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一百五十三章女子闺房

    那奇怪的声音就像是在打节拍,非常的有规律,几乎每秒一下。我心跳的频率几乎和这声音保持着一个节奏,不由地屏住呼吸,渐渐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很快就有心律不齐的感觉。

    胖子“咔啦”一声上了膛,端着枪就往声音的来源用手电照去,我拉住了他说:“这里透着邪气,别过去。”

    瞥了我一眼,胖子说:“有什么好怕的,不是还有胖爷在呢。”

    我说:“万一是机关呢?”

    胖子就笑了:“小哥,你丫的会在自己的家里装个机关?那不是有病嘛!”

    我顿时语塞,觉得胖子说的有道理,大概是一路上的危险,让我已经如惊弓之鸟了,就拔出腰间的匕首,跟着胖子朝着那声音的方向一步步地移动。

    在屏风之后,是一个圆形桌面的黄花梨木大桌子,可供二十人一起用餐,凳子倒了一地,桌面上还有一些碗碟,碗碟中那些已经和石头无疑的东西,应该是没有吃完的食物,可见事情发生之时,项燕一家人正在吃饭。

    声音还在里边,胖子继续往里去,我也不敢留下继续观察。胖子刚用枪管挑开了珠帘,顿时珠子“哗啦”散落一地,无数白色的珠子满地乱跳。在这种诡异的坏境中,发出接近是震耳欲聋的声音,我们两个人原地呆住了。

    我瞪了胖子一眼,示意他小心一点,胖子做了一个抱歉的表情,轻声说:“不好意思,胖爷没料到这串珠帘的绳子已经这么脆,失误失误。”

    “你他娘的失误,可能会害死……”我话还没有说完,胖子就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我用眼神问他怎么了,胖子缩着脖子做了一个让我仔细听的表情。

    我一听,什么都没有听到,刚想问胖子让我听什么,忽然心里就“咯噔”一声,因为刚才那种声音消失了,一下子只剩下我们两个沉重的呼吸声,即便尽量在压制,还是非常的响亮。

    我对胖子说:“你他娘的喘的跟猪一样,以前在洗浴中心也没有这么大的喘息声。”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以前声音也很大的,只不过你没有听到。下次,下次胖爷一定把给我服务的小妹叫到你面前,让她给你好好讲讲,看看胖爷喘的声音是不是比这还大?”

    我苦笑道:“小爷没有那个爱好,你留着自己慢慢回忆吧。”说着,我就感觉越来越不对劲了,因为那喘息的声音实在太大了,几乎就好像有一头耕了十亩地的牛卧在附近。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显然这不可能是我们的喘息声,我立马就紧张了起来。胖子咽了口唾沫,把手心的汗在裤子上蹭了蹭,轻声说:“这是怎么回事?”

    我说我怎么知道,我们两个又辨认了一下,确定就是之前发出类似脚步声的地方传来的,胖子给我打手势,意思是不管什么东西,过他先赏它一颗子弹,我这次非常肯定地点头同意。这种动静,人是绝对发不出的。

    忽然,我想到了可能是那种黄皮子,而且个头肯定不小。我们左转,进入了正房旁边直通的耳室,耳室的门形如月牙,所以称作月亮门,可以直通后院和侧院,也可以到达耳室。

    进入耳室之中,里边的空间要比正房小,属于主人家正室睡得房间。自古男左女右,左耳室睡得是正室,右耳室睡得是偏房。不过这里肯定完全相反过来,以女为主,所以很可能右边住的才是正室。

    不过,项燕作为女王的男人,他不可能再有别的女人,所以也就不存在什么正室和偏室。耳室之中,这是一个典型古代女人的闺房,可以看到一些女人的衣衫和亵衣装在一个红木立柜中,柜门早已经掉了下来,还有一些衣服也掉在地上。

    胖子饶有兴趣看着那些衣服,嘿嘿地怪笑着说:“想不到还能看到这些东西,你说这些衣服不好好待在柜子里,偏偏要出柜。”

    我干咳了几声,总觉得胖子哪里说的不对劲。不过,我很快就被梳妆台吸引了目光,尤其是最为醒目的菱花铜镜,这种古镜一直是我做生意不敢碰的东西,在古代铜镜一般除了梳妆打扮,就是捉妖辟邪,现存最早的铜镜出土于殷墟的妇好墓,想必一个协夫出征的女子英雄心底也是极爱美的。

    而且还有传说,人们就开始用铜镜作为男女爱情的表记、信物,取“心心相映”之寓意。生前互相赠送朝夕相伴,死后随之埋入墓中,以示生死不渝的爱情。

    胖子碰了碰我说:“哎小哥,你说这是不是古回国女王的闺房啊?”

    我摇了摇头说:“肯定不是,女王怎么说都要住在最为核心的地方,这里很可能是项燕和女王所生的女儿住的闺房。”

    胖子摸了一件衣服,不过旋即就化成了齑粉,他啧啧着嘴直叫可惜。我没有理会他,就看梳妆台上的东西,有一种做贼的感觉,而且还是古时候那种采花大盗类型的贼。

    梳妆台上,有团起的青丝,是用来扎头发用的;梳篦,也就是现代梳子的原型;粉扑面和黛黑画眉笔也可以看得到;穿心合手帕,在害羞和笑时候遮面和擦汗用……

    还有很多我叫不出名字的东西,总之丝毫不逊色现在演员的化妆台,不愧是大家闺秀,光是这些日常用品,足以是古代普通劳动人民一年收入的总和,看来有句话说的很好,“人无贵贱之分,但有贫富之别”,不过这可能是个公主,或许这里不被毁灭,以后还有可能成为王位继承。

    胖子则是那张玲珑幔帐床非常中意,特别是床上那双合欢被十分的感兴趣,我知道这家伙的脑子里边又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龌龊的念头。很快,我就想到了刚才那两种奇怪的声音,就四下打量着看,这里地方不小,都在矿灯之内,所以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

    见我在四周打量,胖子也慌忙端起了枪,朝着衣柜和床下这种能藏东西的地方看了看,然后对着我耸了耸肩,显然也没有什么发现。

    “仔细找一找,也许还在外面。”我指了指房间另外两扇门,那是被朱漆刷过的门,虽然掉漆比较严重,连里边的小叶紫檀木都看的到,但经历了千年依旧完好,让人忍不住想要过去推一推。

    见没有危险,我们都松了口气。胖子走到了梳妆台前,先是摆弄了几下上面的东西,然后拿起一支胞浆和陈色非常不错的银裹玉的簪子,在他的头上比划了一下,转头笑呵呵地问我:“小哥,你说我美吗?”他是捏着嗓子说的,所以声音怪模怪样,十分的搞笑。

    在这种坏境中,他还能表现出如此的一面,我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紧张感顿时烟消云散,频频点头说:“恩,想不到李公公还有如此妩媚的一面,让小生也是醉了。”

    “讨厌。”胖子对着我抛了一个恶心的媚眼,忽然他意识到我说的话不对,立马脸色一变,转头地骂道:“你他娘的才是公公,胖爷是纯爷们。”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说:“行了,这里也没什么,我到后院去看看吧,一般后院都有后门,从这个皇宫来看,也许这后面就能直接能进入皇宫深院。”

    胖子不理我,用衣袖狠狠地擦了擦那面铜镜,然后对着镜子照了照,还真的把那只簪子插到了他的头发中,他的头发本来也不长,几次都掉了下来,他居然不气馁,反而去抓那团青丝。 百度嫂索#>笔>阁 —卸岭盗王

    抓起一看,还试了试硬度,我看得出这青丝里边应该是灌有银线。不少细粉掉了下来,被胖子掠出了一条线,然后他就把簪子往头上一放,再用那线从头顶系到了下巴,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满意地对着镜子左瞧瞧右看看,最后用他那肥胖的手拍了拍脸颊,有一种说不出的滑稽。

    我也饶有兴趣地看着他打扮自己,几次都忍不住地笑出声来,簪子的挂坠顺着他的眉心垂到了鼻梁上,胖子轻轻摇着脑袋,那挂坠跟着微微左右摇摆,他翘起兰花指问我:“小哥,你丫的说实话,胖爷这样是不是很漂亮?”

    我对着他竖起了大拇指,其实我心里知道,胖子这样搞怪,只是希望我从那种悲伤中走出来,显然他的目的达到了,我的心情真的变得比刚才好了太多,整个人也就轻松了不少,心想:师兄,虽然我从心底一直没有把你真正当过师兄,但你死了我还是会莫名的伤心。还有苍狼,你走的说不上是轰轰烈烈,但对我的内心打击很大,估计这些下斗人中,只有我们两个才会那么傻,傻到在别人眼里跟白痴一样。

    重重地叹了口气,我对胖子说:“死胖子,小爷已经知道你的真正身份了,怪不得你不要正儿八经找个女朋友,原来还有这种爱好,小爷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我原本以为胖子肯定是会转过头骂我,可是没有想到,他居然轻轻坐在了梳妆台前的原木凳子上,更让我诧异的是,那凳子居然没有想象中碎成粉,反而撑住了他的身体。

    这时候,胖子完全就像是一个姑娘,开始将那些粉扑在他的脸上,我顿时心里一震,急忙叫道:“胖子,行了,那些东西说不定有毒,你玩过头了。”

    可胖子还是没有理会我,仿佛真的在精心打扮自己,我刚想让他别闹了,这时候那种脚步声响了起来,接着就是剧烈的喘息声,而这些声音却都是在我的背后,我几乎都能感觉到有一股股的热气吹在我的后脑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