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四百九十七章 华夏之龙

    四个人对上三十多人,即便琦夜和张玲儿身怀秘术,但也是难以支撑,而且她们也不会轻易施展秘术,因为如果秘术到了临界点,那她们就会失去反抗的能力,到时候只能任人宰割了。

    不过,看情况应该不会太远了,而且我看到连我们当中最强的古月也已经伤痕累累,可想而知其他人的情况,倒下的人更多的是我们的人。

    形势已经严峻到了这种地步,而且还没有听到飞机的声音,那么这些家园卫士将会再五到十分钟之内解决我们,到时候就像是柳源说的,飞机只能是来给我们收尸了。

    风吹着草原上的小草弯腰,而我们这一片的草木,已经燃烧了很多的鲜血,虽说我们的人数完全处于劣势之中,但贵在我们其中有古月、琦夜、张玲儿和胖子这样的高手,而且柳源那小子的表现也是超乎我所料的。

    在墓里那么多事的柳源,在与人动刀的事情下,他完全把他们柳家那种流淌进血液中的家族气势展现出来,而且看这小子的身手那是肯定练过的,毕竟他家老爷子还是军区中人,他爷爷也是德高望重的同行大佬,他又能差到哪里去呢?

    反观我和胖子这边,期初还有几个自己人,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人背靠背而站,那种困笼犹斗的感觉,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所以杀红眼的我,此刻也没有刚才那么害怕了,只是身上又添了好几道伤口,幸好没有被刺中过,否则早就他娘的归位了。

    “呸!”胖子吐了口血水,红着眼睛叫道:“来啊,都他娘的给胖爷上啊!”

    “吕爷!”周天和郑地在此刻,几乎同一时间叫了出来,但是立马就把猎刀硬是把声音砍了回去。

    我忍不住偷瞄了吕天术那边一眼,只见五个家园卫士,已经把昏迷的吕天术从车后拖了出来,每个人都蹲下了身子,双手紧握着猎刀,喊了一句蒙语,没有丝毫犹豫地提高猎刀,朝下猛戳而去。

    我心说:完了,这下不死也得死了。不过,旋即想到已经也用不了步入他的后尘,其实也就是早死晚死的问题。

    这时候,忽然从国界线的边缘,一道犹如炮弹坠落般的烈风猛地飞驰而来,接着我就看到一个长方形的黑影,直接抛入空中目标正是吕天术所在的位置。

    那五个已经做了要往下戳动作的家园卫士也是一愣,均抬头看去,当他们目光触及到了那个黑影的时候,立马有人大叫一声,五个人在同一时间滚落到了一边。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震惊了,尤其是柳源还兴奋地叫了一声,他以为是他老爸派来的援兵到了,可是当目光触及到一个扛着一块棺材盖的孤零零身影,立马又蔫了,但是很快有张大了嘴巴,惊讶地看着来人。

    那是一个异常魁梧的男人,身上的衣服几乎就是条状的,他如同一个大力士似的,浑身的肌肉大到吓人,同时正以超快的速度朝着我们这边飞奔而来。

    其实不光是柳源目瞪口呆,我们其他人也是一样,就连那些家园卫士都停下了手,看着这个突如其来的男人,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我靠,是霍羽,这小子怎么可能没死呢?胖爷不是在做梦吧?”胖子最先发出了错愕的声音。

    几乎没有十几秒的时间,霍羽已经从边境线到了我们这里,虽说我们和边境线的距离也不过二百米,但是他的速度已经超越了寻常人,甚至超越了百米冠军。

    霍羽所到之处,正是刚刚吕天术的地方,此刻哪里已经被一口看起来有些眼熟的棺材给占据,我基本没有过脑子去想,因为我已经认出那口棺材正是他死都不肯放弃的千灵老山檀棺材。

    在霍羽把棺材翻了起来,我就看到吕天术还和刚才一样地处于昏迷状态,由于那五个家园守卫还没有得手,所以他现在还活着。

    看了看吕天术的情况,霍羽的长发正随风飘动,露出他狰狞异常的双眸,然后他把吕天术放进了棺材中,自己抱起了棺材盖,问道:“谁干的?”

    但是并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我们都还没有从震惊中反应过来,而大多数家园守卫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不过他这样的造型,加上刚刚露的那一手,足以把这些人威慑住。

    张玲儿突然说:“就是他们。”她指着其中几个家园守卫,同时也嘀咕了一声霍羽怎么已经开始使用秘术了之类的话。

    没错,此刻的霍羽正是使用了卸岭派的秘术,变成了真正的卸岭力士,我知道张玲儿是在用秘术收尾,毕竟现在使用秘术对于身体有多大的负担她非常清楚,而我见过保持秘术最长时间的人,那就是在古回国遗址的霍羽,保持了足足有三分多钟,但事后他便是昏死过去。

    四大门派的秘术,那是一种燃烧自身寿命的奇怪法术,在解决紧急情况时候是非常有用的,但是不能保持的时间太长了,否则就会加倍燃烧寿命,这就如同现代所说的潜能,只不过盗墓四大门派早在西周时候便已经用办法激发出来了。

    听了张玲儿的话,霍羽抱着棺盖,忽然身体一闪,便到了那几个家园守卫的身边,而且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他手里的棺盖就如同一面巨大的扇子,猛地拍在了那些人的身上。

    没有看到棺盖碎裂,只听到几声惨叫,接着就看到五个家园守卫,如同断了线风筝,直接朝后飞去,然后摔在了将近十米远的地方,再也没有了动静。

    “还有谁?”霍羽又看向张玲儿。

    张玲儿的眼睛在那些家园守卫的身上一扫,那些人明显楞了一下,但在她的视线刚停留在围攻她们四个那二十个人的身上,霍羽又动了。

    几乎在那些家园卫士刚刚作出反应的时候,霍羽已经到了他们身边,又是如出一辙地动作,在他左右开弓扇动之下,那些人又步入了之前五个人的后尘。

    一下子,那些家园卫士“呼啦”就退开了,果然有一句话说的很多,这强的怕更强的,他们说自己是草原男儿,血液里流淌着狼性,但霍羽不是老虎也不是狮子,他是一条龙,我们眼中的华夏蟠龙。

    只可惜,我们核心的成员都知道,秘术拥有强大能力的同时,它同样有着很严重的后果,即便这些家园守卫站在那里让霍羽拍,我保证他也能活活累死。

    胖子立马欢呼道:“霍爷,这边,我们这边这几个人也是。”他这胡说的话刚一出口,那些家园卫士瞬间和我们拉开的距离,说白了是避霍羽之锋芒。

    霍羽看都不看我们,只是说:“你们先走,我断后。”

    我愣了一下,可是胖子扯了一下我的衣服,我们一行人连忙回到车里拿了各自的背包,然后夹着尾巴选择退后外蒙的土地内,而乌里罕等家园守卫想要追击我们,但是看到霍羽把棺盖放在了棺材上,又停了下来。

    等我们走了一段,霍羽肩膀上扛着整个千灵老山檀棺椁追了上来,棺材里边就是吕天术,但是他看起来好像毫不费力。

    不过,我们看到他额头上密集的汗珠,已经意识到他已经尽全力了,旋即一行人就到了棺材下,帮我一起抬着棺材。

    在我们帮忙之后,霍羽的身体又恢复了正常,但他疲惫模样也随即显露出来,在看到他一个踉跄的情况下,古月忙把他的胳膊放在了她自己的脖子上,几乎用搀扶他的模样继续往走前,但是身后那二百多家园守卫,又骑马跟了上来,同时手里个个端着猎枪。

    霍羽用虚弱的声音说:“就这里吧,再走下去我肯定会昏迷的。”

    胖子狠狠地抓着自己的脑袋说:“那结果还不是一样?”

    霍羽说:“至少我们可以多活几分钟。”

    把棺材往地上一放,霍羽让我们以棺材为掩体,并且告诉我们这口千灵老山檀棺材有个非常神奇的特点,如果有心的人已经发现了,那就是异常的结实,就如同钢板一样,所以他抛掷棺身,又用棺盖作为武器,整副棺材也完好无损,这也是他为什么能在坍塌的陵墓中幸存的主要原因。

    我们靠着棺材坐下,乌里罕带着那些家园卫士只是朝着我们开枪,但并不敢上前,显然霍羽给他们的威慑力还是很大的,这又让我们有一段时间可以苟延残喘。

    霍羽用虚弱的声音把他怎么活下来的过程大概叙述了一遍,大概就是找了一个角落,把棺材竖立在那里,然后他躲进棺材中再盖上盖子,他原本报有多大的希望,就想着自己死也能死在这口棺材里。

    可是,仿佛一切都是冥冥注定的,在整个陵墓塌陷过后,但是他居然安然无恙,等他推开棺盖去看,发现四周一片的狼藉,而棺材上也有大量的岩石,可是棺材居然完好无损,他就是这样活了下来。

    接下来,他自己打着盗洞钻了出来,但发现我们已经离开,而他事先知道我们会走这条路,所以自己扛着棺材一路追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