婤子 作品

第726章,田旭知道了什么?

    她刚刚是疯了吗?居然想着,那女人如是争墨白,她恭手相让。

    这现在,是她的老公,是她苦等多年才等过来的。

    如果他真是喜欢这师姐,他又何必为她费尽心机,苦这么多年呢?

    亏她自己之前,还和那龚老头说,好看的皮囊千千万,有趣的灵魂却难寻。

    想到这,她伸手,勾住墨白的脖子,眼神坚定,“她就是再优秀,再美,再比我好,我也不会把你让给她,除非你不要我。”

    墨白俨然松了一口气一般,将明明搂在怀里,从下巴磨蹭着明明的头发。

    “我从小,每到署假寒假,爷爷就会带我来龚家,这师姐,比我大两岁,自小就很照顾我,我也一直很依赖她,喜欢她。”

    明明倏地抬头,盯着墨白,一脸紧张,“你喜欢她?”

    “先听我说完。”

    明明点头,又将头埋进了墨白怀里。

    “我一直以为,对她的这种喜欢是男女之情,后来,师姐有了喜欢的人,我为此,把那男的打了,也是为此,被爷爷送到了国外。”

    “后来,回国,遇到你……”

    墨白低头,在明明额头上亲了下,才继续,“遇到你,我才知道,原来喜欢和爱,迷恋和喜欢,都是不一样的。”

    “可是,在龚爷爷心里,也是认可我做他孙婿的,爷爷让我娶你,为这,龚老头和他大吵了一架,刚刚不帮你,也是想让他真正的认可你,否则,我也怕他未来会找你麻烦。”

    “爷爷也是如此,所以,都没出手帮你。”

    “那万一,我说服不了他呢?”

    “那我再出手!”

    明明没吭声,但,她信墨白,不会骗她。

    往她怀里钻了钻,“你师姐,真的是个让人很喜欢的人。”

    “喜欢,但,只是亲人之间的喜欢,和爱情无关。”

    话说到这份上,明明再纠结于此,就觉得自己有点娇情了。

    点头,“我信你!”

    原以为到了龚家,等待她的,会是血雨腥风,勾心斗角,甚至为此,她还夸张地在脑子里构思了各种应对策略。

    此刻,却觉得自己,差点成了笑话。

    之后的几天,龚老头年岁长,能识人,一眼便看出,墨白对明明是动了真心的,而且,那丫头的脾气很对他胃口,渐渐地,对她从敌意到了丝喜欢。

    那龚月菲真真是人美心善,不但对明明毫无心机,反倒是真拿她当弟妹,护着,宠着。

    让明明更是惭愧不已。

    金玲原本还准备,让她自惭形秽,却发现二人关系越来越好,又见自己的儿子坦坦荡荡,眼里都是明明,折腾几次,也最终放弃了。

    初三,一行人回到了墨宅,车才停下,明明就远远看见田旭站在门口。

    听见车声,他转头看了过来。

    停车,下车

    明明直接无视了田旭,往里走。

    不是不想理他,不是心里无波澜,而是,她有些怕。

    她有些怕田家背后藏着的东西。

    “我去了山上,在你们曾住过的屋子里,呆了几天。”田旭在她背后,不紧不慢地出声。

    明明闻声,倏地一下转过身,睁大眼晴看着田旭,这才发现,他依旧还穿着上次来墨家时穿的衣服。

    衣服上有着或深或浅的泥印,面色憔悴,头发凌乱,全然没有了前几天的朝气。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爷爷的坟在那房子后面,院子里有一口大缸,院墙一角上,还写着明明家……”

    “你到底要做什么?”明明出声打断他,整个人都抖了起来。

    墨白扶着她,看向田旭,“人都死了,你知道再多又能怎么样?”

    这时,后车也到了,墨老爷子下车,看到田旭时,他驻足凝视了片刻,才开口道:“你怎么又来了?”

    田旭垂头,没回应,过了好一会儿,他对着明明道:“我会回去告诉父亲,关于你的存在。你是谁?你和田家有什么关系,爷爷又是为何要带你归隐山林,我想你也想知道答案吧?我也想!”

    说完,对着墨老爷子与墨氏夫妇点了点头,转身,便离开了。

    这一整天,因为田旭的话,明明整个人都心神不灵。

    墨白安慰她,不管如何,有墨家在,有他在。

    可她还是不安极了。

    吃晚饭时,墨老爷子看出了她的心绪不定,挑了挑眉头,“先吃饭,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明明点头,却依旧还是食之无味,她是真的恐惧那背后的真相。

    而肖一博的到来,更是让她的心情雪上加霜。

    “你来做什么?”墨白给肖一博倒了杯水。

    肖一博指了指明明,“不找你,我来找她。”

    明明知道他肯定是想问周小鱼的事,吃着墨白递过来的橘子,“如果你是要问我周小鱼的事,不好意思,无可奉告,她已经很久不和我联系了。”

    对于她直截了当的回复,肖一博情绪没什么变化,站起身,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递给明明,

    “这是她的工资卡,昨天我在她房间发现的。”

    “她房间?你去过她住的地方?”

    随即又觉得不可能,以周小鱼精打细算的处事,不可能人走了,租的房子还空置在那。

    “她在我那,有一间卧室。”肖一博回应。

    明明看着那张递到自己面的卡,百感交集。

    这张工资卡,有些陈旧,她却很熟悉,每次周小鱼有钱了,都会存这张卡上。

    有次,她人不舒服,她送她去医院,周小鱼也是让她拿这张卡去给她交住院费的。

    她爱钱,却从不占人便宜,一分一厘,都要算清楚。

    对于周小鱼这样的财奴,居然把这工资卡留下了,可见她是下了多大的决心,离开肖一博,离开a市。

    心,不受控制的揪了下。

    突然,有个念头闪了出来,她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你有没有查过卡里有多少钱?”

    肖一博怔了下,“什么意思?”

    “明明,我要存钱,存很多很多钱,我要把肖一博,给赎出来。”那是有一次周小鱼喝醉酒后说的话。()天才萌宝,神秘妈咪更新速度最快。

    src="/webpack/extj5e1d91676js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天才萌宝,神秘妈咪》,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