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五百四十八章 强效腐石液

    经常做一件事情,甚至说玩一个游戏,时间长了就会有心得,知道怎么样才能在自身损失最小的情况下,来换取更大的利益,而琦夜就是这样。

    琦夜在懂事的时候,已经就是发丘派的大师姐了,他跟随着药王翻山越岭、掘墓倒斗,自然学到了很多诸如机关、医药这两大方面的学问。

    尤其是机关术方面,她从小练习发丘派绝技“双指探洞”的功夫,已经渐渐地培养出了一种第六感,即便她找不到机关,只有存在她就能感觉的到,这就好比武侠小说中高手能察觉到敌人的杀气一样。

    而琦夜就能察觉到机关的杀气,这可比感受人的杀气更加难得,毕竟人是活的,会有喜怒之间的变化,可机关则是死的,所以说她这种功夫,也是一种童子功,绝非是苦下一两年功夫就能练就的。

    我又忍不住说:“你小心,要是发现不了就退回来,我们可以从长计议。”

    琦夜蹲在地上,用双指开始轻轻地抚摸着我们即将行走的每一寸地面,看着她蹲了很长时间,估计腿都麻了,但是她还是没有站起身子,看来真如她说的那样,这个机关属于非常困难的一个。

    在琦夜这样的动作之下,我想想就有些后怕,看了看山羊手中那个探测仪器,如果说没有这个东西的话,即便是琦夜也不可能事先有警觉,很可能会导致全军覆没,毕竟机关不仅仅都是毒针,万一是弩箭,除非我的血能起死回生,否则就连我也会交代在这最后的路上。

    不过,这样反而说明了,这条路我们是走对了,要不然不可能有这么高深的机关术,不一会儿琦夜以寻找失败而告终,缓缓地退了回来。

    在琦夜回来的时候,我看到她的脑门上全都是细汗,本来还想替她去擦擦,可是九凤已经掏出了一块并不怎么干净的手帕递给了她,问:“不行吗师姐?”

    琦夜面色凝重地点头说:“机关就是要找到触发机关的机括,只要知道它在什么地方,我们就可以绕过去,现在只能微微感觉到有机关的存在,但却怎么都找不到机括的所在之地。”

    我说:“会不会是在墙壁上?”

    琦夜摇头说:“存在于墙壁的机关只会是一些条石机关,而这种机关是不容易被盗墓贼触碰到的,除非是慌乱之中,或者是地面有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但是这种几率太小了,也可以说那样就不是防盗机关,而且一些比如打开石门的机关。”

    顿了顿,她继续说:“根据我的经验来说,防盗机关的机括都是存在于地面,有的为了命中率高,就会将两三米长的一段都设置成机括,但是这样也容易被发现,最好的就是那种小巧的机括,加上倒这种斗不可能是一两个人来,第一个能无意中躲得过去,但第二个、第三个就不一定了。”

    胖子一屁股原地坐下说:“那现在怎么办?谁有更好的办法?”

    胡八将一块口香糖丢进了嘴里说:“看来还是我们卸岭派来吧!”

    我一愣,诧异道:“你们能破这么高深的机关?”

    胡八嚼着口香糖说:“机关的破解方法无非就是这么三种。第一,找出机括不去触碰机关;第二,找到机括去触碰机关,当然这种方法是最不可取的,因为这意味着有人要做出牺牲;第三,也是最为耗费时间,但却是最为有效的办法,那就是进入机关的内部,要么里边能走就从里边走,要么就是破坏掉。”

    霍羽也点头说:“是这样的,可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也就是第二种方法能避免机关。”

    山羊抢着说:“那也不一定,有时候机括有好多,即便有人做出牺牲破坏了第一个机括,后面还会有,那样的话即便所有人都死了,也不一定能走过眼前这一段。”

    胖子说:“那只能用炸药了,再好的机关只要一炸,立马就报废,到时候我们最多就是搬动一些炸塌的石头不就行了。”

    秀花冷哼道:“你懂什么,这里的陵墓构造非常特殊,经不起大量的炸药来炸,那样可能会导致整个陵墓坍塌,到时候我们就会被活埋。”

    胖子反驳道:“我们可以用少量的,只要在墙体炸出一个洞,然后不就能进入机关内部了,也就是老胡说的第三种办法,能走就走,不能走就从内部破坏机关。”

    胡八点头说:“胖子说的没错,但是这里陵墓已经经不起再炸了,如果你们仔细看过头顶就会明白。”说着,他用手电往墓顶照去。

    这确实是我们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因为墓顶的岩石已经有了细微的裂缝,不仔细看还真的看不出,我估计这是因为我们之前动用炸药导致的,再加上这个陵墓的岩石有明显的岩脉走向,比起其他陵墓可要脆弱的多。

    我说:“这是个清代帝陵,那时候炸药已经非常普遍了,甚至还运用于军事之上,我想这就是为了防止盗墓贼携带大量的炸药过来,所以故意选择这么一个地方,当然这里也是一个风水宝地,设计者将两方面巧合地融入到了一起,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秀花从背包里边掏出了一瓶红酒,上面还有玻璃塞子塞着,胖子一看就咽起了唾沫,说:“我靠,哆啦a梦啊,怎么什么东西都有!混血大妹子,你还真会享受,居然还随身带着红酒,虽然这里还不是庆功的地方,但是喝几口暖暖胃,也能壮胆子。”

    白了胖子一眼,秀花说:“来,你张开嘴,我喂你。”

    “这么好?”胖子还真的舔着脸张嘴去喝。

    在秀花一拔掉瓶塞,顿时就有一股非常呛人的味道快速蔓延开,胖子闻的浑身一怔,连忙往后退了几步,问:“什么东西什么呛?红酒过期了?”

    由于我们卸岭派的鼻子都特别灵,闻到了这种味道的时候,我就被呛的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同时也诧异道:“是强酸!好像还有强碱的味道。”

    胡八对着我竖起大拇指说:“不愧是我们卸岭派的未来掌门,这里边的液体是用了强腐蚀的东西混合合成,有比如浓盐酸和浓硝酸等强酸,还有像氢氧化钠等强碱等物,不过还有一些没有闻出的东西,像高锰酸钾等强氧化的物质,这些混合起来,就制造出了这瓶‘强效腐石液’。”

    我已经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只是费解地追问道:“可是这里的岩壁这么厚,即便有你说的这种强效腐石液,也不一定能够腐蚀透啊!”

    秀花说:“这你就不知道了,我们这是按照比例勾兑的,拥有非常强烈的腐蚀性,一滴掉在石头上,立马就会发生‘滴水穿石’的效果,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那种腐蚀哦!”

    胖子不相信地摇头说:“吹吧你们,要是有这种好东西,那倒斗还有挖什么盗洞,直接倒一些,那不就可以自动形成一个盗洞了?”

    山羊颇为得意地一笑,说:“要不然我们怎么能够直接从上面挖盗洞下来,而你们却是一点一点地排除万难走过来呢?”

    这话一出,我顿时想到赛罕生前曾经和我说过,他们就是追寻着一些卸岭派门人挖的盗洞进来的,当时我就非常好奇这怎么可能,毕竟这里大部分都是岩石,也是因为当时问题太多,脑子一乱就忘了这一茬。

    秀花说:“我们也不多了,之前挖盗洞耗费了太多,不过想要在墙上开个洞还是没问题的,来喝一口试试,我保证这强效腐石液会从你的嘴进入,烧烂你的肠子,随便从你什么地方滴出来。”

    胖子忙摆手说:“还是不要了,胖爷胃不好,担心胃穿孔。”

    琦夜就盯着那瓶强效腐石液,说:“打盗洞是从上而下,应有了水往低处流的原理,可是我们这是要在墙上开一个洞,这好像不行吧?”

    秀花又从她的背包里边拿出了一个透明的小喷壶,整体都是塑钢玻璃打造的,她一边打开盖子把强效腐石液往里边倒,一边笑吟吟地说:“当时是用这个喷了,一喷你就知道石头相对于这种液体来说,那就和豆腐差不多。”

    琦夜半信不信地拿着小喷壶,小心翼翼地顺着右边的墙壁而行,感觉不能再往前走的时候,她就朝着我们看了一眼,然后见胡八等人点头,她就开始拿着喷壶往墙上哧。

    雾化的强效腐石液喷在了石墙之上,顿时就看到一股白烟腾起,而岩石几乎在瞬间就出现了密集的小孔,看的就好冻豆腐似的,又像是蜂窝一样,看的我们啧啧称奇。

    山羊却着急地说:“不对,美女你那样喷不对。”

    琦夜停了下来,转头问:“怎么不对了?”

    山羊说:“你把喷壶调整到像是一根针那样,然后就像是一个切割机似的,喷一个差不多人能通过的外围区域,那样液体也会渗入其中,然后再把一大块岩石一大块的往下拿,那样才是正确的使用方法。”

    琦夜苦笑着点了点头,因为山羊说的是对的,看来这家伙以后可能是倒斗界中又一位大佬,毕竟倒斗不仅仅是个体力活,还是一个技术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