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三百三十九章 进棺摸金

    我们顺着霍羽指的方向果然有一些血迹滴滴答答地流了进去,九婴还真的活着。    .dt  .

    商量了一下,觉得现在九婴对我们的威胁不大,便立马开始拉出绳子滑了下去。苍狼是是一个,他下去之后端着枪用手电扫了一圈,对我们做了一个安全的手势,然后我们才逐个地跟了下去。

    其实高度只有三米多一些,下面有着一层很厚的灰烬似的东西,踩上去松松软软的,我起初以为是焚烧后的东西,随着棺材一起填入了棺椁,但捏了一把就发现那些居然是动物的短毛。

    胖子说:“,这里不会还有更多的九婴吧?而且这些九婴还脱毛。”

    我已经认出那是什么,就没好气地说道:“你他娘的一天就会胡扯,这明明就是陪葬的皮毛腐烂后形成的,所以才有这么多的腐烂毛发。”

    胖子提起腿说:“,那这陪葬的皮毛也太多了,腐烂之后都快没到胖爷的膝盖了。”边说,他边抖着腿上粘的毛,可是等到换另一条腿的时候,之前那条有粘满了。

    红鱼说:“死胖子,你别抖了,再抖还是会粘毛的,现在抖的里边的毛全都飞起来了,你不觉得呛鼻子吗?”

    胖子不好意思地挠着头说:“胖爷这么在你们几位大美女的面前,想要体现一下胖爷干净嘛,以后说不准也能从你们当找到当老婆。”

    “呸!”红鱼对着胖子翻白眼,说:“瞎子才会这个死胖子呢!”

    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哥,她们当还真有人是瞎子。”

    我愣了一下,就反应了过来,这家伙明显把我和琦夜都骂了进去,我们两个属于那种躺枪的,我毫不留情地在胖子屁股上踢了一脚,可搞得里边的皮毛更加肆无忌惮地飞舞起来,惹来了一阵的怨声载道。

    我干笑几声说:“不好意思,要怪就怪这个死胖子,都是他挑的事。”

    霍羽说:“行了,都别闹了,进去摸完金回去闹翻天也没人管你们,这毛也太多了,小心一会儿吸取鼻子进入气管,居然说皮毛吸的多了会得白血病的。”

    顿时,我们就消停了下来,这就跟戒烟一个道理,平常有人跟你说抽烟的坏处和戒烟的好处,但你不管怎么样都还是要抽,可是医生告诉你再抽就死了,那保证十个就九个半都能把烟戒掉。

    霍羽指了指那个入口,说:“我和老狼先进去人多进去有危险想退都退不出。”

    我原本是同意的,毕竟那九婴说不好还活着,可胖子却说:“那可不行,怎么不是我和小哥先进去探探?霍羽,大家都是成年人,谁也别想糊弄谁,万一里边有什么珍品,你们两个进去肯定会偷偷藏起来了,胖爷可不是白痴小哥,没那么好糊弄的。”

    胖子这话一说,立马得到了张玲儿和红鱼的支持,毕竟胖子说的也是实情,进去就意味着和冥器无限的接近,要是有什么好冥器,别说是霍羽和苍狼,就是我都忍不住会藏一件,毕竟谁摸到那就是谁的。

    一样,霍羽狼一眼,他说:“那只能大家一起进去了,里边空间应该不会太大,如果到时候有危险,别怪我没时间去救你们。”

    胖子说:“您呢就放一百二十八心吧,胖爷又不是第一天盗墓,里边的那条道道不比任何人知道的少,一起进就一起进。”

    我不再说话,心里虽然有自己的想法,但表面是做着少数服从多数的模样,其实就是我的脸皮比不上胖子的厚,即便当时想到也拉不下脸说这些,而胖子是见到冥器连路都走不动,他这样的表现反倒是非常的正常。

    霍羽说:“那这次谁带头?”

    胖子呵呵一笑,说:“怎么了?感觉亏本了?不愿意带头进去了吗?那行,这次就让胖爷做先锋,你们在后面跟着。”顿了顿,他说:“小哥,胖爷打头你第二个,别人胖爷还不放心呢!”

    我什么都没有说,就是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他的话,然后一行人以胖子带头,我第二,接着是霍羽,张玲儿琦夜红鱼古月,最后还是苍狼殿后。

    在胖子走进去之后,我用手电扫了一眼地上的血迹,然后也跟了进去,同时提醒胖子,说:“注意点,别被九婴偷袭了,我们还是低估了它。”

    胖子这次并没有反驳,时候脸上非常的认真,显然和平常喜欢开玩笑的他判若两人,想来也对,毕竟这可能危及到他的小命,胖子绝对不会做那种牺牲他来成全别人的事情,要不然那就不是胖子了。

    进入棺材内部,发现里边腐烂的要比外面严重的多,棺壁四周和顶部都有一定的木片掉落,感觉非常破败,不过我只是扫了一眼,注意力还放在那些血迹上。

    内部自然也不小,像是三间大平米的平房,在正间有一个玉床,上面躺着五具干尸,身上都穿着兽皮,但也腐烂的非常严重,干尸几乎是剩下一把骨头,这些骨头并不整齐,在玉床上随便什么方向躺着。

    我猜想这应该是九婴所为,只是好奇为什么九婴没有吃掉这些尸体,反而让尸体自然风干,难不成那只九婴是后天才进入里边,而尸体已经让它没有什么胃口了吗?

    在玉床的周围,我们很多的陪葬品,这些陪葬品几乎要顶到棺盖上,除了正面没有,左右和后面都被堆积的满满的,虽然非常的单调,但在我们后,每个人都陷入了很长发呆的状态。

    在玉床左边是不计其数的青铜器,大多都是一些武器和盔甲,还有很少一些青铜器皿;而右边则是一层厚厚的皮毛,感觉就像是进了掉毛野兽的窝;在后面则是无数件玉器,这些玉器从材料上来椁的一样,但都是玉的极品。

    刨开那没有用的皮毛不说,光是这些青铜器和玉器,每一件都可以让人为止心动,尤其是那些玉器,就是现代挖出这种品相的玉,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enfeisuzhongen阅读完整章节或访问址:/

    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