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二百九十九章 鬼推磨

    听了胖子这话我的心就凉了半截,这应该是每个男人最不愿意听到的一句话,我是相信琦夜的为人,可是有些时候这个世界上会发生一些你无法预判的事情,要不然也就不会有“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必须带点绿”这样的说法。.

    可是又有几个男人真的能不在乎呢?但是我希望眼见为实,就黑着脸对胖子说:“带我过去。”

    我们走到了一座二层楼院子的门口,门是用灰色的砖块砌成的,由于南方多雨潮湿,上面已经生长着墨绿色的青苔,加上门是那种很老很旧的双门,这样就显得这座院子有些古朴和陈旧。

    胖子指着一个方向,我就灯火明亮的二楼,有两个缠绵在一起的身影,即便在院落外面就能听到隐约传出的男欢女爱的声音。

    听到女人的声音之后,我一脚就踢在了胖子的屁股上,轻声骂道:“你他娘的瞎说什么,那声音根本就不是琦夜,这点判断能力小爷还是有的人。”

    胖子非常不情愿地揉着屁股,说:“你子里边的衣服,那不是发丘大妹子的又是谁的?都猴急成这样了,你还替她狡辩。”

    我愣了愣,胖子就指着门缝里边的院子,我爬着门缝来,果不其然那正是琦夜来时候穿的外套,因为衣服的颜色样式和装饰都证明了它的主人,这是我和胖子陪琦夜到店里买的,所以我们两个都认识。

    胖子大概觉得我心还不够堵,就火上浇油地说:“这下人证物证具在,想不到发丘大妹子是这样叫的。不过,胖爷的这纯情小男人,肯定连发丘大妹子的身子都没见过。”

    我想踢死胖子,结果被他躲了过去,胖子骂骂咧咧地让我赶快进去,他说这东西要的就是一个人赃并获,等一下要是不承认,添堵的就是我自己。

    我咬着牙,有一种想要用头撞门的冲动,正打算一脚踹门进去的时候,但是又被胖子拦住,我问:“你他娘的到底想要干什么?”

    胖子指了指围墙说:“也就是两米五的墙头,胖爷托你一把就上去,这样会打草惊蛇的。”

    我居然同意的胖子的提议,在我上了墙头之后就蹲了下来。借助月光,我环顾了一圈院子里边情况,发现院子里边非常的整洁,间是条一米多宽的石子小路,两边栽种一些应季蔬菜和一些花草,颇有一番“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的诗意。

    胖子急躁的叫道:“快把胖爷拉上去。”

    我伸手试着拉胖子,却发现这家伙的身体重的好像铅块,加上墙上非常的湿滑,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我就对胖子说:“小爷自己一个人进去,你在外面等着吧!”

    胖子点头说:“那你要小心啊,别被里边的男人灭了口,这年头这种事情多着呢!要是不行就大声地喊,胖爷踹门进去。”

    我只得点头,然后转过屁股落下了院子里边。穿过石子路的时候,我捡起了那件衣服,闻了闻上面的味道,确实是琦夜的,我的心里就变得一团糟,脑袋一热就开始大步流星朝着房间走去。

    在我十几步走到了正房的房檐下,就发现在左侧有着一块空地,其放着一个老式的磨面机——磨,就是那种用牛马驴托着一根木棍,通常是采用反复碾压挤压摩擦来使颗粒状的物品变成粉末状,是电器化出现之前常用的粉碎工具,曾遍布世界各地。

    在我老家门前就有一个这样的磨盘,只不过比这个大好几倍,但已经不能用了,而我不但能用,而且最近还使用过,因为上面有一些刚刚发潮的杂粮碎粒。

    我刚想推门而入的时候,忽然这时候那个磨发出了一声“咯吱”声音,我愣了一下,接着整个磨就缓缓地动了起来,那一瞬间我浑身的鸡皮疙瘩就竖了起来,因为我已经意识到被胖子害了。

    这种石磨肯定是不会自转的,除非是一种可能,那就是传说的鬼推磨,经常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就是说只要你肯花钱,鬼都能被你买通,但我知道自己今天是碰到真的了。

    在南朝刘义庆的《幽明录,新鬼》,讲的是一个新到地府的鬼,身体瘦弱不堪,在碰到一个非常富态的胖鬼,瘦鬼非常的羡慕,于是就请教胖鬼怎么才能变胖。胖鬼告诉瘦鬼,只要到人间作祟,闹出点动静来,人们一害怕就会送上供奉给他吃。

    瘦鬼闻言大喜,匆忙来到人间,但他没有进行前期的调查摸底,就冒冒失失闯进一户人家,子有一口石磨,就抢步过去推了起来,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不巧,这正是一户穷人家,自己都缺衣少食,哪里有食物供奉,结果瘦鬼没有捞到半点好处,还差点累死。

    后来这鬼大发狂性,将这户人家赶尽杀绝,但它由于罪孽深重,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结果怨气太重无回,一直游荡在阴阳两界,不断地推动着磨,用来赎罪。

    其实,在《风水玄灵道术》也有类似的记载,不过却是另一 你所看的《卸岭盗王》的 第二百九十九章 鬼推磨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卸岭盗王》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