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三百四十五章 回到镇内

    手机阅读

    我的瞳孔快收缩,意识瞬间就变得清晰起来,就在我想到这是什么东西的,苍狼也大叫一声,道:“是照明灯,快躲开。”

    而眼睁睁地看着照明弹朝我而来,可我一点儿躲避的力气都没有,苍狼扑了过来,带着我一滚,就是满身的泥,而那照明弹就在我背后的树上炸开了,顿时刺眼和炙热的光芒不断地燃烧起来。

    我死死地闭上眼睛,照明弹那可是相当恐怖的,燃烧释放的温度先不说,就是光芒距离太近便能轻易烧坏眼角膜,让人瞬间瞎掉。

    胖子大骂一声:“他娘的,这是要胖爷的命啊!”等到光芒减弱之后,胖子爬了起来,就气冲冲地朝着入口跑去,想要和这件事情的始俑者打一架似的。

    “!”胖子刚一走到入口,就倒吸了一口凉气,指着入口里边,转头对我和苍狼说:“你们快过来,是他们啊!”

    我和苍狼连跑带爬到了入口,第一眼就看到了浑身脏兮兮的张玲儿,枪掉在了一边,接着就是古月、霍羽、琦夜和红鱼,她们身上有很多的伤口,但手下的伤口最为严重,我看出那应该是长时间摩擦导致的。

    几乎在那一瞬间,我的高烧好了一大半,但外面下着雨,我们就打算在这盗洞里边帮他们检查伤口。

    苍狼抱起霍羽叫了几声,见后者没有反应,就打算撕开衣服看里边的伤口,因为就是盔甲都破的非常的厉害,放佛刚刚在他们身边发生了一起不小的爆炸似的。

    霍羽忽然抓住了苍狼的手,把苍狼着实吓了一跳,就看到霍羽张着嘴想要说话。

    苍狼立马俯下身子将耳朵贴在了霍羽的嘴巴,听了几秒之后,他点了一下头对我和胖子说:“霍小爷说那些东西没有死光,让我们带他们快些离开盗洞,然后把盗洞掩埋掉,以防那些东西冲出来。”

    看到他们五个人都伤成了这幅模样,我们哪里还敢迟疑,立马三个人将他们一个个地拖出盗洞,然后拼了命地掩埋盗洞,幸好这也是下了雨,地表变得松软了很多,要不然以我们三个现在的状态,很可能是来不及的。

    等我们三个人做完一切的时候,雨开始渐渐小了,但是刚掩埋住的地方发出很长时间的怪异声音,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我们三个人扶着五个人,在崎岖的山道上连夜而行。

    三个人扶着五个人,还是在夜晚,加上我自己的状况,当时的情况可想而知,那真是苦不堪言,我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让我们走出江郎山的深处,走出来天也亮了。

    在到了石门镇的时候,那已经是下午的事情,随着霍羽他们多少恢复了一些行动能力,我们八个人以我、胖子和苍狼在间的搀扶的姿势,加上我们浑身都是泥,就好像刚从沼泽里钻出来一样,吸引了大量当地人的目光。

    胖子跟一家小宾馆的老板讲了我们是进山里旅行的旅客,昨晚迷了路才成了这样,也幸好我们的伤势被泥巴裹住,否则肯定是穿帮,老板一脸不相信和嫌弃的目光,最后胖子以我们身上所有的现金甩出去的情况下,终于老板还是动容了。

    我估计那至少有五千多,只是我们现在的情况,有人肯收留就不错了,毕竟背上背着的都是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所以也没有斤斤计较。

    我们开了四间标间,进去都洗了澡,我又穿着他满是泥泞的衣服去银行取了钱,然后一行人想冥器放好,留下苍狼和胖子看着,我们出去买了衣服,到药店里边买了一些琦夜需要的药物。

    回去在琦夜的指挥下我们互相消毒和包扎了伤口,然后换了新衣服,我看到霍羽身上的伤口时候,差点恶心地吐出来,因为好多口子都是翻出来的,估计也就是他还能撑得住,苍狼给他用肉线缝合好,虽然不怎么漂亮,但至少是不会挂了。

    做完一切,琦夜说:“这只是简单处理一下,等休息好了我们还要去医院,要是留下什么后遗症就麻烦了。”

    胖子笑呵呵地说:“胖爷打死也想不到你们还能活着走出来。对了,你们打开那石头丹炉了吗?我看应该是打开了,那里边又有什么,你们怎么又会搞成这幅模样呢?”

    霍羽说:“先找地方填饱肚子再说,这些天一直就没有吃饱过。”

    我虽然也很想知道,但一想也对,就立马招呼所有人向着附近的饭店进发,我们不求吃的有多好,只求能饱饱吃一顿,所以我们悬着了一个不大的小饭店,里边只有一个包间,自然是属于我们的。

    我们点了很多饭菜,我从来没有见过哪次吃饭会点这么多的食物,听得服务员都傻眼了,她好心提醒我们已经够吃了,但她根本不知道我们刚从什么地方出来,这点最多是眼饱,但肚子肯定是吃不饱的。

    我说:“行了各位,小爷也不是小气不让你们吃,俗话说得好,饭要一口一口吃,我们不可能用这一顿补上这么多天落下的,就先这么多吧!”

    胖子说:“来两筐啤酒。”

    我拦住他说:“不能喝啤酒,我们身上都有伤,来两瓶白酒吧,这样对我们的筋骨还有些好处。”

    在安排好了之后,也没有先聊石头丹炉里边发生的事情,而是等着上菜上饭,等到我们埋头吃了一个小时之后,才开始喝酒,那真是菜过五味酒过三巡,然后胖子拍着肚子,抽着烟问:“现在饭也吃了,酒也喝了,总能告诉我们三个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霍羽甩了一下他的头发,说:“说了你们也不一定信,不过我这里有些东西,也许会增加点可信度。”

    胖子愣了愣说:“别他娘的废话,有东西就先拿出来,至于信不信我们哥仨自己能判断,而且那个斗里的我们又不是不知道,你们就说有粽子吃屎胖爷都信。”

    霍羽从口袋里边掏出了一个塑料袋,然后打开从里边捏住了一颗圆形的石头,放在了桌子上,又重新把那个塑料袋收好,示意我们三个看看。

    我拿起来看了几眼,说:“这就是石头丹炉里边的丹药?”

    琦夜提醒我:“小哥,你小心点,别把这丹药捏碎了,里边有东西。”

    我愣了一下问:“什么东西?”

    琦夜说:“我们也不知道,好像是一种昆虫,而且还是活的,差不多有指头肚那么大,长着双螯,我们身上的伤口就是被这种昆虫的螯造成的。”

    苍狼问:“你们不是都穿着盔甲呢吗?怎么还能伤及到内部?”

    张玲儿说:“这种小昆虫,能够喷出一种液体,除了这种丹药表皮之外,任何东西都可以腐蚀,这一只没什么,但里边实在太多了。”

    我疑惑地看着那颗普通小石头般的丹药,说:“一炉丹药九十九,很多史书都有记载,怎么可能会有太多呢?”

    红鱼说:“可能是繁殖了,里边这种虫子实在太多了,也幸好我们先发现了情况除掉了绝大部分,但是它们在死亡的时候会喷出那种液体在我们的身上,要不然我们也不会这么狼狈。”

    我闻了闻这颗丹药,并没有任何药材的味道,反而有一种很难形容的臭味,就觉得其实这并非是石化的丹药,而是另外一种东西,但我又想不到这是什么。

    霍羽见我表示疑惑,他就笑了笑说:“师弟,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我说:“我也不知道,但我觉得说它是丹药是我太武断了,这很可能是别的东西。”

    “什么别的东西?”胖子和苍狼几乎异口同声问我,然后他们两个相视一眼。

    我摇头说:“小爷也不清楚,只是长的很像丹药,可如果真的是石化丹药,不可能会被轻易捏开,我刚从感觉了一下它的硬度,有些像是发干的药丸包裹的一样。”

    张玲儿捂着嘴娇笑了起来,看着古月说:“小哥,你和古月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她当时也是这样说的,后来在我们打开一颗才发现里边的那种昆虫。”

    胖子挠着头问道:“胖爷怎么越听越乱呢?这种东西就是在这里边,还是在这外面?”

    苍狼白了他一眼,说:“这都听不明白,肯定是里边外面都有,我猜外面成年的,里边应该是幼虫。”

    霍羽微微点头,说:“老狼说的对,在我们打开一颗之后,发现确实是那种昆虫的幼虫。”说完,他就从我手里那东西接了过去,然后用手一捏,顿时外壳一分为二,而里边出现了一只我从未见过的昆虫。

    胖子吓得直接站了起来,一边后退一边说:“,你丫的以为这里哪里?这可是他娘的饭店啊,一会儿发生什么意外,到时候我们可都是要被抓的。”

    在胖子说话的同时,我还有些没反应过来,而这个时候的霍羽,已经将那只小昆虫塞进他的酒杯,用一个小碟子盖着上面。

    那小昆虫只有蚂蚁那么大,在酒里折腾了几下,便以肉眼可见的度长到了指头肚那么大,然后六条腿一伸就没了动静,像是一只甲壳虫似的。

    但这虫子通体是淡金色的,看它那锋利的两个牙齿和双螯,就知道这东西非常的不好惹,而且我发现白酒的从水色也变成了淡金色。

    我浑身感觉有些不对劲,一皱眉问他们:“难道这种虫子还有毒?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