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人勿玩人 作品

第49章隐身

    <!-- 顶部广告结束 -->

    <span>选择背景颜色:</span>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selectcolors();</script>

    <span>  选择字体大小:</span>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gundong();</script>

    <!-- 标题上ad开始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src="/scripts/read/style10.js"></script><!-- 标题上ad结束 -->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getfont();</script>

    <h1> 第一卷 第49章隐身</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src="/scripts/read/style12.js"></script><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

    ><tr><td>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src="/scripts/read/style13.js"></script>

    “是不是觉得我们有些窝囊?”钱大奎坐在位置上并没有下车,沉默了一会说道。

    张超和杨大伟愣了一下,神色复杂。

    也没等罗远说话,钱大奎叹息了一声道:“你应该听说过进化者吧?”

    “你是说那五人中有进化者!”罗远心头一跳,神色也凝重起来。

    “不错,那群中走在最后的那个人就是进化人。”他有些难以启齿,停顿了一下:“说起来这个人实力也并不怎么强,跟普通人也就稍稍强上一点,但是超能力却很恶心,他可以随时随地隐身。”

    隐身!

    罗远眉头一皱,他没想到进化人中还有这样的能力。

    “前些日子,河东市人和东湖市人在野外发生激烈的冲突,双方死伤惨重。仗打到一半,河东市人就提出要谈判,我们也不想再打下去,也没有细想就同意了,结果熄火不久,十几个人便开始莫名其妙的死亡,若不是最后用机枪把他逼退,恐怕当时所有人都要死!”

    “那你们为什么还要来?你不怕那个人过来袭杀。”罗远有些疑惑道,他有些搞不清他们的想法了,他可不相信这些人来这里只是为了帮他找那只鸟的尸体。

    钱大奎脸色顿时有些不自然,还有些尴尬,

    罗远虽然社会经验不算丰富,但钱大奎更不会掩饰,一看就知道他心中有鬼。他顺着这个方向一想便明白了,他看了钱大奎一眼,毫不客气道:“这么说,老钱你是把我当枪使了?”

    张超脸色一变,手慢慢的摸向插在靴子里的军刺,张大伟也按住刀柄。

    他们的动作根本瞒不过罗远的感知,他目光一冷,扫了两人一眼,两人脸色一白,额头冷汗迅速的渗出,气氛顿时一凝。

    钱大奎也是浑身寒毛炸开,这种感觉也只有在面对那种无法匹敌的强大变异兽时才会出现,他心中惊惧的同时连忙说道:“你们快住手!罗老大不要误会,我也不知道这次运气会这么不好,恰巧碰到他们。”

    罗远神色越来越冷。

    钱大奎见瞒不过,苦笑道:“好吧,我确实有这个想法,说实话自从那次冲突后,我们已经休息好几天了。本来打算去另外一个基地混,直到跟你聊到那个羽毛的时候,我才突然动念。”

    他昨天对钱大奎拼命鼓动的表现早有预感,心里虽然有些不舒服,但还不至于愤怒,他沉声道:“这些我可以不追究,我只想知道,那个羽毛到底有没有?”

    “有,当然有。这些我怎么敢骗你?”钱大奎连忙信誓旦旦的说道。心中一阵懊悔,早知道也不耍什么小心眼了。

    “那就好。”罗远神色稍缓。

    几人心中一松,这才发现几句话的功夫,背后都湿透了。

    “罗老大,你应该也是进化人吧?”钱大奎犹豫一下,道。

    罗远愣了一下,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下来,这是一个不错的掩饰自己身体素质超常的借口。

    张超和杨大伟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震惊,而钱大奎反而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罗远这时心中一动,突然道:“好了,坐也做够了,接下来去哪里?”

    说完推开门走了下来。

    “反正我们有大把时间,不如先去找那具变异鸟的尸体怎么样?”钱大奎自知理亏,有些讨好道。

    “也好!”罗远若无其事的说道:“我先去解个手?”

    说着便朝前面走出,他走到一棵被烧焦的大树下,就停了下来,随之,他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手迅疾的按在刀柄上,下一刻,一道绿光一闪而逝,血液飞溅。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在荒野中响起。

    于此同时一个人自前面不远处慢慢的浮现出来,他一脸惊惧的捂住腹部,血液汩汩的从伤口中溢出,脸色惨白的吓人:“这……不可能,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这人正是当初对罗远微笑的那个人,不过这一次,他已经没有那种淡定从容的笑容,变得又惊又怒。

    钱大奎几人也被突然发生的惊变吓了一跳,连忙拿出武器,警戒起来。

    “一些小把戏罢了。”罗远慢条斯理的说道:“告诉我你的同伴在哪里,也许我还能饶你一命。”

    他刚才看了一下周围,发现并没有动静,显然其他人并不再这里。

    隐身对他来说确实是小把戏,因为它只能欺骗视网膜,却欺骗不了他的感知。他一靠近罗远十米处就已经感应到,若不是还想问一些情报的,早就一刀把他宰了。

    对他而言,这个不擅长使用热武器的隐身能力的进化者毫无危险,有危险的恰恰是那些掌握的现代化热武器的普通人,既然仇恨已经接下,便已经是不死不休,他必须问出这些人在哪里,并永除后患,他可不想自己在狩猎的时候,还被别人打冷枪。

    “不可能,你这是……巧合,你不可能看到我,你是蒙的对不对……”对罗远的问话,他好似全然没有听到,一直自言自语道。

    显然他对自己的能力已经自信到病态的程度,已经达到不弄清楚,连死亡都不在乎的程度。

    除了张超拿起狙击枪警戒之外,钱大奎和张大伟也走了过来,看着这个在噩梦中频繁出现的男人,两人一脸震惊,张大伟有些失语道:“是他,是那个进化人?”

    隐身者不屑的看了两人一眼,好似重新找回了自信,随即,看着罗远,带着一丝疯狂的笑意:“自从我成为进化者之后,就从来没受过这么重的伤,不过下一次你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说着他身体迅速的消失!

    “砰!”

    一声沉闷的响起,张超手中的狙击枪开火了,但因为几人的遮挡,错过了最佳时机,出乎意外的打空了。

    罗远冷冷的一笑,脚下一蹬地,身体仿佛感觉有微风萦绕,速度明显提升了不止一筹,不到一个呼吸,他已经跨越十米之远。

    锋利的斩马刀划过一到绿色弧光,随即,一只胳膊飞向半空。那隐身者再次浮现出来,他扑通摔倒在地,剧痛和大量的失血,让他脸色惨白,他倒也硬气,除了刚开始触不及防之下惨叫了一声,接下来就再没叫过。

    罗远一脸杀意的说道:“你的小把戏对我来说一点都没用,不要反复考验我的耐心,告诉我,你同伴在哪里?”:

    “一次是巧合,两次就是必然了,看来你能真的看到我,或者能感觉到我!”他眼睛空洞无神的看着罗远,仿佛彻底的失去了精神气:“他们在哪里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作为交换,你也要告诉我是怎么看到我的!”

    罗远感觉到他坚定的意志,知道逼迫也没用,点头道:“可以。”

    他眼睛微微亮了亮:“我们队长看你们这些东湖市人不顺眼,叫我来杀你们。你们沿这条小路,往里走大约三公里,就可以看到他们,我预先祝你们成功。”

    “我怎么才能相信你没有撒谎,而不是骗我们去一个强大变异兽的地盘。”罗远冷笑了一下,问道。

    “我犯不着欺骗你!”他脸色闪过一丝羞怒,不屑道:“那些并不是我的同伴,充其量只是合作者。我进化的方向是隐身,力量和速度只是普通人的程度,所以我帮他们杀人,他们杀变异兽,公平交换。”

    “好吧,我相信你,你可以走了?”罗远看的出,这是极为骄傲的人,让他有种莫名其妙的好感,而且少了一只胳膊,腹部还被开了一刀,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他是否命大了。

    张大伟想要开口阻止,但看了看一脸平静的罗远,又把话咽了下去。

    “你不杀我?”隐身者有些动容道。

    “你对我没有威胁!”罗远淡淡的说道:“另外我靠的是感知或者说直觉!”

    “直觉?”他一脸迷茫,身体摇摇欲坠,站在那里愣愣出神,他没想到自己引以为傲的能力居然这么简单被破除了。

    “我们走吧。”罗远转身对钱大奎几人道。

    张超迟疑了一下,见钱大奎微微摇了摇头,便松开扳机,拿着狙击枪站了起来。

    刚走到丛林入口,罗远就听到背后发出一丝淅淅沥沥的水声,犹如高压的水流突然喷射出来,他回头看了一眼,叹息了一声,只见那隐身者仅存的左手无力的从脖子处垂了下来,手中握着一把小刀,血液犹如礼花般在半空中绽放。

    他扑通跪倒在地!

    罗远看了一眼,便回过头来。

    当引以为傲的能力被人轻而易举的破去,人生的信念在这一切已经荡然无存,这是一个骄傲到近乎偏执的人,也是罗远碰到的第一个进化者。

    ……………………

    一朵朵的白云,犹如鱼鳞般横铺在碧蓝色的天空。

    白云的下方,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蔓延到天边的林海,自天空中望下,这些林木色泽大都葱翠玉嫩,带着浓郁的生机。

    这是一片新生而又广阔无边的森林,从原来的农田,到草原,再变成如今的森林,不过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

    虽然它还无法和一些千万万年的森山老林相比,但也已经粗具规模,米许粗细大树比比皆是,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片丛林更加的繁盛,活跃。

    原本的田地早已经被掩盖,再也找不到丝毫的痕迹。

    地面铺着一层灰色的腐质层,踩上感觉松松软软,这是原本的小草竞争失败后的代价,当然也有些小草顽强的生存着,它们有些在树叶的层层封锁中已经适应了微光的坏境,有些甚至进化出如菟丝子一般柔软的身条,缠绕在大树上,汲取大养分,不断的朝进化的阶梯攀升。

    几人踩着沿着一条狩猎者开拓的小路,小心翼翼的朝前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