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四百五十六章 被盗之墓

    柳源朝着霍羽狂叫,我很难想想一个堂堂的柳家大少爷,居然会像是一条疯狗似的,直接用嘴咬霍羽的胳膊,而霍羽又不敢松开绳子,最后胖子实在看不下去,上去直接从柳源的后脑勺把他打晕了。

    胖子骂骂咧咧地说:“,这还是他娘的柳家未来的继承人,怎么就这股德德性,看来这小子以前都是装的,没有了他背后的家族支持,他连个屁都不算。”

    对于这样的说法,我便是有些不赞同,毕竟柳源是第一次跟着我们到这种环境来,他现在的表现,可以说比我以前不知道强多少,也许是同病相怜的感受,如果我深爱的那个人陷入了这样的绝境,那我肯定比他跟疯狂。

    不去理会胖子的数落声,我非常着急地和霍羽说:“师兄,快把古月拉上来吧,人肯定是没办法救了,流沙之中没有空气,甚至比在水里更加艰难,我担心时间长了她会……”

    霍羽看了看表,说:“刚下去两多分钟,以古月的身手,至少应该在五分钟,我想她没事的。”

    我顿时更加着急地说:“,下面全都是沙子,而且身手的好与坏,完全不能取决于憋气的长与短,你这样会害死古月的。”

    胖子也附和道:“是啊,胖爷也觉得差不多行了,咱们已经尽力了。”

    霍羽看向我和胖子说:“你们不是练武之人,所以不知道练武是会修炼气息的,我对她有信心,你们也不要再说了,我心里有谱,我是绝对不会害古月的。”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确实霍羽是不会害古月的,而且古月作为我们当中身手最好的,那么她做事情也必然有分寸,以前我会相信队伍里最强的霍羽,现在我依旧相信他的判断,同时更加相信古月的实力。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早已经超越了五分钟,我再次忍不住提议要拉,可是霍羽还是让等等,但我发现他额头上挤满了汗水,在沙漠夜里出汗,那绝对不是热的,而是着急或者是吓得。

    一直等到了十分钟的时候,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种焦虑的状态,毕竟就是在水中,专业的潜水运动员也坚持不了这么长的时间,霍羽终于忍不住想要拉动绳子,可是每当他拉的时候,又不知道为什么停下,反而抓着绳子的手越来越紧了,放佛想要把这条绳子拉断似的。

    终于,在我看着表到了十五分钟的时候,几乎在我已经确定古月死在里边的同时,忽然绳子就是被往下拉了一下,这一下对于我们来说那就是一个信号,顿时大家一起上去拉绳子。

    可是一拉就感觉不对劲了,当我们把绳子的另一头拉上来的时候,这才发现古月不见了,从绳子的那一头来看,显然是被利器割断的,这就是说明是古月自己所为。

    胖子拿着绳子的一头,说:“我靠,这他娘的几个情况?这不是在自寻死路。”

    霍羽立马把绳子的一头系在了自己的腰间,摆明了就是他也要下去,可这个流沙坑已经要了三个人的性命,我想那不单单是沙子本身的问题,说不定下面会有什么地下生物,所以导致了这一系列的发生。

    可是霍羽的去意已决,不管我怎么拦他都没用,正在霍羽做出了下跳的准备,忽然流沙坑开始大面积的坍塌,一时间我们都愣住了,因为这种塌陷非常的怪异,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感。

    等到沙子完全陷下之后,我们顿时就看到古月和宋楠以及蒙哥正满身是沙子的站在下面,就放佛三座雕塑似的,要不是她们做着拍打沙子的动作,我都以为三个人已经被石化了。

    在把三个人拉上来,才知道原来下面是一个空洞,并非是流沙坑,也不知道是不是宋楠撒尿的力量太大,把原本就是“命悬一线”的洞冲塌了,所以才导致了这种事情的发生。

    古月说那下面可能墓葬,顿时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因为这也太巧了,我听说过各种方式的倒斗,却没有想到用一泡尿能把墓冲出来的,也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了。

    在我们把沙子大概地清理掉之后,顿时就看到了几块石板,而且好像这四周有着很大一块的石板墓室,所以我们都打算一探究竟。

    石板的厚度在十五公分左右,而且拼接的相当严丝合缝,所以光靠人力是很难打开的,所以我们就用炸药,在胖子将炸药放好之后,一声“轰隆”声,顿时石板被炸的四分五裂,出现了一下洞口。

    我原本以为这还会像之前那样的直上直下,可没想到这居然是一个有着倾斜坡度的通道,用手电照了照通道的里边,我们即便可以确定是一个墓,只不过好像被同行提前观光过一样,因为里边还有脚印,虽然脚印已经覆盖了很薄的灰尘,但还是可以看得到。

    我们这些人都有着非常丰富的倒斗经验,通过通道日积月累的迹象来看,这个斗应该是在西晋前后的,我还从未下过这个年代的斗,说实话多少还是有些想进去看看。

    沙漠之中,有着很多的斗,但却极难发现,因为风沙的缘故,这些斗时而隐藏时而出现,偶尔有人能够碰到这么一个已经非常了不起,而我们就是那些了不起中的一小部分,这种地方就是贵在没有其他人,所以倒斗完全可以放心大胆的去干。

    在我们打着手电进去之后,走着墓道当中,一直看着那些脚印往里边延伸,初步判断这是一个八人的盗墓队伍,好像离开的时间并不是太久,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发现这里的,等我们走到墓室的时候,更加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墓室有一间平房那么大,里边倒是有两口棺材,看样子还是一个夫妻合葬的墓,只不管棺材盖都已经被撬开,成落地在棺材的一旁,四周则是一片狼藉,由此可见这三个人最多也就是二流的盗墓贼,跟我们这些专业的没法相比。

    我照了照其中的一口,发现里边的尸体还在,而且还是一个女性干尸,她的头发到肩,并且有很多小辫子,只不过她的骸骨已经四分五裂,唯一可见的那就是她的头骨完好,想来是被盗墓贼在摸金的时候“糟蹋”了。

    关于沙漠出干尸的事情有很多,最著名的那就是楼兰女尸,只不过楼兰女尸保存的可比眼前的完好太多了,而尸体除了干尸之外,还有湿尸、蜡尸、冻尸、灌尸和僵尸很多类别,这具干尸还是有明显处理过的痕迹。

    在国外干尸处理的最好的,当属古埃及利用特殊香料和布条处理过的木乃伊,不过中国也有一些使用石灰和木炭作为干燥剂的,上次神农架大手笔的那个神农墓,就是用了大量的石灰。

    沙漠里边的干尸,因为昼夜温差极大,常年处于一种冷热交替的环境下,很难有细菌的滋生,所以一般情况是很难出现粽子的,同时这种地方出土的干尸,那在国外的价格可以相当客观的,丝毫不亚于一件中等的冥器,是那些博物馆、展览馆之类非常抢手的东西。

    看到墓已经被盗,反应最大的就是两个人,一个是胖子,另一个就是蒙哥。

    胖子不用说,那自然是心疼冥器已经被莫走,而蒙哥则是觉得他们先人的尸体遭受到了破坏,不怎么说话的他,此刻嘴里不断地冒出蒙语,虽然我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但是从表情来看他非常的愤怒,可能是在诅咒那些盗墓贼。

    另一口的男尸也差不多的情况,所以就不再详细来说。

    蒙哥在临走的时候,对着两口棺材的主人进行了跪拜,用了他们蒙古的礼仪进行祷告,我们是觉得没有什么好看的,便逐一离开了。

    过了一会儿蒙哥也出来了,他开始一个人用工兵铲把入口堵住,看在他如此的模样,我非常担心我们倒的斗,如果真的找了成吉思汗陵,我很难想象他会怎么样,和我们拼命也是说不定的。

    第二天,起风了,不过不是很大,只是让给我们赶路增添了一些困难。蒙哥居然找了我,说可能在我们前面有一直盗墓队,他希望我们能够加快速度,因为他非常想要抓住那些人,把他们暴打一顿,然后赶出沙漠。

    我嘴上答应他,可是心里非常的忐忑,毕竟遇到同行并不是沙漠好事,而且那些在墓室里我看到,那些家伙除了会打盗洞之外,还携带了炸药,估计手里也有枪,到时候碰到难免会交火,要是耽误了我们的事情,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换句话来说,这茫茫的沙海之中,别说是两支队伍,就是五支也不容易碰到,只不过是昨晚恰巧我们在哪里露营,所以才会误打误撞地碰到,也许那支队伍,说不定得到了冥器,早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想到这里我略微心宽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