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六十七章卸岭往事

    吕天术的故事牵扯到十多年前,或者更久说起,他顺带嘴提了几句他年轻时候的事情,能坐到卸岭派掌门位置,并不是我太爷爷传给他的,这是他自己成就的一番事业。

    毫不意外他是倒斗发家,在当时那个盗墓猖獗的年代他以卸岭派门人自居,加上带了徒弟,所以道上的人渐渐认为他就是卸岭派的掌门,有一种黄袍加身的感觉,后来他不能说开宗,但确实是立了派。

    当时吕天术是一时黑白两道的风云人物,可以说要钱有钱要势有势,按理说这样的人物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往他的身上扑,可他就是迷上了一个女摸金校尉,这个女人叫米九儿,两人的派系不同自然会出现很多的问题,就好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造物弄人仿佛命运总在捉弄他们这一对苦命鸳鸯,让他们无法走到一起。

    胖子愣了一下,说:“吕爷,您说的这个女人,不会是九太太吧?”

    我问胖子九太太是谁,胖子搪塞我说是一个大人物,而杨子明显愣了一下,显然他们都知道唯独就我不知道的北京城那些往事。

    吕天术叹了口气说:“当年我正四十出头……”

    “吕爷,照您这么说现在才五十啊?”胖子忍不住打断了吕天术的话:“我还以为您六十多岁。”

    吕天术苦笑一下说:“人在心里有着一个解不开的疙瘩,眉头一直皱着,皱纹也增长了不少,岁月蹉跎啊,再说我面老本身的打扮也偏老人化,所以看起来和实际年龄不符……”

    我怕他说的没完没了,一直不进入正题,就插话道:“师傅,您还是讲当年的事情吧!”

    正巧,碰到服务员上菜,我们就忙着一盘盘地往桌上端,几天不吃饭肚子空空如也,吕天术让我们先吃些填饱肚子,看着可口的菜肴闻着香味,我们三个顿时食指大动,就开始一通的风卷残云。

    他们都喝酒,吕天术问我怎么不喝,我有些诧异地看着他,因为《风水玄灵道术》中烟酒是大忌,他一拍脑袋笑着说:“呵呵,我都忘了,我们卸岭派以前确实忌烟酒辛辣,不过那时候‘烟’指的是罂粟,而酒是怕喝了误事,现在又不下斗,敞开了喝没关系。”

    “真的?”我立马肚子里的酒虫就活了过来,见他点头,毫不犹豫地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口就闷了,其实我也一直诧异,胖子同样抽烟喝酒,这家伙的鼻子舌头都好使的很,只是一直担心书上说的,看样子我也是书本下的奴隶啊!

    饭吃到一多半的时候,我们就开始拼酒,几乎都是他们喝一杯我都整两杯的架势,吕天术也喝了不少,很快我们四个人就干掉了三瓶一斤装的杏花村酒,都喝的有些发晕了。

    酒是个好东西,少喝点可以舒筋活血,喝多了可以听到真话。所以借助酒劲,吕天术迷瞪着眼睛,说道:“没想到啊,十年前的秦岭之行,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

    其实当时吕天术已经非常有名气,几乎已经成为北方盗墓高手中数一数二的枭雄,那时候他正在追求米九儿,两人是通过一个拍卖会认识的,他对米九儿是一见钟情,然后就展开了猛烈的示爱追求。

    于是,在一次摸金派倒斗人手不够的情况下,米九儿第一个想到了他,就下了拜帖发出了邀请,有这样接近女神的机会,吕天术自然是立马点头答应,并夸下海口说没有自己盗不了的斗,没有自己找不到的墓,于是就跟着一行人出发了。

    自古秦岭就是墓葬圣地,我们所去的邙山就是秦岭的余脉,就连金庸老爷子写的《神雕侠侣》中终南山小龙女所住的活死人墓也位于秦岭之上。

    到了秦岭,进入了原始大森林之中,在遮天蔽日的树荫之下,不计其数的一个个深坑出现,虽然深坑中已长了草木,但以吕天术的眼力一看这些坑就是以前的盗洞,只是时光流逝历史变迁,都已经塌陷了。

    不时出现一些裹在草中沾满泥土的瓷器碎片,让随行的米九儿等人看的心花怒放,唯独吕天术是打心眼里心疼,这些都是千百年前的古件,只可惜没有一件是完好的,他们在四周转悠了好几天,不断地找到更多的碎片。

    而吕天术当时在米九儿一行人中年龄最大,加上他倒斗的经验丰富,对古件可都是了如指掌,随便拿起一块碎片,就能给他们讲出这东西完好时候是什么样的,属于哪个朝代的范畴,现在的市场价值都多少等等。

    所以大家很快就从“卸岭派掌门”亲切地改叫成了吕大哥,这让吕天术可是在米九儿的面前大大地长了脸,他便不厌其烦地给那些人讲述着种种残片的来历。

    就在第三天的时候,出去寻龙点穴的两个成员从早上出去,一直到傍晚都没有回来,所有人都着急了,收拾了帐篷背包,一行人就往事先约定好寻找的方向去找人。

    后来在晚上九点钟找到了两个人丢弃的不必要的工具,然后就看到了一个塌陷的窟窿,在场的不管经验多少,都看得出这个窟窿是以往的盗洞,显然那两个成员没有回头找他们,而是进入了这窟窿里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耽搁了。

    于是,吕天术带着两个年轻人就打着手电进去找,里边的道路非常的复杂,也幸好发现了一些新的人走过的痕迹,最后在一条甬道中找到了一人的尸体。人死不能复生,所有人都非常的悲痛,把尸体背了出来。

    在篝火的照耀下,尸体冰冷地躺在不远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有些人还是第一次倒斗,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担心、害怕和恐慌等复杂的情绪一下子涌了上来,都围着篝火边不说话,气氛沉重地吃着吕天术捕来的一只野山羊肉。

    尸体死的很不安详,仿佛遇到了非常恐惧的事情,眼睛瞪得的非常大,嘴巴是张开的,使得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吕天术看不过去,就走到尸体身边帮死者把眼睛和嘴巴合上,无奈地叹息了起来。

    正当他回去的时候,忽然死者的衣服好像微微地鼓起,当时他以为是什么伤,要是看了伤口他一定知道是什么造成的,拉开一看发现里边居然是一个巴掌大的玉盒子,上面的锁已经锈掉,他一拨就掉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打开一看,里边居然是一枚印,上面刻着四个古朴的小字:晁错之印。

    对于古董冥器精通的吕天术,旋即就知道这个晁错是何许人也,这个古人是秦朝商鞅的一个弟子,借助“商鞅变法”,帮助当时在位的汉景帝发行了“重农抑商”的政策,而且已经意识到了削藩的重要性,以免汉朝步入了八百年周年的衰落之难。

    而也是因为这样,晁错就如同昙花一现,因他剥夺诸侯王的政治特权以巩固中央集权,损害了各路诸侯利益,以吴王刘濞为首的七国诸侯以“请诛晁错,以清君侧”为名,举兵反叛。景帝听从奸臣袁盎之计:“吴楚叛乱目的在于杀晁错,恢复原来封地;只要斩晁错,派使者宣布赦免七国,恢复被削夺的封地,就可以消除叛乱,兵不血刃。” [ 首发

    汉景帝默然良久,决定牺牲晁错以换取诸侯退兵,腰斩刑把晁错错杀而致命丧于东市,其实晁错还是汉景帝的老师,晁错能言善辩,善于分析问题,深得太子的喜爱和信任,被汉景帝父汉文帝誉为太子家的“智囊”。

    他和宋朝大将岳飞非常的相似,所以历史上的奸佞之臣有秦桧也有袁盎,晁错的死对于汉室江山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幸好汉景帝并非昏君,只是一时被佞臣蒙蔽,在忠义之臣的联名上书后,将袁盎满门抄斩,御驾亲征,才镇压了诸侯取得了胜利,这也是历史上著名的“七国之乱。”

    晁错的官陵一直没有被发现,当吕天术看到这枚官印,立马就想到了这位古人,同时意识到汉景帝肯定没有亏待这位老师,必然是个了不起的官斗。而他也并没有把官印拿出去分享,毕竟人已经死了,说其他的也没有意义,不过这个成员既然发现了这样东西,说明这个斗非常有盗的价值。

    盗墓贼不管你是忠臣贤明,连皇帝的斗都敢摸,自然也不避讳一个忠臣,岳飞墓也被人盗过,已经很说明这一点了。

    所以到了第二天,吕天术就开始鼓舞人心,说还有一个兄弟生死未卜,他们肯定是有了巨大的发现,眼前这位兄弟用生命告诉了我们这下面有个大墓,我们一定不能辜负了他这片苦心等等之类的话。这样士气明显提升了不少,再有米九儿说盗墓就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豪言壮举,一个女人都能这样,所以众人情绪立马被点燃了。

    于是他们就潜入了那个窟窿中,在弯曲的盗洞中找主墓室,在甬道的墙壁上,发现了不少雕刻绘画和字迹,已经被氧化的非常厉害,但可以看出,这个官斗毫不逊色普通的诸侯墓,吕天术意识到了这里的非比寻常。

    吕天术对历史非常的熟悉,在众人回到地面,他立马就大胆地猜到,同时也有了一定的证据,对米九儿说:“这下面是个汉官斗,而且非同小可,只要我们能够找到主墓室,里边的冥器一定能让我们不枉此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