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一百零一章死循环

    胖子咽了口唾沫,说:“都别用这种眼神看胖爷,刚才你们也没有人阻止,连说不行的都没有,现在出了事别想怪胖爷。”

    我觉得胖子说的挺有道理,不过此刻那声音愈演愈烈,我心想如果我们退出去有什么机关都不是没事了?显然我的想法很天真,等我回头去看入口的时候,此刻洞口同样出现了一口雕花红木棺,我还以为是自己精神恍惚了,转头再回来,眼前是被我们开了的那口。

    那声音还在不断继续,所有人都都警惕了起来,期间很快都像我一样,转身去看,结果都是大吃一惊,苍狼立马就拿出破冰锤去砸这口棺椁的底部,砸的是木屑四溅。

    “铛铛。”两声令人不舒服的声音响起,苍狼转头说:“妈的,后面是青铜板。”

    瞬间,我的心就凉了半截,其实这种声音就好像催命咒一样,早已经让我六神无主,要不是苍狼想到了要破开棺材底,我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想法,我对自己暗暗说:“冷静,冷静,不能还什么都没有看到,就吓成这幅算衰样。”

    现在根本就是自己给自己打气,那声音不断地响着,就在我都快要适应的时候,突然,声音戛然而止,短短不到两分钟,耳朵仿佛已经适应了这种声音,心里的恐惧也逐渐褪去,忽然这么一下消失了,八个人紧张的心跳声,又长又短的呼吸声,在静的异常的气氛下,异常清晰。

    胖子的吞口水声也显得那么响亮,轻声道:“他娘的姥姥,这什么情况?”好像怕谁听到似的,搞得我的心跳更快,好像随时都能从嗓子眼跳出来。

    李赫也压低声音说:“不会是这狗屁墓主人吓唬老子吧?真他娘的锤子。”

    琦夜说:“不要这样说话,对墓主人不敬。”

    “对他敬有个屁用,我看抄炸药吧,管他有机关,直接来个定点爆破,炸死丫的。”胖子已经按耐不住急躁的心情,现在我们属于在一个封闭的空间中,人的封闭恐惧症被无限的放大。

    “我们的炸药有限,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用。”苍狼作为主要负责炸药的,只有他知道我们这次带了多少,而且他们之前已经用过一次了。

    霍羽也说:“这墓室虽然不小,但炸药量小的不足以炸开青铜板,太多了可能波及到我们自己。”

    米九儿呵斥道:“一群没出息的东西,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把你们吓成这样,要是一会儿真的出了什么事情,还不把你们一个个的活活吓死。”

    胖子见没事情发生,胆子也就大了起来,耸起肩撇着嘴说:“九太太,话可不是像你这样说的,我们虽然没您经历的多,下的斗多,但那也证明您上年纪了,我们可是年轻无极限,玩转墓中……我操。”说着,胖子就改口骂了一句。

    因为被我们打开的那个棺椁,忽然就弹出来类似剪刀形状的青铜器,直接就朝着胖子的腰剪去,也幸好他正侧面对着那口棺材,所以发现的早,直接骂的同时就地一滚,堪堪躲开了那一下。

    “嚓!”这一声,让人耳膜一震,差点就失聪了,我们其他人虽在这剪刀的攻击范围之外,但也吓得连忙后退,同时捂住了耳朵。我忽然就感觉不对,自然这口棺椁里有这种东西,那后面的……我立马大喊一声:“趴下。”

    虽然其他人不知道为什么要趴下,但总归还是听了我的话,所有人一瞬间就死死贴在了地面上,这比什么时候都要整齐,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就在我们刚刚趴下,背后的棺盖突然炸飞,只见两条如巨蟒的剪刀就射了出来,猛地就是一交错。

    即便捂着耳朵,还是能听到那刺耳的声音。霍羽说道:“这让我想起来古代的一个大家。”

    “谁?”我问。

    霍羽说:“墨子,这机关和他的机关术有一拼了。”

    红鱼问:“你说的是那个兼爱非攻的墨子吧,他确实算的上机关术的老祖宗,这个人在数学方面的造诣很高,而且最早提出了宇宙论,要是这里边和他扯上关系,那我们就危险了。”

    “小心点,不要一味地趴着,这机关的设计者不会想不到的。”霍羽说着,一个转身就贴在了墙根处,地面开始抖动,能爬起来的人都爬了起来,剩下反应稍慢的人也就地一滚,向着墓室四个方向的墙根而去。

    地面一处石块移位,瞬间出现了两根竖立起来的锋利刀芒,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合拢在了一起,那种青铜相撞发出的刺耳的嗡鸣声,害的我们再度捂住了耳朵。

    “跑。”霍羽一说,便已经从他所站的地方撤离,然后朝那口打开的棺椁而去,也不用他说,我们都跟着过去,接着四面墙上也出现了青铜大剪刀,而且还是带着锯齿状的,要是我们刚才稍微慢一步,此刻怕是已经成了好几段了。

    很快,我们就摸清楚了这些青铜剪刀的规律,先是两个棺椁,再是地面,然后四周的墙壁,最后就是墓道,找到我们找对方向这些机关并奈何不了我们。

    张玲儿说:“也真是奇怪了,这么快就让人摸清的机关术,是不是太小儿科了。”

    红鱼看了她一眼说:“机关虽然简单,可你想想,我们现在是被困死在里边,即便没有这些青铜器也非常棘手的。”

    胖子跟着我从墙根跑到了两只棺椁的中央,说:“小哥,我知道了,这个机关是打算把我们活活累死啊!”

    我白了他一眼,立马趴在了地下,躲过了墓顶上的剪刀,喘着说:“死胖子,这还用你废话,快想办法,小爷快跑不动了。”

    胖子瞧了眼那些青铜剪刀,略错深思之后,我以为他想出来办法,没想到他居然问我这一把大剪刀值多少钱,我差点就被他问的奔溃了,告诉他值一个亿,但先要想着怎么活下来,再考虑这些没用的东西。

    “用炸药吧!”这次是霍羽提出来的,我们都快累的趴下起不来了,他也开始喘了起来说:“我刚才看了,所有的地方都被封死,这机关明显是我们一直在触动。”

    琦夜问:“什么意思?”

    霍羽说:“我觉得这类的机括就在我们每次躲的地方,棺椁中间、地面、墙壁、每次我们到达下一个躲藏的地方,就会触动一次,这样我们就进入了一个死循环,除非我们全都死了,否则这机关是不会停下的。”

    所有人面面相觑,知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苍狼也有些心里没底,因为他无法测量出那青铜板有多厚,也就无法准确地使用定量的炸药,用量少了白白浪费,用量多了说不定这墓室都会被炸塌,一时间盘算着最佳的时机,必须用足够量的炸药才行。

    又跑了差不多十个来回,我们都快吃不消了,苍狼已经把炸药安置在了棺材底部,说:“火线只有五秒钟的时间,等一下所有人都躲到墙壁的时候,我会冲到棺椁中把炸药点燃,然后尽可能地跳过来。我已经观察了,在地面出现机关的时候,棺椁里边有一个空隙,勉强能容下一个人,只要我时机把握的准确,就应该没有问题。”

    胖子喘着气,问:“你行不行啊?不行就让我们这里最瘦的人过去,我也看到了那个空隙,你这身体悬。”

    琦夜说:“要不我来吧?我比较瘦。”

    红鱼皱眉说:“我也行,其实我不胖。”

    霍羽又观察了一轮,说:“你们都不要争了,我去。”还不等我们再说别的,就在我们刚从地面爬起来,冲向了墙根处,霍羽直接一个鲤鱼跃龙门,就直扑你棺椁而去,地面的两道寒芒瞬间绞杀,和他在半空的身体一缩,抱成了一个球躲了过去,一滚之下便进入了棺椁之中。

    差不都三秒之后,他再度射了出来,墙根的机关已经不到十秒,在他飞出棺椁的一秒后,“轰隆”一声,一道火光直接喷了出来,我的耳朵“嗡”地一声,接着浑身就被无形的气浪狠狠地拍在了墙上,有那么几秒我是处于头晕目眩的状态。

    只见火光就把上面的棺椁炸的木屑四飞,但同样露出了青铜色的棺椁底部,有些微微地凹陷,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有反应快的人朝着棺椁跑去,我也连忙跟了上去。

    背后“咔嚓”一声,那剪刀的末端几乎都贴着我的背脊绞了一下,等我到了那棺椁处,回头一看羽绒服的羽毛撒了一地,一股凉意从我的后背直接就顶上了后脑勺。

    “真险。”我暗自庆幸,摸了一把脸上的汗,就看到胖子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那棺椁,棺椁和对面的一样,几乎都是炸成了粉末,除了胖子到手的那个牡丹梳妆盒其他的都已经碎的连尸首都找不到。

    而当我看到了棺椁底部的青铜时候也愣了,因为只是炸开了一个直径不过二十公分的不规则圆形,青铜板厚度在二十公分,以在场最瘦弱的琦夜来说,她都无法钻过去,更不要说是我们了,尤其是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