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就像是一把尖刀!

    那人还来不及叫出一声,就死了,死的透透的!

    秦镇面色微缓,看向苏如歌:“苏姑娘,这您可否满意?”

    如歌眯起双眸:“啧啧,相爷当真是心狠手辣啊,难怪能够稳坐丞相之位这么多年?”

    “……”本想讨好的秦镇心里一窒,总觉得她的话里有话,而且这个女子给他的感觉很是熟悉,可深究了却又不知道哪里熟悉。

    如歌伸了个懒腰:“不过不知相爷可否听说过一句话?”

    “什么话?”

    “请神容易送神难。”

    秦镇:“……”

    “苏姑娘,你说这话就不对了,相爷如此真诚,你居然如此放肆。”苏如烟的忍耐技能还是很好的,可是这话看似是在为秦镇抱不平,实则却是自己看不顺眼苏如歌。

    丹药师又如何?能够如此放肆?不但大闹宗人府还将罪犯全部放了出去?

    吃了熊心豹子胆的人也不敢这么做!

    “咳咳,是谁说我伪造请帖把我关进来的?若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应该当属六公主殿下吧?”女子微微一笑,眸中闪过一抹冷意。

    闻言,苏如烟脸色一变:“这只是一个误会。”

    “好吧,既然是误会,那我也不深究了。”苏如歌摸了摸自己的戒指。

    苏如烟还没来得及松下一口气,那道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六公主殿下今天出门可能没有刷牙,这是我的儿子,又何来野种一说?既然六公主殿下如此瞧不起我们母子,来这宗人府恐是违背了六公主殿下的真心意愿吧?”

    野种——

    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简直就是一把尖刀。

    闻言,药老脸色沉了沉:“六公主殿下,你虽贵为公主但苏姑娘也是老夫的贵客,既是如此,这丹药会老夫也不去了。”

    “……”

    苏如烟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可还来得及说话,就被秦镇低声呵斥住:“够了。”

    秦镇心里失望极了,本来觉得六公主殿下是个识大体的,可今日之事,却坏了他的计划。

    见秦镇脸上变化莫测的表情,苏如歌笑了,以前原主还是骄阳时,秦家各种巴结,这秦镇一副恨不得让秦思淼立即娶了苏如歌的模样,当初的原主被秦镇这副虚伪的模样给骗了。

    可是后来,原主从神坛跌落,秦镇那副嘴脸,简直是丑陋至极!

    “儿子,我们走。”苏如歌牵起自家儿子小小的手掌,心底一暖。

    君慕宸暗暗的打量了一眼在场的人,这个长者长胡子的老头看上去很坏,而另外一个女人,应该就是经常欺负娘亲的人了。

    哼,记下了!

    药老见苏如歌走了,冷哼一声:“秦相爷,老夫本来打算将苏姑娘介绍给你认识,不过现在也没必要了,麻烦你转告皇上,丹药会老夫不去了。”

    秦镇:“……”

    “相爷,这件事——”苏如烟心里懊恼极了,可是谁让苏如歌是丹药师,而且还入了药老的青眼。

    虽然秦镇对苏如烟失望,可人家好歹是公主,而且不久之后将会嫁入相府,沉声道:“这事,本相自有方法,你且先去双月轩。”

    “是。”

    苏如烟点头,看着秦镇的背影,气得直跺脚,“什么丹药师我看也不过是和苏如歌一样的荡妇!带着一个孩子连爹都不知道是谁的人,有什么好嚣张的!”

    如若被帝都中的百姓听到苏如烟居然会说出如此怨毒阴狠的话来,绝对会惊掉下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