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五百二十六章 墓中灵堂

    我很难相信药王在邀请我们出发时候手里拿着的那张图纸是真是假,所谓的“六重玄帝陵”按照玄宫地图来说,那是从上到下一共有六层的,可是在我们进入墓中之后,一直都在这一层中游走,难道是我们找错墓了?

    我觉得很有这个可能,要不然只有一个可能了,那就是我们一直还停留在第一层中,也就是说接下来还有五层,想想我都开始冒冷汗,光是第一层就危险重重,连霍羽和苍狼这样的高手都受了轻重不同的伤,可见这个陵墓中的机关是有多么的霸道。

    随着我在这行当混迹的时间越长,我就越了解熟悉的这些人的手段,别看只是两人受伤,这要是放在两年前,光是那条殉葬渠中的瓷器就能让我们欣喜若狂,而最后则是触动机关全部人做陪葬。

    这不是墓的机关不够厉害,只是我们的进步都很大,加上这一次又是各派的好手云集,即便是两个高手受伤,那已经相当了不得了。

    我们从这一边的鹰图腾再度出发,走的是一条非常奇怪的路,路宽不到五米,但是路面上铺面了金色和银色的碎石,像是一条石子路,但我蹲在观察了一下才知道,是货真价实包金和包银的石子。

    那应该是在两个大熔炉里,一个炼化着金水,另一个炼化着银水,然后把收集的小石子分别倒入熔炉之内,再将温度降低,金银水就会缓缓冷却包裹在石头子,然后逐一用铁丝网打捞上来,再运送到这个陵墓中来。

    听我说是真金白银,胖子就讽刺道:“居然有这么劣质的东西,胖爷还以为这地上都是铺着真正的金块和银锭呢!”

    我说:“这路要是真的用货真价实的金银来铺,那造假可就太大了,这也从一方面说明清朝已经开始没落了,或者说是墓主人觉得应该把更多的金银留给后嗣,而不是带入墓中。”

    胖子摇头,他说:“胖爷不同意你这样的说法,你不是曾经跟我说过,慈禧的墓里边那可是金山银山,什么珍珠玛瑙数不胜数,我倒是觉得可能是这老娘……老太后把东西都留下准备给自己陪葬。”

    我不否认胖子这个说法,要知道人死如灯灭,即便生前安排的再好,如果没有手握实权的人予以执行,那么一切都是纸上谈兵。

    在史书记载:咸丰帝的驾崩之后,慈禧与慈安皇后两个宫并尊,称之为圣母皇太后,两人联合恭亲王发动了辛酉政变,诛顾命八大臣,夺取政权,形成“二宫垂帘,亲王议政”的格局。

    其实早在咸丰帝病危之际,两宫都开始大肆收敛钱财,又怎么会舍得给咸丰的墓中放入大量的金银玉器,殉葬渠的那些瓷器也许就是最好的证明,那东西在那个年代就如同现在从砖窑里边往出拉砖瓦一样,当时对于一个皇帝来说,那真的显得太过寒酸了一些。

    后来在慈安太后去世之后,慈禧罢免了恭亲王,开始独掌大权,那收敛钱财更是肆无忌惮,完全都运送到了为她自己修建的陵墓当中,难怪古人常说红颜祸水,清朝的灭亡和慈禧、慈安两位太后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走了大概有十分钟,便是到了金银石子路的尽头,同时四周的空间也变得无比的开阔起来,那是一个巨大的圆形祭坛,直径应该至少在二十米之多,虽然没有天坛那么壮观,但是也非常的精致。

    祭坛分为上下两层,下层大上层略小,雕栏玉砌刷了金漆,虽然有大面积的脱落,露出里边的灰色石头,但是往日的荣光依旧清晰可见;四周有四个直通向上的阶梯,下层的阶梯为五个,上层的阶梯为九,这是象征着九五之尊的意思;在上层的中间,有着一座类似庙宇一样的小房子,四周有着八根旗杆,但是旗帜早已经腐烂不见,偶尔还有一丝碎丝无风而飘着。

    琦夜对我和胖子说:“看到了吧,这下你们两个还有什么话说?”

    我苦笑,胖子则是较真地说:“你师傅可是说这是‘六重玄帝陵’,那六重在哪里?都他娘的看到祭坛了,怎么可能还有六重呢?”

    琦夜也紧缩起了眉头,喃喃道:“也许殉葬渠那里是第一重,这里就是第二重,我们不是也顺着霍羽他们挖出的盗洞钻下来,才到达这里的。”

    “切,胖爷就是觉得这次的情报有误,你们发丘派回去一定要多加钱才行。”胖子说完,还鼓动其他人,说:“大家说胖爷我说的对不对?”

    “对!”芍药等人还真的附和了起来,毕竟胖子这是在为大家争取利益,自然有人会顺着他说。

    我说:“你们就别起哄架秧子了,这不符合道上的规矩,要是没有那张手绘的玄宫地图,难道你们还不来了怎么的?”

    所有人便是呵呵一笑,旋即便是把胖子的话当成了一句玩笑。

    琦夜略带感激地看了我一眼,显然她知道是我帮了发丘派,要不然这些人以此为借口向她索要更高的雇佣金,我看她不出也不行,毕竟她总不能带着小兵和老姜两人把这个皇陵盗了吧!

    霍羽说:“好了,咱们先到上面看看,确定一下走哪条路再说。”在他一招呼,我们就逐一顺着阶梯上了祭坛,其实也没有几步路,我们已经到达了祭坛的中心处,也就是那座小房子的跟前。

    红鱼看着那座小房子说:“还是头一次见祭坛上面建设房子,不知道这是什么讲究。”

    我说:“这是清代常见的祭坛建造风格,里边放着的肯定是皇天后土,或者是帝王级别天神。”

    胖子问我:“会不会玉皇大帝?”

    我摇头说:“这谁能猜到,进去看看不就行了。”

    霍羽把苍狼放下,然后对古月说:“古月,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老狼,我顺着这三个阶梯下去,看看哪一边才是我们接下来要走的路。”

    古月没说话,不过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我对霍羽说:“师兄,你小心点。”

    霍羽说:“放心,这回我不会再胡乱动任何东西了,要不然这祭坛要是一坍塌,那么我自己可救不出你们这么多人。”

    胖子呵呵笑道:“知错能改还是好同志嘛!”

    看着霍羽离开之后,我便专心去观察这个庙宇,从建筑风格来说,这确确实实和现在寺院里边的建筑类似,不过要比我所见的要高,虽说占地面积不小,但看上去有些像“小蛮腰”一样。

    胖子贼笑着说:“这个房子那一定是房子中的美房,一看就是一个前凸后翘的大高个。”

    没有人理会他,我继续看着房子,两扇木门紧闭,而房子左右有两个圆形的小窗户,窗户上用黑色的纸贴着,手电光根本照不进去,我一眼就看出这种纸的材质,应该就是黑色大的铅纸,所以才没有腐烂,一百多年还保持着原样,上面只有一层肉眼很难发现的灰尘。

    胖子上前推了推门,发现门是反锁的,旋即就提起脚要踹,我连忙拦住了他,他问我干什么,我说我来看看,应该不需要这么暴力的方式开门,多少还是要尊敬一下墓主人,毕竟是我们来打扰他的阴宅,不能做的太过分了。

    我上前弯下腰通过门缝看了看里边,发现是那种很古老的木质门闩,也不用掏什么专业的家伙事,直接拔出匕首塞了进去,然后一点点地顺势波动,不出十几秒,伴随着一声“咔啦”的响动,两扇门自己缓缓地打开了。

    下意识地,我们都往后退了退,当手电找到里边的时候,发现里边有些灰尘,正盘旋着我们手电光之中,而里边愕然便能看到一尊很高的塑像,而且塑像还是呈坐着的姿态。

    塑像坐着便高有三米,穿着金黄的龙袍,上面是好几条绣龙,从正面或背面单独看时,所看见的都是五龙,与九五之数正好相吻合。

    另外,龙袍的下摆,斜向排列着许多弯曲的线条,名谓水脚;水脚之上,还有许多波浪翻滚的水浪,水浪之上,又立有山石宝物,俗称“海水江涯”,它除了表示绵延不断的吉祥含意之外,还有“一统山河”和“万世升平”的寓意。

    头戴一顶红色的大帽子,顶部是一串类似佛塔的珠子,正中间是一尊金色的佛像,脖子上还挂着一百零八颗佛珠串,而坐在一张金色的龙椅之上。

    “这,这是谁?”胖子下意识地问道。

    我看着这是一个男性的人物塑像,通过服装、打扮来看,那必须是清朝的帝王,也很有可能就是我们所做这座陵墓中墓主人的泥塑,一股皇家之威迎面而来,那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神,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在塑像之前,摆放着一个香案,上面有一些祭祀品,其中当属香炉和左右的两个烛台最为醒目,香炉里边还有没有烧完的香,烛台上也有两根少半截的白烛。

    但是,我最吸引我注意力的不是这些,而是正中间放置的那块灵牌,上面还依稀刻着很多的漆金小字,显然这里并不是什么祭祀坛,而是一个陵墓中灵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