

    “轰!”就在我们不远处,一道血红的岩浆柱,直接把一颗石球顶飞了,那颗石球飞往了上面,融入了上面的岩浆中,就如同泥牛入海一般,连一丝波澜都没有掀起。

    地面很快又恢复了平静,胖子骂骂咧咧地爬了起来,说:“我靠,这是怎么回事,那颗石球哪里去了?”

    我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只是有手指指了指上面,奇怪的是石球穿越了那一道无形的墙,居然没有让墙破碎,这点真的无法判断到底是什么回事,只觉得这一切太过匪夷所思了。

    古月已经走到了那颗消失石球的地方,我们两个也跟了过去,而那里已经成了一个大坑,坑里有着血红的岩浆翻腾,渐渐地发现一颗红色的小珠子在岩浆中翻腾,然后就像是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不一会儿就有拳头那么大了。

    胖子惊讶地指着说:“这到底是什么啊?”

    我无法回答他这个问题,古月却开口说道:“这是繁生,很明显这些石球都是从岩浆里边生出来的,拥有着某种神秘的能力,它们进入头上的岩浆中,可能会给地面带去某种影响。”

    我问:“什么影响?”

    古月眯着眼睛说:“这个我无法判断,可能是实实在在的影响,也可能是虚幻的影响,或者今晚又会有很多人做着不同的梦,这些梦结合起来,将会形成一个梦中的世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