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八十章珠穆朗玛

    依克桑说是她的媳妇儿帕丽扎娜,我们“哦”了一声,难怪有些熟悉,等到帕丽扎娜走过来,她身后跟着的人居然和我、胖子老潘有过一面之缘,正是在拉面馆里边的那四个老外,我们的人数太多,四个老外也没有发现我们三个,在他们眼里我们和所有的中国人都是一样的,黄皮肤黑眼睛,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我们打量着他们,他们也看着我们,依克桑正和帕丽扎娜用维吾尔语交谈着,只见依克桑露出了难色,还训斥了他媳妇儿帕丽扎娜几句。

    霍羽走过去问:“怎么回事?”

    依克桑面露苦色,说:“实在不好意思,帕丽扎娜说这些人也要爬珠峰,要我带着一起去,她都把对方的钱收了,我马上就和他们说明情况,把钱退给他们。”

    霍羽扫了一眼那四个老外腰间一眼,摁住依克桑的肩头说:“算了,就让他们跟着我们走一段,不过你告诉他们,到了珠峰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回来,要是不同意就把钱给他们。”

    依克桑慌忙感谢了霍羽,又对着我们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就跑过去和那四个老外交谈,他们用的汉语,所以说起来磕磕巴巴,差不多五分钟才说清楚,那四个老外说他们只要上了珠峰,自己玩够了会原路返回。

    就这样,原本二十一个人,现在变成了二十五个,队伍更加的浩浩荡荡,我们不去理会老外,他们也不理我们,只是彼此用不信任的目光打量着对方,而且我悄声告诉霍羽之前在拉面馆的事情。

    霍羽没说话,倒是苍狼皱起了眉头,轻声道:“他们说的挖地和掏地,是广东那边盗墓的黑话,我和那边的人打过交道,看样子他们是外国的土夫子。”

    霍羽对我说:“你应该早告诉我,我就不会让他们加入了,看他们的背包鼓鼓囊囊,应该也是倒斗的工具。苍狼,等上了珠峰你负责殿后,不要让这四个老外成为尾巴。”

    苍狼点了点头,依克桑问我们是不是可以出发了,在霍羽点头同意之下,我们就开始踏上了攀登珠峰的路。

    珠峰作为世界上最高的山峰,那气势磅礴不用多说,周围几十公里是群峰林立,山峦叠嶂,据说在其周围就有四十多座海拔七千米以上的高峰,并且根据地质学家的研究,这座山峰还在不断增长,以每一万年二十到三十米的速度一直保持着珠峰自己的最高荣誉。

    这在风水学说将叫群龙环绕,如果真的有庞大的古墓的存在,作为最高的珠峰自然就是真正的龙头所在,外围的都是陪葬陵,不过这种地理坏境,要耗费的工程量太过巨大,只怕规模和人力财力会不逊色于长城和金字塔的建造。

    我们上珠峰,就是因为没有确定的路线,只能靠着对风水的理解先找一找看,毕竟是因为三圣玉杯描绘的情景,那一定是个巨冢,至于旁边的陪葬陵我们都没有太大的兴趣。

    走了三分之一,再也没有人轻松,个个累的气喘如牛,而且已经到了中午时分,众人都点起了炉子烧水,就着干粮勉强地填饱肚子,胖子有心想要去打一头牦牛来打牙祭,被依克桑制止,说那是他们的守护神兽,在他们的眼中,牦牛和国宝大熊猫是一个等级,所以无论如何就不能作为吃的东西。

    我也让胖子消停点,这边的野生动物都是受国家保护的,我们已经做着盗墓的事情,就不要多生事端,以免让一些野生动物的保护者看到,拍下来我们就要上黑名单了。

    胖子不以为然,说:“盗墓的事情都做了,还在乎这些,就咱们盗过的墓,随便查出一个就能把牢底坐穿。”

    琦夜掩嘴呵呵一笑,说:“小哥,你不要管李哥,让他过去试试,看看是他猎牦牛,还是牦牛猎了他。”

    胖子不服气道:“哎,发丘大妹子,这话哥哥就不爱听了,怎么说咱们也是有家伙事的人,难不成还能被牦牛吃了不成?”

    苍狼说:“再走就该是雪线了,不要随便开枪,引起雪崩就麻烦大了,我们这些人得全部交代在这里。”

    胖子咬着手里干巴巴的青稞饼子,撇着嘴不说话。我看和我们保持距离的那些老外,正在问依克桑一些什么问题,就有些颇为好奇,往边挪了挪,竖起了耳朵希望能够听到些什么。

    蹩脚的汉语对上不熟练的依克桑,听得我是耳朵发疼,基本一句话都要重复几遍才能理解彼此的意思,其实他们也就是说了一些珠峰上的环境和生存技巧,看样子他们是打算在珠峰停留一段时间。

    休息的差不多,我们开始继续上路。在一个小时之后,四周的温度下降,地面开始出现了一大片一大片的雪,所有人都戴上了护目镜,以防导致雪盲,其实我们这次做的前期工作已经非常的全面,只要让我们能够找到古墓,这么多人绝对能够把里边有价值的东西都摸出来。

    在藏语中,珠穆朗玛是大地之母的意思,在西藏的神话中,珠穆朗玛峰住着长寿五天女,在藏教的壁画中,五天女和佛教中的菩萨几乎没有差别,但也有一种邪恶的传说,说着五天女是邪神西王母的手下五大邪魔,拥有通天彻地的本事,而我更愿意去相信美好的故事,同时也怀着一个敬畏的心。

    几个非常的身影在我们眼前闪过,我们都下意识地防范起来,依克桑让我们不要紧张,说这山腰上不是没有动物的,一些雪孔雀,雪猿猴,雪豹,藏铃羊,牦牛等还是能够见到的,刚才那黑斑点的身影,应该就是雪豹,不会轻易攻击人的,而我们这么多人,它们也是会害怕的。

    我们点着头神经也就放松了下来,但是身体可不敢放松,常年不化的积雪,随处可见的冰川、冰坡,掉下去就是九生一死,加上越靠上空气就越稀薄,我都怀疑是不是到了峰顶,我们都要不要戴上便捷式氧气罩。

    继续往上爬,寒冷的山风也大了起来,我来之前查过资料,在珠峰上经常会出现七八级的大风,有时候倒霉风力可能达到十二级,如此恶劣的天气,那对个人身体的体能是最大的考验。

    差不多已走了三分之二,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凛冽的寒风中夹杂着雪花,你不知道那是天降的,还是地面的积雪,这里的视线清晰度也非常的差,只能看到前方十米不到的路。依克桑说我们人太多,这么大的风雪难免会发生迷失方向的事情,就提议用绳子拴在腰间,连成一条线,用胖子的话来说就是“串蚂蚱”。

    我们已经戴着口罩,我揭开口罩问他还有多久才能登顶,他以前是怎么到达的,然后就被风雪呛的连连咳嗽,慌忙又把口罩戴好。依克桑说他之前是带着马上来,整个人就和几匹马栓在一起,并且告诉我们路程不不多了,但还是差不多需要半日的功夫,因为接下来的路会更难走。

    老潘就问他:“这次怎么不带马上来?这样我们就不用负重爬了。”

    依克桑哭笑道:“家里的马不知道被什么野兽攻击了,都受了伤,而且你们没有花这笔钱,我也没有好意思提,要不然你们还以为我是在哄你们钱呢!”

    “我操!”胖子就没好气地骂了一句说:“依克桑大哥,胖爷见过实在的,也没有见过你这么实在的,你的厚道可能害了我们的命。”

    依克桑说:“放心吧,只要听我的安排,你们就不会有事的。现在,我们就要走出去这片山腰云,上去视线就清晰了,快点走吧。”

    队伍里边没有太多的交谈,这样的气候把我们折腾的苦不堪言,倒是那四个老外精神抖擞,一直走带队伍的前面,几乎承担起了挡风的作用。

    差不多是晚上七点钟,我们终于重见天日,一轮皎洁的月亮斜挂天际,繁星非常的亮,这大概是我有生以来距离星月最近的时刻。几片残云悠悠荡荡,遮挡着月晕,“日晕风,月晕雨”,而在这样的气候下,看样子很快要下雪了。

    依克桑就说要找个能够避风的地方,让我们快些跟上,我们走了没有多久,忽然我就是腰上生疼,心里咯噔一下,难不成有人掉下去了?

    霍羽和苍狼就让我们不要动,他们解开了绳子,然后就往绷直的绳子的一头看去,顺着一看居然是有一个老外掉进了雪窝中,此刻已经埋的已经到了胸口,他们就帮忙把老外拖了出来,并且告诫大家要小心点,这要是碰到了更深的雪窝,越挣扎越掉的深,而且掉下去不到一分钟就憋死了。

    幸好,接下来的一路上再没有发生别的事情,只有人偶尔滑倒,然后又爬起来,所以绳子不断地一紧一松,我感觉自己都快要上不来气了,胃也都快被勒到嗓子眼去,不时有人吆喝着小心点和骂人的话。

    忽然,前边都停了下来,我们走过去一看,居然出现了一个贝形的悬空冰顶,差不多有卡车车厢那么大,隐约好像看到里边是山石,依克桑就吆喝着让所有人过去,说我们今晚可能就要在那里过夜了。

    我往过去走,此刻已经看到一行人在围着一个什么东西打量,大概有半人多高,好像是一块是碑,我心想不会吧,这么快就找到了墓志铭了?但脑袋有一个声音告诉我,绝对不可能会这么简单,虽然珠峰人迹罕至,但时常有一些登山探险者和地理学家,要是这一片墓志铭摆在这里,这座古墓早就被人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