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子 作品

一派胡言

    杜先生道身子微微向前倾了倾:“说来听听。”

    时缄摸着颜脱头上的耳朵, 淡笑着轻摇了下头:“我要和那位直接谈。”

    他抬起头直视着面前的男人:“你明白的。我要找的是谁。”

    颜脱没有想到时缄会直接提出来。

    他当然知道时缄口中的“他”指的是风生魔, 但是他原本以为时缄会再带着他查探一番,找找线索,商量商量对策, 然后再想办法接近。现在看来时司长的行事手段比他想象的要更果断激进许多。

    对面的杜先生眯起了眼睛。

    时缄依然镇定自若地含笑摸着他的耳朵,手指又顺着耳朵滑下来, 摸上嘴唇、脖子。

    在这无声的僵持中, 最终杜先生先开口了。

    他又恢复了初见时那副彬彬有礼成竹在胸的样子,转着左手上的银戒指, 平静地提着要求:“我挺喜欢你这只小东西的, 把他送给我,我可以给你引荐一下。”

    时缄没有抬头, 用手指头在颜脱面前晃着逗他玩:“他从不在我的条件范围之内。”

    “不过是一个灵宠而已,这就是你的诚意?”男人两手交叉在一起,无形中散发出不容抗拒的气势,“机会错过了就不会再有了。”

    这是他的条件, 他在借此来示威,来迫使对方低头,但他也不得不承认, 他确实很喜欢年轻男人带来的这只小宠物——他和这会馆里大多数灵宠都不一样,还带着未经雕琢打磨的、与生俱来的娇气、黏人、好奇和调皮, 就像是一只永远长不大的幼猫。这样天然的上等宠物是每个主人都想要拥有的。

    颜脱觉得这位杜先生注定要失望了。论比镇静他们时司长还没输过。

    没想到时缄闻言却低下头, 埋首在他耳边道:“宝贝, 把你送出去怎么样?”

    颜脱一下子抓紧了时缄的衣服, 抬起头睁大眼睛看向他,心中滑过了数个念头——难道领导是想借此机会拍自己潜伏进敌营深入打探敌情?但是那些人真的对他做那些他无法接受的事情怎么办?他忍不了怎么办?露出破绽怎么办?可不可以直接恢复法力打他们丫的把他们打服了?

    时司长曲起右手食指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瞧你吓的,怂成这样。胆小猫。”

    而待他抬起头看向杜先生的时候,时司机已经又恢复了一贯的优雅从容:“抱歉,我认为一个连自己养的小家伙都留不住的男人,也没什么和那位做生意的资本。你以为呢?我相信之后我能带给诸位的会更多,而不需要献上我的小东西来祈求什么。”

    男人的目光变了几变,他没有马上回答,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两分钟的沉默后,他看向时缄道:“一个星期以后,晚上七点在云天宫剧院,三层天甲号包厢,如果你来了,我会介绍那位大人给你。”

    云天宫剧院,位于会所的最高层,而那里只有拥有黑卡的会员才可以进入。紫卡升银卡需要1000点;银卡升金卡需要5000点;而金卡升黑卡却需要10000点活跃。对于现在只是银卡级别的两人而言,要在一周内生成黑卡就需要快速凑够一万五千点活跃,无疑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说完这句话后那位杜先生便不再多言,而送他们来的那两名黑衣男子又于此时无声无息地出现,躬身伸手请时缄离开。

    两人直接乘电梯回到了二层的房间。进门之后,太子殿下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便是:“你账户里有这么多钱吗?”

    时缄淡淡看了他一眼,没否定也没肯定:“你觉得呢?殿下是希望我有还是希望我没有?”

    颜脱竟然被问住了。出于顺利完成任务方面的考虑,时司长有这么多钱能直接通关当然是最好的;但另一方面,他又觉得时司长作为一个冥府高级干/部要是能拥有这么一笔巨款,他回去就该请颜青天同志打老虎了。

    就在这时候时司长竟然又笑了,伸手把太子爷搂进怀里,附在他耳边悄声道:“放心,你男人身家不多,但是养好你还是绰绰有余了。不过这次我不打算全靠购物升到黑卡。”

    颜脱看到时司长的笑容的时候就又不争气地看呆了,等到被搂进怀里,温热的气息喷洒到耳畔的时候更是觉得血气上涌,早把实名举/报时司长的事情忘了个一清二楚。

    无耻!不知道是这些天从哪里学来的,居然会用美人计了!

    都是这个奇邪无比的会所氛围把时缄带坏了!

    太子殿下在心里暗骂着,嘴上却配合地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时缄从袖子里拿出一张宣传单,上面介绍了会所里的主要娱乐活动。这明显是他从赌/场里拿的,但颜脱竟然没发觉他是什么时候把这东西藏进了袖子里。

    “这个地方参与不同的活动 你所看的《时间的囚徒》的 一派胡言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时间的囚徒》 观看