鲨鱼禅师 作品

660 上鄀总督

    鳄人主力进逼郊郢之后,上鄀已经人心惶惶,哪怕是冬季,疯狂逃回河西的楚人也是不计其数。

    受限于交通工具的缘故,更多的楚人则是北逃,打算从绿林西南绕道楚北,再返回河西。

    因为逃跑的上鄀之人,大多数都是肉食者贵族,没实力没能力逃跑的上鄀底层人,则是纷纷编了歌谣,来嘲讽“国人”在关键时候,竟然就这么不要“国”了。

    汉渚荡荡,何人北亡;汉渚浩浩,何人惶惶。

    至汉军兵临上鄀以东的时候,场面反而平静下来,因为再怕也是没有用的,汉人真要是打过来,早就打了,不可能等到现在。

    所以当汉子国“大使”柳巴前往上鄀的时候,整个上鄀等于就是不设防城市,任由柳巴的车马进入上鄀。

    最终留守在上鄀的大夫上鄀文,很是恭敬地接待了柳巴。

    实在不是上鄀文不知道廉耻,也不是上鄀文真就怂了没胆气,上一次接待柳巴的人,也是上鄀文。

    而是现状,由不得留守大夫上鄀文伏低做小,他得给上鄀的百姓一条活路。

    楚国是指望不上了,令尹斗皇现在就是死保郢都和王畿核心区,上鄀这块飞地,就算想要救济,也得有办法把粮食物资运输到河对岸。

    可现在楚国手中,是真没有运输粮食的载具,必须绕道。

    隔着一条汉水,却要绕几百里的路,这种情况下,楚国令尹斗皇,也只能贯彻“慈不掌兵,义不掌财”,整个楚国这一次,是真的千疮百孔。

    斗皇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先缓一口气,保住了核心区,才能有余力再去重新收服地方,援助地方。

    这时候爱心泛滥,除了徒增伤亡,根本什么好处都捞不到,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

    柳巴这次身份彻底变了,是名副其实的汉子国外交大使,汉子国第一枚大使正印,现在就是柳巴所掌。

    基本上在汉子国全面稳定下来之前,他是出使列国的主力,不会选择在国内办公。

    以现在汉子国的国际环境,加上汉子国的国家宣传极为激进,身为外交人员,柳巴的个人言行和工作风格,都不能保守,更不能像以往一样谦虚。

    这是外交需要,汉子国已经尊吴威王为“天皇大帝”,官方叙述上,更是直接以“帝勾陈”来称呼,外交上稍微怂一点,柳巴的压力反而会更大。

    咄咄逼人,也是一种外交策略。

    只是柳巴并非对所有人都咄咄逼人,针对楚国在汉东的这块飞地,主权固然还是在楚国,但治权目前已经移交到了汉子国。

    租期是十年还是九十九年,其实已经没什么区别。

    楚汉双方都清楚,这不是一场战争的结束,而是中场休息。

    汉子国战力超绝,但是无力在短期内直接消化整个楚国,必须用更多的技巧、手段来分离楚国地方,威逼利诱各种手段,尽可能地让楚国内部分裂,这样才能吞并楚国。

    此时的汉子国武装力量,更多的是震慑,那些隐藏恨意的势力,倘若给了他们机会,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但看到鳄人、勇夫、义士,这种隐藏在暗处的抵抗力量,也只能蛰伏。

    蛰伏得久了,自然也就随风而散。

    不过在此之前,汉子国肯定是胡萝卜加大棒,该给的甜头,还是会给的。

    柳巴此次访问上鄀,除了人员,还有大量的物资,同时援助留守大夫上鄀文组建上鄀地方政府。

    因为上鄀是汉子国从楚国租赁,治权还是在汉子国手中,柳巴这次过来,就是要跟上鄀文进行沟通。

    一是给甜枣,让上鄀尽快赈济冬季受灾家庭,缺少粮食和取暖条件的上鄀土著,半个月时间死伤接近三万,冻死饿死超四千,因伤致残两万余人。

    这个数据是估算,真实情况只会更恶劣。

    换作以往,发生这样的重大灾害,一场内战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特殊的气候,特殊的地理环境,特殊的外部条件,导致整个上鄀,除了上层贵族可以跑路之外,底层人只能等死。

    想要反抗,或者离开上鄀挣扎求生,路边暴毙的概率只会更大。

    原本也只能等着上鄀自取灭亡的上鄀文,万万没想到汉军迫近上鄀,占领郊郢之后,居然从三关调拨了粮食,同时随国再度借粮给汉子国,然后汇总了大量粮食物资,按批次救灾上鄀。

    在这个很微妙的节点上,上鄀底层人接受了汉子国的治理。

    活命才是硬道理,此时别说嘴里念叨着“帝勾陈保佑”,就是“帝勾陈上身”,那都是半点问题都没有。

    “柳子,城中存粮已经所剩无几,不知柳子何时分发粮食?”

    上鄀文心中还是存在疑虑的,换作是他,如果占据了随唐的都邑,肯定是要往死里整,不把这些遗族耗死,怎么可能放心?

    作为允姓鄀氏之后,上鄀文的想法,正是诸国一直以来的传统。

    不过看到柳巴带来的物资之后,他又是满怀希望的,万一呢?

    至少汉子李解,扬名天下以来,还没听说搞过大屠杀,坑杀这种事情,似乎从来都没有做过。

    “粮食不能胡乱分发,否则引起哄抢,必有骚动。”

    言罢,柳巴对上鄀文道,“城中灾民,当重新编户,邻里可设小队,依次中队、大队,大中小各设队长、队正,各负其责。”

    “这……”

    上鄀文有些犹豫,“上鄀多乡士,倘若编户,恐引武士不满啊。”

    “无妨。”

    抬手安慰着上鄀文,柳巴面带微笑,“某此来上鄀,除粮食御寒之物外,有白沙勇夫一个大队,义士两个大队。”

    “……”

    “上鄀君。”

    “在。”

    “君上宽宏雅量,欲使干臣总督上鄀诸地,此次上鄀诸事若是大定,某为朝廷外交大使,自可向君上举荐上鄀君为上鄀第一任总督。”

    宽宏雅量四个字,陡然就有了魔力,让上鄀文整个人都愣在那里。

    他从没想过自己能出仕汉子国,更不要说得到李解的青睐、重用。

    但是现在听到柳巴所说,上鄀文哪怕还是将信将疑,但还是心潮澎湃,因为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

    上鄀只要安定下来,貌似汉子国还真敢用楚人?

    “柳子之言……”上鄀文手指颤抖了一下,眼神热烈地看着柳巴,别看柳巴年轻,上鄀文早就年过甲子,但是此刻,却是后进姿态,很是恭敬。

    “上鄀君无需多虑,总督上鄀之人选,朝中呼声最大者,有三人。”柳巴竖起三根手指,“巡抚淮南之云轸甪、‘沧浪君’鄂沧、丹阳公斗尊。”

    这三个人的身份,都有一个共同之处,他们过去都是楚人,柳巴既然敢这么说,自然不会是拿来开玩笑。

    上鄀文自认威望不如斗尊,亲疏不如云轸甪,能力不如“沧浪君”鄂沧,那么自己想要出头,能做的就是让人看到他的优势。

    现在汉子国外交大使柳巴,已经指出了一条明路,上鄀只要安定太平下去,救灾只要顺利,那么汉子国的第一任上鄀总督,就是他上鄀文。

    想到这里,上鄀文如何不激动,因为他很清楚,上鄀不可能一直被租借下去,早晚会被汉子国吞并。

    到那个时侯,他作为上鄀总督,在汉子国内部,显然也是需要地位认可的。

    这个衡量标准,上鄀文突然想到汉子李解在郑国吹出来的“唯才是举”,那么后续的一切,反而就简单了。

   &nb 你所看的《战国万人敌》的 660 上鄀总督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战国万人敌》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