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疙瘩的爱情 作品

第1117章 锤仙、剑奴(五)

    就这短短三分钟的时间,二者已刀来剑往了十余万次。

    李鱼的战甲之上,到处都是裂痕,其中尤以胸前的剑痕为最多,而这件战甲的前胸位置,分明是特意加固,比其它部位都要厚实,剑痕虽多,却未能完全击穿战甲。

    再来看剑奴,身上不知何时同样出现了一件鱼鳞战甲,战甲上横七竖八皆是刀痕,右臂、肩头、胸前有多处被斩穿,血渍斑驳,手中长短双剑,更是变成了锯齿形状。

    突然,当的一声大响传来,剑奴右手长剑断折,紧跟着,一溜血光在其肋下胸前飞出,剑奴慌忙向后飞退,眼前刀光一闪,李鱼紧随而来,长刀斜劈,剑奴本能般左手剑递出,迎向了长刀,又是当的一声大响,刀中挟带着一股沛然巨力狂涌而至,剑奴手臂一麻,虎口松脱,手是短剑飞了出去,身躯也随着之大力冲着一侧飞去。

    一只拳头紧随飞来,一拳砸在了剑奴的胸膛之上,砰的一声闷响,剑奴的身躯变向,冲着擂台一侧飞去,撞在了禁制光幕之上,被一弹而回。

    刚刚落地,未等他站稳身影,眼前寒光一闪,一口长刀停在了他身前三尺,刀尖直指他的眉心。

    脑中瞬间一片空白,本能般地站直了身躯,抬头,痴傻般望向了眼前的“李鱼”,却看到一对冰冷的眼神,眼神中,除了冷漠冷静,没有其它情绪。

    “你败了!”

    李鱼冷声道,身影一晃,后退,和剑奴拉开了距离,手中长刀却依然指向剑奴。

    剑奴愣愣地望着李鱼,突然,胸前有阵阵痛楚传来,低头一看,战甲凹陷出一个拳头状印记,肋骨,似乎被打断,而这一松解,不仅仅是胸前有刺痛,肩头,肋下,手臂……全身上下有几十处痛楚齐齐涌来,脑中的意识也在渐渐清醒,无数念头纷至沓来。

    从没想到,自己浸淫剑道数百年,手不离剑,三枚本命飞剑已经和自己融为了一体一般,使起来如臂使指,迅捷无比,即使是百里长烟这样的一宗道子绝代天骄,在出剑驭剑之上,也不如自己,可现在,李鱼从青鳞手中借了一口刀,竟然能轻松击败自己。

    李鱼的出刀速度,和刀的配合,丝毫不逊于他,似乎还更胜一寿,而李鱼,仿佛一开始并没有出尽全力,否则,哪会有这么一场酣畅淋漓的恶斗,就凭李鱼一刀击飞自己短剑的这股神力,只怕三五招之下,胜败已分。

    当年,和百里长烟一战时,他是在百招之后败的阵,方才,原本以为李鱼是不如百里长烟的,现在看来,李鱼若和百里长烟近身一战,百里长烟能不能挡得住十招都是个问题。

    至于百里长烟颇为玄妙的剑阵之道,想困住和击伤速度如此之快的李鱼,怕是无法做到。

    李鱼的神通,分明已超越了百里长烟一大截。

    看来,李鱼斩杀八阶妖魔的传言非虚。【@~ ¥…最快更新】

    另一侧,当啷一声大响传来,那枚飞剑少了剑奴的操控,被圆盾击飞坠地。

    “还要再战吗?”

    李鱼的声音传来。

    “在下……败了?”

    剑奴开口道,心头阵阵苦涩,抬头望向了李鱼,“你的身法、速度、力道,我比不上,可你这刀术,并不一定能胜过我的剑道,你这个……究竟是什么境界?”

    这一刻,他生出了无尽怀疑,怀疑李鱼并非是青金境界,而是一名彩星境界的强者,本能地把目光望向李鱼的眉心,却看到,李鱼的眉心,被头盔遮挡,头盔外,有灵光缭绕,无法看清星痕印记,无法看清李鱼的境界。

    “什么是剑道?”

    李鱼反问道,并没有回答他的疑问。

    “剑道……剑道的最高境界乃是和剑融为一体,以身驭剑,在下……在下正在冲着这一步走!”

    剑奴犹豫着答道,他对剑道的感悟多多,一时间,却不知道该如何与李鱼细讲。

    “剑就是剑,是工具,是兵器,是拳头的延伸,不值得我等修者去膜拜!”

    “你与剑融为一体,以身驭剑,我斩了你的剑,你还如何驭?”

    “所谓剑道,修的并不是剑,而是心,是勇者之心,是不屈之心,是一往无前的气势,是对强权和不公的抗争,是斩妖驱邪的正义之气!”

    “有这颗勇者之心在,即便是一把木剑、石剑在手,你也能斩杀强敌!”

    “大道尽头,万法归 你所看的《金鳞》的 第1117章 锤仙、剑奴(五)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金鳞》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