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也 作品

第四十三章窟中的手

    收拾了一下装备,将不需要的暂时找了个就近的地方埋起来,同时把照明设备、防身设备以及开棺设备都带着,不过更是的是一些探险求生设备,毕竟我们来这里不是倒斗,而是因为一具死了十多年的尸体。

    打点妥当,胖子探路,我走在他身后,接着是张玲儿、周老太、武义斌、楚鹏飞、郝志浩、杜凯,最后就是殿后的杨子,杨子当过兵他的警惕性高,后队伍的最后边需要这么一个人物,这样也可能让我们这些人安心一些。

    至于苗花就没有跟进来,她已经把我们带到了目的地,就准备在外面藏起来,等我们三天,如果三天后我们没有出来,她就离开,我好心让她小心那些蛇,但她说自己有蛇仙的保护和有蛇药,让我们不用为她担心,倒是我们要注意安全。

    周老太和苗花拉着手说着什么,我和胖子已经身先士卒,打开手电就往那窟窿里照去,里边黑漆漆一片,手电的光源找不到尽头,显然光是这条道路就深不可测,也不知道我们要走多少路,才能将这个古墓走上一遍。

    胖子打了个手势,让后面人跟紧,然后他一马当先踏入了其中,我们也络绎不绝地跟着,这通道很快,过一辆古代的双马拉车不是问题,所以很快我几乎就是跟胖子并排而行。

    “小哥,这洞口就在外面,我觉得这里应该被人盗过才对。”胖子轻声说道。

    我说:“有这个可能,你还记得咱俩看到的那具缠满蛇的尸体吗?很有可能他就是一伙盗墓贼中最悲剧的一个。不过,也有可能他们并没有来这里,毕竟罗盘已经无法指示,要不是有顶神,我们也不知道走到哪个方向去,可以也就与这里擦肩而过了。”

    胖子同意地点了点头说:“看样子这里的设计,就是有一定的防盗意识,而且这种宝穴足以葬帝王,里边说不定还有什么危险等着我们,小心点。”

    手电光照去,青幽幽的石壁有明显人工的开凿痕迹,但这种痕迹不多,并且年代久远到无法估计,而更多的是好像是天然形成的,可能是地球板块运动,造成地震出现的一道很快的裂缝,被人改造之后才有了现在的规模。

    忽然,在十多分钟后,我就看到了手电光的反射,不知道照到了什么东西,再走了十几步才发现了原来道路呈向下走的趋势,招呼后面的人:“马上就要往下走了,大家当心自己的脚下。”

    向下一走,旋即我就发现了不同,道路变得窄了一倍,然后墙壁上的人工痕迹大规模增加,好像整条道都是人工开采出来的一样,我不得不佩服古人的手工艺和毅力,不像现在机械化怎么挖都行,古代都是一凿子一凿子挖出来的,而且还要保证上方不会出现坍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还是很有难度的。

    又走了十多分钟,墓道再度变窄,而且还变得矮了下来,我只好回到了胖子的身后,一行人猫着腰往下走,后面传来周老太仿佛哮喘一样的咳嗽声,毕竟猫着腰走十分的耗费体力和心神,又开始为她的身体担忧,这么大年纪在家养花养鱼都费劲,更不要说是下这种墓道中。

    “妈,您没事吧?”张玲儿回头关心道。

    周老太说:“放心,我撑得住。”

    胖子歪头说道:“周老太太,我觉得您还是退出去吧,下面就交给我们年轻人,发现什么就给您带上去,要是什么都没有,我们很快就回退出去。”

    周老太说:“不用管我,请继续带路吧。”

    我摇头苦笑,也没有说什么,看着周老太死决心已定,就算是明知道会死在这里边,她也不会退缩,我没有老婆孩子,不知道为人父母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怀,但我心里有些可怜周老太,这母亲真的不容易当啊!

    “又窄了。”胖子的声音传来,他转身对我说:“让其他人停下,我看看前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要是一直窄下去,估计我们就的退出去从长计议了。”

    “好!”我让后面的人停下,然后给胖子照着手电,前面好像出现了一堵墙,距离地面只有五十公分的一个口,胖子勉强钻了过去,我问他:“那边情况怎么样?”

    胖子回答道:“还是很窄,我需要往前看看。他娘的,这是什么道路,成心为难胖爷这种魁梧霸道的身材,要是带着雷管炸药,胖爷非要……”说着,他的声音就越来越小,很多我就听不到了。

    不知道是胖子进入太往里边,还是他换成了自言自语的小声嘀咕。其他人开始坐在地上休息,我问杨子:“后面没情况吧?”

    杨子说:“放心,没有。”

    我哦了一声,就坐下靠在墙上休息,忍不住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卸岭甲,心里才算有些宽慰,虽然进入半个小时什么都没有发生,可这就让我奇怪了,按理说葬在这种宝穴的人,那身份肯定是了不得的存在,怎么会没有什么防盗设备,至少出现个什么暗弩冷箭什么的,这样才算是正常,太过的安全反倒是让人浑身不舒服。

    张玲儿靠近我,问道:“张小哥,能看出点什么吗?”

    我摇了摇头说:“只要人工开凿的痕迹,没有出现什么雕刻、刻字根本就是两眼一抹黑的抓瞎,估计还要继续往下走走看。”

    她缓缓点头,叹了口气,好像非常的无奈,旋即张玲儿又问道:“你可以定一下这墓的规格吗?”

    “觅龙寻穴,探墓定格。是我们卸岭派的高深手艺,我也只能探个大概。”我心里暗想,但嘴里上说:“可以试试,不过还要等胖子回来商量一下,毕竟他比我入行的时间久,风水之术还是比我强点的。”

    张玲儿轻声说:“你们两个以前是盗墓贼吧?”

    我愣了一下,旋即笑道:“怎么可能,我们不过是有些祖传手艺的风水先生,现在都搞古玩呢,要不是我师傅让我出马,我还真的不愿意挣这一份儿钱。”

    用那种她早就明白的眼神看着我,张玲儿说:“你师傅吕天术可是盗墓出身,这我可是知道的,你也不用瞒我。放心,如果下面有些东西,只有不被武义斌那些考古的看到,你可以悄悄往包里塞一两件。”

    我笑了一下,立马转移话题,说:“这死胖子怎么还没有回来?难不成挂了?”我心里确实也有些担心,就朝着那口喊了一嗓子:“胖子,里边的情况怎么样?”

    我的声音在洞穴里如同炸雷一般响起,把其他窃窃私语的人吓了一跳,很快我的声音消失在了伸出,我竖起耳朵听着,可是几秒之后并没有听到任何的回答,心里就咯噔一下,暗骂:“我刚才是胡说的,胖子你他娘的可千万别挂了,要不然老子对不起你老娘。”

    杨子起身,说:“要不我过去看看吧!”说完,他咔啦一声把枪上了膛,并把保险打开,显然也意识到了里边可能会存在危险。

    周老太说:“小杨子,你要小心点,这古墓中稀奇古怪的事情多着呢,要是有危险就开枪,我让这些年轻人去接应你。”

    我说:“以我对胖子的了解,他不可能悄无声息被gan掉,只少也会放上两枪,大吼一声,不会这么轻易被治服的。”

    杨子不同意地摇了摇头,说:“那不一定,凡事没有绝对。这种古墓里说不定几百年上千年没有人来过,里边说不定充满了毒气,我看李兄没有戴防毒面具就下去了,有些担心,还是我过去看看吧。”

    其他人也同意,虽然我不相信胖子会这样就挂了,但毕竟比起其他人我更加担心他,说也好,就带杨子拿出防毒面具戴上。杨子想要拍我肩膀,被我躲开,他愣了一下,笑了笑就猫着腰钻了过去。

    我有过被张玲儿拍肩膀的教训,心里就发誓绝对不让不熟悉的人再拍我肩膀,也可能这是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加上那蛇仙的提醒,总觉这个半路杀出的杨子来历不明,就得多留个心眼肯定没错的。

    过了约莫十分钟,我听到了地一声枪响,立马就作势要站起来,早已经忘记了高度,一下子就把头磕了,疼的我立马就抱住了,咧着嘴说道:“他们有危险。楚鹏飞,杜凯抄家伙和我上,其他人在原地等着。”

    说着,我已经拔出了枪,楚鹏飞和杜凯看了武义斌一眼,在后者点头之后,他们两个立马凑到了我身边,手里早已经拿着打开保险的枪,朝着我点头。

    我立马就想第一个钻过去,可是刚把头一伸,就和什么东西“砰”地撞在一下,刚才的疼痛还没有消失,这下就更疼了,就要破口大骂,一看居然是胖子,此刻他正处于昏迷状态,我们把胖子拽了过来,接着就是杨子,背部蹭着地面快速地回来。

    刚想问他怎么回事,我忽然一呆,因为我看到了在杨子肩膀上有着一只非常怪异的手,正捏着他,而杨子好像压根就不知道,喘了几口气,说:“不……”

    他的话还没有说出什么意思,就看到我们几个人连忙退开他身边,我指着他的肩膀说:“手,手啊!”他一愣,顺着我指的方向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