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五十七章命悬一线

    落到了这步田地,而且还不知道是不是这样,但也总比什么都不做好,接着胖子和武义斌就商量了七颗棋子对九颗怎么走能够赢,反正我知道了只要有三个人横、竖、斜成了一条龙,就可以干掉一个人俑。

    杨子鼓励我们说:“大家不要泄气,只要有一丝机会我们都不能放弃,一会儿听他们两个的指挥,一定要赢了这盘棋,然后走出去。”

    胖子和武义斌商量好了之后,不过他们的脸色并不好看,大概是因为这数量的差距,让他们没有多少信心,可现在都是病急乱投医,完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第二个人俑已经站好位置,胖子最先让我站到了一个方位,楚鹏飞挡住一个方向,我也挡住一个方向,并且我们两个相连,所以管一下一步人俑走什么地方,我们就可以成龙,然后干掉他们一个人俑。

    第三个人俑已经上来,而随着张玲儿的走入,顿时我们三个人已经成龙,一起发出了高兴的呼喊声,胖子就让我去推那个他认定要淘汰的人俑。

    我刚走过去一推,忽然就感觉到下面的石柱一动,接着石柱猛地往起一弹,就像是一根弹簧似的,而那人俑直接就朝着墓顶而去,接着就听到砰地一声,那人俑化作了无数的碎石,落了下来。

    看到我们三个人是一阵头皮发麻,这要是让对方先成了龙,那么上去的就是我们三个人一个,虽然不会想人俑这样撞碎,但脑袋进入肚子里边肯定是没多大问题的。

    胖子提醒道:“我猜的没错,等一下对方,要淘汰你们的时候,发现不对劲就立马从石柱上跳下来,要不然死了可别怪胖爷棋艺不精湛,只能怪你们自己反应太慢。”

    现在墓顶也就私四米五,加上我们升起五十公分,剩下只有四米的距离,现在反应还不难可是要是到了最后就不好说了,能不能直立站起来都是一个问题,更不要说是逃命,估计会一下子就被撞死吧!

    可横竖都是一死,也只能作为棋子任他们摆布,期间杨子和张玲儿都被弹上去一次,不过他们的反应都很快,就逃开了,没让我们看到豆腐脑满墓室飞扬的情景,等到他们再想上去,就没有了反应,显然这里还有一丝诡异存在,好像有个隐形人看着,不容许淘汰的再上去。

    到了最后的关头,胖子让我和他自己小心,因为接下来淘汰的可能是我们两个其中的一个,此刻墓室的顶子回到了两米,我只是坐了一个柱子边缘,时刻准备着往下跳,这么近的距离必须提高十二分的精力。

    我们这一群现代人,居然和一个死了几千年的鬼在下棋,说起来还真是既诡异又滑稽,汗早不知道出了几生,现在想来要是周老太和郝志浩活着,我们也就没有这么累了,不过周老太的手脚不方便,说不定那时候不死,这次也够呛。

    “小哥,跳!”胖子几乎是吼出来的,而我的神经早已经绷的非常直,可由于太过紧张,在慌乱地一跳,就感觉被石柱重重地顶到了衣服,直接就把我带飞出去,我一声大叫,下面的人也是一片的惊叫。

    只见一个黑影朝着我飞了过来,还不等我反应,立马就被砸的侧飞出去,原来不知道是谁的背包,这样我偏离了轨道,直接斜着撞向了幕墙,那一下可是好像被一扇门狠狠地拍了,我从墙壁上划了下来,嗓子眼一辣连着喷了两口鲜血,感觉整个身子都快散架了,内脏好像也差不都移位。

    杨子跑过来问我怎么样,我想说话,又吐了口鲜血,看到胖子坐在石柱上面一脸的着急,一个劲地问我没事吧,我一口气上不来,彻底晕了过去。

    等到我醒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出现在一个配殿中,一行人都在休息,看到我醒了,胖子立马问我感觉怎么样,我摆着手示意自己还死不了,胖子给我揉着胸口,过了一会儿给我喝了几口水,我又吐了血。

    这是我长这么大受伤最重的一次,差点连小命就丢了。胖子说当时是杨子丢出背包救了我,要不是那个背包,估计他就该每年这个时候给我烧纸钱了。其他人都没什么事情,但都非常的疲惫,我看了看表自己大概昏迷了有三个小时,杨子走过来问我感觉怎么样,我说没事,然后感谢了他。

    杨子一笑说:“没什么,只不过是举手之劳。”

    我们既然到了这里,显然那一场博弈是我们胜利了,这让我想到为什么当时在开始下棋之前,胖子和武义斌的脸色难看,原来他们已经做了有人会死的可能,不是我们这边,就是他们那边,活下来只是一个侥幸。

    杨子去一旁休息,我问胖子:“这里好像是个配殿,我们进入寝宫了吗?”

    胖子点了点头,说:“算是吧,我们只找到了这个配殿,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大家都累的够呛,就在这里休息。小哥……”

    “扶我坐起来!”我在胖子的搀扶下起来,问他:“怎么了?”

    胖子咬了咬牙说:“要不然咱们回去吧,上次倒斗的钱够用一阵子,大不了等你伤好了咱们再去别的墓看看,下次打死也不来皇陵了,这种地方像咱们这水平,根本就是全靠运气好,要不然早他娘的归位了。”

    我心里一暖,差点忍不住眼泪就下来了,胖子和张玲儿、杨子都不同,他和我一起下斗没有那么强的目的性,只是为了捞点钱财,现在看到我受了重伤能走到了这里说出这种话,说明这才是兄弟。

    叹了口气,我说:“既然都到了这里,还是进冥殿中看看吧,就算现在我们两个要走,也不一定走的出去,跟着他们更保险一些。”

    胖子扫了一眼其他人,然后轻声在我耳边说道:“小哥,我怀疑郝志浩那小子就是被他们弄死的,也可以说是在我们和他们分开的时候成了牺牲品,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善茬子,别看武义斌和他那两个学生一副老实的模样,骨子里边说不定坏处水了。”

    我微微点头,也悄声说:“别管那么多,他们不好惹,我们也不是窝囊废。对了,杨子应该能和我们站着同一战线上,他说自己是我那师傅吕天术的人,在你们不知道的时候他悄悄和我谈过话。”

    胖子愣了一下,然后做出了一幅明白了的表情,继续说:“那你好好休息,在休息两个小时,然后做最后的补充,就到冥殿里看看,也不枉受这份罪。”

    点了点头,我闭上了眼睛,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好像散架了一样,想动的地方都反应很迟钝,脑中想了很多的事情,想到了生死,想到了这一路走来的经过,以后要是下斗不是自己人就一定不去,不但要防着古墓中的变故,还要担心人心险恶,真他娘的太累了,什么钱都不好赚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想着事情睡着了,两个小时之后胖子叫醒了我,我还是第一次被胖子叫醒,以后都是我把他提醒,看来胖子憨厚的表面,也有自己的心机,只不过是我一直急于表现,所以他很聪明的选择了隐藏,现在我受伤了,那主角就该换成他了。

    所有人都过来对我虚寒问暖,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出自真心还是装模作样,但也表现感谢他们的关心,我的已经感觉好多了,但胖子说要背我,我也没有拒绝,越是在最后的关头留点心眼是没错的,说不定进入冥殿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出了配殿,我们就走着是一条倾斜的墓道,坡度非常的陡峭,我看胖子背着我成了驼子上山容易下山难,就让让他放下我,扶着我继续走。

    杨子打头,我和胖子在他后面,中间是武义斌三人,殿后的是张玲儿,手电照下去是无尽的黑暗,也不知道通向哪里,走一段就开始心惊,这么深的地方,难道我们会走到地狱去吗? 百度嫂索#>笔>阁 —卸岭盗王

    就算是冥殿在地狱,我们也要下去走一趟,毕竟这是最后的路了,没有人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放弃,因为冥殿象征着财富和古人的秘密,加上我也想见见传说中的夜光玉杯。

    走了十几分钟,杨子忽然说道:“这下面的湿气越来越大,说不定会有一条地下河存在。”

    我点了点头,说道:“这么深的地方又也不奇怪的,通风见水,龙脉灵兆,也不知道距离那冥殿有多远,这皇陵到底耗费多久的物力财力和时间,古人的想法,还真是令人费解。”

    胖子说:“小哥,你少说点话,别一会儿又咳血了!”

    我点了点头,装作咳嗽了几声,一伸手还真的有血,心里暗骂居然比我想象中的还重,这要吃多少补品才能补的回呢?

    又走了一段,杨子冷不丁问我和胖子:“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他误会了我们两个人的纯洁友情?一下子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得各自干笑了几声,算是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