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五十八章皇陵冥殿

    走着走着,坡度逐渐出现的平缓,虽然我们的身体放松了,可精神却高度集中起来,胖子咽着口水说道:“同志们,手电都打开,招子放亮了,把家伙都准备好。在我们摸金派有这么一个说法叫‘坡一缓,宝一闪,古董冥器就在前;心需沉,眼要尖,寝殿就在眼跟前。’。我们到了。”

    胖子的话一下子我们的神经都绷直了,虽然没有看到所谓的冥殿,但道路从两人宽,瞬间变成了能通过九辆小汽车并排行驶,四周都是黑漆漆的岩石墙壁,墓顶是一片的虚无和空旷。

    再走二十几步,一条宽阔的石阶就出现在了眼前,每一阶都有半人多高,宽度也有家里老式饭桌那么宽,这种气势恢宏,让我们都忍不住发出了惊叹声,站在下面就好像来到了大人国一样,什么东西都觉得非常的大。

    看到了这种场面,傻子也知道是到了冥殿,用手电光去照阶梯的上面,根本就找不到头,张玲儿拿出最后三颗中的一颗照明弹打了上去,顿时一道三十六阶的石阶外,有着两扇仅仅亚于皇陵正门的大门,而且这大门还保持的非常的完整,两扇都处于紧闭状态。

    借助照明弹可以看到,大门四米多高,六米多宽,门上雕刻绘画着两条红色的蟠龙,非常的活灵活现,仿佛随时有可能活过来一样,密集鳞片居然是门钉,两扇大门密密麻麻的,要是有密集恐惧症的人,肯定会起一身的鸡皮疙瘩。门头上飞檐突兀,也满是镂空雕龙,一根比胖子腰还粗的横梁贯穿左右,好像是一条横握的巨龙一样,已在这里已经保持了上千年不动的姿态。

    那种壮观已经不是用简单的言语能够形容的出来,我们每个人都看的惊呆了,一直等到照明弹熄灭才回过神来。

    “我们要进那里去!”张玲儿眼中燃烧起了炙热的光芒,仿佛已经肯定那夜光玉杯就在里边似的,但我可以相信那里边只要能够想得到东西都应该存在,就算存在一些惊天的冥器,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光是这门的建造,就已经证明了墓主人的地位,那种穿越了十几个世纪皇权威严,直接扑面而来。

    也不再多说什么,因为此刻无论是谁都不会放弃进入的机会,那怕他是一个圣人,我们一行人就往上爬去,尤其是楚鹏飞和杜凯,两个人早已经把照相机挂在脖子上,准备记录着宏伟的建筑。

    这石阶的高度,需要我们很费劲地上,先要把背包丢在上一个台阶处,然后人再把胳膊放上一个石阶上,撅起屁股一转身才能上一个,上了三个我就喘的厉害,估计在门口等我们的苗花老太太都比我快。

    胖子也是满头大汗,不忘我地过来拉我,把我拉上去一个问道:“小哥,你没事吧?要不你就在这里等着胖爷,胖爷摸到什么好东西,第一个就丢出来给你。”

    我摆了摆手,说:“现在已经不是冥器的问题,这样有气势而神秘的地方,我不进去估计这辈子都不安心,能进去看看就是我的目标,也不枉来受这一遭罪。”

    胖子又劝了我几句,我说不管他怎么说,我就算是死也要死在那扇门里边,见我如此的坚决,胖子也不再废话,开始帮助我一起往上爬,而就这样我们两个很快背他们前面的丢下了三个石阶。

    胖子喊了一声:“喂,你们等等我和小哥,这是冥殿,你们不懂会着道的。”我只知道胖子是担心他们把冥器摸走,估计在吓唬他们,而杨子和张玲儿等人大概也是我这样的想法,所以对胖子的话根本就左耳进右耳出,搞得胖子一阵的着急,汗都快把他洗了。

    石阶的两旁都是一个半人高的灯奴,双手高举着一个盆子,好像侍从在给皇帝端着水管之类的伺候着,其实我知道里边就是一根灯芯,灯芯下面就是万年油,不过这么多年肯定成了固体,过了保质期也就蜡化到不能用了。

    “咔嗒”一声,我以为是谁把枪上膛了,还没有等我问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接着就听到“嗖嗖”地几声,有人开始大叫起来,感觉有什么东西滚落了下来,定睛一看居然是武义斌,他就跟一块石头似的砸向了我们两个。

    胖子慌忙抬起一脚就把武义斌顶住,这考古专家发出一连串的惨叫,最后一下是被胖子顶的,脸色是刷白刷白的,看样子是吓得不清,我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武义斌刚想回答我,那种“嗖嗖”声又响起,接着又有人滚了下来。

    楚鹏飞和杜凯又被胖子顶住,上面只剩下了杨子和张玲儿,我以为是他们两个发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把武义斌三个人推下来的。

    而楚鹏飞喘着气,心有余悸地说道:“有机关,是弩箭。”

    等到我们爬上去的时候,就看到杨子和张玲儿趴在上一个台阶的地上,杨子喘着粗气说道:“先不要上来,上面都是机关,一踩就由弩箭从想不到的方向射出来。”

    张玲儿说:“皇陵哪里是那么好进的,要是不发生事情才奇怪呢!”

    其实机弩机关,早就几千年前已经被广泛使用在墓葬之中,就是为了防止盗墓贼,这样不但能击杀盗墓贼,而且还能吓唬其他有盗墓企图的人。秦始皇就在他的墓中做了不少这样的设计,以机发弩箭而射杀盗掘者,这也集中体现了当时最高水准的机械设计思想与机械制作技术。

    武义斌说:“我知道在秦皇陵中弓干和弩臂都较长,材质可能是南山的山桑,是当时性能良好的劲弩,这种弓弩的射程和现在狙击步枪的有效范围差不多,而张力当超过700石(古代对力量的计量单位)。”

    我说:“大家都不要着急,反正这冥殿就在我们眼前,可以一步步地来,送了小命就不值当了。”

    其他人也同意我的说法,所以接下来就由杨子用背包和工兵铲在前面探路,他确定没问题我们再上,如此宽的道路,我们只能走一人的宽度,想想还真是有点讽刺,不过为了自己的性命,憋屈点也就是那样了。

    我们又爬了几个石阶,发现已经不再有弩箭的出现,都是暗暗松了口气,但精神力还是高度集中。

    杨子敲敲打打上一个石阶,发现他那一块没有问题,然后翻身就上去,接着就是张玲儿等人,到了杜凯的时候,他的身子往上一滚,立马就惊叫了一声,我已经看到他好像要掉进什么地方去,猛地扑了过去,伸手就把他的胳膊拉住,同时大吼道:“胖子,帮忙。”

    胖子愣了一下,立马过来帮我,可他刚走了一步,就是身子一怔,接着他手里的手电光朝着墓顶照去,同时发出一声吼叫,我回头一看他居然也踩空了,整个人正抓住边缘,嘴里叫道:“小哥,快来救我,我坚持不住了。”

    我就想回头救胖子,可下面的杜凯紧紧地抓住我的手,摇着头说:“张小哥,不要放手,先救我。”

    此刻我整个人都愣了,打心眼里我是想要救胖子的,可是杜凯抓的我这么紧,除非我用另一只手把他的手掰开,要不然肯定是无法转身的,可要是这样做就相当于我把杜凯害死,我下不了这个手,毕竟那是一个人,有着生生的生命啊!

    “小哥,我操,我要掉下去了!”就在我思维大乱斗的时候,胖子的声音把我从挣扎的思想中喊了出来,我一咬心里对杜凯说:“对不起了,我们的关系不如我和胖子,只能牺牲你了!”

    我就伸手对着杜凯的手准备一掰,这时候楚鹏飞及时赶到,立马一把抓住了杜凯的胳膊,我们两个一用力,直接就把他拉了下来,我其实已经打算松手了,可不知道心里怎么有一种不好意思的感觉,也只能帮一把。

    我转过身去找胖子的时候,就发现半个台阶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坑,已经空荡荡没有了胖子的身影,我心里一凉,就连滚带爬地冲了过去,大叫道:“胖子!”心里已经是万念俱灰,以为就是我的一个犹豫把胖子害死了。

    “小哥,你这家伙良心被狗吃了!”忽然下面就传来胖子的声音,我问他没事吧,他说让我赶快找绳子,下面全是如同尖刀一样的石头,掉下去身上立马会出现一百个窟窿。

    慌忙之中,我把背包里边的绳子丢了下去,等到胖子抓住,就喊其他人过来帮忙,最近的杜凯和楚鹏飞过来,我们三个人合力才把胖子拉了下来,胖子坐在石阶上心有余悸地说道:“我的亲娘,差点就没命了,就差一点,要不是胖爷用匕首插到了岩石的缝隙中,后果不堪设想。”

    “你们没事吧?”杨子已经从前面的两个石阶上跳了下来,问道。

    胖子白了他一眼说:“你干什么去了?等你来早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