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人勿玩人 作品

第46章野外

    <!-- 顶部广告结束 -->

    <span>选择背景颜色:</span>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selectcolors();</script>

    <span>  选择字体大小:</span>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gundong();</script>

    <!-- 标题上ad开始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src="/scripts/read/style10.js"></script><!-- 标题上ad结束 -->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getfont();</script>

    <h1> 第一卷 第46章野外</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src="/scripts/read/style12.js"></script><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

    ><tr><td>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src="/scripts/read/style13.js"></script>

    事实上,河东市也没安全多少!

    每隔几天,重机枪或者战斗机的轰鸣声就会在城市上空响起。河东市外围的防御工事尽管完备的足以可以挡住来自地面的攻击,却不能完全隔绝高速掠过的飞鸟和昆虫,但只要见惯这种场面后,便也感觉没什么了!

    人的适应性是最强的,从事变到现在,能活到现在的人,早已经把神经锻炼的粗大无比,有些时候甚至感觉,这样才是正常的。

    罗远盘膝坐在床上,五心朝天,他一脸平静,给人一种安静祥和的感觉。不一会,他慢慢睁开眼睛,轻轻吐出一口气。

    “快,给我按几下,腿都麻了?”罗远咧着嘴,抽着冷气道。一开口就把这种祥和的气氛祛除的无影无踪。

    “你能不能让睡个好觉,每次都这样!”黄佳慧不满嘟嚷了一声,翻身换了个方向睡。

    自从那次事情后,两人又偷偷做了几次,接下来也就顺理成章的睡到了一起。

    “已经不早了,天都亮了。”罗远笑了笑,也躺了下来,他抱住黄佳慧,手伸到她睡衣里面,握住她那对丰盈的酥胸,手掌又节奏的轻轻揉捏着。

    黄佳慧身体一软,微微的喘气,她咬着嘴唇,呢喃道:“难道你昨晚还没玩够?”

    “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罗远嗅着她好闻的体香,在她耳边吐气道。

    “不要闹了,王师师也该醒来,被她听到就不好了。”黄佳慧按住他的手,横了他一眼:“我可不像你那么没脸没皮。”

    罗远干笑了一声,倒是犹豫了一下,想到昨天晚上的时候,他发现王师师竟然在门口偷听,虽然这个发现让他变得格外的兴奋,把黄佳慧她干的双眼无神,浑身抽搐,直到好一会才缓过神来,但事后想起来总有些不妥:“好吧,那晚上再说!”

    “禽兽!”黄佳慧恨恨的抱怨了一声,拉了拉空调被,很快又小睡过去,她昨晚实在是累坏了。

    罗远眉头扬了扬,等双腿麻木消退,便拉开被子,起床穿衣。

    这种静坐没有丝毫的技术含量,就是尽量保持平静的坐着,当然也并非必须盘膝而坐,或者五心朝天!只要静下来心来,哪怕躺着,站着都行。之所以做出这种姿势,其中最大的原因,其实就是心理暗示,正确的手势,正确的坐姿,再加上适当的心理的暗示,效果自然让人事半功倍。

    事实上,确实是如此。至少他躺着的时候,没过几分钟就会完全睡了过去,光凭这一点,双腿麻木这样的小后遗症就完全可以忽略。

    至于效果,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差,但心容易静下来倒是真的,从一开始念头乱串,到现在已经能渐渐的收束心灵,偶尔甚至还能够达到短暂的无思无想的空灵的程度,但想要达到真正的刀术精通,却还有一大段的距离。

    …………………

    罗远在客厅练了一个多小时后刀后,黄佳慧和王师师也先后起来了。

    吃过早饭后,罗远就出门了!

    他很快来到菜市场门口,从口袋掏出一张几个月前的报纸,摊平坐下,放下一根黑枭的羽毛,拿出粉笔写下“高价收购!”几个大字。

    刚开始黑枭的羽毛试验结果非常不好,他原本是准备把羽毛合成到斩马刀上或者防弹服上,想看看融合风系的能量到底会有怎么样的效果,可惜羽毛嘭的一声,就仿佛爆炸般炸开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合成失败!

    若不是他试验之前把一根羽毛切成了几段,合成的时候也只是取了其中一寸长的一截,分量实在太少,恐怕毁的就不是羽毛了,而是斩马刀了,那一次结果,让他心有余悸。

    接下来试验的时候,他更是小心翼翼,他用斩马刀把蛇鳞防弹服下摆割出指甲盖大小的一小片。

    试验继续失败,两者双双爆开。

    不过这些羽毛弃之不用,实在是可惜。于是他就把转移试验对象!

    也许一种蓝色等级的物品,无法融合两种蓝级材料。

    罗远发现,除了两件蓝级装备外,黑枭的羽毛几乎可以和任何普通的物品融合,甚至是菜刀。除了普通属性,更是出现了速度。这让罗远有些惊喜。当然因为融合的羽毛较少,品级大都是白色等级。

    当晚黄佳慧就有些惊疑的表示,今天的菜刀特别顺手。

    既然增加的是速度,罗远自然要物尽其用。

    裤子,鞋,衣服哪一个都不能少。不过等到罗远把完整的一根羽毛合成到裤子上得到的评价依然只有白色评价时,他突然意识到,他需要羽毛,大量的羽毛。

    当时在天空落下的羽毛密密麻麻,即便他所在的位置在整个车流来看比较靠后,也捡到了五根,前面的人捡到的肯定更多。而他要的就是把这些收到手中。

    …………

    早上正是菜市场人流的高峰期,很多人都有早上就买好菜再去上班的习惯,菜市场门口人流密集。

    才一会,就有人过来询问道。

    “你这里收购这种羽毛,这个有什么用吗?”一个有些木讷的中年人蹲了下来,试探的问道。

    “制作防弹服。”罗远看了他一眼,不动声色的说道:“如果你有的话,我高价收购!”

    中年人了然的点了点头,却继续问道:“这东西确实很坚韧。不过想要制作一件,羽毛需要很多吧?”

    “想要真正的防弹,起码需要三四层甚至更多,大概三四十片羽毛就差不多了。”

    “这么多啊?”中年人自言自语道。

    罗远笑了笑,有这种反应的人,肯定有些羽毛,否则也不会这么问的这么详细,他顺着道:“如果不多的话,我也不会大量收购了。”

    中年人心想也是,打消了心中的念头:“我倒是有几根,不过要看看你出什么价格?”

    “现在一件军用防弹服,大概在一百斤的粮票左右,这样算下来,你觉得三斤粮票一根羽毛怎么样?”

    “太便宜了,老式防弹服怎么能跟这种生物防弹服相比。”他连连摇头:“虽然生物防弹服军方现在只有限量装备,但我也有所听闻,无论是防弹性能还是轻便性都远远高出老式防弹服,三斤绝对不行,起码五斤粮票!”

    中年人为人算是比较厚道,没有漫天出价。不过为了不让对方觉得自己亏了,最后发生反悔的事情。罗远依然一脸肉痛的样子,口沫横飞的讨价还价,几个回合后,两人终于以四点五一根羽毛的价格成交。

    中年人脸色微微有些兴奋,敲定交易后,就匆匆回去取羽毛。

    在等待的空隙,罗远再次和另一人达成交易。

    等到临近中午的时候,落到罗远手中的羽毛已经有三十几根。他正准备收摊的时候,又有一人站到他面前。

    他身体显得特别高大,光光是站着就给人一种压迫感,此时他凶悍的脸上却有些迟疑:“罗老大!?”

    罗远抬起来头来,感觉这人有些熟悉,不过随即就想起来了,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钱大奎!”那次在城东垃圾场的鼠潮,罗远对这个拿着刀盾的壮汉印象很是深刻:“好久没见,什么时候过来的?”

    “第三批,不过后来和那群河东市人打了几架,被关了一阵,最近才出来。”钱大奎声音有些洪亮,周围听到声音的河东市人顿时眉头微皱,一脸嫌恶,若不是看他长的凶神恶煞,恐怕早已经有人来教训。

    钱大奎丝毫不以为意,随手拿起那根羽毛,又仔细看了看:“怎么罗老大在收这种东西?”

    “你也有?”罗远心中一动道:“我需要的是这种羽毛,而不是其他的。”

    “就是这种,前几天我们倒是在郊外碰到一只被机炮打死的,羽毛好像就是这种,不过都已经腐烂了。你要?”

    罗远心中一喜,连忙问道:“当然要,什么地方?”

    “那里有些危险,当时我们也是逃命逃到那里时意外发现的!不过对罗老大自然是没问题!”钱大奎嘿嘿笑道,眼睛亮了起来。他是知道罗远的能力,当初十米内刀和枪对决,对方却被他轻松杀死,至今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么说,你们去过野外了,难道军队不管!”罗远疑惑道,印象中整个河东市外围都有防御工事,想要到野外,首先就需要通过军队这一关。

    “管个屁,我们卖命,他们低价收购肉食,还提供租赁武器,否则河东市那么多肉食哪里来?”钱大奎一脸不屑道。

    钱大奎这么卖力的鼓动,罗远自然知道他在打什么目的,不过这也是他想要的。一只黑枭的羽毛有多少?但相信绝对可以合成一两件的蓝色装备,而且平淡了那么久,他早就已经有些跃跃欲试了:“什么时候去,什么地方。”

    “明天早上怎么样?就在菜市场集合吧,到时候给你介绍几个朋友。”钱大奎兴奋道。

    “好!”罗远点了点头。

    两人又聊了一阵,就分开了,双方都默契的没有交换联系地址,这对他们这些刀头舔血的人,有时候会成为致命的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