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限无敌 作品

第一百九十四章 反马联盟

    阉党二世祖第一百九十四章反马联盟徐文爵看到朱国弼大骂自己,但是却微笑不语。徐文爵很了解朱国弼,这家伙对大明王朝没有半点忠心,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产他什么都能干得出来。

    魏国公在南京生活了二百多年,根基之深厚根本不是朱国弼这个过江龙能比拟的。虽然在明面上朱国弼可能家产更多一些,但是暗地里魏国公的家产要比朱国弼多上数倍。

    这几天马铖在城里疯狂的收集粮食,城内的勋贵家家都遭了秧,魏国公家大业大还好一些,但是过江龙朱国弼就承受不起了。徐文爵根据收集来的消息,这几天马铖一共在朱国弼家中敲诈了上万石的粮食,其他食盐、丝绸等等无数,初步估计朱国弼的损失在五六万白银之间。

    正因为有了这些情报,徐文爵才能放心来劝说朱国弼。虽然刚才朱国弼大骂徐文爵不忠不孝,但是徐文爵知道这个老家伙完全是色厉内荏。

    朱国弼的情况被徐文爵猜的正着,事实情况比徐文爵估计的还要严重,这次马铖搞的什么余粮征集让朱国弼损失了将近十万两白银。要知道朱国弼可不是树大根深的魏国公,在南京朱国弼根基薄弱,只有手中的财产才能为朱国弼带来一丝的安全感。

    当然损失些财产并不能让朱国弼狠下心来走叛国的道路,在马铖拥立新皇帝登基后,新皇帝朱伦奎对所有有功之臣都进行了封赏,唯独忘了这些勋贵。不过这也不是朱伦奎真的忘了,而是当时情况紧急,城外清军围城,城里情况不稳定,自然要大势封赏马家父子,至于勋贵要等到以后再说。

    不过朱国弼对皇帝这么做完全不能接受,朱国弼以前是南京镇守,在弘光元年的四月,被弘光皇帝朱由崧下圣旨免了镇守的职务,交给马铖来担任。事后朱国弼通过自己的管道知道,原来根本不是朱由崧下的圣旨,而是马士英为了自己的利益矫诏妄为。不过现在人家马士英身为内阁首辅,还是辅政大臣,人家儿子还是手握兵权的统兵大将,朱国弼不敢说什么而已。

    政治上的压迫,再加上经济上的摧残,让朱国弼早就生出了不臣之心,只是他实力弱小,不敢发作而已。

    今天徐文爵来找他商量投降满清事宜,朱国弼心中早已经同意,只是他拿不准徐文爵到底是不是真心,所以才大骂徐文爵试探一下。

    徐文爵放下酒杯笑道:“叔叔既然如此忠于朱伦奎,那就请叔叔将小侄绑了,然后交给王八蛋马铖!”

    朱国弼大眼珠子转了两转,与徐文爵对视良久,然后坐下说道:“今天老夫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你父亲在世时与老夫相交莫逆,老夫也不能看着他的传人被杀,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谋逆的话了!”

    看到朱国弼这么说徐文爵那里不知道这个老家伙心中所想,徐文爵低声说道:“叔叔,这次新皇登基没有你什么事吧?南都镇守还是马铖,听说朱伦奎还要给马铖加封大都督一职,不知道叔叔都得了

    什么实职?”

    朱国弼听徐文爵这么说默不作声,徐文爵知道自己说到朱国弼心中去了,于是更加起劲的鼓动道:“叔叔,既然南都城守不下去,为什么还要坚守下去?就算可以坚持一年,还不是要咱们勋贵出钱出粮食,到头来立功的是他马家父子,你我勋贵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既然这样不如咱们几家勋贵合兵一处,打开一座城门,放北虏进来,到时候你我的财产可以保存,还可以借着献城的军功在新朝谋一个职位,这样不比在这个南都城里等死强多了吗?”

    徐文爵说的与朱国弼心中想的差不多,既然这个城没法守,不如献城投降,最起码自己的性命可以得到保全。想到这朱国弼低声问道:“话好说,可是现在南都各城门都在马铖的手中,都有重兵把守,实际运作起来不好办啊!除了这些还有与北虏接触的事情,你我都是明朝勋贵,北虏那边能轻易相信吗?”

    徐文爵听朱国弼这么说笑道:“这个请叔叔放心,小侄都已经准备好了,马铖手下有一个参将叫陈洪范,他的亲戚都在北都当官,特别是陈洪范的女婿唐起龙,在北虏那边当总兵,咱们可以用这件事要挟他,让陈洪范为咱们传递消息!至于城门的事情吗就需要叔叔帮忙了,毕竟叔叔当过一任南都镇守,军中应该还有几个心腹吧!”

    朱国弼也认得陈洪范,当年陈洪范与左懋第北上和谈,就陈洪范一个人回来,当时整个南京官场都怀疑陈洪范当了奸细。不过最后没想到浓眉大眼的左懋第真投降了满清,这样反倒证明了陈洪范说的话,再加上陈洪范给马铖行贿,才又当上了官。

    朱国弼听徐文爵这么说点点头:“好,城门这边我来解决,但是陈洪范那边就需要贤侄了!还有这件事贤侄要注意安全,千万不要走漏消息!”

    “这点请叔叔放心,小侄只找了安远侯、定远候几家,安远侯柳祚昌是我大哥的岳父,定远候邓文郁是我舅舅,这两家都非常可靠!”

    朱国弼知道魏国公家在南京经营了二百多年,手里还是有些实力的。

   & 你所看的《阉党二世祖》的 第一百九十四章 反马联盟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阉党二世祖》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