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四百二十五章 五行棺

    ,不会吧?老子刚他娘的告诉胖子打不开,霍羽这家伙就给我来了这么一出,典型就是让我难看嘛,同时我也暗暗佩服霍羽的手段,师兄就是师兄,在这方面比起他来我还是欠缺很多啊!

    不过等我伸长脖子才发生,打开棺椁的并非是霍羽,而是我们的师傅吕天术,这些我的心里就平衡了许多。

    在打开棺椁的同时,他们一行人便快速散开,那是担心里边有什么暗弩毒箭或者是毒气之类,等到过了几分钟止呕,才围上去看里边的东西。

    这种类似恐龙蛋的棺椁,里边并没有放着恐龙,也没有看到尸体,我所看到的居然是一整块不知道是什么圆形东西,那东西呈现墨绿色,看起来像是一个大型的玉石球,上面雕刻着是一个场景。

    在将这东西移出棺椁之后,我大概能够看到一个树木植被茂盛的景象,但没有任何的人物雕刻,就好像是一幅风景图画,也不知道想要表达什么,但必然是有一定的寓意,要不然也不可能出现在寝殿之中,更不会作为五口棺材之一。

    最外面的就是椁,并没有几重棺几重椁的意思,看样子这个玉石球就是棺材,显然打开这个椁之后,还必须要打开这个棺。

    在我们研究这个的时候,吕天术已经把第二个棺椁打开,在里边同样是一个红色的球体棺材,只不过这上面的画风一转,则变成了宛如地心烈焰似的场景,上面同样没有什么人物,有的就是岩石和火焰,放佛描绘的就是地下岩浆的景象。

    一绿一红两口棺材出现之后,我顿时觉得这可能和整个墓中飘荡的那种金、绿砂尘有些相似,不过因为其中的红和金不同,又不能武断地联想到一块,但我总是觉得这其中可能有着某种我们还看不出的东西。

    胖子已经急不可耐地说:“快快,打开棺材看看,里边到底有什么样的珍贵冥器。”

    吕天术却没有继续研究现在出现的棺材,反而问我:“,你们那口棺椁需要打开吗?”

    我心说这不是废话吗?立马点头让吕天术帮忙,这已经是第三次了,但我还是没有看清楚吕天术是怎么打开这种怪异的棺椁,只是看到他的手一如既往地在棺椁上摸了一圈,然后左右磕碰了几下,整个棺椁就像是得到了“芝麻开门”一般的暗语,直接一分为二,接着一个人便能将上面的一半搬到地上。

    胖子的眼睛已经红的跟个兔子似的,说:“吕爷,您这是什么手艺?我鼓捣了半天都没有打开,差点就砸了它。”

    吕天术说:“会者不难,难者不会,这东西非常简单的,只不过教给你们也没有没什么用的,我也是无疑中掌握了这种窍门,想不到直到今天才能用上。”

    胖子还想问,我已经看出吕天术不想说了,毕竟我算是一个半路出家的和尚,和吕天术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也没有几天,而且从刚才他并没有争取我站在他的阵营中,说明他还是没把我当成自己人。

    当然,如果我往好处想,那就是吕天术藏了一个私心,我、胖子和古月一个棺椁,那就相当于这个棺椁就是我的,而他平白无故在这方面占了陈瞎子的便宜,只不过陈瞎子就算看出来也无济于事,毕竟他的阵营更加的不稳定。

    而我宁愿相信后面的推断,要不然吕天术也不会将卸岭派的掌门位置传给我,况且这不仅仅是一个身份这么简单,那可是他这一生奋斗出来的心血,就这么平白无故送给我这个关门弟子,换做一般人必然不会这样去做。

    想到这里,我就暗暗下定决心,等一下如果那颗丹药真的在我们这个棺椁里边,即便我给胖子和古月经济上的补偿,也要把丹药交给吕天术,也算是他对于我知遇之恩的报答,说白了没有吕天术,也就没有我的今天,他确确实实是我的贵人,而我不能做出忘恩负义的事情来。

    我们这口棺椁里边还是圆形棺材,只不过是灰色的球体,而且上面的雕刻又变了,刻画的好像是一片荒无人烟的戈壁滩似的,即便只是雕刻,也能给人一种异域风光的情形,只不过上面有着一个人物,正蹲在地上不知道干什么,由于是个远场景,只能看出这个人是个虎背熊腰的壮汉。

    顿了顿,吕天术看向陈瞎子说:“瞎子,如果你自己能打开,我就什么话都不说了,要是你打不开,我就做个送水人情给你,也算是对你的补偿。”

    陈瞎子冷笑一声,说:“这种补偿不足以抵得上我儿子的命。”

    吕天术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儿子现在的尸体就在长沙,你这次到这里,不过也是为了这颗丹药,我说的没错吧?”

    瞬间,陈瞎子愣住了,显然被吕天术说对了,他迟疑了片刻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吕天术说:“咱们这个圈子,说小是不小,但是说大也大不到哪里去,你带着人前往古墓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不用想也是找到了你儿子的尸体,要不然你直接搞垮我们卸岭派就行了,没有必须千里迢迢到这里来以身犯险。”

    陈瞎子说:“看来你还没有老糊涂,好吧,那就让你来,但是别想让我领你的情,如果老子的儿子救不活,你们卸岭派也别想继续发展下去,老子有一百种办法让你的心血付之东流。”

    吕天术没有再接话,而是走到陈瞎子他们那两口棺椁旁,用了同样的办法打开,而里边依旧还是圆形的棺椁,不变是上面的雕刻,又和我们之前的三口没有任何的相同。

    这两个球体棺材,一个是金色的,另一个是蓝色的。金色的上面雕刻着元宝模样的东西,而蓝色则是一个河流的景象,只不过也是没有人物,看的我们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五口棺材代表着什么意思。

    吕天术看向我说:“,你来看看,这五口棺材是什么材料的。”

    我点了点头,在经过自己的仔细辨认之后,便得出了结论,说:“金色的棺材是用黄金,墨绿色的棺材是用翡翠,蓝色的棺材是用蓝晶,红色的棺材是用红水晶,灰色的棺材是用黑曜石。”

    吕天术立马哈哈大笑起来,转头看着米九儿说:“九儿,我这个关门弟子怎么样?”

    如果之前,米九儿肯定会流露出一个不屑的眼神,并且说不怎么样之类的话,可是这一次她又是反常地点了点头,说:“在这方面,他比起你来,可算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陈瞎子眯着眼睛看着五口棺椁,片刻之后,有恍然大悟地语气说:“哦,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五行棺,想不到还真的存在。”

    “五行棺?”我非常疑惑,因为从未听说过有这样的设计,便用好奇地目光看向陈瞎子,问道:“什么是五行棺?五行棺又怎么了?”

    本以为陈瞎子会借机数落我,可是他也是一反常态地直接回答道:“这五口棺材用的都是顶级的宝石原石,而五种颜色又对应这‘金、木、水、火、土’五行,这是一种只在传说中才有的墓葬之法。”顿了顿,他反过来问我:“你这个得意弟子应该知道五行是什么吧?”

    我愣了一下,说:“天地未分之时,被称为混沌状态。天地乾坤混在一起,日月星辰没有生成,昼夜寒暑没有交替出现,上面没有风雨雷电,下面没有草木山川人禽虫兽。这时一股灵气在里面盘结运行,于是从太易之中生出水,从太初之中生出火,从太始之中生出木,从太素之中生出金,从太极之中生出土。五行由此而来,也有人说盘古就是五行。”

    吕天术接过我的话,说:“天若无土,就不能覆盖大地;地若无土,就不能承受地上万物,五谷粮食也无处生长;人若无土,就不能自然繁衍而五常不立。因此天地人不可无土。木若无土,有失栽培之力;火若无土,不能照四方;金若无土,难施锋锐之气;水若无土,就不能水借地势流溢四方。土若无水无木,不能长养万物;无火无金,不能繁衍生息。这就是五行不可或缺的道理,五行生生相惜,五行也就这样构建而成了。”

    对于我们说的那都是《周易》之内的东西,不管别人听懂听不懂,反正胖子是没听懂,而这家伙听不懂,立马就说道:“得得得,你们要是想传经论道,哪天找到没人的地方再说,现在倒斗呢,说这些有个屁用。”

    没有人理会胖子,我再度看向陈瞎子说:“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陈瞎子说:“五行相生相克,而五行棺也是一样,现在要破解却是一个想不到的死局。”

    我还是不明白他的意思,吕天术就解释说:“五行就像是一个圆环,不管我们从那口棺材打开,都将会破坏这个循环,而破坏便意味着危险,也就意味着可能死亡。”

    胖子说:“我靠,不会吧?照你们的意思就是说,这棺材还他娘的打不开了?”

    “能!”吕天术和陈瞎子几乎异口同音地说了出来,又看了看对方,但是看样子他们居然没有打算往下去说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