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鸿雪 作品

第六十章:黑白恩怨

    空旷使人感觉渺小,权力让人心生畏惧,此时的齐鱼侯正跪在全长安最空旷威严的大殿里,也跪在这世上权力最大的男人面前,大周第三十九位帝王,仁宗皇帝——陈煜!

    所以,即便是多年来杀人如麻的暗影楼第一刺客,此时的齐鱼侯仍旧有些害怕。夜色下,龙椅上陈煜的脸色更显沉暗,那模样好似隐怒待发,他还是没说话,他在等,等齐鱼侯说出能使他有丝毫兴趣的东西……

    “草民被逆贼蛊惑,一时糊涂竟然偷袭皇子殿下,这本是抄家没族、束手待死之罪,但草民不愿陛下被奸人所蒙蔽,故而冒死前来见驾,请陛下明鉴!”

    陈煜缓缓睁开双眼,看了看跪在远处的齐鱼侯,不耐烦的说道:“四海八荒,天下九州,共三百四十八郡,又一万六千四百五十三县,共五万万黎民!每时每刻,所涉及之大事小事无计其数,若你还是说不出让寡人有兴趣的东西,你这铜牢里搏出一线生机的狗东西,寡人立时将你临迟处死!”

    “是,是是是,罪人知道……”齐鱼候颤抖着身子伏在黝黑冰冷的石板上,说道:“罪人求见陛下,是要状告三人的滔天大罪!罪人所告的第一人,乃是幽州风谷崖,眉庄庄主柳方悟!”

    “眉庄,柳方悟?”陈煜双眉挑起,回忆片刻后,问道:“拒寡人所知,他早已身死数年,他何罪之有?”

    齐鱼侯不敢抬头,答道:“七年前,白诺城公子在渡明渊拜师学艺之时,与柳方悟之女柳琴溪一见钟情,二人情深意浓,本是佳偶天成的一对,奈何其父柳方悟为人迂腐不化,数度从中作梗;他先是放出谣言,谎称早已将柳琴溪许配给了前湘王陈敬台之子陈浪,在此谣言被湘王和昆仑名宿青碧长老矢口否认之后,他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心生歹毒,虚造证据,污蔑白诺城公子与扶幽宫第四妖女姑红鬼暗中勾结,他在假意许可白柳二人亲事之后,却在成亲当日暗设毒计,陷杀白诺城公子!”

    陈煜的身子缓缓坐直,眉间微蹙,嘴角却慢慢翘起,“口空无凭,此言可有证据?”

    “有!”

    齐鱼侯斩钉截铁,“当年柳方悟散播谣言之后,湘王陈敬台和青碧长老都曾矢口否认,虽然如今时隔多年,当事二人又都已经因故死去,但是湘王府和昆仑还有不少当初的见证人在;再则,据罪人所知,那扶幽宫的妖女姑红鬼几年前也正是死在白公子的剑下,此事天下皆知,所谓白公子勾结扶幽宫一事,足见更是栽赃陷害!当时白公子深陷毒计,四面杀机,完全是为了自保才不得不奋起反抗;所以,以罪人所见,如今天下所谣传的白公子酿成眉庄惨案一事,才真是古今奇冤!”

    “呵呵”,陈煜突然发出的笑声让齐鱼侯打了个寒颤,接着只见陈煜单手撑着下颚,说道:“所言有理,不过……时隔多年,贸然翻案,干系重大,若没有十足的人证物证,只怕众口难平!”说罢,陈煜又挥了挥手,“不过,你说的让寡人有点兴趣了,抬起头来说话。”

    “罪人谢过陛下!”

    齐鱼侯心下暗自松了口气,慢慢抬起头来,却仍旧不敢直视,只是看着陈煜脚前的玉阶,继续说道:“请陛下放心,正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既然是千古奇冤,老天自然也会留下可以翻案的口子,自不会少了确凿的人证物证,这也正是罪人所要状告的第二人!”

    “第二人?是谁?”

    齐鱼侯道:“这第二人,正是柳方悟之弟,幽州栖凤山的主人,柳明旗!”

    “哦?柳明旗,他又所犯何罪?”陈煜问道。

    齐鱼侯答道:“回禀陛下,柳明旗所犯有两条大罪!第一条,他识人不明,从而助纣为虐,同其兄长柳方悟一道设陷于眉庄,妄图坑杀白诺城公子;眉庄血战中,白公子手下留情,使得他才能苟活于世间,而他在知道白公子含冤受屈之后,又受困于兄弟小义,知大罪而不纠,使得天下黑白颠倒、谣言横行,正义不得伸张,冤屈不能昭雪!”

    陈煜沉默片刻,道:“如此说来,这苟活世间的柳明旗既是罪人,亦是证人!”

    “陛下圣明!”

    齐鱼侯一个头重重磕在地上。

    “有意思!”陈煜笑了笑,紧接着仿佛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再问:“寡人记得,你说此人有两条大罪,这第二条大 你所看的《惊城剑雪》的 第六十章:黑白恩怨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惊城剑雪》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