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一百七十一章红鱼的爱心

    我第一见在红鱼说这么多话,也是第一次见她发表“获奖感言”,就连我都摸不着头绪的东西,她难道真的能够猜出个大概吗?我不苟同。但,既然这些男童是她发现的,说明她多少对这件事情有些苗头,也许真的能够说出个大概。

    我说:“鱼姐,你说。”

    红鱼说:“这是一种给九天玄女的祭祀品,众所周知我们所说的玄女并非是神话中的那个,而是实实在在存在过的一位母系氏族的首领,或者说是女王。由此可以推断,她至少是个存在于现实的女人。就那古代那些皇帝来说,那个帝王不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依我看这些就是进贡给玄女的男童。”

    我皱起眉头说:“如果照你这样推测下去,那这些男童会不会是进贡给西王母的,或者说是进贡上面所有那些古代神话中女仙的祭品吗?”

    考虑了一下我说的,红鱼点了点头说:“没错,或许你这样说的更加全面一些,不愧是卸岭掌门吕天术的关门弟子,脑子转的就是快。”

    我错愕地看了她一眼,想不到她也会夸人。我咽了唾沫说:“只是这些孩童的年龄参差不齐,这样做是不是没有一点儿依据可言?难不成有的女王喜欢未成年,还有的女王喜欢蹒跚的孩子,这总说不过去吧?”

    红鱼把我的话仔细想了想,便苦笑了一声,仿佛在自嘲一般说:“其实我刚才说的是对的。如果这个古回国的祖先是九天玄女,而她们要进贡的人物也就是九天玄女,这样就说的通了。第一作为玄女的后人,她们在这里偷偷地祭祀玄女,既可以不让活人看到,也不会让那些所谓的女天神看到;第二,帝王多嫔妃你应该听说过,这可能是选了每个年龄段的孩子,这样可以每年都有一个新的孩子成长起来。”

    我频频点头,觉得她说的确实在理。只不过这些男童一个个好像圈养的牲畜一般,每年都会成长一个,供女王享用,这种观点我有些承受不了,怎么觉得有一种像是虐待儿童的感觉。

    不过再仔细一想就非常的清楚,就拿古代的男皇帝来说,选嫔妃时候有的刚满十三、四岁就被选入宫中,那时候皇帝肯定不会动她们,就做一些正宫或者妃子的侍女。而一旦长到亭亭玉立的时候,碰巧被皇帝看上了眼,然后睡一觉就成了什么这妃那嫔的。

    见过了太多古代帝王的残忍手段,我已经见怪不怪,只不过把这些孩子做成了类似雕像似的东西,难道是寓意着万古长青(在这里青是年轻的意思)的含义吗?古人的思想还真的不能去猜测,有时候他们可能因为一个传说或者一个梦境就能做出荒诞的事情,要是以现代人的想法去理解,估计这类人你要到精神病院去找。

    除非是有所记录的东西,而且我仿佛已经预感到,我们最后找到《河洛天书》的时候,肯定有很多现在不明白的事情会一目了然,但现在都是我们的猜测,谁也不是能够准确猜出。

    举例来说,这座皇城的整个结构的设计者是谁,肯定不是女王本人,说不定是一个我们并不知道名字的能工巧匠,把这座皇城建成之后,就会无情的灭口杀害,这也是同代人的通病,担心核心的东西会泄露出去,所以流传下来的东西越来越少,很多庞大的建筑群都成为一些未解之谜。

    我们两个人便坐在地上整理装备,毕竟可能会有很长的路要走,也可能出去之后就能到达终点,可是作为专业的盗墓贼就要做最坏的打算,求最好的结果,从而有备无患。

    整理之后,我们发现首先食物和水所剩不多,这必须要尽快回到地面打黄皮子找淡水;其次就是把一些没必要带着的东西丢掉,尤其是我包里的几片卫生巾,从进入这里到现在都没有用上。

    我刚想丢,红鱼就阻拦了我,我愣了一下看着她说:“鱼姐,不会这么巧吧?你下斗前没算好例假的日期吗?女人带着污血下斗可是倒斗门派中的大忌……”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红鱼狠狠地瞪了一眼,她说:“我怎么会不知道。这东西止血的效果不错,万一受了伤可以用来止血。”

    “吸血还差不多。”我嘀咕了一句,忽然觉得红鱼其实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无聊,只是红鱼属于那种不善于交际的人,而且这种人需要长时间的接触才行,但是有一个优点就是一旦她把你当做真正的朋友,这种人是最为可靠的,和胖子曾经给我的可靠完全不同。

    一想到胖子,我的心就好像被无形的大手揪了一下似的,现在还记得胖子曾经说过的话,如果我们两个任何一个先死,另一个出去一定要给死的那个做衣冠冢,并且每年的今天要去烧纸钱,要不然就是变成鬼也不会放过对方。

    我看了看夜光表上的日期,重重地叹了口气。红鱼拍了拍我的胳膊说:“我们走吧,说不定其他人正在外面找我们呢!”

    我苦笑一声说:“他们要不就是被粽子吃了,要不就是和我们掉进类似的陷阱中,现在是生是死还不一定呢。”

    红鱼微微点头,说:“我更愿意相信他们是掉进陷阱中了,难道你刚才掉下来的时候没有听到那声巨响吗?”我点了点头,她继续说:“可能是整座塔都塌了,要是没有掉入陷阱就……”

    说到这里,红鱼再也说不下去了,我们两个就朝着对面的口走去。可没有走几步,我们两个都愣住了,然后相视一眼,几乎一口同声说道:“不会吧?”

    因为,此刻出口的地方已经被堵得严严实实,而堵住出口的不是别的,正是那些成为雕像般的孩童,他们有高有矮,可除了被我们敲开的这一具之外,其他的都汇聚在哪里,看的让人一阵阵的背脊生寒,感觉有阴风迎面吹来。

    两个人都往后退了退,我握着剑柄的手都出了冷汗,打了个哆嗦,问:“鱼姐,这算不算诈尸?”

    红鱼微微摇头说:“可能是有什么困住我们的机关。”她看着我,忽然问:“对这些可怜的孩子,你下得去手吗?”

    我被她的逻辑完全绕晕了,这说白了可都是粽子,不管是大是小,粽子总归是粽子,是会要人命的,我有什么下不去手的,再说连那些漂亮的白衣女粽子我都能砍瓜切菜一般,他们怎么说生前也是爷们。

    红鱼打死都不让我伤害这些小粽子,搞得我是一头雾水,说:“鱼姐啊,一会儿他们破开外面那层壳,那就是破茧成粽子了,现在正是最好下手的机会,过去几剑就全放倒了。”

    她还是摇头,我甚至都想踹她两脚,就让她来说我们现在怎么办。红鱼的意思是让我们先退出去,等到这些小粽子都各归各位的时候,我们就从外面冲进来,然后直接从那口子冲过去。

    我说不过她,而且打心眼里也不想伤害这些可怜的孩子,前提是他们不会伤害我,只好两个人往后退,可是退了没有几步,借助手电光都看到,原来堵住出口的并不是全部,有一些把我们进入的石门缝隙都堵住了,显然这是要憋死我们啊!

    我说:“看吧,现在不是小爷心狠手辣,是他们不给我们留活路,我们也没有必要手下留情了。”

    “嚓……”地一声,只见一个五十公分高的雕像就移到了我们的身边,和地面发出非常刺耳的声音,我还搞不清楚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见这个雕像的手臂动了动,然后大量如同齑粉的碎末落了下去,一只漆黑而干枯的小手在我的腿上推了推。

    让我想起在眯眼睛时候有什么东西推我,看样子并非红鱼醒了,而就是这东西。顿时,神经都要炸了,无法理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手里的金刚剑已经对着雕像的脖子砍了过去。

    接着就是“当啷”一声,一看居然是红鱼用匕首被我的剑挡住,同时她的匕首已经被斩掉了很大一块,几乎就出现了一道月牙状的口子。

    我在赞叹精钢剑的锋利时候,同时也叫道:“你做什么?”

    红鱼一脸恼怒说:“不要伤害他,他只是个孩子,而且对你也没有恶意。”

    我已经不是逻辑碎了那么简单,完全已经没有了逻辑,但人已经退开了,就感觉这女人好像有病似的,之前还没有发现,这一接触全都暴露出来。

    可接着,顿时四周响起了“哗啦啦”的声音,我心里暗骂:“他娘的,现在好了,我看这些孩子是不是会邀请你一起去跳个舞、玩个游戏什么的。

    不过,我很快就镇定下来,大概是刚不久经历了那么大的阵仗,现在这小猫几只自然没有那么畏惧,立马后背紧紧靠了住墙壁,做好了随时攻击的姿态,看样子又免不了一场恶斗,只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目瞪口呆,眼珠子几乎都要从眼眶中跳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