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三百七十六章 被迫合作

    其他五个人对于我和胖子能否看懂这张帛书表示疑惑,认为这种东西必须是上了年纪的老头子才能读懂,要知道风水学在外国人眼里,那跟天书基本是一个等级的。

    中年人看着我们两个,说:“不要瞧不起人,中国的奇能异士深藏不露,我们有可靠的消息,加上飞机在上空一直侦查才走到了这里,而他们也能走到这里,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这话一出,顿时那五个人面面相觑,开始用各种交杂的语言议论了起来,我听得却是满头雾水,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可能会这样交谈,还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那个高大的老外,走到我们两个身边,蹲下来直接抓住我的头发,再度用前言不搭后语的,蹩脚汉语问:“地方,你们去,能带我们?”

    我瞪了他一眼,刚想拒绝的时候,胖子就用力地靠了我一下,而我终于是把怒火压了下去,甩开了他的手说:“想让我们带你们去也可以,但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们。”

    胖子也附和地叫道:“抗议,抗议,你们他娘的这是在虐待俘虏。”

    中年人看了我一眼,说:“那行,把这小子留下,而这个满口脏话的死胖子一定要做掉,这家伙太贼了!”说完,他目露凶光地看向胖子,显然是动了杀心。

    我连忙说道:“你们不能动胖子,这帛书必须两个人合作才能看懂,要不然有很大的失误性。”

    中年人哪里肯信这个,知道这应该是我的缓兵之计,就冷哼一声说道:“后生仔,你也别耍滑头,老子长这么大还没有听说过看地图需要两个人的!”

    胖子开口说:“这里是一座天然的奇门遁甲,‘奇’指三奇,为乙、丙、丁;门指‘八门’,分为为开、休、生、伤、杜、景、死、惊,入生则生,入死则死,其他六门九死一生。”顿了顿,他继续说:“要是没有胖爷的指点,他会把你们带入陷阱里的!”

    我顿时就愣了,从来没有见过胖子的这么一面,此刻他肯定跟我一样肿的跟个猪头似的,但却一脸的得意,看来这死胖子也在偷偷的进步,把我们经常说的那些都记在了心里。

    中年人皱起了眉头,其他五个人更是一脸不明白,只好一起看向中年人,放佛在中国的事情,什么不懂都要问中国人,不过我看中年人也不是太懂,否则他怎么会看不破胖子是在故弄玄虚呢?

    可是,接下来的的情况,让我大跌眼镜。中年人微微点了点头,说:“死胖子,看不出你还有两下子,我也大概猜测这里有一座天然的迷宫,所以我们才一直找不到墓葬的真正方位。”

    “那是,胖爷不是跟你丫的吹,这阴阳玄学还没有胖爷不精通的。”胖子语气中已经开始带着得意之色,不过他还是比我心眼要多,大概是担心这些人会加害我,旋即又说道:“但胖爷并不精通确定龙脉的准确方位,这事还要靠小哥,对不对啊小哥?”

    我立马说道:“没错,这摸清楚龙脉的走势,还要探穴定位,这些都是小爷的专长。”说完,我就看着他们,脸上尽量表现出一副没有我你们只能白跑一趟的气势,想要从这方面让他们“折服”。

    六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就回到了篝火旁,过去商量起来,偶尔传来中年人的粤语腔,其他人都是“叽里呱啦”的,我完全就听不懂。

    中年人的意思就是将我们两个都留下,一方面让我们替他们找路,另一方面让我们打头阵,那样可以让他们减少伤亡,用他的话来说:“哎呀,这不就是一石二鸟之计嘛,这里是中国,你们不懂的啦!”

    最终,他们确定了之后,中年人承诺不会伤害我们两个,但我们一定要带他们找到入口,而且就给我们一天的时间,要不然我们两个人都的死。

    说实话,一天的时间根本不够,虽说还有七八公里的路程,但这种密林之中太难走,一天能走五公里也就撑死了,毕竟还要小心周围的野兽突然袭击,加上地面是那种树根藤蔓,所以一天是不可能找到的。

    还不等我说话,胖子立马答应道:“没问题,其实根据我们两个来看,现在我们距离墓葬已经很近了,估计从明天早上出发,在天黑之前便能找到。不过呢,胖爷有一个条件。”

    中年人一皱眉说:“什么条件?”

    那五个立马叫嚣起来,大概的意思是我们已经是他们的阶下囚了,还有什么谈条件的,而且作势又要群殴我们两个,不过却被中年人拦住了,示意胖子先说说看。

    胖子说:“这墓不是普通的墓,而是皇陵,你们应该懂皇陵意味着什么,我们两个也要进去,只是等到找到了入口,咱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谁也不要妨碍谁!”

    中年人立马说:“成交!”

    我已经听出来了,胖子是在骗中年人,后者也是在骗他,即便我们能在一天之内到了核心地带,他也不会放过我们,而这期间以古月和琦夜的身手,只要让她们两个找到了而破绽,这六个人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给我们解开了绳子,把我们的装备都给了我们,但都是一些倒斗用的,步枪和匕首都没有给,连饮用水和食物也没给,看样子是担心我们两个会突然发难。

    我和胖子还是习惯性地把工兵铲挂在了腰间,也许他们也曾经见过我们这样的打扮,所以也就没有太留意,但是我和胖子早已经用眼神交流好了,只要一有机会,用胖子的话来说,那就是劈死丫的。

    一夜无话,第二天我们两个精神百倍地吃了他们给的早餐,这一觉睡得别提多爽了,起初我还睡不着,但胖子的一句话点醒了我,他说:“小哥,好好休息吧,有他们给我们值夜班,我们也好养精蓄锐,”然后,他又轻声说:“伺机而动。”

    我们两个也就是交谈了这么一句话,就被那些人给分开了,虽说他们没有再捆着我们,但还是有两个人站岗放哨,一方面是担心野兽,另一方面是担心我们两个玩什么猫腻。

    最让我奇怪的是,古月和琦夜一晚上都没有出现,也不知道她们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可转念一想,现在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有心情担心别人的安危,只不过我可以肯定,她们晚上肯定没有我们睡得舒服。

    那六个人吃完早饭之后,就催促我们两个打头带路,胖子说要跟我再度确定一下方向,那个中年人就直勾勾地盯着我们两个,肯定是担心我们两个玩什么花样。

    但即便这样,胖子还是玩了花样,他用眼神瞟了我一下,这个细微的动作是他很少做的,一般他都是大大咧咧地看着我,这样做我也能明白他的意思,毕竟两个人合作了这么久,早就到达了一个眼神可以传递信息了。

    胖子的意思就是问我,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要把他们往沟里带?我也有意无意地看了胖子一眼,示意这些人精明着呢,而且他们还有飞机在上面侦查,如果不知道也就罢了,要是知道我们两个的背后一定会被射成马蜂窝的。

    我们两个表面还有一句没一句地念着一些门派的口诀,在我们听到这些几乎就好像耳熟能详的《三字经》,但是在他们听起来就非常的晦涩难懂,毕竟隔行如隔山,他们能听懂才算怪呢!

    最后,我们两个决定把他们往正确的方向带,这样让他们不会起疑心,即便今晚到不了腹地,他们肯定还会给我们一次机会,而等我们两个的身体恢复一些,加上一直在没有显身的琦夜和古月,只要一切就没问题的话,今晚就是他们的死期。

    我是第一次决定要杀人,这是以往都没有过的事情,毕竟我这个人虽然说不上天性善良,但也不是什么凶狠毒辣之辈,即便这里涉及不到法律,但也关乎到人的道德底线,显然是他们把我真的逼急了。

    在我和胖子一人一根木棍在前方开路中,胖子打头,我是第二个,这是我们两个坚持要以“一字长蛇”的队形深入,说这是破开奇门遁甲的招数,他们又不懂,只能按照我们说的来。

    当然在这种地方行走,一般都会采用这种队形,因为即便前方的人出事了,后面的人也可以及时伸出援手,再不济也能避开危险,说白了就是将损失降到最低,他们也没有什么好猜忌的。

    这当然是胖子的点子,他的意思是要是我们两个并排走,如果遇到危险最先挂的就是我们,到时候有一个人就是做了无谓的牺牲,而且他也不放心我和他并排走,说以我的身手,很有可能会弄巧成拙的。

    不管怎么说,我知道胖子还是在保护我,这并不是传说中的激情满满,而是真的这么多年的兄弟,他知道我的弱点所在。

    而且,接下来的路程危机重重,说不定在某个时间段,我们就要和身后的这些人打起来,到时候一定是你死我活的那种,所以胖子要替我们两个看准时机,准备着闪躲身后黑洞洞枪口打出的子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