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榆小叶子 作品

第326章 齐王之死

    “你……你怎么……”

    若虞很是意外,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疏影。

    疏影瞧着自家若虞这般,当下便笑了笑,然后直接将人给扶至了旁边坐了下来。

    “奴婢可并不傻。”等到若虞坐了下来,疏影便站在旁边开始解释道:“先前皇上的举动都奇怪得紧,后来,奴婢又在宫里瞧见了王爷与皇上见面的情形,隐约见听见些他们的谈话,因着奴婢在外头听着不是很实在,所以,只是一丝许内容,后来回去想了想便有一个很大胆的想法。”

    那便是……安贵妃并没有死!

    这个想法着实是很大胆的!若虞都没有想到,疏影会想到这里!

    “你就仅凭偷偷听到皇上与王爷的那些对话,便有了此想法?不觉得很草率吗?”

    不论是谁,听着都觉得十分的不可思议。

    疏影听到自家主子这话,当下便笑了:“是挺草率的,所以,当初奴婢也并没有揪着这事儿不放,直至……今日!”

    皇帝为什么会那般不放心她?不就是因为害怕她知晓了不应当知晓的秘密吗?

    皇上身上中了奇毒,她是知晓的,而在这种时候,皇帝还会顾虑些什么,那么,只有他最在意的那个人了!

    而皇上最在意的人是谁呢?其实……疏影并不是很清楚,但是细想了一眼皇上身边的女人,她慢慢的也想明白了,除了安贵妃之外,便没有谁了!

    也正是因为知晓这一点,所以,疏影才会想到安贵妃!而今日她随着皇上一来,皇上便直接让她来了侧厅。

    侧厅是听不到正厅里头的任何声音的,疏影明白,对于皇帝的这种举动,她便更加的确定自己心头的猜想了!

    方才自家主子进来的时候,疏影也本来只是想试一试,但是,反观主子的反应,疏影明白了!

    瞧着疏影变得如此的聪明,若虞倒明些许的意外,看了疏影好一会儿,若虞竟然笑了……

    疏影是不明白自家主子是为何笑的,当下心头倒有些惊讶。

    “主子,您……”

    微微摇头,若虞抱着永儿,目光温柔的看了一眼自己怀里头抱着的小子,再看着疏影,她笑了笑:“能你看得如此通透,我很意外,但也很高兴。”

    “您……高兴?”

    疏影有些意外。

    点了点头,若虞便笑了笑:“是啊,这样,你便有法子保全自己,我便不用再为你操心了!”

    这话说得,疏影高兴不起来,只觉得心头似乎被什么很重很重的东西给压住了!

    “主子……您……”

    疏影说着这话的时候,是带着哭腔的,若虞看了疏影一眼,当下便拿出自己怀里头的手帕,帮疏影擦着泪。

    “暗香如今也有了自己的归宿,你如今也过得不错,我知道,你一直念及着咱们的主仆之情,所以,对于皇后娘娘对你的多翻压迫,你都没有黯然接受,这样的日子太累了,我不能那般的自私,让你背负着你不该背负的东西!”

    说这话的时候,若虞的心头也不好受。

    疏影这个丫头啊,就是这样,不当他背负的东西,她也强往自己背上甩,她不过也就是未及双十的小姑娘啊,背着这么多不属于她的东西,不累是不可能的!

    曾经赵堇城问过若虞,若是有一天,疏影顾及她时少一些,会让自己过得十分的轻松,她希望疏影如何?

    当时在赵堇城问若虞这话的时候,若虞便明白了赵堇城的用意。

    一直以来,若虞都没有仔细考虑过这个问题。

    皇后为什么会拉拢疏影呢?因为……永儿是她负责带着的,而且,如今不明白真实事件的权臣们,都知晓,疏影是太子的生母,而就因着这个身份,皇后想要拉拢她,是特别正常的事情!

    这事儿不光是若虞知晓,疏影自己也明白得紧!

    萧后若是想要坐这个位置,她自己上去,自然是不成的,而现在好了,有太子,而太子还只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一个婴儿能够理政?当然不能的!

    疏影虽是太子的生母,但是,她一个柔弱女子,又是一个丫鬟出身,想来也是没有什么才华的,所以,这个时候,萧后去参与政事,那也是很轻松的事情,但前提是……疏影得与她的关系搞好!

    自家主子在说这话的时候,疏影不是太明白自家主子为何要与自己说这样的话。

    她对主子的忠心,她特别清楚,而她对主子是什么样的,主子也应当明白才是。

    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突然间,疏影便瞧见了自家主子对着自己使了个眼色,一时间,疏影还没有反应过来,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明白过来。

    当下便点了点头。

    瞧着疏影这般聪慧,若虞倒是觉得,当真是省了不少心!

    抱着永儿逗弄了好许久,若虞才开口道了一句:“等外头皇上那处处理好,咱们也应当该出去了,今日之后,咱们便水火不融。”

    听到若虞的这话,疏影并没有立马应下来,只是看了一眼若虞怀里头抱着的永儿,疏影看了好一会儿,才问了一句:“这便代表着,您今后或许会难得再见太子一眼,您……当真舍得?”

    “舍不得啊……”瞧着永儿正对着她笑,若虞感觉自己心头某个地方一软,伸手动了动永儿的下鄂来逗弄,瞧着永儿笑得越发灿烂,若虞也跟着笑了。

    明明是很开心的,但是,却不知道为何,眼中的视线慢慢的变得了模糊起来,紧接着,眼睛就像是断掉链子的珠子似的,啪啪往下头掉,直接打在了永儿的脸上。

    小家伙方才还笑着呢,似乎是察觉到了娘亲的悲伤,脸上的笑容顿然消失不见,紧接着,“呜哇”地一声,直接哭了出来。

    听到永儿这一哭,若虞的整颗心都揪了起来,抱着永儿哄了哄,若虞道:“如今的形势容不得我任性,永儿如今的处境是,顺着皇后的心意,永儿才会安全,若是顺不着皇后的心意,下一任皇帝,便不知道又当是谁了!”

    对于一直想要掌权的萧后来讲,那高位上坐着的不论是谁,于她都是无所谓的,只要那个人肯听她话!

    这天下不听萧后的话,没关系啊,只要能掌控天下的人听的话就行了!

    萧后那个人,看起来温和得不行,实际上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们这些见识过她手段的人都是知晓的。

    若虞抿了抿唇,咬牙将永儿抱了起来,在原地走动着,哄着永儿。

    疏影瞧着,也连忙站了起来,看着若虞脸上的悲伤,她一时间也不知晓应当说些什么。

    其实若虞说得没错,萧后就是有那样的想法,不管怎么讲,太子坐上皇位,这皇室流的还是赵家的血,但是,若是让萧后后来再重新立人,谁知道这江山会姓什么?

    这些道理疏影也是明白的,不过……

    讲真的,她这主子当真是命运多舛,先前嫁进王府的时候吧,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自己的命保住,明明跟王爷两人都两情相悦了,结果后头还出那般多的幺蛾子!

    她明明是名门嫡女,日子过得比她这种下人还艰辛!

    一般的女人,哪会跑到什么战场上去?又哪会为了什么狗屁的国家大义,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往外推?

    可是……她却经历过了!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若虞也不想将永儿给推出去,但是,她深深的明白,就现在的这种情况,只有将永儿给推出去了,她才能保得住她的儿子!

    她的心头一直不安,今日暗香大婚,按理来讲,皇后定当然准备些什么“大礼”的,但是,皇后却并没有,此次的成亲之礼过得太过于顺利,让她不得不怀疑,这是暴风雨前期的宁静!

    萧后这个人,若虞并不了解,但是,从她的性子上来分析的话,她是不会放过一切会作乱的机会!

    至少,在赵堇城还有权力之前,她定当会对赵堇城下手!

    毕竟……到时候永儿继位,对萧后最大的威胁,便就是权力滔天的怀晋王,赵堇城了!

    而皇后现在应当还会担心,皇帝到时候一怒之下,直接与她来一个鱼死网破,直接让赵堇城做了皇帝……

    毕竟……赵堇城有那个能力与本事!比永儿更能胜任这皇位!

    但拉拢了疏影,手中有了永儿便不一样了,至少,有个东西可以牵制着赵堇城!

    这些事情,若虞想得很明白,所以,她所下的决定,都是目前为止最好的决定,再抱了一会儿永儿,外头的皇帝也害人发现安玉容,所以没有久便让人将安玉容送走了。

    等到外头都解决好后,若虞便将永儿交给了疏影,最后,她直接将桌上的茶杯给摔碎,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疏影的脸上!

    皇帝刚一进来便瞧见了这一幕,之后一怒之下便让人将若虞给送去了宗人府!

    但是,在她被抓离府时却突然听到有人来报,说齐王殿下于昨夜子时被人杀害,而其手中正捏着怀晋王亲笔所书的书信!()婢女也秀色更新速度最快。

    src="/webpack/extj5e1d91676js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婢女也秀色》,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