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两百四十二章西厢记

    其实也就是我们当事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前台小姐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而来往的行人也是有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尤其是看着我和胖子。

    那些眼神中传递的信息显然是,提醒我们两个,这是在阎王爷门口撒野,到时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这让我感到非常的不爽,同时也有那么一点儿胆怯。

    我转头看向说话的人,那是一个二十七八的青年,身着黑色的运动装,他的五官分明,头发染成了银白色,戴着一个大大的蛤蟆镜。

    最让我注意的是这个青年的耳朵,上面戴着一个样式很特别的耳环,这种耳环不是现代的东西,我大概扫了一眼,不是铜制就是青铜的,有铜锈痕迹,显然是有一些年头。

    “左小爷!”几乎大厅里的所有人叫了一声。

    这个左小爷摆了摆手说:“都忙自己的去,别围在这里跟耍猴一样,成何体统。”

    大部分人应了一声,便是逐渐离开,唯独之前和我们打架的几个人还杵在那里,带头的人附耳到那个左小爷的耳边,轻声说着什么。

    听完之后,左小爷微微点头,说:“知道了,你们也忙自己的去吧。”

    胖子指着那几个人骂道:“你们都给胖爷等着,打破了爷的脑袋,这事没完。”那几个人没有理会胖子,很快就先上了楼。

    左小爷一笑,说:“两位,手下的兄弟们不懂事,有对不住的地方还请多担待。”

    “太客气了。”我说完,就接着问:“陈爷呢?”

    左小爷说:“我们家老头子生病住院了,现在大小事务都由我来处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两位移步跟我来吧!”

    我们跟着他走到了一个宽敞的会客室。通过介绍,这个左小爷让我们叫他左耳,我知道这典型是倒斗中的代号,就像琦夜、红鱼、苍狼等人一样,显然他应该也是一个老手,换句话来说就是有案底的人,所以才用绰号来替代。

    倒了水,互相递了烟。左耳开门见山地说道:“我听老爷子说过二位,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这次是带来什么好的冥器吗?”

    我摇头说:“那我也就直说了,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你们派往北方倒斗的那批人死了。”接着,我就大概把见过那四个人的经过说了一遍,也把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

    左耳听完,扶了扶他的蛤蟆镜,说:“哦,是这样啊,那真是谢谢两位了。”他说出这话的时候是轻描淡写,这就让我和胖子愣住了,毕竟那可是他们的人,难道听到死讯连一点儿悲伤都没有吗?

    胖子干咳了一声,说:“那行了您,我们已经把话带到了,那就不打扰了。”

    左耳说:“两位这次没有摸到什么冥器吗?要是想出手,我完全可以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价格,哦对了,我家老爷子说过,要是有从古回国带出来的冥器,我们也愿意高价收购。”

    我耸了耸肩,说:“这次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我们没有带出一件冥器。下次吧,如果有我们再合作。”

    左耳露出了失望的表情,说:“哦,那好吧。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他一边看着表一边,说:“为了感谢两位不远千里过来,我请你们吃顿便饭。”

    我说:“不必了,我们把消息送到,就该回北京了。”胖子想说什么,却被我一个眼神拦住,他只能低头不语。

    左耳掏出了电话,摁了几下,然后说:“也行,以后来长沙就直接找我,大家见过面就算是朋友。”

    我们又互相说了一些客套话。不过五分钟,有人敲门,左耳让人进来,直接一个中年女人拿着几沓钱,放在了左耳的面前,然后便又离开了。

    左耳把钱推向我们,说:“这一共是五万。两万是你们的幸苦费,三万是你们疗养费。”

    我正想拒绝,胖子却一把搂了回来,说:“那胖爷就不客气了,这些也是我们应得的。”

    左耳一笑,便没有再说话。在胖子将钱装好之后,我看左耳不言不语是下无声的逐客令了,便站起身说:“那行,我们就先走了。”

    左耳立马站了起来,说:“也好,我就不送了,有缘再会。”

    我和胖子就离开那大厦。其实出来的时候大厦的大部分员工已经下班了,我一看到了晚饭点,也没有走太远,在附近的酒店里开了房,就和胖子下去找饭店吃饭。

    胖子捏着兜里的钱,骂道:“狗日的,咱们兄弟千里迢迢地过来,还被人打了,才捞了五万块钱,还被人不理不睬的,真他娘的晦气。对了,小哥,你丫的想吃什么?胖爷用我的疗养费请你。”

    我叹了口气,看着繁华的夜景,一家家的川湘菜馆,说:“随便找一家吧,反正都是辣子,我们不一定吃的了。”

    胖子环顾了四周,指了指远处一间门面大气的饭店,说:“就这家了!”

    饭店的名字叫“西厢记”。而《西厢记》其实是元代的戏曲剧本,作者是王实甫。书中处处都写着道家的哲学闪光,在四大名著之一的《红楼梦》中也提到过,而现在有不少地方用它作为饭店的名字,彰显饭店有内涵,让进入的顾客有一种古代文人雅士的感觉。

    进去大厅中,几个带着金链子光着膀子纹身的壮汉在里边拼酒,看来已经喝了有一会儿了,其中也是吵吵闹闹,大人的叫声,小孩儿的啼哭声,几乎在一瞬间都钻进了我的耳朵中。

    我们两个人,自然不可能给包间,就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坐在了一个角落的地方,点了一些招牌菜,我就和胖子边喝茶边等着上菜。

    说到了盗墓的事情,胖子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小哥,最近大斗太难找,小的是有那么几个,但都是明清时期的官员,根本不值得咱们哥们儿出手。”

    我说:“这次就是为了冥器,最好就是唐宋明清的古墓。现在这几个朝代的瓷器非常值钱,而且距离我们现代也比较近,说不定里边还有什么书法、绘画,那可都是按照平尺算钱的。”

    胖子想了一下说:“可是年代越近的墓,防盗措施就越先进。就说慈禧那老婆子的墓,到现在都还没有人发现呢。”

    我说:“明清的大墓都在北京、南京附近,就算还没有被发现,我们也不好下手,雷子可不是吃素的。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往人烟稀少的地方打听一些唐宋时期的墓葬。”

    胖子一笑,说:“要是有元朝的墓你倒不倒?”

    我摇了摇头说:“元朝的大墓都在内蒙。你知道的,我们卸岭派祖训是不和蒙人打交道的,因为成吉思汗陵,我们卸岭派差点被灭了。”

    “开个玩笑嘛,知道你也不去,而且胖爷也没有。”胖子喝掉杯中的茶水,又自己倒上,说:“放心,难得小哥你丫的积极一次,胖爷一定给你打听个大墓。”

    我微微点头,毕竟我们卸岭派的规矩是不盗元朝墓,而胖子他们摸金派是非王侯大墓不盗,所以要想找个斗来弥补我们上次的损失,肯定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菜上齐了,胖子叫了六瓶凉啤酒,我们两个就是开喝,午饭在飞机上没有吃好,所以我们两个自然就是扫荡式地风卷残云起来。

    南方天气潮湿而闷热,我们两个北方汉子自然是不习惯,所以一人三瓶根本就是簌簌口,然后又整了几次,差不多一人喝了有十几瓶,这顿饭才算是到了尾声。

    胖子打了个酒嗝说:“小哥,抽支烟,抽完咱们就回去睡觉。”

    我喝的有点上头,接过胖子的烟,问他:“你还是胖子吗?”

    愣一下,胖子问:“怎么了?”

    我嘲笑他说:“以往有了钱之后,你就是先吃饭,然后就是他娘的三温暖。今天怎么改变风格了?怂了?”

    胖子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胖爷的头缠得和阿拉伯少妇似的,哪里还有脸去潇洒,而且这里是长沙,不是我们的地头,万一出点什么事情,咱们兄弟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我说:“想不到你个死胖子还有怕的时候?”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这和怕不怕没关系,主要是胖爷觉得这种造型丢人。”说完,他起身说:“胖爷上个洗手间,然后出来把账一结,咱们兄弟就腿儿着。”

    我点头,胖子就遥遥晃晃上了二楼。我看着玻璃窗外的霓虹灯和车水马龙,开始有些走神,不知道为什么又想起了琦夜,就借着酒劲摸出手机,给琦夜打了过去。

    电话一通,我便是嘿嘿一笑,问:“琦夜,干什么呢?”

    琦夜那边吵闹,说:“正和朋友在外面吃饭呢。小哥,给我打电话有事情吗?”

    我说:“没事情就不能给你打个电话?最近有倒斗吗?”

    琦夜说:“没有找到什么好斗,从上次回来就一直没有再出过手。怎么?你那边有?”

    我苦笑道:“我也没有。既然没什么事情,就到北京玩几天,我带你好好逛逛。”

    琦夜说:“北京那地方人多车多,有什么好逛的?我趁这次机会好好休息一段时间,说不准什么时候有大墓,又要出发了。”

    我叹了口气说:“要是有大墓,正巧缺人手,就给我打电话,我和胖子一起过去帮你。”

    琦夜说:“没问题。那就先这样,我朋友还在等我,就先这样吧,拜拜。”

    “我操,不是吧?不是胖爷眼花了吧?发丘大妹子,你怎么也在长沙啊?”胖子一连串的疑问从琦夜话筒中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