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六百一十二章 摸不透的人

    门开之后,一股特殊的味道先从里边释放而出,所有人一起退后,并不是说这个主陵之前没有什么怪味,什么潮湿味和腐烂味,以及长时间空气不流通的死气味,但因为这股味道太过特别,所以才把我们吓了一跳。

    味道是类似混合了巧克力牛奶的香味,可又好像是什么甜品在里边放了很长时间,随着腐烂味道不断在里边挥发,让人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胖子就用手扇着鼻子,说:“**,这西方人就是味大,死了这么多年还是这么重。”

    红鱼说:“这又不是什么狐臭味,好像你多爱干净一样,你闻闻你自己身上,现在的味道还没有里边的味道好闻呢!”

    “是吗?”胖子一脸怀疑地闻了闻自己的咯吱窝,立马皱着了眉头苦笑说:“嘿嘿,确实有点味,胖爷记得上次洗浴是在一个月以前,这次回去一定找几个妹子,好好给胖爷搓搓泥儿。”

    胖子的口头描述并不怎么惟妙惟肖,但是我就是可以联想到一个场景:胖子一坨肥肉躺在浴池当中,一会儿水变黑了,水道的出口堵了,他爬上浴池走进桑拿房里边蒸,一会儿走进两个模样不错的妹子,然后给胖子开始搓泥,一卷又一卷,一层又一层……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冷战,估计那两个妹子以后再也不会干洗浴这活了,要是多遇上几个胖子这种人,那真是他娘的恐怖了,无疑就像是一场噩梦。

    霍羽拍了拍我说:“师弟,进去猫一眼看看情况。”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不是让我进去看,而是让我试试有没有毒,只不过霍羽说的委婉了一些,我愈发觉得自己像小白鼠了,不过这也算是我的殊荣,微微点头便打着手电准备要走进去。

    这时候,身后的传来密集的跑步声,我们转头一看,发现正是夏龙飞等人,带头的夏龙飞笑着说:“还好我们赶得及时,要不然还真的让你们捷足先登了。”

    胖子白了他一眼,说:“明明就一直跟在我们的后面,让我们给你们探路,现在还说这种不要脸的话,这确实也忒他娘的不要脸了!”

    夏龙飞不以为然地说:“我最喜欢有话直说的人,确实是你们在前面开路,我们在后面跟着,可这又怎么样呢?最后谁能找到仲裁之棍才算是真正的赢家。”

    胖子立马就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来,那请爷您带着人先进,这次我们在后面跟着。”

    “可以。”夏龙飞这话一出,显然他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不要脸,还是多少有点底线的,他一招手就让两个人先进去探路,而他和我们在外面等着。

    过了一会儿,里边没有丝毫的动静,夏龙飞示意身边的人喊几嗓子,立马就有人朝着里边喊进去的两个人,但是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仿佛里边从来就没有进去过人似的。

    夏龙飞立马皱起了眉头,自言自语道:“怎么回事?难道是在里边出了事情了?可是不应该啊,怎么也要有个动静才对吧!”

    然后夏龙飞又指了两个人说:“你们两个人进去看看,如果发现刚才进去的那两个兄弟有什么不测,不要着急过去查看,马上通知我。”

    “是,堂主。”又有两个人走进了里边。

    夏龙飞就看向琦夜说:“美女,我记得刚才一直是你在给队伍带头,不知道怎么称呼啊?”

    琦夜说:“我叫琦夜,发丘派门人。”

    “我叫夏龙飞,很高兴认识你。”夏龙飞说着就把手伸向了琦夜,然后两个握了握手,他接着说:“早就听闻发丘一派中发丘灵官个个神通广大,擅长各类机关术,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琦夜笑道:“夏先生抬举了。”

    夏龙飞环视了一圈问:“想必你们当中还有其他门派的同行吧?”

    红鱼说:“红鱼,摸金派掌门。”

    夏龙飞立马伸出手说:“失敬失敬,想不到是中国摸金派的掌门人,那么一定也有搬山派的门人吧?”

    红鱼跟他握了握手,用眼神示意了张玲儿等人说:“她们就是搬山派门人。”

    夏龙飞又和张玲儿握了手,开始一个劲地吹捧其他三派的倒斗技艺是如何如何高超,说什么卸岭派已经没落了,早已经失去了当年以卸岭甲号令群盗的能力,不过幸好有他在,他一定会让卸岭派发扬光大的。

    听着夏龙飞又如此的吹捧自己,不但是我,连吕天术也皱起了眉头,因为夏龙飞给我们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个人非常的刻板,做事应该属于那种雷厉风行的人物,决然不可能如此的喋喋不休,要不然也不会成为风堂的堂主。

    但是此刻夏龙飞给我的印象就完全颠覆了自己之前那种感觉,开始觉得这个人有些太过于磨叽,当然我更是有些发自内心的不舒服,因为一般这样的人物,正是最难对付的,因为你根本就把不住他的脉,不了解他的脾气秉性,这是最让人头疼的。

    如果把我和夏龙飞同时去一个公司里边应聘,虽然我有工作经验,但是他就这个模样,我想那个 你所看的《卸岭盗王》的 第六百一十二章 摸不透的人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卸岭盗王》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