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二百一十四章死亡

    人对于未知恐惧的害怕,是与生俱来的。即便我已经感悟到了已知的恐惧才是致命的,但此刻我还是害怕到了极点,现在没有比任何时候更渴望身边有一个人的存在,那怕这个人是个心怀鬼胎的敌人,也比我孤零零卡在这里要舒服的多吧!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同时,眼睛还盯着那淡紫色烟雾的弥漫,开始由墓门朝着我的方向而来,一种诡异已经萦绕在我的心头,我并不想英年早逝,因为我有自己的生活,虽说我所希望的生活没有太多的激情,可那也是我的人生,说白了我他娘的就是不想在恐惧中死去,不想去死。

    很快,紫色的雾气将我笼罩,加上之前那个背影的离去,让我担心这雾气里边有毒,便强忍着屏住呼吸,几乎就憋的我手脚发软、大脑缺氧,我终归还是没有忍住。

    一股带着淡淡香气的味道洗涤着我的鼻子,香味中还带着一丝甘甜的味道,我心里就是“咯噔”一下,因为这种味道我太熟悉了。

    那是在汉朝皇陵之中,在棺椁中溢出鲜血所携带的味道,当时我们被珍贵的冥器冲昏了头脑,并没有仔细去研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味道出现,而且还不等我们从那不计其数的冥器堆中醒悟,我们就中了招,所以根本没有去深究血味带甜的原因。

    此刻,很多想法都瞬间涌进了我的脑子里,可我没有时间去整理,因为我发现在雾气里有一只通体血红的蟞王,它已经随着雾气而来,它就像是一只恶心的苍蝇一样,在我的头上盘旋着,最后竟然直接落在我的头上。

    如此小的一只昆虫,让我的恐惧感再度加深,我听说过它的威名,心里暗骂:狗日的,居然在这种情况下遇到蟞王,这是要小爷的命啊!

    蟞王只是在我的头顶上停留了短短的几秒钟,然后我就听到有类似蚊子的翅膀煽动声在耳畔响起,紧接着我就看到了一只蟞王出现在我的眼前,它距离我鼻尖只有五厘米,我可以将眼睛对成斗鸡眼来清晰地看清楚它的全貌。

    这是一只同体血红的昆虫,但如此近的距离让我看到了它的翅膀上有着一圈圈极细金线,仿佛一种古老的花纹一般。它的一对眼睛没有任何的神色,而且和大多数昆虫不同的是,它的眼睛是白色,就好像一个人只有眼白没有眼黑一样。

    蟞王在我的面前以高频率的煽动翅膀停留着,仿佛也在观察我这个普通的人类,不知道是好奇还是别的什么,它没有向我发起攻击,这让我在如此紧张的气氛,暗暗松了一口气。

    可就是因为我口鼻中呼出的二氧化碳气流,直接就把蟞王吹出了十几公分,却把蟞王激怒了,它猛地朝着我扑了过来。而我有了刚才的经验,就猛吸一口气,对着蟞王几乎用了把肺从嘴里吹出来的力量,再度把它吹了出去。

    就这样,蟞王不断地向着我扑来,我不断把它吹飞,这畜生就是畜生,不管它有多么的毒辣,但却没有人的思维,只是它孜孜不倦地不断向我发起进攻。很快,我的气明显不够用了,肺和小腹开始痉挛,就和一瞬间做了一万个仰卧起坐一般。

    就在在我把那蟞王吹到另一个角度的时候,我的心里便是一紧,接着就感觉自己的脖子一痒,马上就是一阵刺痛的感觉,类似被大个的蚊子咬了一口,我想要用手挠,可是有条石的原因,我根本就抓不到自己的脖子。

    很快,我就感觉自己的脖子如同被火烧过一样,虽说我没有被毒蛇咬过的,但也听胖子和我说话他当时的感觉,显然蟞王的毒液比毒蛇少,可是毒性的强烈完全弥补了量少的劣势。

    蟞王从我的脖子飞了起来,当它再度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这家伙比起之前更加的红了,红的就好像一团小火球,居然挑衅似的在围着我的脑袋飞舞了几圈,发出了莫名的“嗡嗡”声,好像十分欢快。

    我破口骂了一声,因为那种疼痛已经开始飞快地朝着我的胸口蔓延,一怒之下把脖子往回去一缩,然后就把手伸了出来,直接一下就把蟞王捏在了手中,然后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似的把它捏出了一股血。

    那都是在痛苦、疼痛和头脑发热时候发生的,我已经完全的不管不顾,脑中直想着要把它弄死。在我的目的达成之后,我便是摔到了底部,可这一次我没有感觉丝毫的疼痛,就好像疼痛神经全部断了一样,我知道这是全身深度的麻木。

    我躺在地上一动都不能动,瞄了一眼自己的手,那刚才捏死蟞王的地方,已经开始出现红疹,便去朝着我的胳膊蔓延上去,好像准备和脖子处的毒汇合一般。

    我尝试着叫喊,才发现自己的肌肉完全不受大脑控制,咬合肌和舌头都是木的,唯一能动的就是眼皮,我眨着眼睛流出了不甘的泪水。真的,没有尝试过这种死亡到来的人,是不会感受到那种来自心中悲鸣,更不要此刻我还有强烈的无助感。

    我只得躺在地上等死,偶尔还能够感觉到一股奇怪的东西在我的血液流淌,前后没有经过三分钟,我的意识开始模糊,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在我的大脑中不断盘膝,可能是疼痛,也可能是自己的一些临死前的想法。

    我心说:胖子,小爷先走一步了。你还记得曾经我们说过的吗?记得帮小爷搞一个衣冠冢,这样你也好过年过节去看看小爷。

    我的眼睛都已经闭上了,忽然就听到耳边的大叫声,同时夹杂着胖子撕心裂肺的哭泣声,但是没有感觉到任何触碰我的感觉,我强忍着倦意睁开了眼睛。

    此刻不远处胖子一直朝着我扑过来,周天和郑地拼了命地拉住他。红鱼和我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叫我:“小哥,小哥,你醒醒?”

    我感觉自己的眼皮有几十斤重,不能说话不能有任何的肢体言语,我动着眼珠子朝着胖子看了过去。

    胖子此刻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甩开了牵制住他的两人,跑到了我面前。红鱼拦住他说:“这应该是蟞王毒。小哥他,他活不成了。”

    胖子愣了一下,突然他停止了哭闹,就是那样静静地看着我,我想要露出一丝凄凉的笑容,但不知道脸上是否还有表情,但我想胖子应该能够从我的眼神中感受到吧!

    戴上手套,胖子从地上把我扶了起来。红鱼说:“不行了,别勉强了。”

    “滚,都他娘的给老子滚!”胖子的声音撕裂地吼着,然后就去推红鱼,直到把她们三个人推出了我的视线之外。

    胖子垂头丧气地走了回去,说道:“小哥,人固有一死,没想到你会死。胖,胖爷送你最后一程吧!”说完,他从兜里摸出了烟,点了一支塞进了我的嘴里,也不管我是不是还能抽,他自己也点了一支,就靠在了我旁边的石壁上。

    许久,胖子沙哑的声音,说:“这事都怪胖爷,每次我都做急先锋,即便次次受伤,也没有什么能要了胖爷的命,因为胖爷知道自己命大,没想到你丫天生一个短命相,要是……要是……”说着,胖子已经泣不成声,再也说不去了。

    我的思维也开始极度模糊,也许是胖子还说了很多,但我已经听不到了,渐渐我就彻底没有了意识,那一刻仿佛一切都和我没有关系,我在最后想的不是任何未解的问题,也不是什么亲情、爱情,想的只有:我真的要死了吗?这怎么可能是真的……原来死亡是这样的!

    在我醒来的时候,我就如同恍如隔世一般,不知道自己所住的位置,四周一片的漆黑。不过,之前所有的疼痛和麻木都奇迹般的消失了,难道这是医院?可这也太黑了,更像是太平房中的某个尸屉里。

    我感觉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我已经能动了,我刚想要坐起来。“砰”地一声,我的头就碰到了什么上坚硬的东西,这一下把我的眼泪都碰了出来,我一手揉着脑袋,一手去摸碰到的东西。

    一摸我就知道,那是岩石。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死了,还是没有死,但心里觉得应该是死了吧,因为都到了那样的地步,不可能再有回旋的余地,除非我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就算是被剁成饺子馅都不会死。

    我自嘲地想着,这是现实怎么可能有这么扯淡的事情,也许这是另一个世界吧!

    一个人躺着发了很久的呆,几乎是在自己快要被烦闷到吐了,才打算要做点什么,我甚至想到自己已经变成了鬼,是不是就能做任何以前不敢做的事情?比如说跟在琦夜的身边守护她,或者是跟在胖子的身后捉弄他。

    想了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但就算是变成了鬼,我也要从这个地方先出去。我用手去感知四周的一切,很快我就发现这好像是一个石棺的内部,四棱四角的感觉太过明显了。

    忽然,我不知道自己摸到什么,刚想吓得缩手,忽然就自嘲自己,现在都已经变成了鬼,还有什么可怕的,难不成还能再死一次?便壮着胆子把手伸向了那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