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五百六十三章 四大堂主

    进入这个会议室之后,里边是一张圆形的会议桌,我以为在西方都是那种开派对那样的会议,可没想到居然和在自己国家差不多,可能也是因为四个堂口的堂主都是华人的关系。

    雷风给我指了个位置坐下,至于吕天术他们却只能坐在我背后的长椅之上,这点搞得我浑身不舒服,按理这种事情自然是吕天术坐这里,而我坐后面,看来这是一板一眼要来真的啊!

    整个会议桌一圈,只是坐了我和雷风等五人,但是长椅上也是坐满了,这些人不是头目,就是这些堂主的保镖,而且腰间鼓鼓囊囊的都塞着家伙,这要是换成中国肯定是要先别缴械,然后才能进来的。

    看到这些,我忍不住头上就开始冒汗,如果一旦打起来,这里不出一分钟就会满目疮痍,这看来也算是卸岭派进去西方之后,不但很好地适应了这里的坏境,甚至还发扬的令人敬畏。

    我忍住了没有擦头上的汗,只是端起自己面前的一杯茶喝了一口,这时候才发现这个茶杯是清朝时期的古董,一个茶杯就好几万。

    会议室因为我们的进来,便的非常的安静,大家谁也没有说话,只是互相打量着,更准确来说他们是在打量我,而我也不由地开始扫过圆桌上的人。

    我最先注意的自然是秦茜,她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女人,一头的顺溜的黑发扎成了马尾,皮肤、身材保养的都非常好,加上穿着一家黑色的长款貂衣,看着就像是个二十来岁的大姑娘。

    在秦茜的背后,我也看到了资料上说的她的女儿,那是一个中西混血的美女,虽然有着黄皮肤,但是一头的金发和高挺的鼻梁,以及深深眼窝里边的一对蓝色的眼睛,看的让人有些陶醉。

    胖子在我身后悄声和霍羽说:“你看对面那个美女,是不是非常的正啊?”

    霍羽说:“现在不是刺妞的时候,等这场下去你可以去试试泡她。”

    胖子说:“算了吧,咱家小哥还是光棍一条,要是能把这妞给搞上,这掌门之位就没问题了。”

    我实在忍不住了,回头给他们两个一个眼色,让他们别再说话了,没看到别人都搞得跟哑巴似的,整个会场的气氛已经到了结冰点了。

    但是胖子和霍羽却假装没看到我的示意,继续谈论着他们自己的话题,我知道他们这是故意在出风头,这属于一种假威风的做法,搞得我却是一脸的尴尬。

    我只好继续看向反对我的那个夏龙飞,他是一个三十出头的青年,一脸的阳刚之气,绝对比那些电影里边的男星还要帅气,笔挺的西装仿佛就是给他量身定做的一样,他的一双眼睛非常的亮,而且没有那种纨绔子弟的模样,可我最怕的就是这种人,因为他的镇定,反而让我开不是慌张了起来。

    而电堂堂主薛安却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盗墓贼,他将近五十,长得鼠头鼠脑,穿着是一身灰色的中山装,眼睛飘忽不定,不断地对在场的每个人扫来扫去,仿佛在提防着什么,一副做贼的模样,一点儿都看不出堂主的模样。

    我们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地看着,也不知道是在等什么,难道是等谁先撑不住气,可是这又有什么必要呢?我更是喜欢开门见山,早死早超生的做事方法,但是因为不知道具体是在干什么,只能耐着性子等着。

    秦茜的混血女儿有个中国名字,正是跟她姓秦,名叫秦含凌,此刻表面上她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我,但是中她那对深邃眼睛中,我发现却是一种蔑视。

    自尊心每个人都有,尤其是小时候家庭条件差的人,那更是把自尊心看的极其重要,而我就是这类人中的一个,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脱贫致富了,可是跟眼前这些人比起来,那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所以对于秦含凌的这种目光我格外的在意,甚至有一种想要起身离开的冲动,想着就拿着自己现有的钱,找个谁都不认识我的地方,安安稳稳地过完下半辈子得了。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家人,再想想身边的胖子,我是没有办法离开的,为了对抗即将来袭的家园卫士,我只能硬着头皮在这里“享受”着本该不属于我的经历。

    原定的九点开始,但是到了九点十分都没有人说话,我忍不住朝后看了看吕天术,他正闭着眼睛在闭目养神,也许是他感觉到我的看到,便缓缓睁开了眼睛,给了我一个让我稍安勿躁的眼神。

    在九点十五,大门打开了,这时候进来了一个年纪非常大的秃头,他留着一把白胡子,穿着一件唐装,在两个人搀扶着巍巍颤颤地走了过来,对着所有人抱着拳说:“诸位,实在是不好意思,路上遇到了飞车党,拦着我不让往前走,真是太对不起各位了。”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我也就跟着站了起来,继续打量着这个老头,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头,居然能得到所有人的恭维,不是说没有掌门吗?这个老家伙又是什么身份?

    这时候,雷风说:“夏老,把您请出来是我们做小辈的过,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们啊!”

    秦茜和薛安也相继附和地说:“没错,是我们的唐突。”

    夏龙飞就走了过去,搀扶着这个夏老坐下,说:“爸,知道哪些飞车党是哪股势力吗?”

    “我靠,居然是这小子他老子呀!”我身后的胖子忍不住说道。

    夏老示意所有人都坐下,有人给他搬了把椅子坐在了距离圆桌有一段,但却是在那些长椅的中间,他说:“那咱们就废话不多说,来商量一下关于掌门人的事情。”

    雷风点头说:“那我先说了几句。”他拱手对着四十五度角一扬说:“咱们这些到了欧洲的卸岭派传人,从我还是个小毛头的时候,就听到以前的堂主们一起立下规矩,谁能盗了成吉思汗陵,只要他是卸岭派门人,那我们就尊他为掌门。”

    顿了顿,雷风看向夏老,说:“夏老,我说的没错吧?”

    夏老一点头说:“没错,那确实是我的父辈立下的这个规矩。”

    雷风指了指我说:“那这位来自咱们中国的卸岭派掌门,就是他带队盗了成吉思汗陵,那自然就是他来做掌门了,没有意见吧?”

    “有!”夏龙飞站了起来,他先是敲了敲桌子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这才说:“老辈人的规矩确实要遵守,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但是我想问问这位……”

    我说:“我叫**。”

    夏龙飞“哦”了一声,继续说:“我想问问这位张兄弟,他有什么能力做我们这一支卸岭派的掌门人呢?他是能技压群雄,还是能带着我们继续发财,这是最为实际的问题,毕竟他生活在国内,也不是这边,他怎么能懂我们这边道道呢?”

    夏老说:“可是祖宗的规矩不能坏,要不然让世界上的那些盗墓组织,该怎么看我们卸岭派,没有了规矩又怎么能服门人呢?”

    秦含凌却也站起来说:“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我们不一定要继续遵守错误的规矩,那样只能让我们卸岭派走下坡路。”

    薛安点头说:“虽然两个年轻人说的冲撞了祖宗,但也是实情,清朝灭亡就是因为遵循着闭关锁国的老规矩,这是血淋淋的历史。”

    秦茜也说:“没错,我们不能固步自封,法律都会不断地修改,卸岭派为什么要做走向毁灭的路。”她看了一眼我,说:“我不希望有人败了几辈人打拼出来的基业。”

    胖子在我身后小声骂道:“他娘的,还说什么一个反对两个中立,胖爷怎么看的是三个都反对了,那这还做个逑的掌门啊?打个飞机回国吧!”

    雷风看向了我说:“张掌门,既然大家要你表现出自己的能力,那你就给大家露两手吧!”

    霍羽“呼啦”从我背后站了起来,说:“想的打架,我来奉陪。”

    胖子也跟着站起来说:“还有胖爷。”

    夏龙飞从怀里拔出了枪,直接拍在桌子上说:“这年头还打架?有本事比枪,一起开枪生死各安天命。”

    夏老呵斥道:“龙飞,你这是什么态度?我们是盗墓门派,不是黑帮,讲究的是个盗墓技巧,要不然让你秦姐帮个忙,你去黑手党吧!”

    “夏老,黑手党怎么了?这年头能赚钱就是王道,我们做的盗墓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被抓到也是要判刑的。”秦含凌反驳了一句,这应该和她父亲的身份有关。

    夏龙飞说:“爸,所有人都知道雷风想要做掌门,这才找来了那么个小子来捣乱,如果你让他的阴谋得逞了,那卸岭派岂不是他雷堂一支独大了?”

    “话别说的这么难听,我就是按照规矩办事,别给我扣这么大的帽子,我担当不起。”雷风沉声说道。

    “都给我坐下,听我说。”夏老大声喝了一声,顿时场面就安静了下来,他说:“我们想个办法来解决眼前的事情,不能起内讧,毕竟大家都是中国人,不能在国外也是自己人打自己人,这不是让人笑话吗?”

    吕天术缓缓地站了起来说:“诸位,我有个办法,不知道大家愿不愿意听我一言?”

    夏老立马脸色一转,乐呵呵地说道:“老头子我都没看到,原来你小子还活着啊?”

    “托了您的福,目前还活着。”吕天术和夏老寒暄着,所有人都能看出他们两个是认识的,而且夏老又给介绍了一下关于吕天术传奇经历,这下所有人都诧异地看着吕天术,等着他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