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六百五十九章 惨不忍睹

    我也来不及问什么原因,自己就端起了枪,胖子吓得朝着我龇牙咧嘴,意思让我不要开枪,打到男尸没多大用处,打到他不死也够呛,所以我迟迟没敢扣动扳机。

    其实在古月刚一看到胖子的时候,她已经动了,只不过她跑的不是直线,而是一条弧线,直接绕到了胖子的背后,我哪里还有心情去注意这个。

    当我从瞄准镜里边看到古月的时候,她已经一脚被男尸踹飞了,同时她也倒飞了回来,整个身子还快速地颤抖了起来,看样子是中电了,而且她直接踹上去,要比我更加严重。

    胖子原本快要跑到我的旁边,但是被倒飞回来的古月一砸,他直接就朝前扑了过来,我立马躲避,胖子直接摔了个狗吃屎,而古月就在他的背上。

    “哎呀,我的亲娘啊,要了胖爷的命了!”胖子一边说着一边吐着什么,我照了一下发现这家伙的牙齿沾破了他的嘴唇,正在往外唾出带血的唾沫,要不是看到他嘴唇破了,我还以为他是被古月砸出了内伤呢!

    男尸倒下之后再度跳了起来,而古月也几乎是同样的动作,她手提九龙宝剑再度冲了过去,这次她是双手抓住剑柄,我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情况。

    等到古月和男尸即将碰撞的时候,古月微微搓了一下身子,便和男尸擦肩而过,但是剑锋直接掠过男尸的脖子,这时古月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可是借助向前的冲击力,她还是将男尸的脑袋割下。

    也许是看到古月这做,胖子就大声叫道:“这些尸体里边不会释放尸毒,你们直接砍下它们的脑袋就解决了。”

    正是因为这样,原本逃窜的其他人才反应了过来,开始摸出家伙事朝着剩余的四具女尸脖子而去,而我则是跑到了古月的身边,因为她已经摔倒在地,浑身正痉挛着。

    我问跟过来的胖子:“死胖子,我们该怎么救古月?”

    胖子皱着眉头说:“是不是需要人工呼吸啊?胖爷的肺活量大,那就让胖爷来吧,也算是报答姑救命之恩。”说着,他就蹲在了地上,居然真的撅起了猪嘴头子。

    我一脚把他踹翻在一旁,气不打一处地骂道:“你他娘的还有没有人性啊?古月为了救你才这样,你居然还想乘人之危,在这种时候占她的便宜。”

    胖子拍拍屁股坐了起来,苦笑道:“胖爷这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嘛,你看看咱家姑奶奶这羊跌风抽的,我还真的怕她抽过去了!”

    正因为胖子说粽子体内没有尸毒,再加上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洛克和乌力罕他们各种锋利的家伙事朝着女尸的脖子招呼,虽然没有九龙宝剑那么锋利,但是拳头小招架不住打的连,不一会儿地上又多了四颗头颅。

    所有人看在同伴的尸体在剧烈的喘息,其中杰克失声大哭起来,原来他妻子海莉被一个女粽子咬断的脖子,现在已经没有了生机,他仿佛老了十几岁一样,苍老的声音在充满血腥味的祭坛台中环绕,听得让人心里发酸。

    我现在只是注意古月的情况,根本管不了别人的生死,虽然古月已经不再抽搐,可是她没有醒来,而且我摸不到她的脉搏,也听不到她的心跳,自己的心里是七上八下的,心里自我安慰着:“古月肯定没事,她是打不死的小强,我都没事,她怎么能出事呢?”

    胖子立马摁住我的脖子说:“小哥,你不让胖爷做人工呼吸,那你倒是快做啊,姑奶奶都没有生命迹象了。”

    我也来不及多想,直接就开始对着古月的嘴吹,还吹了没有几下,古月忽然猛地吸了一口气,整个人弓着身子几乎都要坐了起来,在胖子的帮助下,把古月扶着坐了起来。

    一边给古月拍这背,胖子一边说:“姑奶奶你没事真是太好了,这小哥还说不让给你人工呼吸,要不是胖爷发现的及时,你真就够呛了。”

    古月过了一会儿才缓了过里,示意她已经没事了,这样我才了放心,再去看场面才发现,死的人是三个,其中老外探险队的人有两个,家园守卫的人也有一个。

    乌力罕抱着一个青年,后者嘴里在不断吐着鲜血,在这个青年的胸口有一个窟窿,也在流着血,明显进气多出气少了。

    青年一边吐出,一边对着乌力罕说着什么,后者哭丧个脸连连点头,最后乌力罕用手里的猎刀插到了青年心窝,后者脑袋一歪便离开这个人世了。

    乌力罕把青年的尸体放下,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走到了洛克身边问情况,洛克摇头不语,显然这么大的死亡率,他还没有经历过,毕竟死亡来的太过突然了,所以他一时间缓不过劲来。

    杰克抱着海莉的尸体一个劲地哭,看得出他很爱自己的妻子,甚至我都能从他眼中看到绝望的神色,这是一种天塌了的感觉,估计这一生杰克都走不出这个阴影了,也保不齐他有殉情的可能。

    邦尼等人安慰着这个杰克教授,但是显然没有什么用,后者一个劲说着英语,我问邦尼说的是什么,她告诉杰克教授说他不该来这一趟,他非常后悔之类的话。

    我们开始清理血腥的场面,其中有一个家园卫士中了尸毒,我没有那么好心去贡献自己的血液,他是活是死跟我没关系,这也许是幻境当中发生的事情,让我的心性一下子改变了很多。

    胖子给我一个眼色,显然也在告诉我不要救他,人又不是我们害的,可是他一这样,反而我就有了负罪感,就想着等一下找个机会喂这个家园卫士几滴,但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家园卫士直接割掉了一大片皮肉。

    队医格林帮他挤出了很多黑血之后开始包扎,我无奈地摇头,但是如果自己没有那种能解毒的血液,相比放在自己身上也会这样做,毕竟是刚刚中了尸毒,一旦尸毒侵入五脏六腑就回天乏术了。

    把死者找个干净的地方放好,也把七个粽子的尸体放好,这也算是积点阴德,虽然尸体是我们破坏的,但这和一些少数名族杀了牛羊还要念往生咒一类的一样,求个心里安慰罢了。

    杰克的意思是要带着海莉的尸体,但是在洛克和邦尼等人的劝说,他只好先把爱妻的尸身放在之前男尸的棺材当中,不过他说等出去的时候一定要带走,也没有人说什么,大家帮忙盖好了棺盖。

    这时候,每个人都无比的疲倦,身体上的倦意一般,但是大家都经历了各自的幻境,更多的是精神上的疲惫,现在迫切需要找个地方休息、整顿,这里已经惨不忍睹,显然不是一个休整的好地方。

    我们在祭坛的尽头发现了一个门洞,洞口的两边有两根石雕的黑色柱子,上面雕刻着一些怪异的图案,犹豫杰克情绪非常的低,也没有人好意思去问是什么,招呼着就进了门洞里边。

    门洞里边是一条半圆形的通道,最宽的地方有七米之多,头顶高有三米,像是中国北方窑洞那样的构造,而且通道的拱形墙壁上有着大量的浮雕,所以我们打算研究一下这些浮雕,同时也是休息休息。

    我只是看了浮雕几眼,就感觉自己困得要命,在观察了周围没有什么异常之后,立马所有人开始躺在地上睡觉,古月说她来站岗,我也管不了那么多,直接倒头就睡。

    这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我和胖子几乎是同一时间睡着的,这一觉足足睡了八个小时,这也是在陵墓当中仅有睡得时间最长的一次,毕竟那种精神的消耗太过严重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古月已经睡了,现在站岗的眼神空洞的杰克,他正靠在墙壁上发呆,虽然眼睛看着那些浮雕,但是并没有任何想事情的神色。

    我也不知道是谁心那么大,居然让他来站岗,也幸好没有危险,要不然现在我们都成尸体了,不过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大家还都在睡熟,我也不能叫醒其他人抱怨。

    我走到杰克的身边,说:“杰克先生,你去睡一会儿吧,我来换你。”

    过了十几秒杰克才看向我,问我:“烟,有吗?”

    我愣了愣,因为想不到他居然会说汉语,那之前为什么还让邦尼来翻译,真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不过,我知道他现在的心里非常不好受,虽然无法设身处地的去感觉,但经过幻境也多少能够领悟到生无可恋,所以掏出了压瘪的烟盒,从里边拉出了两支并不怎么直的香烟来。

    给他点燃之后,我也点着了,看着杰克猛地大吸一口,然后呛的连连咳嗽,就知道他平时应该并不怎么抽烟。

    从我个人的想法来说,如果幻境当中都是真的,那么谁劝我都没有用,而现在我也不会去劝杰克,因为我不喜欢做徒劳无功的事情,而且我和他也不是特别的熟悉。

    又抽了几口之后,杰克看着我说:“张先生,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不过你要先听我讲一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