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厂长 作品

9.14

    聊了十几分钟后,江总要回家了。

    方方自己开车走了。马凯坐张玮的车,他让张玮把他放到附近的公交站台。

    “还是送送你吧。反正没啥事。”张玮一脸阴沉地说。

    马凯以为他是因为被江总**了,心情不好,下意识地开始找话题。

    “大佬最近也不忙吧?还没上班就找我们聊这个。”

    “谁知道他呢。想一出是一出。”

    马凯从副驾上侧过身,看着张玮,说:“我今天和他说的话,是真心的。我之前和你也保证过,再不提走的事情。后面他也**过我,说这样很伤人的。”

    “没事。就这样吧。”

    “不过,我虽然不走,但有些原则我还是要坚持的。我觉得这是对我们负责。方方那一家人,还得防着点。反正有我在,我就不会让他们占公司便宜的。”

    恰好南海大道有点堵车,张玮被卡住了。他转过头,一脸怒气地对马凯说:“你怎么能这么想?你要是这样想,还是早点走吧?有你在,这个公司搞不好的。”

    说完,他扭过去,看着车前方。

    马凯没想到,张玮会这么决绝。他愣住了。

    瞬间,他理解了为何张玮一直闷闷不乐,应该是他和江总说要分,江总才把他们三个叫到一起的。江总摆了这么个局,张玮正苦于没处发泄,马凯的话,引爆了他。

    原来张玮是铁心想赶我走啊?马凯心想。

    于是,他问:“刚才和大佬说好不分,这个时候,你让我走,你怎么和他说?”

    “这你不用管。我有办法说服他。”

    当晚,张玮就给出了一份清单。

    马凯挺意外,这像是早就准备好的。

    但张玮并不过分,他给的账,和马凯的账基本一致。按照他的算法,马凯可以拿走三十四万五。

    他们都没有打电话。张玮是给马凯发了个短信,说账单和处理意见已发邮件。马凯看了之后,也就回了个短信,说,我没意见。

    大约也就过了几秒,张玮回:那我明天去找大佬说。

    马凯看着这条短信,想了挺久。

    他想起刚到深圳的日子,在老阚那儿和张玮他们搭档的日子,他想起阿龙,也想起方方和老阚告别时哭得稀里哗啦的样子。

    想起张玮说:你来吧,股份给你四分之一,以后就是我们四个兄弟一起干了。

    想起阿龙悄无声息地离去。

    这一年半,像是经历了大半生似的。

    然而,现在他也得走了。

    他一边想一边喝酒。

    然后就把自己喝晕死过去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

    二月份的深圳,阳光是暖洋洋的。照在脸上特别得舒服,像是有人用毛笔在轻轻地掸着眼皮。马凯也没睁眼,感受着这份惬意。

    他心中反而觉得轻松了。落袋为安,他这么和自己说。再也不用想着会被抓起来。也不用为了一点破事就和人大动肝火。

    他开始觉得,离开,可能是最好的选择。就像炒股,可能这个时候,是卖在了最高点。

    因为他不相信这个公司还能好好做下去。

    到晚上的时候,张玮打了他电话。语气很严肃。

    “你有没有空?到科技园来一趟,有些事情我要和你商量。”

    这天是农历的正月初八。离开工还有两天。办公室里一个人也没有。

    在路上的时候,马凯就一直想,张玮要说什么?是江总不同意吗?可马凯自己已经想拿钱走人了。越这么想,就越觉得可能走不掉。

    “大佬说,账不能这么算。”张玮一脸沮丧地说。

    “什么?”马凯没反应过来。

    “他说,我这种算账方式是王八蛋算法。没卖出去的机器不能算钱,库存的物料也不能算钱,要分钱,只能把账上的现金拿来分一分。”张玮应该是没意识到马凯的情绪,只顾自己往下说:“如果按照这样来算,你只能拿几万块钱。”

    说完之后,他看上去挺紧张。他大概是怕马凯翻脸。

    竟然就这么让我走了。

    马凯心中,却一直是这个念头,在来来回回的萦绕。

    江总竟然就这么让我走了。

    “你怎么看?”也不知道隔了多久,张玮打破了沉默。他可能是意识到马凯心中有怨恨,问话的方式也是怯生生的。

    “啊?”马凯缓过神,才想起钱的事情。那一瞬间,他明白了,这个时候,也就只能去纠结钱的事情了:“他觉得这样分,我能同意吗?”

    “我知道。”张玮表情带着一丝丝愧疚:“我和他争了,最终说,能让你把账上的十五万现金都拿走。”

    马凯没接话。他意识到,江总并不是用分钱来压着张玮不分家,江总是真的不想多给钱。

    没有什么不舍。既然是张玮执意要马凯走,江总就不会留。

  &nbs 你所看的《江和湖海》的 9.14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江和湖海》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