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四百九十六章 亮剑

    在我耳边响起枪声的那一刻,我知道局面已经完全失控了,因为几乎连一秒都没有用,那个背对着我们的老者身子一软,“噗通”一声倒在了我们的视线。

    只听到对面的乌里罕三百人一起叫了一声蒙语,居然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而且到现在为止我也无法用文字也描述出那是一串什么样的话,大概是在老者的名字或者职位。

    与此同时,乌里罕等人已经开枪了,虽说他们使用的是猎枪,可是三百把猎枪同时发射,那绝对不十把重机枪的子弹还要密集,有些打在了车上,有些自然是朝着地上爬着的吕天术。

    我躲在车后连头都不敢冒出去,但是心里已经知道吕天术凶多吉少了,那些如雨点般的子弹,别说是吕天术强弓弩末,即便他在全盛时期也无法避开,估计已经被打成筛子了吧!

    “左右都是个死,兄弟们打吧!”胖子的话音一落,他直接把自动步枪的枪口探了出去,在他死死地扣动扳机之后,顿时对面就响起了一连串的惨叫声,但是胖子的右手腕也中枪了,并且他的自动步枪已经把打的稀巴烂。

    我们也是不管不顾,效仿胖子那样还击,只听着我们的越野车“噼里啪啦”地响着,还有就是乌里罕那些人的惨叫声,当然比起胖子的第一梭子,此刻的惨叫声已经和我们拉近了距离。

    我从未见想象过,在现如今这样和平的年代,自己居然会亲生经历这种枪口对枪口的战斗,也就是我们有这十几辆车作为掩体,要不然我们的身体早他娘的多了很多窟窿眼了。

    胖子捂着自己的手腕,子弹几乎从他的手腕贯穿而过,现在又一多半已经从中弹另一面穿了出来,他忍着无比剧烈的疼痛,愣是徒手把子弹拔了出去,整个半身被鲜血浸透了。

    “发丘大妹子,纱布。”胖子高声叫道。

    琦夜慌忙掏出了纱布,从她所在的车辆后面丢向了我们,可子弹的密集程度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在半空纱布已经被击落,胖子大骂一声,就从我的背包里拿出了螺纹钢管,然后把脏兮兮的纱布拉了过来。

    纱布上已经有两个弹孔,胖子又是骂了几声,用有弹孔的纱布给自己包裹了伤口,原本他的伤根本用不了一卷,但是由于那两个弹孔的存在,所以整卷都裹在了他的手腕处,本来他的手腕就粗,现在包的更粗的没话说。

    我们这边的枪声比起对面显得非常的零星,胖子打了几枪之后,对我说:“小哥,顶不住了,我们现在跑还有一线生机,一旦被包围了,那就真的要死在乱枪之中了。”

    我扫了一眼辽阔的草原,哭丧个脸说:“往哪里跑?一点儿掩体都没有,现在跑那不等于直接暴露在他们的枪口下,结果还是一样的。”

    胖子傻眼地看着我,说:“难道说胖爷一世英名就死在这里了?”

    我说:“你可以选择和我师傅那样,死在外面也行。”

    咬了咬牙,胖子骂道:“,胖爷在没有打完最后一颗子弹之前,是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的,现在多杀一个就赚一个。”

    说实话,我是不愿意和这些蒙古人为敌的,可是人家步步紧逼,非要让我去死,那我们总不能就听候他们的发落,左右也是一个死,我觉得胖子说的还有一定道理的。

    当然,枪是胖子先开的,人也是我们先杀的,可是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即便我们一直按兵不动,他们也会主动打过来的,而胖子这个人一直都是先下手为强,总之不管如何这一战无法避免。

    忽然,我的脚踝一紧,我不由地低头一看,便看到一只血淋淋的手,正死死地抓住我的脚踝,顺着这只手看去,愕然发现居然是吕天术。

    “我靠,这都没死?”胖子管不住自己的嘴,惊讶地叫了出来。

    此时的吕天术面朝下爬着,我看到在他的腋下十五公分的地方,有着一处非常严重的枪上,再加上他原本腹部就有伤,那流血量可比胖子刚才不知道多多少倍。

    我赶忙把吕天术放平,给他仔细检查了一下身体,这才发现在他受到枪伤的同一边,胳膊上还中了两枪,不过这两枪是贯穿伤,最要命的还是腋下的那一枪。

    看到了吕天术还活着,琦夜在枪声略微小的时候到了我们这辆车之后,她也给吕天术检查了一下身体,脸上就露出了难色。

    我红着眼问琦夜:“我师傅还有救吗?”

    琦夜无奈地说:“要是现在立马送到医院,把子弹拿出来肯定是有救的,但是……”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的情况,别说是医院了,我们能不能活都是一个未知数。

    枪吃子弹的速度,比我们想象中快的多,不出一会儿便听到撞针孔击的声音,每一把枪这样一次,我的心都颤抖一下,在最后一把枪也告罄之后,我的心已经跌倒了低谷。

    胖子抹了一把脸上的汗说:“完了,接下来该进行白刃战了。”说着,他打开车门从里边提出了从陵墓中摸出的那把古剑。

    我们生活的年代不是宋末元初,也不是元末明初,所以根本犯不着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一切都是因果循环,仿佛在我们决定踏上蒙古这条路上便已经有了定局,此刻悔不当初已经晚了,只能等待命运最后一刻的来临了。

    在听到有人大喊了一声,枪声也就停止了,接着就是一阵阵拔刀的声音,那些声音真的是我有史以来听到最为恐怖的声音,难怪太爷爷在《风水玄灵道术》的最后,会写下那样一句话,而对面的人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让我们这些盗墓贼即便到了地狱中,也会被这场噩梦反复惊醒,再也不敢踏入这片土地一步。

    一阵风卷起了草原中的沙土和枯草,仿佛在说到了最后的时刻了,我们所有人都站了起来,除了古月和胖子一样拔出了她随身的精钢剑之外,其他人都反握着匕首,面对着那几百号的家园卫士,没有一个人不心惊胆寒。

    乌里罕用他手里的猎刀指着我们,非常愤怒地说:“你们杀了我们的卫士总统领,绝对不能饶恕,草原男儿们,杀!”

    “吼!”瞬间,那些家园卫士的血性在这一刻爆发出来,看着那么一大片人持刀向我们奔跑而来,那种视觉的震撼感,绝对不亚于任何影视剧里边的两军对垒,只是我们这三十几个人,显得也太还酸了。

    古月单手提剑,根本不等我们反应,她已经独自杀入了对方的阵营之中,丝毫没有因为对方人多,士气高涨也退缩。

    在精钢剑的飘逸划破空气之下,不时有人命丧于古月的剑下,此刻她就宛如一个古代的女侠,即便被敌人团团包围,那也显得游刃有余。

    柳源把从牧民家买下的手机狠狠地摔在了地上,骂道:“怎么回事?怎么还不来?老子也挂了!”说完,立马握着匕首冲了上去,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表现出非常男人的一面,也可能是因为古月身陷重围的原因。

    “,来吧!”胖子也跳了出去,接着我们三十多个人,除了琦夜、周天和郑地还在抢救吕天术,也就是张玲儿没有动,其他人都亮出武器,开始殊死一搏。

    大概是因为古月的所向披靡制造出的假象,我都怀疑这些家园卫士根本没有什么攻击力,可在我刚和一个家园卫士交上手之后,立马就回到了现实。

    这个家园卫士大概刚刚二十岁出头,小伙子眼睛黑亮黑亮的,像是一对狼的眼睛,再加上他的表情狰狞,所以就仿佛狼神附体似的,在躲过我手里的匕首之后,立马反手就是横划一刀。

    这些家园卫士所用的猎刀,全都是半米来长,而我们的匕首也就是三十公分,我又没有古月那种身手,面临的问题就是一寸长一寸强,在我躲得过程中,右手臂已经出现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而对方又冲了过来。

    就是这么一下,我就害怕了,因为我本身就不是一个好勇斗狠的人,加上在斗里扮演的是军师的角色,那点战斗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又怎么比得过骁勇善战的草原男儿呢?

    胖子大概是担心我,所以他在距离我很近的地方与两个家园守卫搏斗,长剑挥舞起来还真让对方进不了身,当他看到我有危险的时候,立马横扫一剑,直取想要要我命小伙子的后心。

    小伙子非常的机灵,并没有冲昏头脑,在听到他的同伴提醒,加上感觉到自己的背后有劲风,立马就地一滚躲了过去,而如此同时,胖子那两个家园卫士划破了后背。

    胖子眼睛血红,反手就是一剑,直接就把那两个家园卫士的腹部划开了口子,要知道这件那是一件冥器锋利的古剑,比起精钢剑也毫不逊色。

    这时候,也不知道是因为担心吕天术,还是担心琦夜,就朝着他们所在的车后扫了一眼,顿时看到不下三十个家园卫士已经把他们围住,四个人已经在苦苦支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