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四百三十四章 威慑力

    坐在早点摊在上,我把事情自己又想了一遍,既然柳源已经答应铲除老龙,以他们家的势力那不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而我就是要召集卸岭派的所有铺子的老板,让他们亲眼看看我是怎么对待叛徒的。

    说实话,他们之所以怕霍羽和苍狼,那是因为这两个人有着绝对的武力,这种事情多少还是要靠武力解决的,而这种武力要么就是特别的狠,就像霍羽和苍狼那样,让他们有根深蒂固的害怕,要么就是几招吓的他们不敢动。

    现在不知道霍羽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肯定非常的严重,甚至可能关系到吕天术,要不然这么大的事情,霍羽不可能不回来,因为我知道在他心里,吕天术个人的事情,要比卸岭派的事情重要的多。

    本来可以求助红鱼帮忙,毕竟她现在已经是摸金派的掌门,但因为米九儿的去世,她那边也自顾不暇,要不然在我刚回来的时候遇到那种事情,早就找她帮忙了,毕竟人家也是一派,而且她还是一个女人,压力估计比我小不了多少。

    我把和柳源的通话以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胖子吃着小笼灌汤包,满嘴是油地给我提了一个人,说:“小哥,胖爷知道一个人能胜任。”

    我问他:“是谁?”

    胖子说:“估计也只有古月了,她的本事你见过吧?那可是能手撕活人的,要是把这手艺一亮,即便给对面一辆坦克,他们也要跑出二里地才敢回头放两炮。”顿了顿,他说:“只是,咱们没有她的联系方式,而且也请不动这位姑奶奶。”

    我顿时就蔫了,古月是最佳人选,可找不到人不等于白,估计也只有吕天术知道她的行踪,可是我又联系不到吕天术,这就相当于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之中,想到跟没想到还是一样。

    我试着给霍羽打了电话,意思是问问他有没有办法连续到,但打过去才知道,这家伙居然关机了,这种情况只有两个,一个是他的手机没电了,另一个就是下地干活了,而他的短信说他无法回北京,显然是后者的几率大一些。

    吃完东西,胖子说:“看样子是能去找红鱼想想办法了,要不然卸岭派就要易主了。”

    看情况也只能这样了,说话间我们就打车到了红鱼的本铺,但她的伙计说她一大早就出去了,这些可把我们搞的傻眼了,不过还是胖子脑子转的快,说他知道红鱼在什么地方。

    接着,我们又打了车,可开车的司机问我们,后面是不是我们的朋友,本来后面就一辆坐着我们的三个伙计,自然点头说没错,也不知道这司机疑神疑鬼地干什么。

    胖子调侃着说:“哥们,你看看,咱都是些老爷们,又没带别人家的老婆私奔,谁还会跟我们呢?”

    司机挠了挠头,说:“兴许是我犯迷糊了。”

    在我们到了地方,我一看居然是来过一次的胭脂胡同,顿时就觉得胖子的脑子真是好使,自从我帮红鱼保存了她女儿的尸身之后,差不多快有一年没来过这里了,不过她确实可能在这里。

    我们朝着里边走了一段,胖子忽然站住了说:“等一下。”我问他怎么了,他没有说话,而是转身朝后看去,我也就跟着回了头。

    这不看还好,一看差点没把我魂吓飞,只见身后有着三十多个穿着黑西装的家伙,个个都戴着黑墨镜,仿佛是电影里黑客帝国中的打扮,他们的手都怀里放着,鼓鼓囊囊的一看就有家伙事。

    胖子骂道:“,又是老龙那个王八蛋的人,跑啊!”说着,我们六个人直接朝着红鱼那个老院子跑去。

    看样子这些家伙昨晚肯定找了我们一夜,要不然怎么个个都像是胖子玩了他们家所有女人似的,跟疯狗似的追了上来,有些人已经亮出了亮锃锃的刀,在阳光之下还闪着寒光,甚是骇人。

    到了还算熟悉的水泥电线杆处,根本没有去看别的,直接越过之后,胖子首当其冲撞开了那两扇贴身门神的棕色大门,“咯嚓”一声,里边的门闩都断了,两扇门应声而开。

    在院子之中,依旧熟悉的场景,在曾经红鱼请我和胖子喝茶的短腿小木桌,此刻正坐在两个现代化都市女性打扮的女人,她们不知道刚才在聊什么,此刻看到我们六个人连滚带爬地冲进来就站了起来,脸上全是诧异之色。

    等看清楚是我们之后,红鱼还有有些生气地质问我们:“你们这是干什么啊?”

    胖子抽出藏在裤子里的湛卢剑往门口一战,头也不回地说:“,我们被好几十人追杀。”

    红鱼脸上有了恍然大悟的表情,显然她也知道我的事情,只是刚才我们的冒失,让她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便快步走到了门口,这时候那些人也冲到了门口,看上去真是黑压压地一片,确实很有气势。

    “滚!”红鱼冷哼地骂了一声,指着那些人说:“老娘摸金派掌门红鱼,不滚让你们好看。”

    那些人中站出来一个光头,用钢刀拍着手心,说:“吆喝,又一个掌门,这年头掌门还真多。”顿时那些人哈哈大笑起来,光头一摆刀:“兄弟们,管她什么掌门,一个活口都别留。”

    “操,姥姥的,谁敢进来胖爷一剑两个。”胖子把湛卢剑举过头顶,就差天降一个闪电,然后他再喊一个“变身”之类的口号,然后就变成了拯救我们的英雄。

    当然,现实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桥段,而那些人也不会被一把古剑吓到,一瞬间就冲了进来,可就这时候,我的眼前闪过了一道身影,风中一股淡淡的香气,接着我就看到了不可思议地一幕。

    只见一个娇柔的身影猛地将伸手抓住冲在最前面光头的手腕,再就听到骨头“咯嘣”一声之后,光头的哀嚎声响起,接着就是钢刀落地的声音,再接着就看到光头整个人被举过了头顶。

    原本混乱的场面,在这一瞬间就变得鸦雀无声起来,每个人脸上都流露出不可思议和无比惊恐的表情,只剩下光头的惨叫声和叫骂声:“啊……疼死老子了,你们快,快来救老子。”

    “嗖!”光头的身影化作一道抛物线被丢了出来,砸倒了几个他的手下。

    这个娇柔的身影,嘴里轻轻地说:“走!”

    “大哥,你没事吧?”那些人围着光头问道。

    光头咬着牙说:“,被这娘们弄断了。兄弟们,别管我,就这个娘们厉害,剩下的都是软蛋,上去砍了丫的,要不然没办法和龙哥交差。”

    顿时,那些人又跟疯狗似的跑了过来,而胖子扯着脖子叫道:“姑奶奶,弄死几个,弄死几个他们就怕了,胖爷替您定罪去!”

    没错,和红鱼在一起竟然是我们想找的古月,也不知道她怎么也在这里。

    瞬间,骨头的折断声接踵响起,同时也伴随着惨叫声,而面对钢刀的古月居然没有后退一步,而是一直往前走,等到她走到了门口,除了院子里边留下的七八个哀嚎的人之外,其他人都退了出去。

    “走!”古月又是一个字。

    那些人再也不敢对这个字又任何质疑,等到院子里的人跌跌撞撞出去之后,三十多个人愣住落荒而逃,连像连续剧里边放狠话的勇气都没有,生怕下次折断的不是胳膊,而是他们的脖子。

    关了门之后,我和胖子的伙计都呆住了,用那种恐惧和仰慕地眼神看着古月,即便是我和胖子见过更厉害的古月,但如此直观的情况下,她还是给了我们太大的震撼。

    在胖子开始喋喋不休地夸赞古月的时候,那就等同于跟空气对话,因为古月自始至终都没有应他一声,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他,搞得胖子郁闷地不得了,在无趣的情况下他也只好闭嘴。

    红鱼给我们倒了茶,说:“小哥,你的事情我们听说了,正在商量怎么帮你,没想到你就自己找过来了。”

    我挠着头说:“实在不好意思,我们卸岭派的事情还要麻烦你,谢谢你们了。”

    四个伙计在院子里扫了一圈,很快被贴着黑纸的窗户吸引了目光,开始嘀嘀咕咕起来,毕竟干我们这一行,听得多了他们还是懂一点儿的,就算是普通人看到这样的场面,难免也会有所猜测。

    “哎哎,你们四个老实站着,别他娘的跟山汉进了城没见过电灯似的。”胖子就教训了他们一句,四个伙计立马不敢再议论。

    我对红鱼说:“鱼姐,本来我是不应该找你的,因为知道你们摸金派也是多事之秋,你的压力不比我小,可又实在没办法还的过来一趟。”

    红鱼说没事,又把大概的情况给我分析了一下,然后和柳源的说法差不多,觉得她出手有些说不过去,毕竟是卸岭派自己的家事,摸金派的出手不像那么回事。

    我把自己的想法也说了一遍,当然也没有隐瞒,直接提出想让古月出手,替我来一招敲山震虎。

    听完之后,古月说:“我帮你,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