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四百九十四章 家园卫士

    走到了帐篷外面,瞬间就看到有一伙不属于我们队伍的人在和我们的人理论,从这些人的服饰打扮来看,应该是当地人,只是这个小村落据牧民所总共也就是五户人家,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精壮的青年呢?

    我看到,接待我们的牧民,正夹在我们的人和这些人中间调节,我上前去问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的人告诉我,这些人不知道怎么回事,非要检查我们这些外地人随身携带的东西。

    我一听这还得了,我们的东西里边不但有很多见不得光的冥器,还有一些盗墓的专业装备,甚至还有枪支和炸药,怎么可能让他们检查,再说了他们是谁呀?又不是雷子,凭什么检查我们的东西?

    这时候,胖子他们也都从各自的帐篷走了出来,他们也不明情况,随便拉了一个自己人问了问,得到的答案和我的一样,胖子立马就火了,要不是琦夜拉着他,估计早上去和这些人打起来了。

    这伙人大约二十多个,个个一米八以上的个头,戴着毛皮帽子,背上背着老实的猎枪,腰里还挂着猎刀,要不是他们穿着蒙古袍,我都已经这是一支云南那边精英级别打猎的队伍。

    “行了,都别吵了。”我走了出来,说:“我们不能让你检查我们的行李,这关系到我们的个人尊严问题。”

    一个长相彪悍的男人,约莫四十出头,他看了我一眼问:“你是管事的?”

    我点了点头:“我叫,是这支旅游队的组织者,不知道兄弟怎么称呼?”

    那人说:“我叫乌里罕,是家园守卫的统领,我们现在怀疑你们是从沙漠中获取了死人东西的偷盗者,请把你们的行李都拿出来,让我们检查一下,谢谢。”

    这个乌里罕的态度还算不从,但是一听到“偷盗者”这三个字,我心里忍不住地一颤,而且他还说是什么家园守卫的统领,我怎么从未听说过蒙古还有这么一个组织?

    胖子就说:“什么家园守卫?什么偷盗者?我们只不过是来旅游的,你们凭什么检查我的东西,再说是谁给的你们这个权利?”

    胖的话也是我想问的,而一旁那个牧民显然知道其中代表着什么,便朝着我们打眼神,轻声说:“各位老板,我看你们还是让他们看看行李吧,我可以发誓,他们绝对不是要沙匪,不会黑你们的东西的。”

    我皱着眉头问:“老哥,你凭什么这么肯定他们不是来沙匪?”

    牧民说:“生活在内蒙和外蒙边缘的人都知道,从元朝就有这么一支队伍,他们世代守卫着我们的家园,提防着偷盗者抢夺我们蒙古人的东西。”他有羡慕的目光看了一眼乌里罕等人说:“听老人们,在元朝有一伙儿庞大的盗墓贼,想要染指大汗的墓葬,结果被家园守卫的勇气们从蒙古一直追到了中国南方,杀了狠多很多人,几乎将那些盗墓贼杀光了。”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顿时就想到《风水玄灵道术》的结尾处,太爷爷用毛笔写着:卸岭派门人,世代不与蒙人相交,后来我留心查阅一下,还真的让我找到了一些资料。

    在元朝时期,因敌视元蒙政权,被大肆迫害,于是展开全面报复,卸岭派门人以破坏成吉思汗陵的风水,败坏元朝江山为己任,最终破坏了成吉思汗几处附陵,恢复汉人江山,也因此和蒙人结下世仇。

    蒙古占据天下时,曾发出守卫家园的命令,召集一只集合了天下刺客的秘密组织追杀卸岭派人,他们后人在明清时期依然遵循祖训,追杀卸岭派人,直到民国时期卸岭派消声灭迹,而这支刺客组织也跟着消失了。

    我之前一直都想着,即便有一天有了成吉思汗陵的消息,也不会去动,可是这次为了吕天术我还是来了,万万没有想到点背到了这种地步,以为到了自己国家就没事了,想不到他们居然就盘踞在这里等着。

    我不认为这是巧合,更愿意相信在以蒙古国的所有边境线上,应该都会有这样的组织存在,他们划分了不同的区域,从不阻拦进入探险的队伍,但是会在队伍出来的时候,挑选可疑的队伍进行检查,所以才会让我们碰上了。

    如此说来,这个家园卫士组织,必然不会是这二十几个蒙古人,很可能要以千来计数,他们除了过着普通游牧民族的生活,防止盗墓贼才是他们的重中之重。

    乌里罕大概看我不说话,便又说道:“如果你们是旅游队,那么让我们看一下随身的东西又有什么问题呢?”

    胖子反驳道:“这不是看不看的问题,而是尊严的问题,难不成胖爷会怕你们?”

    乌里罕冷笑一声说:“这个世界不存在谁怕谁的问题,我们也只是履行我们的职责,守护我们的家园,仅此而已。”

    胖子随意指了指草原的黑暗说:“这里是中国,是一个讲究法制的国家,私人是不能私自查看别人的东西,这叫懂吗?”

    顿时,乌里罕身后的那些精壮青年如同狼一般地吼叫起来,那气势真不是盖的,也难怪当年元朝几乎占据了整个亚洲,他们骨子里、血液里一直蕴含着一股狼性。

    乌里罕举起拳头,声音瞬间停息,他又看向我说:“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如果你们不亲自把东西拿出来,那我们只能自己动手了。”

    “你敢!”胖子怒目瞪着他喝道。

    乌里罕说:“动手。”

    “等一下。”我立马阻止他们,而这时候我们的人也把家伙事拿了出来,我说:“乌里罕兄弟,我很像配合你们,但是你给我一个让我们配合的理由。”

    “对啊,凭什么!”柳源也附和一声,他已经和牧民借了手机,我知道他肯定是要给家里打电话,只要柳家出面干涉这件事情,到时候我们说不定也能搞个雷子开道什么的,然后大摇大摆的回到北京去。

    乌里罕说:“凭这里是蒙古,凭我们是蒙人,凭我们的职责所在。”

    我没有想到这个乌里罕的口才这么好,让我这个一半是商人的老油条都甘拜下风,这时候双方已经端起了枪,只要谁一个不小心走火,必定会引起一场枪战。

    “干什么吵吵闹闹的?”吕天术在周天和郑地的搀扶下走了过来。

    “师傅。”我叫了一声,吕天术微微点了点头,就盯上了乌里罕。

    乌里罕看向了吕天术说:“原来你才是他们带头的。”

    吕天术脸色恢复了一些,他说:“你们的谈话我都听到了,我的徒弟和队员们说的没错,请你们离开这里,我不想看到有流血的事情发生。”

    气势,吕天术此刻身上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气势,这是我一直都没有感受过的,也可能是他从未表现过,即便在他愤怒的时候也没有,但这一刻却存在的那么真实。

    乌里罕看了看吕天术,又看了看我们人手里的家伙事,那比起他们手里的老猎枪来说,完全可以用“天壤之别”来形容,蒙古人虽然脾气暴烈,但也并不傻,也懂得审时度势。

    犹豫了一下,乌里罕挥了挥手示意他的人把枪收起来,吕天术也是同样的动作,然后吕天术说:“年轻人,任何地方都有脾气不好的人,年轻人更是如此,我最为这里最年长的人,劝你一句大家谁都别为难谁,去吧,去其他地方保卫你的家园吧!”

    “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我们一定要检查你们的随身东西。”放下一句狠话之后,乌里罕便带着他的人转身走向了他们的马匹,然后打了个呼哨,一群人便策马离去。

    我们所有人面面相觑,已经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如果我们再不离开,那肯定无法避免被检查,一旦我们刚出土的冥器暴露了,那对于我们整支队伍将是灭顶之灾。

    吕天术立马说:“收拾东西,连夜离开。”

    胖子说:“怕他个鸟啊,胖爷不信他们还敢来。”

    在我们回到帐篷之后,我把自己知道的,还有自己猜想的一些事情说了出来,并告诉胖子吕天术这样的决策肯定是对的,要不然我们真的走不了了。

    收拾东西的时候,外面响了一声炮竹的声音,我们都是一愣,连忙加快了速度。

    在我们告别牧民的时候,牧民又是叹息又是摇头,他指了指天边的一个方向,说:“各位老板,你们又是何苦呢?惹了家园卫士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他们已经发出了信号,很快就会有更多的家园卫士到这里来。”

    “谢谢您。”我说:“所以我们才要连夜离开,打扰您了,再次感谢。”

    牧民说:“那倒没啥,我问一句不该问的,不过你们身上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不能让他们看的东西啊?”

    “有!”胖子拍了拍自己的脸,说:“面子,一个个大老爷们不能丢了面子。”

    牧民叹了口气,也不再说什么,在帮我们把东西都搬上了车之后,他挥了挥手和我们告别,但是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对我们的怜悯,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